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噢!」林風眼眸一灼,面色頓變。

…(未完待續。。) 急劇的空間變幻!

彷彿扭曲似的,整個戰蛇殿變的迷幻無比。

林風炯然的目光直視前方,宛如星辰般璨亮。自我狀態之下,四階頂級眼瞳的感應力相當清晰。所有的空間能量都往一處聚集,凝合著自己一分氣息,形成一片巨大空間裂縫。

「滋!滋滋!~」宛如電流奔騰,如蛇狀般。

一個巨大的星座幻像凝現在空間裂縫之上,透射出強大的氣息能量。

相當可怕!

「蛇夫座星象?」林風目光一灼,自是認得眼前這星座星象。

「好強的空間能量層次,是從裂縫另一頭傳來。」

「這並非錯亂的空間裂縫,應該是一個傳送出口,所至之處恐怕……」

「相當危險。」

心中一凜,林風沉吟不決。

感應,十分清晰,眼前莫名出現的空間裂縫,決非普通。

危、機並存!

進不進?

瞬間,林風便做出決定!

「既然這『空間裂縫』是由這第九百座戰蛇殿被擊殺后出現,意味著……」

「必然同『戰蛇殿』脫離不了關係。」

「值得一試!」

心念堅定,林風旋即跨出腳步。

自己,沒任何理由退縮,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妖族,血影島。

這是無邊海域四座巨島之一,面積之大近乎近乎斗靈世界所有陸地十分之一左右。

相當遼闊!

但血影島上,卻頗為空敞。

因為這裡,居住的是妖族四大族之一的『血虎一族』。擁有至高血統,成年便是星域級巔峰的血虎一族,天賦『空間之道』。是妖族最頂尖的戰力,兩次巫妖大戰都發揮了巨大作用。

妖族的四皇之一!

「爹,爹!」奎昆破門而入,呼吸急促,神色顯的極是駭然。

「你回來做什麼?」說話的是一個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粗濃的眉毛一擰。冰冷的目光直望向奎昆,「歷練之期未滿,別告訴我你窩囊的逃了回來!」

一雙虎目彷彿能看透人心,渾身上下透射著一分迫人的力量。

血虎一族,聖者『奎崢』!

「不,不是的,爹。」奎昆面色一青,連是解釋,他可不想惹父親生氣。

那後果。相當慘重!

「說。」奎崢聞言氣息稍收一分,閉上眼睛。

奎昆這才是長舒一口氣,右臂連是抹去額頭上的冷汗,虎目精光凌厲,「是這樣的爹,孩兒在這次歷練途中,發現一個大秘密!因茲事體大,孩兒不敢獨自處理。故而連是趕回稟告爹你。」


「噢?」奎崢雙目微睜,露出一分好奇。「說來聽聽。」

奎昆眼中帶著分駭然和恐懼,壓低聲音:「爹,孩兒…見到了『先祖』。」

「先祖?」奎崢疑聲道。

奎昆顫抖著身體,眼前頓時出現那猙獰恐怖的臉龐,彷彿要將所有一切都撕成碎片,「是。是的,爹。正是族譜中記載的先祖——」

「惡魔『奎屠』!」

「不可能!」奎崢兩眼泛光,猛的站起身來,「奎屠早在第二次巫妖之戰中已是死去!」

「是真的,爹。」奎昆面色青白。急迫道,「孩兒不止親眼所見,更是親身感受到那恐怖氣息,和我『血虎一族』同出一脈。甚至,甚至……」奎昆咽了口唾沫,眼中儘是恐懼,「先祖他還活著,和我…說過話。」

「什麼?!」奎崢瞪大眼睛。



踏!林風腳踏實地。

驚然的望著四周,感到一分心之悸動。

「這是什麼地方?」林風環望四周,眉頭深簇。

從空間裂縫出來,自己便是來到這個頗是『古怪』的地方。

此時,自己踏在一片星空之中,周圍閃動著耀眼的星辰綻亮,然感覺卻是渾身不自在。

「是壓抑。」林風雙瞳炯亮。

「這裡感覺好壓抑,心之沉重。」

「域的層次相當之高,以我自我狀態下的星蒼瞳,都難逃脫『祂』的控制。」

林風很快便是明白過來,目光灼灼。

周圍星辰光點璨亮,交相輝映,但自己眼前卻只有一座虛空懸浮的巨大宮殿。彷彿石制,架構相當古老,卻透射著一分神秘而可怕的氣息韻味,在宮殿最前方,蛇夫星座的星象雕像錚然入目。

「這宮殿是……」林風心之驚動,胸口不斷起伏。

感覺,異常可怕!

那好似天般的威力,讓自己無法抵擋。

但……

「既然來了,沒道理為這氣勢所逼退。」

「再過不久劫難便要到來,與其到時受挫,倒不如眼下拼一下!」

握了握拳,林風眼眸堅定如是。

儘管如今自己和半年相比已是進步巨大,但總感覺那未知的危險,異常的可怕。

似乎,現在的自己仍難以抵擋!

「還有十天時間。」

「應該足夠!」

林風一咬牙,身影閃動,便是往前方弛去。

周圍的壓力有種令人窒息的感覺,比起斗靈世界的祂『限制力』更大。

速度,變慢許多。

近在咫尺的宮殿,花了足足十秒才到達。

「好大。」

「好雄偉。」

「這氣勢,當真可怕。」

林風倍感心驚,抬頭而望。

剛才遠在萬里之外,都能感覺到這座古老宮殿的威勢和強大。如今真的踏入這座宮殿之中,更是感覺一種別樣滋味。這種感覺似曾相識,林風目光灼灼,胸口起伏不停。

那是當日自己去找釋芷心時,面對聖者『釋迦羅』的感覺。

一種『渺小』的滋味,一種抬頭仰望的感覺。

「呼!~」林風長吐出一口氣。

「我似乎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

「果然。四大絕地沒有一個普通,百瀑如是,這千蛇穴同樣如是。」

心之輕顫,林風望著宮殿前那足有萬丈高的雕像,仰望而不可及。

雕像栩栩如生,所刻畫的正是『蛇夫星座』的星象。那一個身上纏著蛇的超然存在。雕像彷彿是活的一般,感覺異常驚動,好似自己每個動作,每個念頭都在『祂』的掌控之中。

「好是驚人。」林風心中輕忖。

這一次,深深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在這天威般的存在面前,宛如螻蟻一般存在。

這座巨大的宮殿,與之前那九百座宮殿完全不同,大足萬倍不止,雄偉磅礴。那古老的架構感覺好似已是過了幾個世紀那般漫長。但卻絲毫無損半點外觀,顯然這並非普通的石頭。


「既來之,則安之。」

「進去看看。」

林風心中輕動,眼眸爍亮。

深深的呼吸,壓制住心中那輕顫的感覺。

儘管在這裡自己很渺小,但卻不代表自己會就此退縮,認輸。

身為武者,何懼危險!

雙眸精光四射。林風正待跨步前行。

倏然間——

「蓬!」心之大震,林風面色驟變。踏出的步伐停頓在那一瞬間。

只見得宮殿深處,那一片漆黑的存在中,一個修長的身影宛如瞬移般一步,一步的出現,縮地成寸。看似緩慢的步伐卻是極快,眨眼間便是來到自己面前。俯瞰著自己。

「轟!」林風瞬時緩過神來,雙拳一動,但身體彷彿僵化般半點動彈不得。

那是一個比自己更高一個頭的『人類』,修長的體形**著上身,八塊腹肌極是清晰。背負著雙手。一雙如金魚般的雙瞳晶瑩透徹,彷彿將自己看的透透徹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