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為強大並不可怕,但是,修為強大的同時,又擁有無比豐富的戰鬥經驗那便不同了。

羽昊,便是這樣的人。

而燕月舞的戰鬥經驗似乎也不少,身為燕皇愛女,能積累起豐富的戰鬥經驗,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修為相近,戰鬥經驗相近,那麼誰能勝出便只能看誰的荒器更強大了。

化極境界的修士,能動用聚神境界的強者祭煉出來的荒器,但是,動用這種級數的荒器,對化極境界的修士來說,消耗的靈能卻是巨大的。

動用越強大的荒器,消耗的靈能便越多,這是必然的,不可避免。

「飛花落葉!」

燕月舞一聲大喝,直接施展出了她修成的劍道荒術來,金色的劍光,化成點點金色的飛花,飛花當中,有片片金色的落葉從天上降落。

這便是燕月舞的飛花劍訣。

每一朵花就是一個殺機,每一片落葉,就能要了一個生靈的命。

飛花與落葉密密麻麻,從天上飄落,到處金光閃爍,這一幕看似很美,但是卻殺機無盡。

「啵!」

一朵金花落在了羽昊的金色神盾之上,一股強大的劍氣瞬間爆發,震的銀色神盾晃動了起來,這讓羽昊震驚無比,不過是一朵飛花,便有如此強大的威力了,要是萬千朵飛花與無數落葉落下來,這還怎麼打?

一朵兩朵,三朵……,一朵朵飛花落了下來,在羽昊的神盾之上炸了開來,釋放出強大無比的劍氣,將羽昊阻擋了下來。

「吼!」

羽昊怒吼,天上的飛花與落葉齊至,無盡的劍氣將他籠罩了起來,如果不是掌握有銀色神盾的的話,他恐怕早就被這飛花葉落劍氣洞穿了。

「嗡!」

他手上的銀色神盾在不斷的震動,道道荒紋在神盾之上浮現,交織出了一幅幅靈圖來,荒紋引動的力量,將無數飛花與落葉擋拒了開來。


飛花與落葉綻放出來的無數道劍光徹底將羽昊淹沒,恐怖的劍氣波動令觀戰的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極點。

「這個燕月舞……」

禿山之上,姜凡見到這一幕,瞳孔不禁收縮了一下,這個燕月舞真的很強,有同階無敵的跡象,起碼現在自己便不一定是這個皇家天女的對手。

「燕族的傳承果然厲害啊!」

這個時候,那甄鵬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道。

「他們厲不厲害與你何干?」

姜凡有些好笑的看著一臉感概的甄鵬說道。

「老大,你不知道啊,我其實喜歡燕族的一個小郡主,哎!不說了,說起來徒增傷感啊!」

甄鵬有些落幕的說道。

「什麼……」

姜凡聞言不禁一怔,而後上下打量了甄鵬一眼,這個小胖子竟然喜歡上了燕族的以為小郡主?燕族的小郡主,會喜歡這個傢伙?

他不禁對這個傢伙另眼相看了,這個小胖子倒是有幾分手段啊!

要知道,燕族的一位小郡主可不是一般的女子,這可是一位燕族王侯的女兒,什麼是王者?黑山小鎮上的那個燕族的主宰,化極第七階的強者,沒有資格稱王。

能被燕皇封王的人的修為至少是黑山候那種級數才行,也就是是說,一般的王侯都有劈天境界的修為。

劈天境界的強者,就是伸出一隻手指,就能捏死甄鵬的可怕存在,敢去追這種存在的女兒,這個小胖子真的是勇氣可嘉啊!

「老大,你這是什麼眼神?難道我不可以去喜歡女孩子嗎?要知道,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甄鵬不樂意了。

「男人,你真的是一個真男人,哈哈!」

姜凡笑了,他忽然很想知道,這個小胖子喜歡的那名小郡主到底長得什麼樣子,該不會也與甄鵬一樣,都那麼夠分量吧!

就在姜凡與小胖子甄鵬說話的時候,那被飛花落葉劍氣困住的羽昊猛的破開了重重劍光,沖了出來,手中的銀色神矛一挺,直接便向著燕月舞的眉心刺去。 羽昊不愧是銀翼一族的天才人物,他直接展現出了強大的戰力,破開了燕月舞的飛花落葉劍氣,沖了出來。

「唰!」

羽昊手中的戰矛的矛頭化成了一點銀色的寒光,快如電閃般向著燕月舞的眉心點去,他在第一時間展開了絕殺。

「什麼……」

燕月舞吃了一驚,她身子一晃,瞬間化成了一道金光,向後退避而去,快到極點,躲過了羽昊這一擊。

就在這個時候,羽昊的背脊之上,猛地湧現出了兩隻銀翼,他震動銀翼,化成了一道銀光,向著燕月舞追了上去。

兩大高手的速度快到了極點,一前一後,竟是瞬間遠去,離開了黑牛山。

周圍觀戰的修士連忙動身追了下去,沒有人想要錯過這一戰,一時之間,山嶺間全都是快速移動的修士的身影。

姜凡與甄鵬也追了過去。

在大庭廣眾之下,姜凡卻是不敢施展九天神翼,要知道,這種荒術來路有點不正,要是讓這門荒術的正主兒見到,自己將會很麻煩。

姜凡一想起自己是如何得到這門荒術的時候,那個小妞的樣子便會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浮現。


那個小妞絕對恨不得將自己撕成碎片啊!

姜凡的荒體強大無比,在山嶺間移動的速度,遠比一般的修士要快得多,但是,令他有些吃驚的是,那個小胖子甄鵬,竟然不緊不慢的跟在了自己的身後。

「這個傢伙果然有問題啊!」

姜凡心想之下,腳下逐漸發力,奔跑的速度隨即便增加了不少,兩邊的景物在快速的向他的身後移動而去。

然而,即便如此,甄鵬依舊跟在了姜凡的身後,姜凡根本便甩不掉這個小胖子。

敢打燕族小郡主的主意的人,如果沒有一點本事的話,恐怕早就被小郡主的其他追求者給弄死掉了。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的山嶺之中,一座山峰從中倒了下來,被燕月舞一劍劈成了兩截,山嶺之中頓時塵土飛揚,一陣大亂。

「唰!」

一點銀光乍現,洞穿了虛空,打在了一座大山之上,那座大山立時便崩碎了開來,亂石四散飛濺,震撼無比。

追到這裡的修士都不敢太過靠近了,他們有所顧忌,怕被大戰波及到。

姜凡登上了一座山峰之上,只見前方的山嶺之中,兩道身影在快速移動,強大到了極點的靈能波動不斷爆發開來。

兩大強者在拚命廝殺,都想要將對方打敗,但是,兩大強者勢均力敵,一時之間,實在難以分出勝負來。

「碰!」

兩道身影快速閃過,又一座山峰炸了開來,塵土衝上了高天。

這樣的力量,早已超越了化極境界,這是荒器的力量,並不是燕月舞與羽昊的力量,這是人在御器,還是器在御人,卻是有些難說了。

大戰劇烈無比,金色的劍光與銀色的靈光在不斷的衝撞,浩蕩出了強大無比的靈能波動來。

所有在觀戰的人都緊張無比,人族一方自然是希望燕月舞能壓力異族,而異族一方,也是想要看到羽昊可以打敗燕月舞。

異族的身影出現在了山嶺之間。

姜凡感應到了幾道強大無比的氣息,一頭巨大的蜘蛛俯在一座山頭之上,看著前方的大戰,這頭蜘蛛的身上,煞氣繚繞,絕對是一頭凶物。

另一個方向,有一隻凶禽在天上飛翔,那兩翼張開,比門板還要大得多,扇動間,有陣陣勁風從天上席捲了下來。

比起人族來說,這些異族的數量稀少,但是,每一個異族都強大到了極點,有的異族甚至超越了化極境界。

「想不到銀翼一族出了這樣的一個傢伙啊!」

姜凡震驚不已,羽昊的強大,那是毋容置疑的,手持神盾與戰矛,不斷向燕月舞攻殺過去,靈能浩蕩八方。

「鏗鏘!」

羽昊手中的戰矛再次與燕月舞的神劍碰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了一聲金鐵震鳴之音,燕月舞只覺得手上一震,手中的神劍差點便被震的脫手飛了出去。


燕月舞快速退避,手中神劍綻放出了璀璨的劍光,每一道劍光都割裂了虛空,劍光所過之處,虛空之中留下了漆黑的空間裂縫來。

「唰!」

一道劍光從羽昊的臉龐劈砍而過,一縷銀色的髮絲從空中飄了下來。

「吼!」

羽昊怒吼,渾身上下靈能浩蕩,道道銀色的荒紋在他的身上流轉,交織出一幅幅神秘的圖案來。

他以神盾護身,舞動手中的戰矛,崩碎一道道金光劍氣,向著燕月舞攻殺而去,戰意如虹,令天地都為之失色。

「什麼……」

燕月舞不禁動容,這個對手強大的離譜,體內的靈能像是無窮無盡的一樣,竟然可以全力催動聚神境界的荒器那麼久。

要知道,化極境界的修士是可以動用聚神境界的荒器,但是,這需要消耗化極境界的修士的大量靈能。

動用這樣種級數的荒器,一般來說,是不可能持久的。

然而,這銀翼一族的羽昊卻並不受限制,不斷催動神盾與戰矛,逼得皇家天女不斷退避,難以與之正面抗衡。


「豈有此理!」

燕月舞畢竟是皇家天女,難免心高氣傲,她一直被羽昊壓制,早已不爽之極了。

「轟隆隆……」

燕月舞終於動用了燕族大術,無盡的金芒從她的身上沖了出來金芒之中,一道道金色的荒紋在隱現,一頭金鳳出現在了天地間。

「這是……」

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極點,燕月舞終於還是動用了燕族的金凰大術,這種大術,相傳是上古年間的金凰一族的至強大術。

上古金凰那可是能夠與真神抗衡的無上存在,其傳下的至強荒術,絕對是天地間最強大的幾種荒術之一。

「哼!終於要動真格了嗎?」

羽昊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他並沒有任何驚懼之色,冷漠的退了開去,任由燕月舞施展金凰術。

「這個傢伙的底氣來自哪裡?」

遠處的山頭之上,姜凡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好奇,這個銀翼一族的天才,也絕對有底牌沒有動用。 燕族的金凰術,乃是其鎮族的大術,這種完整的上古金凰大術,如能修鍊到至高境界,或許可以身化金凰,展現出上古金凰的無敵戰力來。

當然,以燕月舞這樣的修為,能動用金凰術已經很不錯了。

「轟隆隆……」

天地震動,金光之中,一頭神凰在展翅,透發出了恐怖無比的波動來,只見那頭金凰雙翼輕輕一震,大片的虛空立時便崩潰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