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匆忙,在拿到身份後,秦羿當天晚上便啓程前往崑崙山。

崑崙山,又稱爲聖墟!

曾經這裏是乾道宗、萬神宗、慈航聖齋三足鼎立,超脫於世間一切凡俗。

然而,自從燕九天橫空崛起後,以凡間之身,生生在崑崙山雄踞了一席之地,併力壓三大宗門,改變了聖墟的秩序。

而現在,一個小人物的回山,將再次改寫所有有關於崑崙的歷史。 乾道宗位於西北的元始峯上!

在昔日的三大宗門中,道始終是高於一切的,乾道宗位居三宗之首,甚至有傳聞萬神宗不過是乾道宗的一位祖師爺另外開創的一個分支而已,由此足見乾道宗的源遠流長。

其門派以上古三清之首元始天尊玉虛門傳承爲尊,元始峯高聳入雲,終年霧氣繚繞,猶如人間仙境。

由於是正統聖門,元始峯上瀰漫着濃烈的靈氣,護山大陣更是上古祖師親自打造,隱約可見一道道肅殺的天雷在雲間隱沒,雖然已經過去了千年,萬年,其蘊含的威力依然是無窮強大,令人望而生畏。

這也是燕九天滅了萬神宗,卻始終沒有強攻乾道宗的原因,歸根到底,乾道宗雖然衰落了,但深厚的根基依然讓他有足夠的生存空間。

秦羿進入崑崙山,也是費了一番周折,聖墟外圍密佈屏蔽俗世之人的結界,在凡人眼中看來就是懸崖峭壁,根本無路可走,無峯可尋。但只有崑崙山內部弟子才知道,裏邊大有天機。

當然,即便是沒有那個廢材的記憶,這些也瞞不過秦羿的法眼。

進入聖墟,還得過兩大關卡,首先是聖墟外圍的三宗聯合巡檢司,爲了防止世俗之人誤入崑崙,三宗專門聯合成立了這個護衛機構,對下山辦事的弟子進行巡查。

巡檢司位於聖墟谷口,谷口立有一道大碑,上面刻着四個雄渾古樸的纂體大字,“崑崙聖墟”。

兩邊是萬丈高崖,上面密佈符文,除了從谷口過巡檢,想要從其他地方偷入,絕無可能。

在巡檢司的上空懸掛着一塊巨石,巨石綻放着一陣陣白色的光澤,每一個進入檢查的人、妖獸經過白光一照,渾身通透到連骨骼、魂海十竅都清晰可見。

這塊巨石名叫探靈石,爲了防止有妖鬼,或者精通魂魄附體大法的人,藉助崑崙山弟子上山作祟。

任何鬼魅、假作之物,到了這塊巨石下,都得原形畢露,一旦被查出,要麼被遣返下山,再有強入者,必定遭到巡檢司高手的滅殺。

而且由於是三宗聯合巡檢,沒有任何一個宗門弟子可以作假,由此可見崑崙聖墟確非尋常之地,不知道還隱藏着多少千古祕密。

萬幸,秦羿從廢材的神識中,早就讀取了這些記憶,他隱藏了元神,倒也不俱。

“呵呵,這不是乾道宗的秦侯大人回來了嗎?”

“真是邪了門,像你這種廢物,居然還有下山的機會。”

“咋樣,去了一趟凡間當大爺,感覺不錯吧。”

一個穿着青色道袍的青年道士一邊咬着一枚紅燦燦的水果,一邊靠在巡檢司門口衝過關的秦羿嘲諷道。

秦羿記憶一讀取,這人名叫張清,原本也是個打雜的弟子,天賦比廢材要高一些,去年幫孫無忌下山處理了一個被搞的懷孕的武道世家小姐,得到了一枚丹藥,一躍踏入法氣天師境界,成爲了乾道宗正宗的丁字級弟子。

崑崙山所有的古老宗門都是按照甲乙丙丁來給門下弟子分級,最高爲甲字號弟子,依次推到丁級,甲字號弟子鳳毛麟角,如段慕全這等,都達到了神煉後期,十分了不得。

丁字級入門弟子,也有優劣之分,張清無疑屬於命好的這種。孫無忌好色,他經常幫着在屁股後面擦屎,所以撈到了巡檢一職。

巡檢輕鬆不說,每天都有一枚一品的靈果獎勵,服食後會增加一定的元氣,對提升修爲有極大的好處。

而且巡檢還能認識其他宗門弟子,崑崙山畢竟就這麼大,人多臉熟,日後見了面也有個交情。

所以,巡檢可以算是丁級弟子裏最爽,最牛逼的差使了。

張清過去就沒少欺負秦羿,如今一見秦羿這等廢材也能下山,不禁有些妒忌,估摸着八成是替孫聖少幹私活了,少不了要妒忌幾句。

這要是以秦羿的脾氣直接就打殺了,但他現在的身份是個廢材,自然就得有廢材的表現,當即點頭哈腰,嘿嘿憨笑道:“是張師兄,我就是下山跑了個腿,還沒跑成,這次回來少不了要挨訓斥。”

“呵呵,就知道你這個廢物幹不成事,選你去幹事,也真夠……”

“行吧,趕緊滾回去燒飯吧,老子今兒就要回山了,回頭去看看老弟兄們,到時候少不了你好處。”

張清看了一眼,秦羿過魂石無礙,也懶的跟這個廢物多說話,招了招手,示意他滾蛋。

“別急着走啊,讓我們看看這位秦侯大人。”

“呵呵,是不是覺的跟秦侯同名很牛啊?也不瞧瞧,那真貨現在還懸掛在我們武神殿前的冰峯上呢。”

“可不是,秦侯算個鳥,到了咱們崑崙山,還不是武神的掌下亡魂?”

張清這一吆喝,其他兩個宗門,慈航聖齋的都是蒙着面紗的女護衛,倒還矜持,只是冷冷的打量着這個傳說中與秦侯同名的廢材,武神宗的人可就憋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來。

秦羿憨憨一笑,走到那兩個護法弟子前道:“不好意思,剛剛在山下聽到了一個消息,秦侯復出,一夜之間滅了燕家一百三十六口人,整個燕家一夜之間化爲烏有,我想你們的武神大人怕還沒告訴你們這個消息吧。”

“再說了,去年九月九那場大戰,什麼情況,我們乾道宗的人可是清清楚楚。”

“九月九馬上就到了,就不知道到時候你們還有沒有膽說這話嘍。”

秦羿說話間,瞳孔中綻放着無比森寒的光芒。

“你!”

那兩個弟子莫名渾身一寒,甚至懷疑是否出現幻覺了,什麼時候乾道宗的一個廢材,氣勢也這麼逼人了。

“秦羿,還愣着幹嘛,趕緊滾蛋,誰讓你在這胡說八道的。”

“誰勝誰負這種事也是你這種下賤之輩議論的嗎?小心宗主割了你的舌頭。”

“快滾!”

張清深知武神宗霸道,乾道宗壓根兒惹不起,趕緊呵斥秦羿。

“張師兄,說話注意點,這是最後一次,下次我再聽到一個滾字,就是你的死期。”

秦羿往前逼了一步,那張憨厚的臉上,浮現出冷冷的笑意。

張清並不覺得秦羿有多強,但不知爲何就是被這股氣勢給壓住了,張了張嘴,半天話蹦不出口,直到秦羿消失在狹窄的通道後纔回過神來,不屑的吐了口痰:“瑪德,什麼玩意,不就是給聖少跑了個腿嗎?還真把自己當號人物了,我呸!” 秦羿按照記憶上了乾道宗,乾道宗的乾坤殿前立着一尊高達數十丈的元始天尊法像,殿宇古典森然,但是看得出來,隨着人氣的衰落,這一代的乾道宗早已沒了往昔道統天下的榮光,稍微顯得有些冷清。

乾道宗對弟子的管束還是極爲嚴格的,以秦羿的身份,他是沒資格進入乾坤殿的,只能遠遠的觀了一眼,但無論是門人的穿着還是氣質,都比較清明,從這一點來看,確實有大宗風範。

秦羿待的伙房,位於乾道宗弟子起居的正氣峯。

正氣峯分上下兩院。

上院是乾道宗宗主孫天罡父子,以及四大長老的親屬極其所居之地,當然甲字號弟子,如乾道宗的武思源等數十人也是有資格進入的。

上院之上遠遠望去雲霧繚繞,仙鶴羣飛,隱約可見紅花、綠樹、瀑布之影,有着人類想象到極致的古典美,上院裏的一切設施,享受的待遇,擁有的修煉資源,也是尋常弟子難以想象的。

當然不僅僅是乾道宗,事實上崑崙山上的宗門,除了人數極少的慈航聖齋,其他都分上下院,正是爲了刺激門人修煉進取之心。

下院就比較簡陋了,位於正氣峯的下層,是普通弟子居住之地,由於乙、丙、丁弟子,以及打雜的全都聚集在這,就比較亂了,等級分化就更嚴重了。

乙級弟子幾乎掌控了所有資源,對其他等級弟子壓迫愈盛,而秦羿這種打雜的就屬於最最底層的了。

位於下院中的下院。

他居住的地方叫雜人居,顧名思義,都是一些無用的閒雜之人。

裏面有三十七個人,全都跟他一樣是天賦極差,專門幹着打雜等活,如種植靈蔬,洗菜做飯、甚至倒夜。

乾道宗雖然修道,但哪怕是宗師級人物,也不能擺脫人體五穀雜糧的規律,都有那麼一套。

當然這主要是乙丙丁三級弟子,到了甲級踏入神煉後,這些人體的新陳代謝規律基本上就可以免了。

秦羿在雜人居同樣是最底層的,由於名字的原因,處處受到壓制,甚至好幾次孫無忌親自跑到這來,扇了他幾記耳光,以泄澳島之恨。

“籲,還真是個倒黴蛋啊,不過從現在起,這一切都該結束了。”

秦羿望着上院,一眨眉頭,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羿哥,幹嘛呢,還在做着上院的美夢啊,巴爺那邊還等着開火做晚飯呢,趕緊着吧。”

這時候,一個身材微胖,笑容憨憨的弟子走了過來。

他穿的是粗布袍,上面沒有印八卦,想來是沒資格,秦羿稍微一搜索記憶,知道這人叫齊大明,跟他一樣是火頭軍,平時不好修煉,只好吃喝,有一把子力氣,修爲:內煉初期,竟然比他還低。

齊大明是秦羿唯一的朋友!

“大明,你等着吧,不出半個月,咱們和師父就能住進上院。”

秦羿笑道。

“鬼才信你,趕緊去做飯吧。”

“師父都等急了。”

齊大明吐了吐舌頭,當然不會相信。

“羿哥,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下山,山下的姑娘怎樣,有大小姐漂亮嗎?”

齊明明小聲問道。

“大小姐?”

秦羿微微一凝練神識,大小姐叫孫飄雨,是孫天罡的義女,孫天罡只有孫無忌一個兒子,早些年在俗世漂泊的時候,曾受過人恩惠,後來修煉有成,就任宗主後,便下山把那家人的女兒接到了山上親自傳道受業,雖然是義女,但看的比自己親兒子還貴重。

這孫飄雨也爭氣,不僅僅人長的美若天仙,而且天賦驚人,雖然比不上孫無忌有血脈傳承,早早就並尊稱爲聖少,但孫飄雨也在前年踏入了仙氣道尊境界,乾坤訣已經有了孫天罡幾成火候,是不可多得的紅粉佳人。就連孫無忌對這個乾妹妹也是寵的不行,向來是言聽計從。

秦羿只是在五年前的宗慶大典上遠遠見過美若天仙的孫飄雨談奏過仙樂,也看不清容貌,只記得那仙樂餘音繞樑,他整整三天茶飯不思,耳內不絕,至今想想亦是記憶深刻。

“這傢伙居然還暗戀孫天罡家的大小姐,也真夠大膽的,真想見見那位大小姐到底是何等風采。”

秦羿心中暗道。

“算了,一看你就是跑閒去了,趕緊走吧。”

齊大明見他發呆,也不再多問,拉着秦羿就走。

到了雜人居,秦羿終於見到了何謂火頭軍。

但見五口足足有十餘丈寬的大鐵鍋,並排架在後山的火坑上,火坑底下立着五隻玄鐵打造的朱雀鳥,上面刻滿了符文,不停的吞吐着火焰。

一個光頭大胖叔站在一旁的山體上,光着膀子舞動着十餘丈的玄鐵大勺,左手一把,右手一把,不停的翻炒着。

那鐵勺怕是至少不下萬斤,左右各一把,翻炒如飛,這掌廚之人至少也得是宗師級高手,足見崑崙山遠遠超於俗世並非虛言,一個普通的廚子下到凡間都是一方可怕的存在。

神念感知,這個胖子叫巴山,是雜人居下院的掌廚大師,也是火頭軍的頭,秦羿他們都叫他師父,巴山是個很和藹的人,對秦羿還算關照,私下裏也會傳授些功法,雖然上不了門面,但已經是格外關照了。

在所有的記憶中,唯獨火房裏是沒有羞辱,沒有折磨的。

還有幾個兄弟跟在巴山身後倒菜,裝盤,大夥兒都忙的不亦樂乎。

一陣陣香氣在空中飛揚着,今晚上的菜分別是,蒸黑鶴,爆炒靈豹肝,靈椒爆炒山麂,紅燒靈湖紅魚,所用的食材都是崑崙山乾道宗圈養的靈獸,種植的靈蔬。

由於崑崙山靈氣充足,食材、禽獸的美味與新奇是凡間無法想象的,那種爆炒的香味,即便是秦羿也忍不住生津。

光這美食一項,就足夠世人擠破腦袋往崑崙山闖了。

當然,對於崑崙山的弟子來說,天長日久,這些早已成爲日常,就像是普通人家的家常小菜一樣。

“師父做的飯菜就是香,真好吃啊。”

齊大明還趁機偷食了一塊豹肝,咂吧着嘴,嘿嘿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另外向各位兄弟姐妹們,推薦好友紫夢幽龍新書《茅山鬼王》,超級好看的。 “師父,死胖子又偷吃了,待會讓甄志平那些人看到了,怕是又少不得一頓毒罵,那幫人天天給咱們挑事,時而說鹹了,時而說淡了的,真踏馬不好伺候。”

江上晏 旁邊一個叫李三的弟子不滿的抱怨,用大鏟往盤子裏盛着菜。

“咳咳,都少說幾句,咱們火頭軍已經算是安心的了,真要到了院裏,那纔不好受呢。”

另一個人說道。

“好了,都幹各自的活,不該操心的別瞎操心。”

巴山沒好氣道。

齊大明纔不管這些,又是在其他的幾道菜裏抓了幾把塞嘴裏了。

巴山只做沒看見,一邊衝秦羿招呼道:“小羿,過來,給我搭把手,大爺的,真是老了,最近這兩條胳膊愈發沉的厲害,怕是幹不了幾年嘍。”

“師父,我來,你下去歇着,對了這個給你。”

秦羿屁顛就跑了上去,他現在是廢材秦羿,扮演的很投入,很逼真,當然了崑崙山的生活真的挺有意思,讓他有一種回到了地獄當小兵的那種錯覺,頗是享受。

“這什麼東西?”

巴山接過一看,是一顆血色的丹藥,不禁好奇問道。

“今兒下山,人家辦事方送的,說是什麼大秦醫藥廠出的,是秦侯親自研製的,能包治百病,我也用不着,正好給師父。”

秦羿知道巴山對那個廢材極爲關照,心下自然也是大方。

“秦侯,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你別看我,說的不是你。”

“嗯,靈氣真足,小羿啊,你這藥太珍貴了,師父可不敢要。”

巴山放在鼻子邊聞了聞,僅僅只那香味,便覺的渾身病痛盡消,無比的清爽,心知是了不得的東西,趕緊退了回來。

“師父,你就收下吧,這些年要沒你關照,我這會兒別說炒菜,只怕早就倒馬桶去了。”

秦羿感嘆道。

“是啊,師父,你就收下吧,小羿也是一番好心,你要有個好歹,我們火頭軍立馬就得散了。”

齊大明附和道。

“成,那我就收下了。”

巴山想了想,沒再拒絕。一口吞服了丹藥,頓時一股靈氣在喉管裏爆炸,一股火熱之氣,瞬間流遍全身,巴山陡然神色一變,把鏟子往秦羿手裏一遞,飛一般的跑了。

“咦,師父這是怎麼了?”

齊大明不解的問道。

秦羿笑了笑沒說話,他剛剛給巴山的是蛇血丹,是黔州大山裏的千年大蛇血淬鍊的丹藥,功效甚至在回春丹之上,巴山的修爲卡在宗師初期近十年了,此刻得丹藥補益,怕是要突破了。

“小羿,菜譜給你!”

“這幾道菜,可是給乙字號的賈師兄他們做的,搞砸了,可是要捱打的,要不還是等師父回來吧。”

旁邊的李三道。

“不用!”

秦羿笑了笑,看都沒看,直接招呼齊大明上食材,大勺掌了一勺油,點了山中的蔥花一起爆香了,然後兩手輕鬆自如的翻飛,加水、放佐料,放鹽,整個動作行雲如流水,那是一氣呵成。

底下的那幾只朱雀也是隨着他的節奏噴火,只消片刻,整個雜人居瀰漫着前所未有的香味。

“蒼了個天的,這還是咱們的廢材哥嗎?”

“同掌兩勺,這得是師父的本事啊,而且他看起來好輕鬆哦。”

“是啊,這香味簡直了,比師父炒的還要香啊,有麼有?”

底下五個打雜的火頭軍全都看得目光呆直,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掌勺絕對是個苦活,火夫長不僅僅要有宗師般的無窮臂力,如齊大明等人經常是兩人掌一個勺,能雙手各掌一勺的,也就巴山了。

而且還得對食材、佐料極其瞭解,無論是烹炸燉燒,都要恰到好處才能發揮出食材的美味。

最難的還是掌握底下的火候,重徒弟中,李三有掌起一勺的能力,但他無法控制好鍋爐底下的火雀竈,一炒就敗了火候,是以巴山這麼多年,愣是找不到一個接班人。

然而,秦羿那瀟灑的動作與火焰遙相呼應,每當他抖勺的時候,朱雀就會吐出濃烈的火焰,整個玄鐵大鍋裏一片火海,他沉鍋加水的時候,朱雀就會自覺降低火焰,以內焰溫煮。

彷彿那火焰就像是跟他共了一個腦子似的,甭提多和諧了。

就這份功夫,便是巴山幾年前還行,這兩年由於巴山練功岔了脈,受了內傷,火候掌控功力下降,都沒見着過,衆人一時間不禁都看呆了。

“好了,裝盤吧。”

秦羿瀟灑的丟掉大勺,走下大鍋的高架,拍了拍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