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護胸都是有兩到三個相鄰卡口的,能夠有限度地調整鬆緊程度,大夏女性基本都知道這個,可小貓娘這懶貨顯然是因為之前很瘦,就一直扣在最緊的那個位置。

現在她整個人好吃好喝還好睡,身材如同吹氣球一樣膨脹起來,她卻還是扣在最緊的卡口裡,不緊得難受才怪。

「站著別動。」警告下小貓娘,張昊抬手,一隻手只用上拇指和食指一捏一放,護胸的卡扣就鬆開了,小貓娘立刻如逢大赦般地出了口氣。

張昊可不是什麼純情菜鳥,他當年也是一位…嗯,專業級的選手,對於單手開護胸這種事門兒清!

然後他就老老實實用兩隻手把那卡扣扣進最寬鬆的卡口裡,因為他練習給別人帶護胸的次數還不如給別人解護胸次數的百分之一。

再說了,男人解護胸快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么?至於穿護胸…哪個智障選手會去把這個技能練到最快?

再次扣好了護胸,小貓娘一臉驚奇,左扭右扭了下,高興地道:「耶,主人你好膩害!隨便弄幾下人家就感覺好鬆了呢!」

張昊滿臉黑線:你這說的什麼話?幸虧這裡不是大夏啊。 ,

第864章

他們建議錢永宏請宋三喜來,花大價錢都要請來。

錢永宏是真的很懵逼。

以前,在圈子裏聽說過,宋三喜給李正剛他爹做過手術。

但錢永宏、黃長勇和王輝,是真不相信的。況且,平素和李家的交集也不多,沒去考證過。

他們覺得,宋三喜這敗家子,怎麼可能會醫學?

結果,今天晚上,錢永宏剛開始以為重名。

但拿到宋三喜號碼,一輸入,手機就跳「敗家子」三個字出來。

錢永宏驚為天人!

但,也沒辦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哭着在搶救室外給宋三喜打電話。

當宋三喜拒絕接電話的時候,他的心都是絕望的。

感覺宋三喜,怕是討厭他,恨他,不想往來了。

感覺兒子,就要死了!

等到宋三喜答應過來時,電話打完,他又焦急的等著。

在搶救室外,急了個團團亂轉。

這時候,根本不敢通知前妻。

他是真沒想到,宋三喜還是個很厲害的醫生。

而且,看樣子,這裏急診科的人,也太佩服他了。

說實話,宋三喜答應趕過來的時候,錢永宏內心的觀感完全不一樣了。

宋三喜,真他馬看不出來,是個能人。

而且,這胸懷,了不得啊!

按說,這還是對手。

結果,聽說他錢永宏的兒子出事,他連猶豫都沒有。

錢永宏也暗自點頭,這傢伙真讓人服氣了。

宋三喜說的十五分鐘趕到。

實際上,一路飆車過來,也就8分鐘的樣子。

衝到搶救室那裏,錢永宏流淚了。

他一把抱住宋三喜,「三喜兄弟,拜託你了啊!」

哭叫,很凄然。

為人天下父母心吧,且如此也。

「好了老錢,別這麼激動!救孩子要緊!」

宋三喜一把推開錢永宏,直接進搶救室去。

錢永宏激動無比。

「三喜兄弟!拜託啦!!!」

他大聲哭叫,在宋三喜背後跪下了。

宋三喜在門口,一回頭,還是深有感觸。

「老錢,何必這樣呢?醫者仁心而已。我保證,小強就是小強,能活下來的。」

說完,進去,看不見了。

裏面的醫護人員,看到宋三喜來了,簡直打了雞血似的。

馬上給他換衣服,消毒,準備手術。

那邊保命的,繼續輸血什麼的。

宋三喜,天才外科大夫!

有他就有希望!

門外,錢永宏從地上爬起來,滿心的感慨。

宋三喜,是個真爺們兒!

有本事!

有信心!

小強有救了!

錢永宏,莫名的興奮,景仰。

他,倒算是有點腦子的人。

對待宋三喜的態度,已完全發生轉變。

甚至,王輝還想害宋三喜,找人在省城弄愛滋·病·毒的事,錢永宏都很想告訴宋三喜了。

在錢永宏心裏,宋三喜不應該被王輝那麼害死!

本來在這件事情上,黃長勇雙手贊成。

錢永宏心裏是犯了嘀咕的。

只是考慮圈子友誼,並沒有強烈反對。

回來的飛機上,王輝又重提了這事 「秦……秦蒼穹……我父親……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你今夜敢動我……你絕對……活不到明天……」錢澤虹面色慘白一片,劇痛、失血過多……猙獰……無數表情交織在一起!

他顫抖著威脅道。

這,成了他如今,唯一的求生手段。

可,聽到這句威脅。

秦蒼穹嘴角的不屑弧度,更甚。

他右手再次一抬。

『錚……!』那柄插在餐桌前的四棱軍刺,無風自動,再次揚空而起!

鋒利的四棱軍刺,攜帶冰冷寒芒,狠狠朝著錢澤虹的左手肩膀,狠狠穿透而去…!

「不……!!」錢澤虹瞳孔劇烈一縮,驚恐怒嚎道…!!

可,他還未來得及求饒……

『噗……!』一陣鋒利的血肉穿透聲,席捲別墅!

腥血,從錢澤虹的面前,飛濺而過!

染紅了面前的餐桌和菜肴!

『呯。』錢澤虹的第二條左手手臂,也被鋒利的軍刺斬落!

他的左手斷臂,狠狠栽落在地上。

左邊肩關節,腥血飛濺…如噴泉般湧出!

錢澤虹整個人顫抖猙獰,那是劇痛,生不如死的劇痛啊!!

「抱歉,錢二公子,我秦某人生平,最聽不得威脅。」

秦蒼穹依舊坐在餐桌前。

輕輕端起面前的那杯紅酒,輕抿一口。

他那平靜淡然的模樣,簡直……宛若一尊地獄惡魔。

他秦蒼穹,最聽不得別人威脅。

誰敢威脅,當世武帥?

三年前。

西境邊關,有一敵寇首領,言語放肆,威脅秦蒼穹。

兩日後。

那敵寇首領,被五馬分屍。

敵寇滿軍,數萬人……齊齊跪下,向秦帥磕頭認錯,求饒!

這世間,何人……敢威脅秦帥?

何人,有資格……威脅秦帥?!

綠水別墅內。

錢澤虹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雙手的位置,已經空蕩蕩一片。

肩關節的腥血,還在瘋狂湧出,腥血如注…!

這一刻的錢澤虹,終於感受到了驚恐!

那是,死亡的恐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