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陌生氣,不理她。

小姑娘也習慣了他的面癱,悻悻閉嘴。

“放開我!我要殺了她!”男孩鬼掙扎着叫。

冷陌煩躁的很,踹了男孩鬼一腳:“你要報什麼仇我不管,動我女人,是找死。”

小姑娘立馬縮他腿後面,露個腦袋出來看男孩鬼:“你爲什麼要殺那家人啊?”

又蠢又笨又擔心又好心過重的女人。

冷陌在心罵她。

“阿嚏!”小姑娘打了個大噴嚏,摸着鼻子念:“是誰在想我啊。”

她這模樣真太可愛太好笑了,冷陌忍不住偷笑了兩聲。

“我叫趙曉,被那家人所害。”男孩鬼開始講起了他的事。

冷陌不感興趣,只是偷偷盯着小姑娘看。

她正在認真的聽趙曉說話,長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那雙水靈剔透的眼睛不染世間半點污穢,卻又能看到陰邪的鬼怪,她身散發出的某種魅力,總是讓他情不自禁的被勾進去。

很惱人,卻又……很享受。

趙曉是隻冤死的鬼,那家人是人販子,小姑娘聽完趙曉的話後有些將信將疑,趙曉拉開衣服變成死時候的樣子,腸子什麼的拖在地,把小姑娘噁心吐了,冷陌對她極其無語,命令趙曉穿好衣服。

小姑娘知道實情後有些心虛,吶吶低着腦袋不說話,冷陌彈她腦門下,往前走去:“走了。”

“哦……”她乖乖跟來。

“啊!”還沒走兩步,她突然大叫。

冷陌心臟病都要被她嚇發作了,惡狠狠扭頭瞪她:“你叫魂麼!”

“我買的東西落超市裏面了!”她說。

冷陌真是一口氣沒來,特麼的這死女人真不是一般的煩!

“要是可以,我真想換了你!”

“你以爲我想當你什麼破契約者啊!自從遇見你之後,我整天遇鬼!”她嚷。

冷陌最忍受不了她說這種話,怒了,捲袖子,捏她下巴:“你給老子再說一遍!能成爲我的契約者,是你幾輩子的運氣和福分,你竟然還不知足,無知的蠢女人!”

她不怕他,揚下巴:“哼,我輩子肯定是摧毀了銀河系,這輩子老天才派你來折磨我的吧!”

冷陌肺都要被氣炸了,凶神惡煞瞪她。

這死女人卻不知好歹的哈哈大笑,像是氣到他是件多麼讓人得意的事:“怎樣,不服你咬我呀!”

“咬你?”這死女人又勾引他!明知道他現在對她的脣舌毫無抵抗力,她絕對是故意的,好,他如她意!“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啊當我沒說!”

“晚了。”反身將她抵在花臺,朝她的嘴吻了下去。

幾天沒碰她,感覺跟過了一個世紀似的,終於又親到日思夜想的這小嘴了,冷陌覺得現在的自己像個變態,怎麼那麼迷戀她的嘴……

第二次的吻他更熟絡了,她緊咬着牙齒不讓他親她舌頭,他哪裏能滿足,捏着她下巴一用力,她疼的嘶一聲,牙齒鬆了,他趁機用舌頭撬了進去,把她的小舌頭拖進自己嘴裏,蠻橫無的吮,恨不得把她舌頭咬下來,讓她那麼惱人!

真的很惱人,一碰她,他身體變得不受自己控制了,興奮,激動,飄飄欲仙,那種快感不停的衝腦門,讓人想死!

偏偏還不能了她!

想想生氣,一生氣,冷陌更用力的吻她,看他不好好收拾她! 親到小姑娘要窒息了,冷陌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舔着嘴脣:“你是豬嗎?連換氣都不會?”

“你纔是豬!”小姑娘面色潮紅的怒瞪他。

“雖說你這女人又蠢又笨又愛惹事,不過好在,味道勉強可以。”是不想承認他迷戀她的嘴,故意打擊她。

小姑娘被氣的不行:“我算知道了,你是見不得我的半分好,債見!”

她扭頭走,冷陌在後面悻悻的摸摸鼻子,好像有些過火,忙屁顛屁顛追去,走她身旁,又不願意表現出什麼,冷聲冷氣問她:“去哪兒?”

“回超市,買、東、西!”她鼓臉。

這小東西一生氣愛鼓臉嘟嘴的,着實可愛的緊,他笑她:“本來臉胖,再鼓着,要變成包子了。”

“你大爺!你才包子!你才胖!”氣的她跺腳。

笑死他了,冷陌放聲大笑起來。

小姑娘被氣的一眼都不想看他,徑自跑超市裏面去了。

冷陌心情變得大好,雙手插兜懶洋洋跟在她身側,他還是第一次陪女人逛超市買東西,因着俊朗容顏,引來周圍不少人側目,身旁小姑娘害羞了,低順着眉眼,很乖巧的模樣。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心頭起了莫名漣漪。

周圍人都在說他是她男朋友,人界的這些詞彙意思他是知道的,要換做以往,他鐵定會不高興,但這次,和她扯關係,他竟也不反感了。

倒是那女人,好像不太喜歡別人說他倆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他又有些不爽。

他的情緒在這女人面前越來越多變了,好像這女人輕而易舉能掌控他所有情緒一樣,這種被人控制的感覺讓人不舒服,可是又讓他享受,冷陌開始弄不懂自己了,他疑惑不已,不知道這樣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小姑娘推着購物車拿了好多零食,看看他:“喂,你有多少歲了啊?”

冷陌正想事情,隨口回:“幾百歲吧。”

小姑娘瞬間瞪大眼睛:“幾百歲?!!我竟然被一個幾百歲的人強吻了!媽呀!”

這下冷陌火了,用力扯她胳膊:“你特麼又嫌棄老子是不是!”

他想不明白,那些冥界的女人也好,人界的女人也好,哪個看他的眼神不是充滿迷戀的?哪個不想和他扯關係?哪個不想勾搭他?他不是自戀,人鬼冥三界,他也算是佼佼者了吧?不論長相還是身份,可這女人是不是腦子有病?偏偏對他一丁點不爲所動,還整天嫌棄他!

“疼死我了,你放開我,這裏是公共場合啊……”小姑娘小聲小氣的一邊說着一邊掙扎。

火大,冷陌狠狠甩開她胳膊:“老子不該心軟,那天該強要了你,讓你膽大包天,敢嫌棄我!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三生三世都只能是我的女人,給我記住了,別再給我朝三暮四,否則我弄死你!”

她撇嘴:“要被你奴役三生三世,我連投胎的興趣都沒有了,蒼天啊,怎麼能這樣對我啊!”

冷陌心肝肺都被氣炸了,噼裏啪啦把她甩在貨架:“你是不是看夜冥了!”

這女人處處嫌棄自己,一點都不科學,除非她心已經有了其他男人,所以纔會看他不順眼!

如果是夜冥……

“你不能講點道理啊,我只是在和你拌嘴而已,剛纔說的話又不是認真的,你至於發那麼大脾氣那麼大火氣嗎?”小姑娘抱肩膀:“我真是跟你開玩笑的,我沒嫌棄你老,你長得那麼帥,跟二十多歲似的,哪裏會顯老啊。再說了,算我再抱怨,我也反抗不了你啊,別說三生三世了,算你說三十生三十世要控制我,我都沒辦法,對嗎?”

想想,她說的也有道理,她要敢看夜冥他弄死她,諒她也不敢。

冷陌氣稍微消了些:“再敢跟我造次,在這裏辦了你信不信?!”

小姑娘小雞啄米的點頭:“信信信,您那麼大能力,算要殺我都易如反掌的,我怎麼會不信呢。”

他殺她幹什麼?這笨蛋,都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不想理她了,再理她,他怕自己會被她氣死,大步走前面去了。

很快,小姑娘又追來,特別狗腿的給他擺笑:“冷陌大爺……”

哼!

他哼她,不理她。

“冷陌大爺,我們來談談剛那男孩鬼的事吧?”

他知道,她那麼溫順狗腿,準沒什麼好事!

不過算了,看在她願意主動討好他的份,他暫時給她點面子。

冷陌跟小姑娘大概講了講冥界的系統,小姑娘很來興趣的聽着,他們在超市裏一路走一路聊,她聚精會神的那雙眼睛會發光,他都不敢看她。

有些好笑是不是?他什麼都畏懼,甚至在冥王洛柔面前也能高傲冷酷,偏偏不敢看一個人界小女人的雙眼,說出去不笑掉人的大牙嗎?

跟她講解完了,她踮起腳尖拍了他肩膀一下:“哎呀,我一直覺得你是個眼高於頂,惜字如金,對任何人任何東西都不屑一顧,高高在的冰山男,沒想到今天你也能對我解釋那麼多,我算是重新認識到你了,哈哈。”

這算是她第一次誇獎他嗎?

冷陌難得臉紅了,吼她一句,不理她了。

他倆又莫名其妙和好了,小姑娘蹦蹦跳跳拿東西放進購物車,他這樣走在她身邊,拌嘴的時候吵吵鬧鬧,安靜的時候氣氛絲毫都不尷尬,他甚至有些享受跟她在一起,被她氣炸毛的感覺了。

她終於拿夠東西了,推車去付錢,冷陌從口袋掏出自己的黑卡遞給服務員。

“花你的錢這不太好吧……”小姑娘說。

“閉嘴!”冷陌瞪她。

小姑娘閉嘴了。

他知道人界的錢幣關係,父親離世的時候留給了他很多錢,在人界他也算是個很有錢的富豪了,而據他所知,這女人是個窮光蛋。

服務員刷完卡之後把卡交給他,他不願意碰觸人,讓小姑娘拿,小姑娘乖乖拿過來遞給他,他接下,手指碰到她的手指,她一下子縮回了手,低下頭,小臉通紅。 冷陌呆住,看着自己手心。

這一瞬間觸電般心臟驟停沒有心跳的感覺是什麼?

“那,那個,冷陌……”小姑娘小小聲開口。

冷陌突然有些慌,沒理她,大步走朝前面去了。

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他在心慌心亂個什麼勁?他在怕那笨蛋女人什麼啊!

“冷陌,冷陌!”小姑娘在後面軟聲軟氣的叫他。

冷陌心都被他叫酥了,終於是受不了了,停下腳步,折身回去。

她抱着大包小提,可憐兮兮的看自己:“你能不能幫幫我呀。”

身後是繁星滿布的星空,小姑娘一雙大眼睛一閃一閃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他想,如果換做其他人也會受不了她這樣的眼神攻勢吧?

不行!

他怎麼能隨隨便便被她攻破!

“讓我幫你拿東西,不符合我的身份,不拿。”特別傲嬌的說完,走前面去了。

小姑娘在後面嘀咕:“小氣鬼,哼!”

他要樹立他大男人的威嚴,不能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牽着鼻子走!

冷陌特幼稚的回車裏去了,在車裏等她等的焦慮,又不願意下車去瞧,只能點菸抽,一根兩根三根……抽的自己想殺人了,她終於回來了,跌跌撞撞的把東西扔後車座,坐進來,砰的氣呼呼關門。

“蝸牛爬的都你快。”見到她回來,他心落了,面不忘打擊她一句。

“一邊去!”她吼他。

他現在特享受她的吼,心情舒暢了,發動了車子。

把她送到家門口的時候她還在嚷嚷他,冷陌一腳將她踹下了車。

“臭冷陌!”小姑娘嬌滴滴的吼響徹在空。

冷陌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他怕留下來又會情不自禁的想要碰她了。

回家後心情好到爆炸的洗澡,然後牀,躺在牀,不知不覺的,開始想她。

女人真是種神的生物,竟能讓男人如此意猶未盡的。

寒羽的郵件來了,冷陌打開手機看了看,冥界最近沒什麼大事,他最近的心思也不在冥界,沒大事是再好不過的了。

想了想,冷陌給寒羽回短信:有沒有什麼藥,可以讓人界女人能夠承受住和我牀的?

幾秒後,那邊傳來一連串感嘆號:冷老大你是不是發高燒說胡話了?!跟女人牀?你?你跟女人牀?!!!!

冷陌分分鐘陰臉:少廢話,問你到底有沒有!

寒羽在電話那端估計下巴都掉地了:有是有,吃了那藥之後最多能夠承受你一夜索歡, 太多次不行了,可是……冷老大,你確定要和一個女人牀嗎?和那個……你的契約者?

需要你管嗎?!找時間把藥送過來!

冷陌回了一句之後,把手機按了。

那小東西的脣舌如此迷人了,他很想嘗她的味道,女人的味道。

光是想想受不了,冷陌發現他在遇那個女人之後,慾望是越來越強烈了,只能難耐的自己解決去了。

*

第二天冷陌着急忙慌的去找小姑娘了。

他特熟練的從她出租屋的窗戶爬進去,遇見炎帝,炎帝告訴小姑娘正在自己房間,可能是在洗澡,讓他等等。

等什麼等,她遲早是他女人,還不准他看看?

二話不說,冷陌穿進門去了。

剛在她牀坐下,小姑娘擦着頭髮從衛生間出來了。

她剛洗完澡,長頭髮溼漉漉的披散在腰間,只穿了乳白色的小內衣,大片大片皮膚露在外面,白皙又滑順,面還有水珠。

“你怎麼來了!”小姑娘驚慌抱肩,若有似無的遮擋住胸前的小包子。

這誘惑,簡直了……

冷陌感覺自己鼻頭一熱,差點鼻血下來了,還好他忍住了,不然真丟大臉了,趕忙岔開話題:“你要幫那趙曉?”

“我是幫他去看看,要實在不行報警呀。”她回答,可能是剛睡醒又剛洗完澡的原因,小聲音別提多酥麻了。

“你是豬嗎?這種事情你怎麼報警?”

小姑娘耷拉着腦袋:“你說的也是,我總不能跟警察說我能見到鬼吧,那怎麼辦,我都答應他了……”

受不了了,真受不了了,男人的忍耐到了極限,啞着聲音叫她:“過來。”

她警惕的很:“你幹嘛?”

“你過來還是我過來,給你一個選擇。”冷陌深吸一口氣,下腹繃的疼,渾身火在燒,他快要被這惱人的小東西折磨死了!

小姑娘不甘不願的慢慢靠近他,把冷陌耐心全抹沒了,一把抓着她胳膊將她扯進了懷裏,不等她尖叫,他奪過了她的脣。

她還是推他,抗拒他,不讓他伸舌頭到她嘴裏,使勁抵着他舌頭,這死女人,又嫌棄他,不讓她得逞,更野蠻的撬開她牙齒,他支支吾吾的小手在他胸膛亂推,惹的他火焰噌噌噌瘋狂往冒,要瘋了,理智幾乎被火燃燒殆盡,噼裏啪啦把她壓到了牀。

小姑娘被親到意識渙散,長髮鋪散在牀,小嘴裏發出好聽的哼唧,冷陌控制不住自己,親夠她的嘴,順着她脖子往下親,把她內衣什麼的全扒光了,他真後悔昨晚爲什麼沒讓寒羽先把藥送過來,要有了藥,他今天壓根不需要忍,直接把她吃了好了,哪會那麼難受?

“喲,大清早,演活春宮呢。”夜冥的聲音突然響起。

冷陌瞬間清醒過來,反應迅速的扯過旁邊被子裹住身下的小人。

夜冥坐在房樑,腿搭着房樑,歪着腦袋似笑非笑,對小姑娘說:“小丫頭,你真是傷的我好深啊,你寧願跟冷陌這種面癱滾牀單也不願意跟我滾嗎?自從那天捏了你的小胸後,我久久不能忘懷那般手感和滋味,徹夜難眠夜夜思念着你,你倒好,跟別的男人親親我我的,沒良心的小東西,你是要我把心臟挖出來給你看嗎?”

冷陌倏地眯眼:“你來找她做什麼。”

夜冥看冷陌,眼底透着憤怒:“你說呢?我家小妮子要找小鬼,我自然是來幫忙的。”

‘我家’這兩個字夜冥故意咬的很重,他是要惹怒冷陌。

果然,冷陌被惹怒了,擡手冰刀朝他扔過去。 “傳說修爲蓋世,早以斬斷七情六慾看破紅塵的冷陌大人,也會有那麼緊張一個東西的時候麼。”夜冥嘲笑。

小姑娘嚷他:“你說誰是東西!”

“哦?原來你不是東西。”夜冥生氣的很,嘴下毫不留情。

女孩子被罵歇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