“哦。咦……他吐血了。”海志峯表情突然驚訝,指着武者驚訝的說道。

“吐血?”姚洪微微一愣。

經過他的靈藥調養,那武者的傷勢早就沒事了,怎麼可能會吐血。

不過姚洪身爲藥師,聽到這話,還是下意識的去看了一眼。

那武者正睡得香甜,並沒有出現吐血。

一看這種情況,姚洪心中叫遭,立刻就知道自己上當了。

可當他一轉身的時候,一道光芒衝着他的腦袋就飛了過來。

姚洪微微一偏頭,躲閃了那道光芒,不過雖然他躲過了致命傷,但是左肩膀立刻被那光芒給擊中。

噗嗤一聲,左肩膀一疼,他被那道光芒洞穿了肩膀,而鮮血也順着流了出來。

“海家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姚洪捂着肩膀,目光緊緊盯着面前的海志峯,淡淡的說道。


他雖然認爲會早有一戰,沒想到海志峯這麼快撕破臉皮。

“當然知道,因爲我想殺你很久了。”海志峯周身真元環繞,指着姚洪,突然哈哈大笑說道。

一瞬間,海志峯的表情變得不一樣了,他的表情十分癲狂,看起來讓人瘋狂無比。

“難道你就不怕沒有我,你得不到寶藏嗎?”姚洪眉頭一皺,忍不住出言諷刺說道。

“寶藏?這個山洞沒有,不就是在另外一個山洞嗎?哈哈,我已經用不到你了,該去死了。”海志峯雙指並行,一道真元光芒從指尖掠出,擊向了姚洪。

這道光芒若被擊中,絕對和他肩膀的大洞一樣。

姚洪急忙偏頭,躲過了真元光芒,打在了後面的石壁上面,拿到石壁裏面就顯出了裂紋。

不過躲避了開,還是好幾道光芒再次行來。

然後,姚洪就地一滾, 總裁前妻不掉價

海志峯見姚洪如此狼狽,他冷笑說道:“姚洪,別怪我,要怪就怪你站在了林家那邊,和我海家作對,而且你一直破壞我海家的好事,所以你該死。”

“對了,我受的傷並不是妖獸所弄得,而是這些傷是我將林家五個高手偷襲殺死的,而我這傷是不小心被他們打中,留下的血痕。”海志峯突然想起什麼,忽然邪笑的說道。

海志峯是地級八層,比姚洪的實力要強太多了,而且在他看來,姚洪馬上就要死了,他不介意跟姚洪說這個消息。

什麼?海志峯說出的這個消息,完全好像一道驚雷一般,在姚洪耳中炸響。

嗡嗡嗡的聲音,完全不輸於外面一萬隻的毒針蜂嗡嗡的聲音。


這段時間以來,他早就和林家的武者們有了兄弟般的情誼,對他真誠相待。

誰真誠相待他,他也會真誠相待對方,姚洪就是這樣一個人。

而此時,姚洪聽到有五個林家武者,親手被海志峯所殺,姚洪眼神裏透露着憤怒的火焰,看向海志峯的眼力,充滿了殺意。

姚洪知道海志峯沒有說謊,因爲在撕破臉皮的現在,他完全沒必要說謊。

武者,可以光明正大的戰鬥而死,姚洪不會惋惜什麼。

但那五個武者本應該已經度過了危險,卻被人在背後偷襲而死,這就讓姚洪完全被點燃了怒火。

“既然如此,那我就將你的腦袋割下來,替我那幾個兄弟報仇。”姚洪狠狠說道。

然後一拳,簡簡單單,樸實無華的一拳,擊向了海志峯。

海志峯嘴角翹起,微微冷笑說道:“就憑你?你也配?今天就讓你和那幾個武者一樣,都去結伴下地獄吧。”

說完,見姚洪的拳頭已經快速變大,他冷笑一聲,同樣也一拳還擊。

彭。

兩個拳頭不期而遇碰撞在一起,強大的力量碰撞,兩者竟然都蹬蹬蹬的退了兩步。

“你突破地級三層了?”海志峯站直了身體,他驚訝的看着姚洪,失聲說道。

“沒錯。”姚洪哼了一聲說道。

見姚洪承認,海志峯不由倒吸一口氣。

雖然有他大意的份,沒使出最強一擊,但是姚洪的力量明顯比之前要強大不少。

他此時完全被姚洪震驚了,他記得今天姚洪還不是地級二層呢,怎麼一轉眼就成了地級三層。


“難道是剛剛突破的?”想到這個可能,海志峯被完全震驚到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姚洪的天資真的要震驚了。

武道一途,根本就是越往後修煉,實力增長就越慢。

他兒子的資質海川的算不錯了,可自從踏入地級二層後,很長時間都沒有一點突破。

可是姚洪卻在這短短時間內,就再行突破了一層,而且還是在踏入地級二層不久之後,再次突破。

這資質,海志峯真是前所未見,完全被震驚住了。或者只有在外面的大家族裏,纔有可能和姚洪相比。

“這小子,留下之後,以後肯定是禍害,今天絕對不能留他。”海志峯臉色驟然充滿了殺意,他決定要拿出最強的實力了。 海志峯看向姚洪的眼神裏充滿了無可阻擋了殺意。

他見識到姚洪的妖孽資質後,現在終於坐不住了,他要快點幹掉姚洪,以絕後患。

地級八層的實力,海志峯在這一刻完全綻放,在他周身竟然有有一道接近透明的光罩。

一股致人窒息的迫人氣息撲面而來,姚洪的肩膀立刻一沉,膝蓋也是一軟,差點跪倒在地。

強忍着不讓自己跪在地上的姚洪,腿部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那是壓力導致他腿部響動的聲音。

“地級八層的實力果然很強啊。”汗水滴答滴答的掉下,姚洪滿臉蒼白,臉上泛起淡淡的苦笑。

他雖然剛剛突破到了地級三層,雖然也是讓海志峯震驚了一下,但海志峯終究是地級八層,和他相差五個層次的高手。

姚洪就算資質再逆天,過上幾年也許能超越海志峯,但此時他還真不是海志峯的對手,海志峯能夠一招將他給秒殺了。

“看來他是動真格了。”姚洪眉頭一皺,暗中隱隱防備,看了一眼隨時可能發動攻擊的海志峯,姚洪身影如電轉身向着山洞掠了進去。

當然,逃跑的時候,他沒忘記一手提起躺在地上的武者。

那武者早就已經醒了,只是強大的靈藥過後,他恢復了實力後渾身無力,一點力氣都用不上。當然在海志峯和姚洪面前,他也沒有任何話可以插上,只是眼睜睜的看着。

姚洪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才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在數百米開外了。

海志峯看着姚洪的身影瞬間消失在眼前,嘴角一裂,露出了不屑的冷笑來。

魔情障 ,他動了。

鬼宗師 ,人影一閃,如同一個炮彈一樣向着姚洪的方向衝去,轉眼消失在黑暗當中來。

“好快……”

姚洪眉頭一緊,他微微偏頭,眼光看了一眼身後,他感覺身後一股風聲襲來,並且離他越來越近。

不用猜,也知道身後是海志峯。

倏然,一道凌厲的聲音呼嘯而過,姚洪臉色微變。

“小子,去死。”海志峯凌厲的聲音在他身後忽然喝道,聲音中帶着殘忍的殺意。

這時候,姚洪一手砍在手中武者的脖子處,那武者眼睛一翻,便昏迷了過去。

接着,姚洪一掌擊在武者的身體,那武者翻飛了三四十米開外,這次停了下來,讓他離開海志峯攻擊範圍。

姚洪做完這些,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恰好海志峯的身影已經趕到身後,姚洪想也沒想的直接轉身,一拳轟出。

不過他出手再快,也比不上地級八層的海志峯快,海志峯一指點在了姚洪的拳頭之上。

轟然一聲,空氣中傳來爆響。

姚洪如遭雷劈,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飛出,轟隆隆一聲,他的身體直接裝上了牆壁之中。

灰塵過後,石牆上面出現了一個人形大洞,姚洪如壁虎一般趴在大洞裏,半天也沒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跟我鬥,你還算嫩了點,這次看你死不死。“看着姚洪,海志峯嘴角掀起一個得意的弧線,張狂的大笑說道。

中了他這全力一掌,姚洪就算要想活命,也是非常難得。

畢竟姚洪只有地級三層的實力,而他一掌卻達到了地級八層的巔峯,尋常情況下,地級三層的武者肯定經脈盡斷而死了。


說完之後,海志峯得意無比,再次狂妄的大笑了起來。

他早就在狩獵大賽的時候,就想要幹掉姚洪了。

要知道,他們海家等了百年時間,纔有個海玄這個天才資質的武者,他們以爲這次狩獵大賽冠軍肯定是他們的囊中之物,可是沒有想到半路殺出了個黑馬,那個人就是姚洪。

更爲人可氣的是,他海志峯當初以爲藏寶圖沒用,就當做第一名獎品,最終落到了姚洪手中。

而當他以低姿態去求姚洪的時候,姚洪還給他臉色看,這一切讓他這個海家家主當場難堪。

他當時就想要殺姚洪了,不過一是看在藏寶圖的份上,而是有林天陽那個老不死的在身邊,不過現在終於完成了目標。

哈哈大笑了兩聲,他胸膛一震,咳嗽了兩聲。

在與數千的毒針蜂戰鬥的時候,他沒有受傷,但是消耗了大量的真元。等到他在山洞深處,將另外五個林家高手給殺死,雖然他是偷襲,但是也被人打了一掌,所以現在還有點內傷。

不過他依然在笑,現在他終於幹掉了姚洪,他怎麼能不高興呢。

“我該去另外一個山洞……呃……”海志峯得意的自語還沒說完,倏然停止,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對勁,目光忽然將眼神放到了牆壁的姚洪身上。

他吃驚的察覺到,姚洪不僅沒有死,而且呼吸非常平順,彷彿正在睡覺一般。

可是姚洪的實力竟然在快速增強,之前他已經突破到了地級三層,可是轉眼時間,竟然是地級四層的實力了。

不會錯,光憑氣息,海志峯就已經感覺到了姚洪的實力現在在地級四層。

然而這還沒有完,兩個呼吸過後,姚洪立刻就增長到了地級五層,他再次傻眼。

“怎麼回事?他不僅沒死,而且實力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難道是修煉了強行提升實力的功法?“看的海志峯眼皮直跳,一絲疑惑在心底展開。

想了半天,也沒想到原因,見姚洪地級五層的實力還在繼續上升,海志峯終於坐不住了。

以他現在筋疲力盡的身體,對付地級六層的實力還行,但若是對付地級七層的實力他就有點力不從心了。

但是就算對付地級六層,他也要費點勁才行。

所以,他必須阻止姚洪了,他眼神閃着光芒,伸出手指,指尖一點,一絲絲的光芒從指尖爆射而出。

轟隆隆。

光芒射中了石壁當中,嘩啦啦的石壁開始掉落,而在一片塵土飛揚當中,海志峯十指彎曲,指尖的光芒再次爆射而出,都射向了塵土當中。

光芒射入其中,彷彿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任何聲響,這讓海志峯有些奇怪,但也同時沒有了生命的跡象,也就說姚洪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