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紫川眼睛陡然閃了閃,「怎麼可能?她姓南歌,就是我南歌家的人,是我的妹妹。」

北曲昱辰對他搖搖頭,「我不是和你爭論。她不姓南歌。這是小月的秘密,但是,她告訴我了。她並不知道她的父親是誰,所以,你不要耽誤時間了。你的血不行。」

北曲昱辰說明了情況,不再理會,陷入混亂的南歌紫川,轉身地東樂知華說,「師姐,通知師叔了嗎?」

東樂知華點頭道:「嗯,放心,姑姑馬上就來。」

她又挽起自己的衣袖,對東樂神尊說:「父親,用我的吧。我的血,有同傾月相同的靈力。可以用的。」

東樂神尊此時也不能攔阻東樂知華了,她已經動手,劃開了自己的血管,真是良善的孩子。

東樂知華的血,也同樣,進入了南歌傾月的血管里。

東樂神尊不捨得多取自己寶貝女兒的血,很快就收回了靈力,為她止了血。

此刻,東樂徽音也趕到東正殿,當她看到,只不過從她眼前走開了一個時辰,竟然弄成了,冰雕的南歌傾月,怒火和悲痛一齊湧上來。

「小月!……我的孩子……這是怎麼回事?」

她燃著怒火的眼睛,直接瞪向東樂參商,拿出質問的口氣,「是誰?誰傷了她?」

東樂參商一向仇視南歌傾月,她自然的懷疑到他的身上。

東樂參商陰沉的臉色,黑雲壓城一般,他漠然置之,不作任何解釋,將眼睛轉向東樂知華,細緻的為她敷藥。

東樂徽音卻不放過他,「東樂參商你不用躲避,直接說,是誰傷了我的傾月?」


東樂參商沉默以對,似乎沒有聽到東樂徽音暴怒的質問,雖然很不滿她的態度,但他並不會在此時,和東樂徽音硬來。

東樂知華看著他們二人,心有不忍,她知道姑姑和父親兩個人,總是有矛盾,雖然是至親,卻並不信任。

南歌傾月時如何受傷的,北曲昱辰是知道的最清楚的,他連忙對東樂徽音解釋道:

「師叔,是一個玄級弟子彥秀,夥同幾個下層學院的人,傷了小月的。我已經把他們留在竟法台了。」

東樂徽音聽了這話,恨的牙癢,「那個彥秀,居然敢如此傷害同門?上次就是她傷了傾月……雲外天竟然有如此惡毒的孩子!絕不能輕饒!」

恨是很恨,可是,她也有疑惑,南歌傾月明明是去用齋堂用午餐,怎麼會在,竟法台遇上了彥秀呢?

北曲昱辰又是怎麼去那裡?還如此這般湊巧遇上,被傷的南歌傾月?

莫非,這裡面還有北曲昱辰的事情?

但無論怎樣,她都不會放任,有人傷害南歌傾月傾月。

東樂徽音的手撫摸著,被封閉在冰殼兒里的南歌傾月,心疼得如箭穿心,眼裡一串串淚珠兒,不能控制的滑落下來。

「……我的傾月……」

東樂知華纏好手腕兒上的傷口,看到東樂徽音那樣的悲痛,及時靠近,出言慎重地勸慰道:

「姑姑,傾月會沒事的。您不要太難過,現在救她要緊。」

東樂徽音畢竟是神尊,定力比之尋常人強得多,就算有許多疑惑,但最重要事情是,救回南歌傾月的命。

東樂徽音也將自己的血,注入了南歌傾月的體內。有三個人的血,補充進了南歌傾月的身體,她的臉上終於看到了一絲紅暈。

東樂徽音又將南歌傾月的身上,數處血洞,以靈力封禁,止住了流失血的傷口,接下來就是休養了。

北曲昱辰身體比較虛弱了,也要休養,他懇請東樂徽音,讓他也可以去璇波殿住。

理由是:「師叔,我不放心小月,我可以幫你照顧她的。」

東樂徽音見他,用憐惜的目光望著南歌傾月,心裡也有些不忍,也許傾月也是希望渴望,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北曲昱辰。

然而讓她做出決定的並不是,北曲昱辰,而是極力阻撓的東樂參商。

東樂參商已經救了南歌傾月,但是,這不代表著,他就允許北曲昱辰接近南歌傾月。

「不行!昱辰,你的修鍊不可荒廢!」

北曲昱辰此時已經是虛弱無力,要休養才能夠恢復正常,但是東樂參商,心裡只有督促他修鍊,真是冷血無情。

東樂徽音偏不讓他順心如意,溫和的對,北曲昱辰說:

「昱辰,我同意你在璇波殿休養。某些做人家師父的,冷血無情,不心疼自己的弟子,但我不會。」

北曲昱辰暗喜,有東樂徽音為他做主,他那冷血無情的師父,也不能夠把他怎麼樣。

當然了,北曲昱辰那麼聰明,肯定也不會得罪了師父,畢竟東樂參商,剛剛還救了南歌傾月。

他自然知道,在東樂神尊的心裡,還是將天道大義,放在了個人恩怨糾葛的前面。

「師父,我現在也必須休養一下,修鍊怕是要耽擱幾日了。傾月現在動也動不了,我在璇波殿,還可以幫師叔。」

北曲昱辰很真誠的對東樂參商到了一聲謝,「師尊,謝謝您救她。昱辰,不敢忘了自己的理想,不會沉迷於安逸。」

北曲昱辰說的那樣篤定,並且實事求是得講,東樂神尊不是真的冷血到,不顧他的身體,這樣子還讓他繼續修鍊。

東樂知華也是知道父親的心思的,她對東樂神尊的了解,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機智地及時為他搭台階。

「父親,就讓昱辰去幫姑姑吧。姑姑畢竟一個人,怕忙不過來的。這時候我實在走不開,不然也會去的。」

她這樣說,撇開了南歌傾月,只講東樂徽音的關係,就讓東樂參商覺得,似乎好接受了些。

北曲昱辰又向東樂參商稟明了,他在竟法台所做的事情,畢竟其中有一個人死了,要有個結論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北曲昱辰在東正殿講述了整個經過,在場的神尊,個個都是見證人,此事不會影響到,南歌傾月一絲一毫。

東樂參商自然不會再姑息,如此狠毒的弟子,那個彥秀一定會被逐出雲外天的。

北曲昱辰與東樂徽音一同,駕馭行雲將南歌傾月帶走了。

整個事情,發生太突然,殿內的不少人,都仍然在這場意外中,未回過神來。

東樂知華有些憂心的望了一眼,在一旁默默無言的南歌紫川。

整個救治南歌傾月的過程中,南歌紫川一直是保持靜默狀態。

但是,他的心裡恐怕是,翻江倒海,起了風暴吧……

東樂知華輕輕走過去,「紫川,你沒事吧?」

聽到她的聲音,南歌紫川也回過神來。

「……無事……」

南歌紫川是真的很關心南歌傾月,但是,北曲昱辰突然的一句話,將他冷靜的心思,徹底攪亂了。

南歌紫川也想了許多,北曲昱辰說的話,他不相信。

傾月會無緣無故的,以南歌為姓,要說南歌傾月不是南歌家的人,他不信。

當他看著已經成為冰人的南歌傾月,被震撼到心慌意亂,那種感覺曾經經歷過一次,他不想再這樣了。

在他的記憶之中,有那麼一次傷痛,那是一片痛苦沼澤,曾讓他徹底喪失了歡笑,很久之後,才走出來。

雖然時過境遷,被他壓在了心底,從不去觸碰它,但是剛剛看到生命岌岌可危的傾月,那一瞬間,心底的恐懼和無助,死灰復燃,又冒了起來。

南歌傾月,他已經把她當作一個至親的人,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的心。

他認定,南歌傾月就是他的妹妹,他就是,她的哥哥。

北曲昱辰突然對他說,「南歌傾月不姓南歌,你不是她的哥哥,她也不是你的妹妹。」

他說的話,南歌紫川直覺就是,不相信,但北曲昱辰絕對不會,拿這種關乎南歌傾月生命的事情,開玩笑。

……你不是她的哥哥……他憑什麼這樣說?

但,就算南歌傾月不是,她身上沒有流著南歌的血液,又能怎樣?


他還是把她當作,他的妹妹。

他的心,轉過了一個曲折的彎路,終於還是柳暗花明,重新找到了,心裡早就認定的方向。

就算他的血,不可以輸入她的血脈里,但是,他還是可以做一個哥哥,能做的事情。

……照顧她,安慰她,關心她的一切。

南歌紫川對著東樂知華說道:「我沒事……只是少了一件,可以為她做的事。不過,我還可以做的,有很多。」

東樂知華的眼神呆了一瞬,隨之,只眨了一眨眼睫,便化開了,雲淡風輕地一笑,說道:

「是呀。有些補血靈藥,對她是有好處的;等她醒來,食物也要精心挑選;還有如此多的事情,要你去做呢。」

「嗯,說的對,我這就準備去。」

南歌紫川點點頭,溫和的目光里全是,對南歌傾月的關懷,而溫柔開解他的東樂知華,轉身離開,他卻未想到,去查看一下,她手腕的傷口。

當東樂知華提起筆,重新開始撰寫文書,手腕卻痛得,握不住筆桿。

她娟秀的眉,輕輕皺起,將筆放下,查看了一下,手腕處的傷口,已經有了血絲,滲透過紗布。

絲絲紅色的鮮血,有些刺眼,一陣襲來的疼,有些難忍。

果然,太懂事的姑娘,沒人疼嗎?


她放下手臂,呆了片刻,還是決定去取些靈藥來止痛。

東樂知華步履輕柔地走出東正殿,長長的衣袖裡,是隱隱作痛的傷口,而她的臉上平淡無波,絲毫也看不出來。

再等到她去了靈藥仙師那裡,手腕的疼痛,整個手臂都已經麻木掉了。

「南宮仙師,謝謝你。」

東樂知華取了藥粉,對南宮蒼熠道謝,這位美貌超越女子的仙師,對人很溫和。她記得南歌傾月就是將那朵絹花,掛在了他的玉樹上。她一直對他存了一番探究的心思。

許是因為,東樂知華也是在雲外天,受人矚目的人,南宮蒼熠也是認識她的,或者是覺得她,還算是比較懂禮貌,她的道謝得到了一句回答。

南宮蒼熠:「不必客氣。東樂小姐,你是怎麼弄傷的?」

東樂知華也不想隱瞞,而且,她有些好奇,南宮的蒼熠與南歌傾月,有什麼樣的關係?

她微笑著,不算刻意迴避,委婉地說道:

「也不是傷到的。就是今天,我師弟突然把受傷的南歌傾月,帶到了東正殿。當時,傾月失血過多,我和師弟都為她輸了血,才劃出了傷口。」

她一邊敘說,一邊平和地望著南宮蒼熠,將他每一個表情,都看在眼裡。

南宮蒼熠聽到她提起南歌傾月時,為她靈藥藥方的手一頓,手裡的筆,停在寫了一半的藥籤上,一滴墨,暈染開來,成了一個突兀的墨點。

南宮蒼熠意識到,自己的筆下停頓得過長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將那張弄髒的藥籤,撤下,又換了一張,重新寫。

他書寫時,東樂知華一直在望著他,而他,從未抬頭,似乎是沒有察覺她的目光。

南宮蒼熠將寫好的藥籤,遞給東樂知華,並交代了一句醫囑。

「東樂小姐,你剛剛輸出血,我加了一些補血的靈藥。你一同服下,很快會好的。」


東樂知華點頭,「謝謝,仙師。我其實並無大礙。只是怕疼罷了。說來真是沒出息,讓您見笑了。」

東樂知華道謝是真心的,不過,她不免有些懷疑,南宮蒼熠對她這樣的關心,或許是因為,她這傷口是為了南歌傾月傷的。

南宮蒼熠輕柔地一笑,「你是個小姑娘,要自己愛護自己,留下疤痕,就不好了。仔細不要碰水。」

東樂知華再次說了感謝的話,不管怎樣,這是她聽到的,最溫柔的話了。

東樂知華告辭出來,她還要自己去熬藥,想來真是諷刺,平時都是她照顧別人,輪到了她要人照料的時候,卻發現,無人問津。

平時對自己要求很高,從不向人示弱,如今失了血,靈力也降低了,情緒也跟著低落下來。

駕馭起行雲,手腕兒也不可以亂動,只做低空飛行,一路減速慢行,在路上還得與遇上的眾多師弟師妹們,打招呼,依然作出一副,笑意嫣然的樣子。

「知華師姐!」

「師姐,停一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知華師姐,停一下!」

她正坐在行雲之上,迎面撲過來兩個人,前面的那個,是任英俊,後面自然是,和他形影不離的錢樂天。

東樂知華停下行雲,卻也沒有站起身,任英俊很快衝到了她面前。

他的眼神兒一向尖兒,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東樂知華身邊的,幾包靈藥。

「師姐,你這是怎麼了?為何還要拿葯?」

東樂知華:「說來話長,我的手傷了。」說著,她輕輕抬起袖口,給他看了一眼。

錢樂天驚呼出聲,「師姐,你腫莫拉……」一幅要哭的德行。任英俊見狀不由分說,一腳把他踢到一邊去。

「滾粗!煩人!」

任英俊不是別人,總是和她東樂知華親近的人,一見她的傷,眼都要瞪裂了。他的完美無暇的知華師姐,怎麼可以有傷口呢?

「師姐,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呀?很疼吧?到底是誰弄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