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今天山上開始種果樹了,活多還累,讓鄉親們在這裏吃口,省的回去做飯了。”

“嗯,那……”李月琴本來想問林楓想吃什麼,她單獨給林楓做,可是話沒說完,就被林父打斷了。 “我想起一件事來,等回頭聊。李叔,中午你受累,要是忙不過來,就讓王鵬程給你安排兩個打下手的。”

林楓說完就跑了出去。

其實他要做的事,就是去買水,他剛纔喝水的時候,腦子裏靈光一現,但是總是抓不住那個點。

他剛纔說大家都在吃飯的時候纔想起來,他什麼活不幹,都有點渴,那山上幹活的那些人還不得要渴死啊。

林楓想從廚房弄些水過去,一來沒有裝水的東西,還沒有那麼多杯子,再加上李國志還要多做五十人的飯菜,就夠忙的了,自己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

林楓還是覺得回村裏的小商店,買一些礦泉水。林楓先是跑回了家,然後開車去了村裏的小商店,

他本來準備多買一些,畢竟那麼大的工作量,一個人怎麼也要三四瓶。

村裏的小商店只有十包礦泉水了,一包二十四瓶。一共二百多瓶,一個人能分三四瓶。差不多夠了,林楓就付了錢,把水搬到了車上。

說實話那些幹活的人,都自己帶了一點水,可是太陽越升越高,氣溫也隨之上升,帶來的那麼一點水,早就不夠用了。

林楓買來的水可以說真是雪中送炭,林楓把水卸下了五包,放着堆放果樹的地方,另外他搬着另外五包,就上了山。他健步如飛,看的那些擡樹的人目瞪口呆。

一包水二十多斤,五百差不多就有一百多斤,拿着一百多斤的東西,還能跑的那麼快,就有點誇張了。

林楓把水送上山,順便看了一下進度,和大家打了個招呼,說是中午管飯,讓大家好好幹。

李六爺叫住了要下山的林楓。

“你這果樹是棗樹,但是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棗樹啊,你是從哪裏買的?”

“六爺,這棗樹可是從國外買回來的,最新的品種。”林楓早就想好了對策,根本不擔心別人問。

“你這大學沒白唸啊,搞得都是高科技啊。”李六爺感嘆到。

林楓笑了笑:“六爺你受累給多看着點,我先下去了。”

李六爺點了點頭,衝着林楓擺了擺手。

中午的時候林楓帶着大家去了工地的餐廳,伙食不差一葷兩素外加一個湯。大家對林楓讚口不絕,說林楓這小子有能耐,誇林楓又良心,肯定會發大財。

種果樹的事情一天就完事了,林楓結賬也很痛快,特別是對李琦和羅嬸,還有李六爺,每人發了三百塊。

晚上吃完飯,林楓就出了門,拿着手電上了山。

他還要給棗樹澆一遍水,保證棗樹的存活,結果。

林楓沒有打手電,他現在的視力,在夜間也能正常視物。

山上的果樹,在半山腰一下的地方圍着山轉了3圈,林楓挨個澆下來都是兩個小時後了,幸虧玉牌空間裏的水,可以被林楓用意念控制,不然一桶桶的進空間打水,累都累死了。

果樹經過了空間泉水的澆灌,本來有點蔫的棗樹,立馬就恢復了本來繁茂的樣子。

林楓觀察了半天,發現棗樹除了這一點沒有其他的變化,要是按照澆水量來說,早就開花了,但是樹枝上除了樹葉沒有其他的東西,林楓有點不解。

想了半天,他認爲是樹木從空間裏移植出來,根部收到了損傷,這些泉水只是讓他們恢復了元氣罷了。

林楓沒有再繼續澆水,他怕引起別人的懷疑,自己剛種下去的棗樹,第二天就開花的話,自己該怎麼解釋?

接下來的半個月,林楓一直待在家裏,除了去工地上溜達溜達就是上山轉一圈,看看那些棗樹。

林楓的房子已經蓋好了,進入了裝修的階段,裝修是細活,着急不得,用料都是林楓自己選的,絕對是環保材料,價格高低林楓真不在乎,只要是父母住的放心就好。

王鵬程帶着工程隊其他的人,開始整理水庫,他先是用抽水機把水庫的水抽出去,然後再用挖掘機把水庫底的淤泥清理了一遍。

水庫的水抽了了兩天才見底,第三天上午,林楓沒讓王鵬程着急動工,因爲水庫邊上已經圍滿了人,有大人有小孩,手裏拿着漁網,還有桶。

林楓抽乾水庫的消息,在村裏傳開了,村裏的人都帶着傢伙過來,等着抓魚了。

早些年村裏有人在水庫裏見過一個巨大的陰影,當時就有人到水庫裏抓魚,忙活了半天,也沒抓到那隻大魚。

水庫邊的那些人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但是水庫是林楓的。沒有林楓的允許這些人不敢下去。

鄉下的規矩,水庫是誰承包的,魚就是誰家的,要等人家抓完,剩下的一些小魚,纔會讓大家抓,有些人家還會故意留下些大魚,讓鄉親們抓。

可是林楓不是一般人,他早早的來到了水庫邊,水庫邊上不少人和他打着招呼,

林楓現在在村裏可是名人了,水庫邊上的小樓房蓋起來了,山上中了進口的果樹,家裏還有一輛幾十萬的車,村裏誰家能比得上?光種樹僱人就花了七八萬,這能耐誰有?

“林楓今天你可要給我們多留點大魚啊……”

“就是,林老闆,你也不差這點東西,要不我們下去抓,上了分你一半……”

有的人和林楓開起了玩笑。

“今天大家不用等我抓魚,都可以下去抓,但是最後每個人要分我一條魚,我給工地上的工人加餐。”

林楓的話音一落,水庫邊上的人就動了,都衝到了水庫裏。

水庫裏剩下的水也就是能到成人的膝蓋,裏面的魚不少,都能看到,很多魚都困在了淤泥裏。

最大的一個足有一米長,不過人們都很自覺,沒有去抓的。別人家的水庫讓抓魚就不錯了,誰還好意思去抓最大的那條。

最後還是李小成和李國志父子兩個下去抓上來,擡到了林楓跟前。

水庫雖然不大,但是裏面的魚不少,一個個的個頭還不小。有的人下去不一會就抓了慢慢一桶,急忙跑上岸,丟了一條大魚在林楓提前準備好的袋子裏,然後着急忙慌的回家了,要是速度快點說不準能回來抓第二桶。

這樣做的人大有人在,林楓不一會就收了兩大袋子魚,讓李國志和李小成帶回廚房,處理去了。

最大的那條魚,讓李小成幫忙送回了家裏去。

最大的魚,當然要自己家人吃了。

忙活了一上午,水庫裏的魚才被抓的差不多,抓魚的人一個個身上滿是泥污,不過個個都收穫頗豐,提着魚和林楓打了個招呼就美滋滋的回家了。

林楓也收了不少魚,有的給一條有的給兩條。

щшш¸тTk Λn¸C○

不用下去抓魚就能有魚吃的除了林楓,還有李六爺,老爺子拿着傢伙事來抓魚,沒下去就本本家的幾個後生擡了上去,死活不讓老頭下去。

另外幾個人抓了五六條,塞到了老頭的網兜裏,老頭這才樂呵呵的提着魚回家了。

中午工地上吃的全魚宴,李國志拿出了真功夫,做了十多道菜,涼拌魚皮,香酥魚骨……紅燒魚……蔥香魚……

林楓嚐了幾口和大家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他還惦記家裏那條大魚呢。

不過回到家,他就失望了,大魚獲得好好的,窩在他們家的水缸裏。

那水缸可是林楓參了空間泉水的,給家人改善體質的,沒想到便宜這個傢伙了。

林楓過去看那條魚的時候,那傢伙雖然窩着,但是依然生龍活虎的,身上的鱗片更加有光澤了。

這傢伙倒倒是很聰明,沒有再缸裏撲騰,相比也是知道缸裏的水不是凡物。

它不緊不慢的張着嘴,享受着這天是掉下的餡餅。

林楓越看越氣,走出廚房,衝着母親問道:“媽,那魚這麼不殺了燉上啊?”

林母白了林楓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吃,就知道吃,一天到晚不想點別的。”


這時候吳齊國開口說了話。

“小楓,那魚不能吃,那魚身上的鱗片成蓮花狀,像是觀音的坐蓮,是吉祥之物,咱要是給它燉了,會招災的。等你那水庫修完,再把它放回去,能保佑你生意興隆的。”

林楓撇了撇嘴,他之前可不相信這些東西的,不過他自從得到了那個神奇的玉牌,就有點信了。聽了大舅的話,林楓也就不打那大魚的注意了。

“小楓,你打算在山上種什麼藥材啊?最近這幾年普通藥材價格不高,貴重的你這山上又種不了。”吳齊國最近一直在考慮這件事,他是真的想幫林楓。


他從林母林父那,知道了林楓輟學的原因,心裏覺得可惜,也覺得自己的大外甥不是一般人,不上大學也能幹出一份事業,他真的是用了心了。

“大舅,到時候咱在山上種些當歸,天麻什麼的,再弄點人蔘和何首烏怎麼樣?”林楓早就打算好了,只種貴的,不種對的。

反正有空間泉水在手,即便種植條件不太合適,也能彌補。

大型真香警告! 這個……我們天麻和當歸倒是可以,但是人蔘何首烏的話,回本太慢了,而且那玩意金貴,不好擺弄。”吳齊國皺起了眉頭。 “大舅,你就別擔心這個了,我種的那些果樹就夠回本的,那可是外國最新的科研成果,一年能結七八次果子呢。

林楓本來想說十一二次,果樹在種上一個周之後,就開花了,滿山的異香,引來了不少蝴蝶和蜂蜜,還招來了村裏人的議論。

誰也沒見過這樣的果樹啊,平常的果樹,只要是移植,就會傷到根莖,當年能活就不錯了,能開花的也有,但是結果的真沒有。

但是林楓的果樹經過半個月,到了現在,已經落花了,結了小小的果子了。

林楓心裏也很高興,雖然這速度比在空間裏慢,但是還能讓人接受的。當然是他自己能接受,其他人可真接受不了。

不過按照這個速度,一個月結一次果子還是可以的,但是現在是夏天,不知道到了冬季或者秋天會這麼樣。

“你那果樹我也去看了,確實不錯,我還沒見過適應能力和生命力這麼強的果樹。但是一年結果七八次的話,樹會累死的。”吳齊國有點擔心。


“沒事的,你放心我這樹可是高科技,是堅果國最新研發的,你放心吧。”林楓開始滿嘴胡扯起來。

ωwш▪ тt kán▪ c○

吳齊國沒有和林楓再討論這個問題,而是說起藥材的事情來。

“你這幾天去鄉里,在鄉**那條街上,有家親農服務站,買些種子回來。過些日子就該下種了。”

“嗯,我明後天就去。”

林楓說完又出門了,他在家呆不住,他心裏記掛着工地上的事情,還有裝修的事。

房子是他最關心的事情,將來可是他們一家人要住的地方,雖然自己不一定住多久,但是自己的父母要住在那的。

果樹的移植成功,讓林楓的底氣越來越足,野心也越來越大。

他不可能永遠呆在這裏,他不可能靠着這座小荒山去發展成可以和黃家爭鬥的龐然大物。

林楓先是去了小樓,看看裝修的進度,他的堂哥林志楠現在就負責盯着裝修這一塊,這是他的本行,哪裏不行,哪裏偷工減料,他全看的出來。

不過工人都得了林楓的好處,做活很用心,沒有偷工減料也沒有糊弄。

林志楠倒是省心不少,他正站在小樓外面抽着煙,見到林楓過來急忙迎了過去。

“小楓,水庫那邊你忙完了?”

貴妃你又作死了 ,回答道:“嗯,下午就開始挖底泥了,明天就能把水庫修整一下,到時候放上水,就能用了。”

“那就好,有了那水庫,你在山上種藥材也罷,弄果樹也行,反正不愁沒水用了。”林志楠替林楓高興。

“哪有那麼容易,這水庫水可不是那麼容易灌滿的,我連放加抽,兩天兩夜才弄乾,想把它灌滿可就難了。”林楓也正爲這是發愁呢。

“也對,咱小時候還有條小河從山上流下來,水庫的水還是活水,前幾年不知道咋的,小河斷流了,水庫就成了死水,除了下雨能從山上流些水下來,其他時間就是那麼幹靠着。”林志楠也擔心起來。

林楓嘆了口氣,他需要解決這件事,他總不可能把空間泉水放出來灌滿水庫吧?誰知道會不會把空間裏的泉水弄乾了?萬一出點意外,林楓的霸業宏圖就全泡湯了。他可不敢冒險。


“要是能去山裏看看,找找小河干涸的原因,說不準能解決呢。”林志楠說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