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帶着保鏢找夜北梟他們的時候,神鷹組到了。

他們一起把上面的武裝者都消滅了,把郵輪翻遍了,卻依然沒有找到夜北梟等人,他們都急壞了。

他們最後又回到那個華麗的大船艙里,四處找機關,這才打開了地板,及時地救了被關在下面秘密船艙里的人。

白瀟霆看到夜北梟渾身是血,已經昏迷不醒,不由得心都提了起來。

他對隨後上來的江南曦說:「這郵輪要沉了,我們上直升機,那裏有手術需要的一切!」

江南曦點點頭,「好!」

於是終於上了直升機,其中一架直升機是醫療救援機,上面有手術床,和全套的手術設備。

白瀟霆雖然醫術不高明,但是給江南曦打個下手,還是戳戳有餘的。

因此,在他的幫助下,江南曦給夜北梟取出了體內的流彈,縫合了傷口,還把他被打斷的手臂,接上了。

江南曦做完這一切,身體就虛脫了。

她感覺下面一熱,忽然臉就白了。她緊緊地抓住白瀟霆的胳膊,驚慌地說:「六哥,我,我好像動了胎氣了!」

她其實砸郵輪上,從那個大房間摔下去的時候,她就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但是生死關頭,她也沒有在意。沒想到現在,還是發作了。

「什麼?這可怎麼辦?」

白瀟霆臉都白了,連忙抱住了江南曦,才沒有讓她摔倒。他現在真後悔,自己沒有跟着墨先生多學點醫術。

在墨先生的七個男弟子中,只有大師兄宗先道完全繼承了墨先生的醫術,而墨七醫術也很高超,但是他更偏重於用藥。

可是現在,直升機上,除了他和江南曦,再有就是開飛機的葉飛揚。

葉飛揚還是個孩子,也只有基本的醫療救助常識,對動胎氣這事,也是懵逼的。

「南曦,我該怎麼做?」白瀟霆看到江南曦的腳邊,有一灘血跡,慌得聲音都在打顫。

江南曦虛弱地說:「六哥,別慌,先把我放下,你用銀針刺穴……」 「大師姐,師尊不會出事吧?這走火入魔已昏睡三日,確讓人著急。」

江熠聽著耳旁的聲音,不禁蹙眉,她看著小說睡著,家裡什麼時候有外人了?

她想了想,立馬睜開眼,從床上彈起來,可映入眼前的,並不是她的卧室,這簡陋雲遊的古風內室,她不會是穿越了吧?

江熠趕緊掐了自己一把。

疼……

「師尊,怎麼了?」

一張清澈的眸子出現在江熠面前,看他年紀也不過十三歲左右。

「我……我沒事……」江熠吞吞吐吐,她是不是該裝失憶。

「許願,你還杵在這裡做什麼,趕緊給師尊弄些吃的來。」

身旁說話嚴厲的女子,便是方才被稱作「大師姐」的齊語。

許願默默退下,眼神中還帶著一絲落寞。

江熠此時才發現事情不太對勁,這叫許願的男弟子,不就是昨晚看小說里的主角之一嗎?

她穿書了?剛才都叫她師尊,難不成自己穿成書中大反派江熠!

當初對這本書感興趣,就是反派取名跟自己一模一樣。

要知道江熠可是將快看到結局,江熠被三人吊打,最後是要分屍,讓她魂飛魄散,無法再繼續投胎。

天吶天吶,穿書就穿書唄,怎麼這麼倒霉成了反派!

江熠人麻了。

「師尊可是不舒服?那沈瑜已經被弟子關押在水牢,若不是他突然闖入,師尊也不會走火入魔。」

齊語還在替江熠憤憤不平,而江熠這邊,早就出了一身冷汗。

如今被折磨的沈瑜,以後可是魔界的尊主,也是虐原主最慘的人。

「沈瑜還在水牢?」江熠弱弱問了一句。

齊語點頭,眼中竟是怒火。

江熠如果沒記錯,是原主叫來沈瑜與她對招的,誰知沈瑜體內的魔氣沒壓制住,擊退原主,這才讓原主嫉妒。

「去水牢!」江熠一刻也等不了,現在不去討好未來主角,她小命不保。

就在江熠要下床時,一陣電流擊穿她身體,這次她是真麻了。

什麼玩意?

【宿主,請不要做與人設無關的事情,如若違反,會有懲罰,宿主作為高高在上的師尊,不能親自去見外門弟子。】

這還帶人工系統的!

「我要是不討好主角,我可是要死的!」

江熠才不想死在這裡,抱主角大腿才是正確方式。

「師尊,可是身子還有不適?」齊語見她突然縮回雙腿,不解問道。

江熠輕咳兩聲,裝模作樣,端起了師尊的架子。

「去將沈瑜叫來,我有話要問他。」

「是,弟子立馬就去。」齊語離開前,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江熠真是替齊語著急,她結局可是被許願抽去了全身仙骨,打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投胎轉世。

「系統,能不能有點人性化的設定,再這樣下去,我愁得白頭髮都要有好幾塊了。」

【宿主放心,我會保證宿主的生命安全,不會輕易狗帶。】

這貨跟沒說一樣,江熠忍住不翻白眼,在屋內等著沈瑜的到來。

許願是個小奶狗的設定,原著中沈瑜是腹黑又殘暴,顏值應該能打。

一刻鐘后。

齊語帶著兩名弟子,將沈瑜帶上來,他渾身濕漉漉,雙腳被鐵鏈扣住,頭髮散亂在肩頭,抬頭與江熠對視時,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就是主角的威懾力嗎?

【宿主,是寒氣,畢竟泡在水牢幾個時辰了。】

系統在一旁吐槽,江熠一臉尷尬。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看什麼看?還不跟師尊認罪!」齊語突然打破寧靜,一腳將沈瑜踹倒,還準備抬腿去踩沈瑜的臉。

「等等!」

千鈞一髮之際,江熠出言阻止,她可不想增加沈瑜的怒氣值。

更何況這麼俊美的一張臉,她可捨不得被齊語糟蹋。

「是弟子唐突,理應讓師尊動手。」

齊語這笑容就像個狗腿子一般,趕緊讓人鬆開沈瑜。

江熠走到沈瑜面前,他閉上雙眼,本以為要受罰,卻被江熠手指尖的餘溫喚醒。

這……這是他的師尊?

沈瑜不可置信的眼神,讓江熠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真俊啊……」

江熠真是想罵原主不知道珍惜,就這臉蛋跟身材,分分鐘把她的魂勾去。

「罰也罰了,將他帶下去,明日替我親自準備早膳,若是不合意……」江熠冷眼掃過去,齊語等人大氣不敢出。

倒是沈瑜露出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

之所以會如此,也只能怪原主太狠心,三天兩頭找沈瑜麻煩,恨不得將他折磨死。

沈瑜被人帶下去,江熠苦著臉,準備收拾一些有錢的玩意,趕緊離開門派。

現在逃命要緊,日後她若被抓,那可是灰飛煙滅的代價。

【檢測到宿主有異常行為,十萬伏特獎勵一次。】

系統話音剛落,江熠感覺自己全身筋骨都被電酥軟了。

你奶奶的……

這特么叫獎勵?想弄死她直說。

「不能ooc,不能跑路,難不成讓我靠著原著劇情走完?送自己去死!」

江熠現在癱瘓在地,雙腿成畸形,連跑路都沒法實現。

這什麼鬼系統,她現在認為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姓名:沈瑜】

【年齡:17】

【黑化程度:10%】

【討好程度:0】

【好感度:5】

「給我看這個幹嘛?」江熠的腦袋上顯示出這麼一行字,質問著系統。

【只要宿主與沈瑜的好感度持續上升,不僅可以保命,還可以走上人生巔峰,只要宿主能開啟各種副本刷好感度,就能消除ooc設定。】

聽了系統這一番解釋,江熠好像覺得自己又可以了!

她身上電流散去,默默坐起來,被迫接受任務。

「行吧。」

江熠拍拍手,準備出去溜一圈,誰知許願莽撞闖進來,正好裝進她懷裡。

我滴乖乖這軟綿綿的臉蛋,江熠真是忍不住要去捏一把。

「師尊!不好了!大師姐帶人在後山欺負沈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