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澤劍對這些**和鐳射能躲就躲,因爲他也不知道這臺車的防禦極限在哪裏。他按下紅色按鈕,車頂升起了一個炮管,同時副駕駛降下一個屏幕,正顯示着前方的畫面,座位旁還升起了兩個操縱桿。

“這是啥?”王文志問。

“別問我,你老婆說想攻擊時按紅按鈕,誰知道這是什麼?”

王文志動了動操縱桿,他發現屏幕上的畫面會隨操縱桿相應移動,右手的操縱桿上還有個按鈕,王文志按了下去。

一道淺藍色光柱從炮管射出,將前方的一棟房子炸燬。

“酷!”

辛澤劍總覺得被炸燬的建築有些眼熟,於是仔細一看,靠,原來是梅毒飯店,這飯店可真夠衰的,誰讓你不起個好名字的。

跑車開始和機甲對射,雙方的防禦都很變態,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雙子姐妹的摩托車追了上來,她們分別接近着跑車和天蠍機甲。兩人各扔出一個EMP發生器,當發生器貼在跑車和機甲表面後,兩姐妹很快向兩邊跑去。

發生器爆出藍紫色的電芒,跑車和機甲同時熄火,正好路過的裝甲車還落井下石的用機槍掃射了一遍。

“臥槽!臥槽!怎麼回事?”王文志射的正爽,突然車內就跟停電了一樣,什麼都關閉了。

辛澤劍下了車,漂浮在一旁的攝像機湊過來拍攝着兩人的表情。他們找了找,把黏在車上的EMP發生器扔到一邊。

懸浮車再次啓動,但是車前窗多了一些馬賽克,數據也有一些亂碼。

蜘蛛機甲也幾乎在同時恢復行動,但這時他們已經位列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了。

“那倆小娘們太缺德了!我一定要乾死她們!”

“你口味真重。”

跑車重新加速,並和天蠍機甲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這讓還想再射一會的王文志大聲抗議。

這時位列第一的萊剋星頓已經離開競技場都市,向外面的荒野絕塵而去。

伊蒂婭持續切換着身前的屏幕:“現在兩隻老虎發威了,他們的速度快的難以置信!倒數第二、倒數第三…天吶,他們已經達到第三名了!還好我們的攝像機是會飛的,還勉強追的上,我只希望他們不要再加速了。”

跑車現在是懸浮模式,真正飆起來的時候其他交通工具都望塵莫及。

懸浮車在荒野中達到全速,王文志大呼過癮,辛澤劍也忍不住叫了一聲。

很快,他們到達第一的位置。

“哇呼——————”王文志把頭伸出窗外,對攝像機打着招呼。

但跑車很快減速,然後掉了個頭開了回去。

“你咋啦!怎麼搞的?”王文志急的直晃辛澤劍的胳膊。

辛澤劍指指比賽前發的電子指示板,上面的大箭頭正指着來時的方向。

王文志很納悶:“難道剛纔跑過了?”

“我也不知道,剛纔什麼東西都沒看到。”

其他的車輛紛紛從跑車旁通過,行駛了一會,指示板上的箭頭又指向了後方。

“這是玩我呢吧?”王文志氣的一拍操縱桿,“是不是有人買通了主辦方作弊?”

辛澤劍也不說話,他將車掉頭,開了沒幾分鐘,箭頭又指向了後方。

他索性停下車,兩人都下了車,四周是不毛之地,什麼也沒有。

“喂,快看天上!”

天上飄着一隻長着翅膀的白蛇,那東西光寬度就有幾十米,它正悠哉的在天空上轉悠,看上去就像風箏一樣。

箭頭指着的原來是它。

“兩隻老虎是一個接觸轉折點的隊伍,主辦方在很多怪物身上安放了發信裝置,只有殺死這些怪物,地圖纔會顯示第二階段的方位。兩隻老虎的參賽者已經動了,哦不是,動的是他的搭檔!”

王文志不切換成天將形態的是不會飛的,他吵吵着要用冥光炮把羽蛇打下來,辛澤劍說還是我去吧。

結果那東西出乎意料的脆,罪滅纖華輕輕一點,還什麼都不知道的羽蛇就碎成一灘血霧,連正在直播的伊蒂婭都連呼好惡心。

指示牌顯示的方向改變了,跑車重新加速前進。

“其他隊伍也接二連三的遇到了轉折點。我的天吶!萊剋星頓遭遇的竟然是七頭蛇,它簡直比摩天大樓還高!萊剋星頓的裝甲車被頂翻了!兩人扔下裝甲車逃跑了!上帝啊!他們被七頭蛇吃進肚子了…好吧,我最不喜歡的一組終於出局了,老實說我有點竊喜。”

伊蒂婭關閉了五號屏幕。

正在平穩行駛的跑車突然再次掉頭,王文志連忙將腦袋伸出窗外看着天空。

“咋了?天上什麼也沒有!”王文志說話的時候嘴裏呼呼的灌着風。

辛澤劍看着指示板,箭頭一直轉來轉去的,但車外什麼也沒有。他跟王文志打好招呼,指針再次變化的時候他踩下剎車,王文志立馬跳出車外。

但車外還是什麼都沒有,這時指示板的箭頭圍着跑車轉起圈來,辛澤劍見事情太奇怪也下了車。

忽然泥土裂開了,一條很像蚯蚓的生物將跑車吞進了肚子。

“尼瑪把車還給我!”王文志一腳踹向蚯蚓,卻被那軟綿綿的身體彈開了。


蚯蚓打了個飽嗝,一頭扎進土裏。


“臥槽!你給我出來!”

辛澤劍拿着指示板追過去,但蚯蚓一直不露面,他也沒有辦法。

天羅奕局發話了:“主公,這應該是一種叫做吞金蛇的妖魔。”

“有解決的辦法嗎?”

“它喜歡吃金屬,尤其是獨特的金屬。”

辛澤劍又扔出一輛跑車,果然,指針很快轉了回來。

他將手掌貼在地面,在蚯蚓破土而出的時候將它封印進了天羅奕局,指針終於恢復正常,辛澤劍趕緊招呼王文志上了第二輛跑車。

這輛紅色的跑車有接近飛行器的外表,比上一臺更加炫酷,惹的伊蒂婭驚叫連連。

又飆了一個小時,跑車停在一個瑪雅金字塔前,金字塔附近還有一堆正冒着濃煙的殘骸,可以勉強辨認出是三輛摩托車,其中還有一輛是挎斗的。

金字塔正門口停着一臺天蠍機甲,王文志把二話不說的開炮了,但粒子炮對天蠍機甲全無效果,王文志跳下車,試圖用拳頭將機甲幹翻。


天蠍機甲的自動防禦系統一直啓動着,鐳射炮不要錢一樣開着火,王文志怒了,高呼如果不打爆這東西自己的姓就倒過來寫。

辛澤劍可捨不得這麼一臺寶貝被打爆,他趁機甲對王文志射擊的時候從後面接近,左手貼在機甲上。

天羅奕局還沒發動,機甲上竄起一股電流把他的手電焦了,辛澤劍心裏罵着娘,忍着痛將機甲收進天羅奕局。

“拿出來,我要打爆它!”

“快走吧,我們已經落後很多了。”

“好吧,一會我打爆它主人好了。”

“那還是個蘿莉…下手不要太狠。”

兩人一齊進入金字塔,攝像機也跟着飄了進去。

“大家不要擔心,我們的攝像機已經開啓了夜間拍攝功能。”

伊蒂婭面前的屏幕顯示的畫面很清晰,但兩名天將眼前可是一片漆黑,辛澤劍索性用罪滅纖華來照明。

裏面像極了廢棄的防空洞,又窄又矮,通道多的簡直眼花繚亂。

走到第一個死衚衕時,王文志招出冥月直接劈出了一條路,就這麼不講道理的破解着迷宮。

路途的盡頭是一個螺旋向下的環形石梯,但這裏太黑了,根本看不見下面有什麼東西。

兩人不緊不慢,大大咧咧的走了十幾分鍾才接近底部,地上有一大攤血,他們順着血跡看去,發現牆邊有半個屍體,那是一個女人的下半身,看衣服應該是海牙風暴的其中一個,應該是被巨力撕成了兩半。

罪滅纖華的照明效果有限,他們轉了半天才發現底部是一塊平地和一個湖泊,平地的面積只有幾百平方,而湖泊就無法探測了。指示板上的指針正指着湖中。

二人正煩惱的時候,他們頭頂上方亮起了四個紅點。

兩團黑糊糊毛茸茸的東西從上面掉下來,它們亮出閃着寒光的利齒,分別咬在辛澤劍和王文志的脖子上。

噗——————

兩條血柱噴了出來。

兩頭三米高的狼人翻身跳到二人面前,它們等了十秒鐘,卻發現辛澤劍和王文志居然還站着,頓時感到有些不可理喻。

“怎麼還不死?”其中一個狼人問,這時兩人的脖子已經不噴血了。

“三天兩頭不是跟惡魔打就是跟巨龍打,”王文志活動着脖子,“還能被一隻小狗咬死不成?”

“你怎麼就那麼衰呢?跟我打交道的不是天使就是聖紋騎士,要麼就是青龍玄武,都是有檔次的東西。”

“你忘了城堡裏的吸血鬼了嗎?”

“靠!那只是偶然,我很少見那些東西,哪像你,跟他們那麼親。”

“放屁!”

見兩個人用漢語聊起天來了,狼人咆哮一聲雙雙撲了過來。

王文志掄起鐮刀將左面那隻切成碎塊,不是王文志很變態,非要把人家砍成小塊,冥月之鐮的效果就是這樣,凡是被刀芒的碰到的東西都會碎成正方體。王文志曾向冥月提到過這個問題,冥月說他的力量有限,還不能靈活的發揮鐮刀的力量。

右邊那隻也在辛澤劍的指尖下變成血雨。

狼人死後,伊蒂婭在嘆氣聲中關閉了六號屏幕,這時她身前只剩四個屏幕了,分別是完美戀人、科學至上、混沌決擇和兩隻老虎。

“不要殺的太猛了,”伊蒂婭鬱悶的說,“這才只是第四個項目。” 湖中一直冒着寒氣,王文志摸了摸,發現水溫低的感人。

“要下去嗎?”王文志問。


“你說呢?”辛澤劍指着指示板上的箭頭。

他用罪滅纖華試探性的碰了下寒潭,卻發現湖水飛快的下降,他將手指提起,湖水的下降立刻停止了。

王文志也試了一下,他把冥月伸下去,湖水下降的速度比之前還要快。

冥月的意識一直叫着好涼。

看來白虎的靈力和冥月的鐮刀芒能夠“揮發”掉湖水。

湖水不斷下降着,很快露出了梅花樁一樣的道路,兩個人邊降水位邊向前走着。

梅花樁的盡頭是一個失重的空間,破碎的石塊像宇宙中的隕石帶一樣在空間內循環流動着。但與宇宙不同的是,這裏有着正常的大氣壓。

兩個人踩着碎石塊小心移動着,在失重的空間中移動比在水下還要困難。辛澤劍偷偷試了下,空爆還能發揮作用,所以他心中一直有底。

一道波紋從遠處傳來,二人被迫停頓了零點幾秒,很快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