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我突然間兇猛的用手抓住了邪狼牙扣在我脖子上的手,而後用力的掰扯起來。

可是無奈我根本掰不動,他的這雙看似纖細且留着長長黑指甲的手卻是那麼的有力,就好像是掰不動的鎖銬一樣,就那樣牢牢的固定在了我的脖子上。

與此同時,被扇了一巴掌的蘇忘憂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她快步跑到了我的面前,對着邪狼牙便拳打腳踢道

“放了傻大個兒!放了傻大個兒!你這個壞人!壞人!!!”

看着蘇忘憂這樣的表現,我苦着臉無奈的笑了笑。在我眼裏,這就好像是小孩子發脾氣對着大人撒嬌一樣,完全沒有破壞性。

我知道蘇忘憂這樣做對我沒什麼作用,於是我連忙對着蘇忘憂擠着聲音道:“快搬…搬來陰風把我的書給我…給我吹到我手裏……”

到了這個時候,我又打算故技重施了。我相信,是個鬼都是能夠搬來陰風的,何況蘇忘憂可是個二級鬼物,相比較來說,要比只是零級遊魂的趙歡厲害的多,所以在我認爲,她定然會搬陰風這種小手段。

但是我的這個想法顯然是不能如願的,在我喊出這樣的話後,邪狼牙照着身邊的蘇忘憂提腳便橫着踹了過去。

“嘭——”

這一腳踹的那叫個狠,那叫個快!那出腳的風勢,吹的我差點都睜不開眼睛。

隨着聲音響起,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蘇忘憂就像是一顆糖衣炮彈一般直接被踹飛了出去,拋到了半空之中,直至掛在了一棵老樹的樹梢上。然後便一動不動,像是昏死了過了……

四級鬼魅的一腳,就可以對二級鬼物造成毀滅的打擊。這就是差距!在強者的面前,蘇忘憂也就是個孩子……

見蘇忘憂被掛在了樹梢上,邪狼牙又轉過臉來對着我奸笑道:“怎麼樣?是出賣你的靈魂,還是選擇死路一條?”

看着眼前這個噁心的傢伙,我對着他狂噴道:“想要我的靈魂,有種你就自己拿走!想殺我,你就動手,你家爺爺若是皺一下眉頭,就tm跟你姓!別跟個老孃們似的,墨跡個沒完!”

見我這麼罵他,邪狼牙臉色一變道:“強行拿走靈魂怎麼能跟你心甘情願奉獻給我相提並論呢?再說了,你就那麼想死?嘿嘿!那我就叫你知道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這話一說完,邪狼牙掐着我的脖子突然間發力,我只感覺到脖子一勒,跟着,我的身子被直接甩飛了出去。

讓我驚喜的是,邪狼牙將我甩飛的位置正好就是吳強和孫正義他倆所站的地方。而那個地方,也正是陰兵冊落下的位置。

看着吳強和孫正義腳下的陰兵冊,我以爲我得救了。這個傻x居然出現了這麼嚴重的失誤。但是我完全想錯了……

就在我的身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吳強孫正義他們的腳下後,眼瞅着我只要爬上一步就能觸碰到陰兵冊的時候,我的身子突然間被一隻重如泰山的腳給死死的踩住了。等我回頭一看才知道,這隻腳的主人,就是如風趕來的邪狼牙。

“嘿嘿!想要拿到那本書來收拾我嗎?你爬啊! 黏上被拐新娘 只要你能再爬一步,你就能夠得到那本書了!哈哈哈!怎麼?夠不到嗎?真不好意思,你可再也沒有幫手咯!據我所知,你那另一個人類幫手被周昊天種下了蠱,這會兒只怕是離死不遠了。而你引來的那個煩死人的臭丫頭也被我掛在樹上了,你還上哪裏找幫手啊?哈哈哈!!!”

看着邪狼牙那噁心的嘴臉,聽着他那女兒腔一般肆意妄爲的聲音,我真是受夠了!可是我現在什麼也做不到,眼下我只能靠自己了。我真痛恨當初沒有跟爺爺學習捉鬼道術,否則,我還能夠用道術搏上一搏,作爲道家的孫兒,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就在我被邪狼牙狠狠的踩在腳下的時候,邪狼牙又變招了。他對着我面前的那兩個人命令道:“你們倆還愣着幹什麼?我不想對他動手,臭男人的身子我可是不願意碰的,下面看你倆的表現嘍!表現好的話,我可以把那一半兒的靈魂還給你們,讓你們過正常人的生活!”

吳強和孫正義一聽邪狼牙這話,不知爲何臉色一喜,而後兩個人凶神惡煞的來到了我的身邊,對着我就開始了一頓暴揍!一邊揍着我,嘴裏還不忘對邪狼牙拍馬屁道

“讓你不開竅!讓你得罪我們主子!我揍死你丫的!”

“敢惹我們主子生氣!揍死你!你個眼睛沒準星的兔崽子!”

要說這兩人下手真tm狠毒!這拳腳全用上了還不滿意,竟然在附近找來了一些粗壯的樹幹,對着我就是一頓招呼。這也幸好沒找來那些石頭,要不然挨不上幾下,我就tm駕鶴西遊了!

也不知道這哥倆打了我多長的時間,直到打得我渾身是血,直到我的視線變的模糊,精神上也出現了恍惚,身子跟散了架似的,他們倆才肯停下來。

而我,就跟一個死狗一樣趴在了那裏…..

雖然就那樣狼狽的趴在了那裏,但我的意識還很清晰,我知道,這是我又一次認爲,我距離死亡是那麼的近,那麼的近……

之前聽周昊天說過,這片鬼林陰氣很重,人死了之後大多都能化爲鬼魂,我突然在想,要是我死了之後,又將變成什麼鬼什麼魂呢?是例如趙歡那般的怨念遊魂,或還是別的什麼?

就在我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的時候,突然之間,遠處,蘇忘憂在樹上一陣怪叫

“奶奶,你怎麼出山了?你不是要迎着紫色的滿月纔會出山的嗎?該不會是你知道我出了危險,特別來救我的吧?”

“什麼?縛靈老鬼出山了?怎麼回事兒?怎回事兒?”

蘇忘憂這一嗓子,沒把別人嚇壞,倒是把邪狼牙嚇了一跳。緊跟着,邪狼牙便向着蘇忘憂的方向張望了起來。

見邪狼牙突然變得的這麼緊張,蘇忘憂跟着又繼續道:“奶奶,你就別藏着看熱鬧了,難道你還真想留下這個娘娘腔嗎?乾脆直接殺死他算了!”

聽蘇忘憂又這樣說了起來,邪狼牙更是緊張了,居然朝着蘇忘憂所在的位置舉目張望了起來。可張望了半天,他也沒見到蘇忘憂的奶奶。

“臭丫頭,你胡說八道什麼呢?縛靈老鬼在哪了?”

見邪狼牙就這樣緊張的盯着自己看,蘇忘憂突然笑了:“嘿!你原來這麼怕我的奶奶的,幸虧她老人家沒出山,這要真就出山了,你估計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一聽蘇忘憂這話,邪狼牙臉色陰沉的道:“你在耍我!縛靈老鬼根本就沒來過!”

“嘿!我耍的就是你這個娘娘腔!”

“臭丫頭,你還敢罵我是娘娘腔?你給我受死吧!”

或許是被嚇到了,更或許是因爲被蘇忘憂的矇騙給氣到了,此刻,邪狼牙完全不顧及我,直接向着蘇忘憂飛馳電掣般而去。

蘇忘憂也不傻,拿出了她平時最快的速度選擇逃離。但沒跑出十幾米遠下,就被邪狼牙捉住了。

而在她被抓住的那一刻,她突然衝着我笑了起來。緊跟着,我突然聽到兩聲脆響,吳強和孫正義應聲而倒。

下一秒鐘,我的身子不知被誰給提了起來,而後直接將我丟在了陰兵冊的近前,一個我伸手就能碰到它的地方! 月家兩兄弟大刺刺的往位置上面一坐,腿還故意分開兩側,明顯就是不想讓花無心坐下……

花無心見狀也沒惱,只是微微皺了下眉頭,轉身看了眼周圍,最後視線落在墨九狸的身邊空著的位置上面,直接來到墨九狸的身邊問道:「這位公子,不知道我可否坐在這裡?」

「不行!」

非法成婚 「可以!」墨九狸看了眼花無心說道,當然了前面那句不行是白未央說的。

花無心沒理會白未央,直接坐在了墨九狸的身邊,抬起頭正好對上白未央不懷好意的眼神,不過都被花無心給無視了!而且,花無心選擇坐在這裡也是有目的的……

當初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就看到過墨九狸和白未央等人,對於白未央和墨九狸的印象尤為深刻,畢竟一樣屬於容貌妖孽的花無心,極少遇到像墨九狸和白未央這樣出色長相的人……

特別是墨九狸,說起來的話,白未央其實長得比墨九狸易容后更加俊逸非凡,但是花無心偏偏就是覺得墨九狸很特別,至於為什麼他也說不好,大概就是因為這份不解的好奇,才讓他想和墨九狸親近吧……

花無心無視白未央的瞪視,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狸問道:「這位公子也是煉器師嗎?」

「嗯,是的!」墨九狸點頭道,她去了煉器盟考核也不是秘密,進去出來都有很多人看到,沒必要隱瞞。

「那不知道公子是幾品煉器師?」花無心好奇的問道。

「和你一樣!」墨九狸說道。

「哦?公子也是神品煉器師?」花無心詫異的問道,他的煉器師徽章並未戴在身上,沒有想到墨九狸竟然知道。

墨九狸點點頭沒有說話,花無心也沒再多問,想了想覺得氣氛有些尷尬的問道:「不知道公子如何稱呼?」

好婚晚成 「我們家公子叫九少爺!」這次不等墨九狸說話,白未央直接插嘴道。

「原來是九公子幸會了,九公子明天可有空?」花無心依舊眨著桃花眼,無視白未央的冷臉,看著墨九狸問道。

「有。」墨九狸簡單的說道。

「明天我們幾個要去黎城湖小聚,不如九公子賞臉一起去吧!」花無心看著墨九狸真心的邀請道。

「花無心,你什麼意思?明天是我們四大家族的聚會,他算哪根蔥啊?憑什麼邀請他去?」不等墨九狸說話,月長宇就不滿的瞪著花無心問道。

「你們兩個愛去不去,我就邀請他一起怎麼了?有意見你們兩個可以一起上,打贏我,我就不去了!」花無心冷冷的掃了眼月長宇說道。

「花無心,你找死嗎?」月長宇怒道。

「我就找死了,怎麼的,你們能殺了我不成?」花無心鄙視的看著月長宇說道。

「算了長宇!」月長風冷著臉拉著自己的弟弟說道。

「九公子,你的意思呢?」花無心冷冷的看了眼月長宇兄弟,然後再次看向墨九狸問道。

「既然是你們四大家族的人相聚,我還是算了,我對別人家族的事情沒興趣!」 突然間我面前的吳強和孫正義被打翻在地,而後我又被人提起來直接丟在了陰兵冊的附近,我震驚極了。

這又是怎麼回事兒?

於是我趕緊左右看了一眼,這才發現,在我的左邊,關子昌就趴在了那裏捂着個腦袋,整個身子就那樣單膝跪着,無比痛苦的跪着……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他是怎麼做到的?還有,他是怎麼知道要把我送到陰兵冊的近前?而不是要把陰兵冊拿給我?

不對!

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什麼一般,擡眼看着遠處那被血狼牙制住的蘇忘憂,在看到蘇忘憂臉上洋溢着一抹得意的微笑後,我瞬間明白了,這個我自認爲是神經大條的小女鬼,在這個時候居然救了我!雖然我不知道她是怎麼通知關子昌來的,但是我確定,這一定是她做到的。

可能是我太過激動,也可能是我腦子裏此刻想的太多,就在我還沒有拿起陰兵冊的時候,那制住蘇忘憂的邪狼牙猛然間回頭發現了我和關子昌。

在發現我就在陰兵冊的身邊後,邪狼牙大驚,他立刻放開蘇忘憂,準備向着我這邊而來。

但是在這一刻,蘇忘憂卻突然抱緊了他的身子,並大聲對我喊道:“快用陰兵冊收下他,因爲我被你收在了陰兵冊裏,所以我知道這書冊的厲害!快!快把他的名字記錄在冊,快收了……”

“嘭——”

還沒等她衝着我喊完這些話,她的身體就猛的被邪狼牙大力推開。而後,邪狼牙向着我這邊飛速而來。

我知道壞了,趕緊手拿陰兵冊,用手指沾着身上的鮮血,準備開始在陰兵冊寫下他的名字。

可是由於之前被暴揍了一頓,手指頭到現在還僵着,這導致我的動作變的極慢。雖然我真的很努力了,但還是太慢了!

就在我準備開始寫的時候,血狼牙眼瞅着就要來到了我的身邊。

千鈞一髮之際,那跪在地上抱着頭很是難受的關子昌突然間挑着他那關公眉站了起來。

正所謂關公一抖眉,殺氣嚇神鬼!那邪狼牙在見到關子昌之後,尤其在看向了他的眉毛後,嚇得愣了半刻。

但指望區區一對兒眉毛是對付不了擁有四級鬼魅勢力的邪狼牙的。只是頓了那麼半刻,邪狼牙又向着我欺身而來。

這一次,他是下了狠心了,伸出右手,露出了尖銳的黑色指甲,將這隻手握緊成拳頭狀,便帶着一股強大的威勢,向着我轟擊而來!

此時的我哪裏還管的了他轟來的拳頭,我這會兒正全神貫注的在陰兵冊上寫着邪狼牙的名字,剛剛寫好了一個“付”字。

眼看着這一拳就對準了我的腦袋砸了過來。可以預料,這一拳下去,我一定是腦漿迸裂!

但真漢子永遠是真漢子,你不知道真漢子的身體裏到底蘊含着多少的潛能!就在這個時候,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關子昌突然間暴動,直接向着邪狼牙出拳的方向迎了過去,他知難而上,硬是用身體嚴嚴實實的擋住了邪狼牙來襲的拳頭。

轟的一聲巨響!

血肉橫飛,關子昌的腹部,就這樣被鑿出了一個偌大的血洞,一個一眼可以看個對穿的血洞……

而就是因爲關子昌這樣付出的代價,爲我贏取到了時間,在陰兵冊上,寫下了最後的一個“巖”字!

當付巖這兩個字寫成之後,正準備從關子昌身體裏拔出拳頭的邪狼牙突然定住了,整個人都不再動了。從他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惶恐不安……

我成功了嗎?

看着邪狼牙突然定住了身子,又見陰兵冊上寫下的字跡並未消除,我感覺的到自己好像真的成功了!

下一刻,我的身體中,那股遊走在我丹田之中的氣流突然間變得瘋狂了起來。

它在我的丹田處開始扭曲攪動翻來覆去,最終這股氣流向着我握着陰兵冊的雙手匯聚,而後,這股氣流就像是決堤的河流,從我的雙手中猛的流向了陰兵冊裏,流進了寫有付傑的那兩個字上。

當這股氣流就這樣全部流走了之後,我突然感覺我整個人都沒了力氣,甚至我感覺,就好像我全身的血被盜空了一樣,身子也跟着變的乾癟了起來!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兒,也不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現在想的就是趕緊收了這個可惡的四級鬼魅!

看着我身邊那腹部被鑿出了一個血洞的關子昌,我的心在滴血,我發誓,我寧願死了,我也不要他這麼做的!真的!我欠他的我永遠都還不上,我還不上!

讓我感覺到極爲震驚的是,在關子昌腹部被鑿出的那個血洞裏,我看到了……

密密麻麻爬着的黑色蟲子!

那是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

我很難想象,身體幾乎都成了這種黑色蟲子的老巢了,他是靠着什麼意志堅持下來,並且來到這裏幫助我的……

此刻,我想動,想過去扶起他,但是不知爲何,我的手就好像跟陰兵冊連在了一起一樣,讓我絲毫動彈不得。那手中的陰兵冊,更像是一塊約有千斤重的物件,讓我就只能這麼拖着,就這麼拖着它。

慢慢的,我發現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而手裏的陰兵冊也開始了輕微的震動了。伴着陰兵冊的震動,那定在不遠處的邪狼牙也變的不安分了起來,嘴巴里一直不停地喊着

“不!”

“不!”

“不可以這樣的!”

“我不要!我不要!!!”

也不知道就這樣與之對峙了多久,待從陰兵冊裏突然向着我的身體中如山呼海嘯般噴涌而來了一股強悍的氣流,當我直接承受不住這股氣流的威勢,一頭栽在了地上之後,我雙眼一閉,世界一片黑暗……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不是在空曠的林子裏了,已經出現在了茅草屋內。醒過來的我第一時間感覺到我的丹田處,那股怪異的氣流這個時候就如同奔騰而流的大河,那真可謂是又寬又廣,我似乎感覺,憑着這股強悍的氣流,我可以做到無所不能!

除此之外,我身體之上還有一個變化,那就是身體的溫度又冷了一分,而且…我的皮膚變得有些黑了……

對於這種黑我並沒有多心,在我認爲,鬼蜮森林本來就是黑茫茫的一片,又因爲我多日沒有洗澡,在這種環境下,我皮膚黑點也是無可厚非的。

低下頭來,我看着我手中依然還握着陰兵冊,於是我忙翻了開來,急切的尋找着什麼。

我要找的自然是寫有付巖的那一頁,因爲我相信,我能平安的在這茅草屋裏,這就證明,我成功了!

果然,在翻弄了一番後,我找到了付巖的那一頁,併成功看到了在他名字下所出現的詭異信息!

付巖

等級:鬼魅四級鬼物

種類:拘魂厲鬼

能力奪魂索魄千里控魂

狀態可召喚

見陰兵冊上果然有付巖的名字,我這才放下心來。等我收下陰兵冊,擡眼看向其他方向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傻掉了……

就在我的身邊,挨着我的關子昌看上去顯的極爲的虛弱。

這個時候的關子昌腹部的血洞依舊觸目驚心,整個人苟延殘喘的在那兒費力的呼吸着。他臉色成死灰色,那眼皮子就跟沒睡醒似得,就那樣廢力的撐着…撐着……

見此情急景,我急壞了,我趕忙挪到關子昌的身邊,扶着他的身子對他問道:“關二哥,你怎麼樣?怎麼樣?”

關子昌見我來到了他的身邊,嘴角費力的上揚了一下,綻放出了一個勉強的微笑。而後他開着嘴,好像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對我道

“兄弟,你哥我這條命怕是…怕是保不住了!”

我一聽他這麼說,眼淚完全控制不住的滑落了下來。擦了擦眼淚,我搖着頭對他喊道:“不!不可能的!你要堅持住!你可是武聖關公的後代,不能給他老人家丟臉的!”

見我這樣衝他喊着,關子昌搖了搖頭道:“丟臉就丟臉吧!我是實在…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我的身體我知道,要不是我一直心裏面有事兒,等着你醒過來,只怕…只怕我早就死了!”

“不會的!關二哥,你別嚇唬自己!你要振作!”我大喊道。

見我這樣喊,關子昌動了動手指,像是想要伸手阻止我說話的意思,可是我發現,他已經沒力氣活動手了……

泄了半口氣,關子昌繼續道:“等我…等我死後,你幫我照顧我奶奶!你一定要幫我照顧我奶奶!”

我點了點頭,淚水打溼了我的衣服,這是我第一次哭的這麼傷心欲絕,第一次流淚流的這麼徹底……

“之前那個姓周的不是…不是說了嗎?這裏生人死後,都會化爲鬼魂,等我化成鬼魂後,你就用你那書把我收了吧!那個蘇忘憂都跟我說了,說你的書能收鬼納魂,等你把我收進書裏,待到你出去之後,見了我奶奶,再放我出來,我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嘭——”

就在關子昌跟我說着話的時候,茅草屋的房門開了,蘇忘憂竟然走了進來!

“我說傻大個兒,你先別愣着,先把娘娘腔引出來,現在娘娘腔已經被錄進了陰兵冊裏,他混跡鬼林時間可不久了,憑他的本事,說不定能有辦法救救這個長着一對兒嚇人眉毛的傢伙呢!”

一聽蘇忘憂這樣說,我馬上反應了過來!

對!趁着關二哥沒斷氣之前,先召來邪狼牙,問問他有沒有辦法! 墨九狸聞言看了眼花無心說道。

「九公子誤會了,不是我們四大家族的人議事,只是到黎城湖遊玩而已,不過是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跟一些不相關的人一起罷了,而且黎城湖也不是平日想去就能去的,九公子就一起去看看吧,黎城湖可是難得一見的美景……」花無心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本來不想去的,卻看到白未央的眼神時,點了點頭說道:「好,那就去看看!」

白未央頓時傻眼的看著墨九狸,分明自己都給她眼色了啊,這個丫頭竟然還答應了,真的是……

「那明早我在大廳等候九公子!」花無心聞言開心的說道。

「好的!」墨九狸簡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