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峯趕快扶住她,正欲把她拉起。蒙面人一擡頭,那白晃晃胸脯卻一覽無遺。她趕快雙手捂胸,低下頭,說:“大恩不言謝,小女在此向你叩頭了!”


“你快起來吧!你居然還興這個?”葉峯把手縮回,跺着腳說。

“人在江湖,這禮是應當的!”蒙面人向葉峯叩了三個響頭,就站起來。

“你這麼好身手,不跟我去參加A計劃實在是可惜了!”葉峯望着她的背影叫。

“什麼計劃?”那蒙面女人在十米外回頭,止住腳步問。

葉峯不敢看她,因爲她沒有捂住胸脯,扭着頭說:“一百萬美金!只要你身手好,跑得快,就能拿到一百萬美金!”

“賽跑?”蒙面女人問。

“不是!是越野比賽吧!”葉峯邊說着邊脫下身上的黑皮衣扔給她,說:“如果你有興趣,明天下午五點在唐人街牌樓下等我,我坐着一輛保時捷來見你!頓了頓又說:“快把衣服穿上吧!免得遇到色/狼!”

那蒙面女人又是一個驚呼,趕快捂了捂胸脯,然後又趕快把葉峯扔過來的皮衣穿上。“好人哪!好人!”蒙面女人望着葉峯的背影感慨的說。 時至今日,姜小凡達到羅天第六重天,修成了大半個混沌體,已經可以自如的掌控混沌之力,再也不像曾經那般,只能偶爾才能觸動神戟內的本源混沌光。

「喀!」

脆響聲很刺耳,回蕩在這整個熔冰爐中。

「你!」

尹傲變色。

他的雙頭剪可是准聖兵,但是現在與姜小凡的神器碰撞,竟然反而落在了下方,這讓他極為難受,臉龐都變得猙獰了起來。

「這個笑話好笑吧?」

姜小凡諷刺。

此話一出,尹傲鐵青的臉龐頓時變得扭曲了起來。

之前,姜小凡稱要以神器與他的准聖兵對碰,他稱這是天地間最好笑的笑話,而後現在,姜小凡以神戟斬裂了他的准聖兵,再反問他「這個笑話好笑吧」,這等若是在**裸的抽他耳光,讓他的臉頰火辣辣的疼。

「人類!」

他緊咬著牙齒,雙眼快要噴出火來。

堂堂半步聖天級強者,居然遭受到如此羞辱,他如何能夠忍受?只是瞬間而已,他怒吼了起來,狂暴的神能席捲而出,像是龍捲風一般浩蕩開來。

「死!」

他吼出一個大字,瘋狂的衝殺而上。

准聖兵盤旋於其頭頂,此刻從中分開,變成了兩柄短刀,從左右兩個方向殺向姜小凡。因為有世界祖脈的支撐,它們都顯得極為可怕,宛如是兩宗聖兵般。

「同等實力下,我要殺你和斬草沒有什麼區別。」

姜小凡平靜道。

他所謂的同等實力就是比喻著眼前……

尹傲雖然是半步聖天強者,雖然掌控有兩成的世界祖脈,但是他也不差,他站在這裡,以引靈術為媒介,可牽引出整個熔冰爐的力量,甚至包括那塊靈源在內。如此一來,雙方的實力等若是處在了同一個台階上。

「鏗鏘!」

神戟震動,被他持在手中,洞穿向前。

神光浩蕩,風暴突起,他手中的神戟與一半的雙頭剪碰撞在一起,頓時將之震飛了出去,然而也是這個時候,另一邊,另一半的雙頭剪貫穿而來,幾乎呈現出一個死角狀態,神戟根本來不及回防。

「被洞穿吧!」

尹傲厲喝。

他的眸子十分猙獰,布滿了殺意。

姜小凡顯得很平靜,手中神戟脫手而出,化作一道幽光貫穿向前,同一時間,他的另一隻手已經握成了拳頭,迎著洞穿而來的另一半雙頭剪直接砸了下去。

重生為凰︰戰王的美容醫妃 ?找死!」

尹傲冷笑。

他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姜小凡,準備欣賞姜小凡的拳頭被貫穿的場景。

然而,他終究失望了。

「鐺!」

一道脆響傳出,姜小凡的鐵拳平淡無奇,但是卻仿若是一片星空般沉重,直接將另一半的雙頭剪給砸飛了出去。

「不可能!這怎麼……」

尹傲臉色慘變。

不過更讓他惶恐的還在後面,他還在震驚於姜小凡居然徒手崩開了他半邊准聖兵,一道玄青之光已經從後方飛來,快到極致,直接對準了他的胸口。

「噗!」

神戟如龍,將尹傲洞穿,帶出大塊的心臟碎片。

心臟被洞穿,血水止不住的橫溢,這讓尹傲的臉頰變得越來越扭曲,有憤怒,有痛苦。他仰天大吼,大地之下突兀的衝出密集的光束,全部湧入了他的體內。

「罪惡夢庵!」

他撐開了一片幽暗的空間,朝著姜小凡覆蓋而來。

磅礴而可怕的氣息交織,此刻,他以祖脈之力支撐起了自己的最強領域,以這最強大的底牌朝著姜小凡籠罩了下去。這樣的領域有些可怕,因為是半步聖天所有,其中的道則波動恐怖的令人髮指。

遠處,天族另外兩尊君王皆被驚動了。

「大統領展開領域了?」

其中一人大驚。

另一人也驚訝,不過更多的是振奮:「大統領的罪惡夢庵乃是神域,當初據說連天主大人都曾誇讚過,聖天之下從未有人能夠擋住!「

「贏了!」

最先開口的那人道。

兩人臉上都浮現出了喜色,他們不止一次見到過尹傲的戰鬥,每當尹傲展出領域的時候,就是戰鬥結束的時候。

「嘁。」

一道不屑的聲音響起,滿是嘲諷。

「砰!」


「砰!」

天族兩尊君王被砸飛,各自咳血,憤怒的望著秦羅。

他們之前被熔冰爐內衝起的那股浪潮所傷,神力消耗的極多,再加之要一直抵擋熔冰爐的壓力,此刻合力也只能與秦羅爭個不相上下。他們在尹傲撐起領域的時候稍稍分神,自然就給了秦羅機會,每人都挨上了一擊重拳。

「混蛋!」

兩人怒視秦羅,眼中殺意無窮。

對此,秦羅毫不在意,臉上滿是嘲諷和挪揄。他朝著天族半步聖天修士的方向望了一眼,戲謔道:「看你們的樣子,覺得那老貨贏定了似的,殊不知那老東西這就是自己把自己往地獄之門內推。」

他可是很清楚姜小凡掌控了些什麼手段,看到天族半步聖天修士居然展開了領域朝著姜小凡覆蓋而去,他頓時就樂了。

「你什麼意思!」

一尊君王皺眉。

能夠達到羅天領域,他們自然都不可能是白痴,瞬間就聽出了秦羅話語中的諷刺意味,有一種不祥的感覺升騰而起。但是縱然如此,他們察覺到了一些不妥,可卻無法知道這不妥之處到底源自哪裡。

「想知道什麼意思?待會你們就知道了。」

秦羅大笑。

他揮灑著無窮秘術神通,封天困地,朝著天族兩尊君王鎮壓而去。

「螻蟻!」

「斬了他!」

兩尊君王臉色皆森然無比。

三人對戰,雖然遠不如姜小凡和尹傲來的恐怖,但是怎麼說也都是羅天君王,自然也不可能平穩到哪裡去,在這熔冰爐內掀起一道又一道的毀滅性風暴。

於此同時,另一邊……

「殺!」

尹傲大吼。


他的瞳孔變得有些血紅,支撐起神域朝著姜小凡覆蓋而下,眼中露出了最為殘酷的表情:「讓這一切都結束吧!然後,本座要跨入聖天境界!」

他的目光落在了靈源之上。

「轟!」

神域壓下,震動四方。

遠處的另外兩尊天族君王對他的神域十分有信心,他自己自然更有信心,因為這宗神域乃是他真正的底牌,比准聖兵更加強大。他有理由相信,不,應該說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神域壓下,絕對能夠鎮壓掉姜小凡。

姜小凡抬頭,望著覆蓋而來的磅礴空間,不禁有些微微發愣。

「怕了嗎?可惜,遲了!」

尹傲冷道。

他所撐開的神域突兀加快速度,快到極點,眨眼間就將姜小凡覆蓋在了其中。

「好了,就在這裡終結吧。」

他冷酷的道。

這是一片充斥著血紅和幽暗的空間,土地潮濕,荒蕪一片,踩在這片土地上,他渾身散發出了一股睥睨萬物的氣息,如同是萬古帝皇一般,高高在上,背負著雙手,一步一步朝著姜小凡走了過去。

這裡是他的世界,他就是主宰。

前方,姜小凡低著頭,突然覺得有些想笑,自己居然被對方收到領域中來了。

「你這個動作,怎麼說呢,就叫作……自尋死路吧。」

他笑道。

這種笑顯得很沒有道理,讓尹傲微微一愣,而後變得更加憤怒。明明已經被他鎮壓在了領域之內,理應恐懼彷徨才對,可是姜小凡卻是如此神情,望著他的神色居然帶著濃濃的同情和可憐。

「爬蟲!你給本座……」

「噗!」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感覺胸口一陣冰涼,姜小凡就站在他的身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左手已經貫穿進了他的胸口中。

「去死……對吧?」

姜小凡笑道。

他將尹傲未曾說完的話語說出,左手微微用力,直接捏碎了對方的心臟。同一時間,密集的金色符文從他手中跳躍而出,凝聚封邪法印和封魔印,令這兩種術式瞬間遍布尹傲體內的每一個角落,直接將之封印。

「咳!」

尹傲張口吐血,臉色蒼白之極。

他望著姜小凡,眼中有震撼,有不可置信,隨後就演變成了濃濃的憤怒和瘋狂:「怎麼回事!這到底事怎麼回事!為何你能在本座的領域中行動自如!這不可能!不可能!天地間從來沒有這樣的事!不可能!」


他瘋狂的大吼,臉上滿是不甘。

因為心臟被捏碎,因為體內布滿了姜小凡設下的封魔印和封邪法印,他的神力難以運轉,修為被禁錮,展開的領域也在頃刻間消散的一乾二淨。

姜小凡俯視著他,一字一頓,道:「因為,領域對我沒有任何影響。」

「咚!」

這話很簡單,讓尹傲猛的一顫。

一瞬間,他眼中布滿了血絲,恨的幾欲發狂,再次吐血。他以領域覆蓋了姜小凡,自己走到姜小凡面前,沒有絲毫防備,因為他相信姜小凡在他的領域內將會如螞蟻般毫無抵抗力,只能任他宰割。

可是現在,姜小凡卻告訴他,自己根本就不受領域影響。

換言之,領域於姜小凡無效。

他不得不相信姜小凡的話,因為事實就是如此。在這個時候,他回想之前,胸中頓時滿是悔意,他將姜小凡收入領域中,而後毫無防備的走到對方面前,這不是自己湊上去讓對方殺嗎?

「啊!」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怒吼了出來。 唐人街牌樓邊, 一個身穿粉紅色的連衣裙少女楚楚而立, 長髮飄揚,瓜子臉上泛着青春的氣息。她努着嘴, 揉着雙手, 時而眺望着前面的街頭, 時而吹了吹氣, 拂開臉上的秀髮。

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從街頭滑過來,駛向唐人街,在牌樓邊停下。

葉峯剛探出頭,那個雙腿修長的美少女就衝他露出個迷人的笑靨,然後卻是一擡腳,腳下生風的衝到葉峯面前。“你好!恩人大哥!”那少女臉色一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