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葉本也快收不住自己的憤慨情緒,但聽到粉妝侯那句“哪個不疼惜自己孩子”後,忽然就冷靜了下來,沉默得站在那裏,任憑這句話牽動着自己同鬼君的那些可悲記憶。

片刻過後,駱葉答應了傳音鴿的要求。


看着小連燕一臉不信的表情,駱葉微笑道:“做父親的,哪個不會疼惜自己的孩子。”

小連燕眼裏瞬間溼潤。

“駱少爺說得好,不過小侯還是想重複一句。”

“什麼?”駱葉雖然將那些要求答應下來,但已經到了最大極限,見傳音鴿又欲放厥詞,頓時感覺到不耐煩。

“我是小女的母親。”

滾你丫的,死人妖!駱葉心裏詬罵一句,鄙視得望着高處得傳音鴿,只要它敢下來,自己便會先小連燕一步,烤了它!

“這隻鴿子體內注入的神識所剩不多,小侯還給駱少爺帶來了一個禮物,若這幾日能夠消化,拿下鬼面李家那個小子,定會不難。”

駱葉頓時眼前一亮,等待着傳音鴿的下文。

只見傳音鴿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接着竟化出一團火焰,吼的一聲,便化爲一隻火鴿。

“呃,不是吧,自己先把自己給烤了?”駱葉無語地看着空中,將那所謂的禮物頓時扔至一旁,都烤了哪還有什麼禮物。

誰知就在駱葉轉移掉注意力的同時,從那一團火焰中,竟飛出一把火劍,對着駱葉大力一揮,直直斬下。

駱葉只感覺到眼前騰起一道火光,隨即自己的神識便好像被火烤一般,焦灼的氣息如同火龍,將自己榨乾方休!

識海的劇痛比他拆分神識還有嚴重,起初不過是一枚火星,卻一觸即燃,頓時識海之中便恍若熊熊火海。

駱葉下意識用真氣抵擋這等火焰!

所有的紅色觸手同時忙碌起來,試圖將火焰從駱葉的識海中搬走。

火焰何等悽豔,看到紅色觸手竟然主動湊近,火苗順着紅色觸手不斷纏繞,雖然紅色觸手並未點燃,但火焰卻順着紅色觸手直接燒到了駱葉的經脈之中。

“啊!”駱葉嘶吼一聲,眼裏竟流出血液,鮮血順着臉頰垂直留下,在他堅毅的臉上,留下兩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小連燕無比震驚,不知所措。

駱葉握緊雙拳,胳膊上爆出青筋,在青色之後,竟還有隱約的火焰紅色!

雖然不知如何熄滅這片火海,但駱葉已經看清了火海的本質。

劍意!

凌駕於劍氣之上的奧義!劍的本真奧義!

哥悲劇了、、、、、、

那道血液,更像是駱葉流出的淚。 駱葉已經服下了一罐固靈丹,之前他還在勸小連燕不要過多的服用固靈丹,可自己卻在短短一個時辰內用光了一罐!

真是自己打自己臉啊!駱葉苦苦的想着,看了看自己無力的手掌,不由得對粉妝侯生出一絲恨意。

手掌上貼着一張粉色的紙箋,那是傳音鴿燃燼後剩下的一張紙片,娟秀的字體安靜得躺在上面,書五字:九離火劍意。

九離火排在火焰中的第八位,已經是三品的火焰,無聲無息,燃盡萬物。

駱葉這次是連耍狠的話都說不出了,被這種等級的劍意傷了神識,他還有什麼話說。

“真不知道該說是我的榮幸還是不幸呢。”


幽幽嘆了口氣,駱葉閉上眼睛,感受着聚靈陣中的濃郁靈氣。

他唯一能夠爲自己做的,就是不斷的吸收靈氣,去滋養那道可怖的九離火劍意,否則自己的神識便會湮沒在這無窮盡的燃燒中。

固靈丹的效用還是很可觀的,幾乎連紅色觸手都用不着再去幫忙了。

體力稍稍恢復之後,駱葉小心的動用了一下真氣,卻發現識海中的九離火也在同一時間受到感應,先他一步,點燃神識。

啊!

駱葉急忙收住,吸了口涼氣,惡狠狠罵道:“死人妖!”

“駱葉哥哥,你、、、”小連燕坐在一旁,怯弱得低着頭,“你沒事吧。”

搖了搖頭,駱葉擔心自己的情況讓小連燕太過掛念,索性吩咐她去煉製一些固靈丹,以供自己使用。

看小連燕走後,駱葉舒了口氣,然後用剩下的聚靈粉將聚靈陣加固,開始重新調理自己的身體。

他發現自己的識海之內,那道劍意除去讓自己痛苦之外,便不會再去做什麼實質上的傷害。

難道那個人妖想要我學會這道劍意。

駱葉體會着這個可怕的想法,眼角抽動,似乎在思索要不要做這個豪賭,一旦賭輸,賠掉的可是自己的神識。

拼了!

重重下了決心,駱葉進入到自己的識海中,遠遠觀望着懸在空中的火劍。

忽然,他吼了一聲:“來吧!”

九離火聞言便動,從熊熊火焰中分離出一道火焰,刺向駱葉。還未近身,駱葉便感覺到一陣灼熱,他只有咬牙忍耐。

第一劍,只是試探。

第二劍,纔是真正的殺招!恍若吐着信子的毒蛇,殺氣凜冽,可怖非常!駱葉的身體猛然一滯,氣血翻涌,胸腔中無比燥熱,但此刻駱葉卻已經感覺不到,因爲那道灼熱的氣息已經將這些感覺全部淹沒掉了。

呼吸漸漸困難,駱葉的神識本就不強,被九離火這麼一燒,識海轟然作響,不斷搖晃,駱葉強行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好讓自己不會被退出識海。

似乎沒有想到駱葉連續撐下了兩波攻勢,火劍忽然逸散,化爲九道火焰,分別是九種不同性質的離火。

金木水火土陰陽鬼魔。

火焰的性質本是燃燒與灼熱,但九離火卻似乎是個異數,它能夠將就九種性質融入火焰之中。比如其中的金,就是將火焰實質化,堅硬如鋼,威猛無鑄!

九道火焰齊齊斬下,駱葉就是那個可悲的靶子。

饒是他依然緊閉着嘴脣,但他還是忍不住高聲喊痛。彷彿置身於地獄,毫無還手之機,只能承受這些痛苦。


識海唰的一聲,被割出九道深痕!

駱葉叫了最後一聲,退出了識海,回到現實當中。

心神彷彿被分裂成了九份,每一份都傳來鑽心疼痛,駱葉此時的想法已經亂七八糟,毫無邏輯。

“疼。”

“要拿下那個李遠征。”

“我的天賦是樂術。”

、、、、、、

這些天來經歷的事情竟然同時在眼前出現,看的駱葉頭昏眼花,可無奈即便自己閉住眼睛,依然能夠看的真真切切,因爲這些畫面都是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

他咬緊牙關,拼盡全力將這些想法歸爲統一,“先接受一種性質再說!”

駱葉在樂術上領悟獨到,而樂術的精髓便是陰柔。

他選擇了主管陰柔的離火劍意。陰厲纏綿的離火迅速受到感應,襲遍駱葉全身,啊的一聲,駱葉便覺得這種痛苦,如同幼時在陰雨天被潮氣侵體,綿柔的疼侵入骨髓,揮之不去。

但他心裏卻踏實許多。

似乎當自己的神識選擇陰離火之後,其餘的離火便不會再在識海中作亂,全部回到原處,重新組成一把火劍。八道離火相互纏繞,幽光閃爍,殺機駭人。

好,哥不懼你了!

駱葉嘴角艱難的勾起,腳底穴道全開,用出星源,將所有的靈氣吸收進入自己的身體。

還沒來得及將靈氣轉爲真氣,陰離火就燒乾了靈氣,只剩下一堆紅色觸手愣在經脈裏,無從下手,又不敢上前去找陰離火的麻煩。

駱葉頓時蹙起眉頭,怒目而視,罵罵咧咧:“搶我的靈氣!”

罵完,他用出了所有的力氣,雙腳登時被黃色真氣覆蓋,亮麗豔彩。十分討人喜歡。

雖然這次的陰離火仍舊很快,但卻有了漏網之魚,紅色觸手看到靈氣,如同看到情人一般,齊齊撲上去,抓住靈氣慢慢積聚。

不一會兒,竟然在駱葉的經脈中匯聚出一個靈氣光球。

駱葉嘿嘿冷笑兩聲,大手空空一揮,體內的靈氣光球便扔向了陰離火。

陰離火不擅硬碰硬,輕輕躲過這個靈氣光球,竟匯成一把小型的劍,對着駱葉的經脈大割特割。

冷不丁打個哆嗦,駱葉穩住身體,重新專注心神,紅色觸手一擊沒有成功,也吃了虧,許是它也有自尊心,狠勁也被激了出來。

紅色觸手分成多路,靈氣光球也化爲無數小球,將陰離火圍在其中。

靈氣燦然如同陽光,漸漸撲滅陰離火。

哼哼!

駱葉悶哼了一聲,等待迎接這道即將臣服於自己的劍意。可那畢竟火焰中尤爲難纏的離火,陰柔又更難享福,眼看着就要撲滅,陰離火忽然來了個大反撲。

幾乎只是幾劍,就將靈氣光球燃燼。

隨後,陰離火劍像是發瘋一般,火紅如練,陰芒刺目,毒蛇吐信直泄而下。

駱葉募得瞪大眼睛,身體劇烈顫抖起來,嘴角開始滲出血液,視線也開始模糊不清。

世間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的對手強大如斯,卻依然不給你反擊的機會,甚至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何況,這個對手就在你自己的身體裏。

十劍,百劍,千劍!

足足揮了千劍,陰離火才停止劍舞。每一劍都像是鋼釘釘在了駱葉的經脈中,傷口雖小,疼痛卻鑽心刻骨。

但駱葉依舊堅持下來了,他的臉龐已經被冷汗澆溼,頭髮也軟趴趴的貼在頭皮上,瞳孔裏已經沒有一絲感情,灰色的如同他的二哥寸天。

良久。

灰色瞳仁纔開始轉黑,令他興奮的是,他的視線竟較之以前,更爲清晰。

最後還是駱葉勝了,陰離火的強勢只是最後的迴光返照,強弩之末。不過如若駱葉守不住自己的神識與經脈,這種程度的陰離火也能置他於萬劫不復。

“呼!!!”駱葉喘着粗氣,眼裏卻盡是狂喜之色!

陰離火此刻乖巧得在經脈裏遊蕩,遊走如龍,紅色觸手偶爾會觸碰一下陰離火,見後者沒有反擊,紅色觸手好像被授予特權一樣,抓住陰離火,在經脈裏迅速往返游回。

駱葉凝指成劍,真氣瞬間匯於指尖,隨即,陰離火化爲一道飛鏢,指向地面。

滋!

劍芒沒入地面,許久沒有動靜。

駱葉嘆息一聲,惋惜道:“原來陰離火這麼廢柴。”

雖然讓自己找到門檻,但他卻發現,這道在自己識海胡攪蠻纏的陰離火,卻是個中看不中用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