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那女的答應了!”韓博濤興奮道。

“女的!”郭浩連忙將電腦放到一邊,直接從牀上跳了下。

韓博濤這才指着電腦說道:“我剛在同城的交友網站上勾兌上的一妹子。”

我和郭浩頓時一愣,頓時對他翻起了白眼,郭浩道:“切,網上的啊!我還以爲你在學校裏找的呢?至於這麼一驚一乍的嗎?”

我笑道:“就是,現在網上人妖多,說不定對方就是個摳腳大漢。”

韓博濤一聽到摳腳大漢,頓時便看着郭浩沒好氣道:“都他媽賴你,害得咱們學校那些娘們見了我都躲得遠遠的。”

我忙對濤子道:“你別急啊,你剛纔不是在網上找到了嗎?那妹子長得怎麼樣啊?你咋找上的?她又答應你什麼了,那麼激動?”

只見韓博濤猥瑣一笑,直接將電腦推上前來,我一看,原來這小子正在QQ聊天啊,那人還給韓博濤發了幾張圖片,一張是大特寫,還真是一個大美女啊,一張清秀的面容,未施粉黛,眼帶桃花,彷彿有着奪魄勾魂的魔力。另一張則是一張藝術照,那姑娘中等個子,估計有165CM,身材卻十分勻稱,笑起來還有兩個淺淺的梨渦。



行啊!濤哥。你算真掏上了,看樣子她不像大學生啊!”我對韓博濤說道。

此時郭浩也湊了上來,他看了看說道:“長得到是不錯,不過這娘們是本人嗎?別到頭來還是個摳腳漢。”

韓博濤白了他一眼,隨即猥瑣一笑道:“哥們能這麼傻嗎?我剛纔已經讓她發過語音了,我發什麼內容,她就說什麼?聲音可銷魂了,你們想聽麼?”

“你咋不早說呢?你發的啥啊?來給我們聽聽。”郭浩一臉猥瑣的說道。

韓博濤這才點開QQ的聊天記錄,只見上面盡是一些韓博濤猥瑣的廢話,還有那位美女的幾段語音。

大致意思就是韓博濤不相信她是女的,讓她發幾段語音,不過這小子很猥瑣,非得讓她按照自己打出的內容來說。

好傢伙,只見韓博濤發到:“好哥哥,你餓不餓啊?奴家下面給你吃。”

在下面便是那美女發來的語音,郭浩迫不及待的點開,果然,一個銷魂的聲音傳出,一字不差,隨即後面又是韓博濤發出猥瑣文字,那姑娘都一一語音回覆,說的那叫一個聲情並茂,聽得人骨頭都快酥了。

我們幾個正圍着電腦一邊聽着那美女的語音,一邊感嘆濤子的文采,這小子不去跟小電影寫臺詞實在屈才了。

浩子越聽越來勁,只見他對濤子說道:“濤子,你說這娘們會不會是雞啊?”

“你見過這麼漂亮的雞嗎?”濤子白了他一眼說道。“這回哥們兒我可是交了桃花運了。”

就在此時,本來在上鋪眉頭緊鎖的李奇忽然直勾勾的坐起來了,跟詐屍似的,愣是把郭浩和韓博濤嚇了一跳。

“臥槽,這傢伙是不是升級夢遊了吧!不過醒得真是時候,快點下來看看,有好東西。”郭浩對李奇道。

只有我知道這李奇應該是抓鬼回來了,我連忙起身跑到他的牀下對他問道:“奇哥,戰績如何?”

李奇雙手給我比了一個手勢,我靠,20個,這李奇果然比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地獄使者靠譜多了,我才只逮了4個,這小子眼睛一閉一睜就抓了這麼多鬼,也不知道他用什麼收的?

我正想問他,只見他翻身起牀,對着下面的二人說道:“你們在幹嘛呢?”

郭浩頭也沒回道:“別吵,博濤正在勾搭寂寞少婦呢!”

李奇這才緩緩的下了牀,湊到了電腦旁定睛一看,然後皺了皺眉頭,嘴裏蹦出一句:“這女的得有多少歲啊?”

郭浩聽他這麼一說便道:“看樣子20多吧,應該沒超過三十,聽聲音應該很開放,很寂寞。”說罷便又湊了過去。

李奇緩緩的說道:“你們看那QQ號,就不覺得奇怪嗎?”

我聽他這麼一說才注意到了那QQ號,那是一個六位數的號碼,還挺好記,709394。

李奇看了看那QQ號,用粵語喃喃說道:“出來搞三搞四,此事必有蹊蹺。”

“行啊,阿奇,這都能看出來,別說還真是,濤子,你的把她拿下啊?”郭浩笑道。

李奇搖了搖頭對他說道:“你們別色迷心竅了,你們看看她的QQ等級和Q齡先。”

濤子這才點開了個人資料,看了看資料說明裏面,除了性別那裏寫了個女,其它的卻是一片空白,年齡生日血型個人簽名,一律都沒有字。q齡那裏顯示的是12年,但是qq的等級,居然只有一個星星!

(本章完) “六位數怎麼了?12年Q齡又怎麼了。”郭浩在一旁問道。

李奇見他沒心沒肺的樣子便搖了搖頭,只見他說道:“這六位數的QQ號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她的Q齡是12年,但是卻只有一顆星星,就是說明她在線天數卻不到12天,這可能麼?”

濤子見他這麼說便笑着對他解釋道:“阿奇,眼挺尖的啊!是這麼回事,她的QQ號是她姐的,她姐去了國外很久沒用了,前不久纔給她的。”

我看了看一旁的李奇,只見他愣了半晌然後就沉默了,我心想,難道這小子是抓鬼抓出毛病了,他不會以爲那QQ上的美女是鬼吧?

濤子還在電腦前猥瑣的笑道:“哥兒幾個羨慕吧,這妞一看就挺開放,而且還不是這學校的,這次搞不好我就要策馬奔騰了。”

一旁的浩子對他說道:“哥們行啊!連地址都要到了。具體地址在哪裏啊?”

濤子得意的笑道:“當然,好像離咱們學校不太遠。天助我也,連車費都省了。週六晚上沒人查寢,我就那天晚上去。”

要說大學裏時間挺不扛混的,轉眼便到了週六,這一天下午,只有我和李奇宅在寢室裏休息,因爲這些天每晚我們都得出去抓鬼,我自然不用說,整個一鍛鍊身體。李奇雖然躺在牀上,但是靈魂出竅貌似很費精神力,所以這小子總是睡不醒。

我自然是睡不着,於是便打開了濤子留下的電腦,逛起了本地的貼吧,不過,看來看去,滿眼都是什麼交友的,找對象的,搞破鞋的,罵人的,匿名舉報領導貪污的,某某某臭不要臉勾引了她家老公的,誰誰誰又玩弄欺騙了多少男人的,還有問哪裏的賓館有特服,哪裏的小旅店乾淨衛生不隔音的……

以上算是不正經的,正經點的就是賣房子的,打廣告的,閒着沒事找人談人生的,再不就是賣貓的,賣狗的……

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簡直就一副社會百態圖。

就在我正想離開的時候,一個貼着吸引了我的興趣,其實,這帖子說的也不算什麼怪事,就是一個男的發帖子,說他愛上對面樓裏新搬來的一個妹子,每晚他都在陽臺用望遠鏡悄悄的偷看。就在前一天,他發現那個妹子很可能是對他也有意思了,於是來問問大家要怎麼表白。帖子的開頭,還發了個對面女孩的偷拍照鎮樓。

那鎮樓圖上的女孩卻是深深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爲那女孩居然就是韓博濤那天晚上加QQ的那位女孩。

然後下面就有人回帖,問他是怎麼發現妹子對他有意思的。發帖子的人就說,那個妹子原來晚上睡得比較早,可最近多了個習慣,在臨睡前總要站在窗前梳頭,一梳就是大半個小時。然後在前兩天晚上,妹子在梳完頭之後,居然擡起頭對他微微笑了一下。

當時把他嚇得差點從樓上掉下去,偷窺被發現自然是心虛,不過妹子最後的笑容也讓他膽子大了不少。第二天晚上,他有些忐忑的繼續偷看,結果跟前一天一樣,妹子站在窗前梳頭,最後微笑着看他一眼。

這樣持續了三天,他終於忍耐不住了

,就來發帖子求大家幫忙。再往下看回帖,說什麼的都有,有讓他直接去敲門送花,有讓他在樓上掛個條幅求愛,還有個人讓他也送給妹子一個望遠鏡,倆人對望。有個更變態的建議樓主下次再偷看的時候就直接光着屁股,來個裸男誘惑,結果這個建議被頂了好幾頁……

我繼續看了下去,只見最後一樓的回覆寫着一句話:“你撞鬼了!”

回帖的是一個沒有頭像的匿名網友,簽名檔是一個qq號,從這個回覆再往後,發帖的樓主,再也沒有回帖。

我登時背後一陣寒意,因爲我發現那個qq號真是那天的‘出來搞三搞四’(709394)。

媽的!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那女的真的是惡鬼?

我連忙又看了看那張鎮樓的照片,只是一個外窗的影像,粉紅色的窗簾,裏面一個女孩站在窗前梳頭,的確是面容姣好,身材玲瓏。照片質量很清晰,顯然這位偷拍者的相機也是不錯的。

可是看着看着我便發現了異常,因爲之前也見過這女孩的照片,她的身高也就一米六左右,而這上面的女孩站在窗前,頭的位置卻顯得很高,整個腰部都露出了窗子的下沿。

這身高,少說也有一米八啊!

難道那女孩是雙腳離地?飄着的!

我越琢磨心裏越是發毛,我連忙收藏了那個帖子,就在這時只見那帖子下面又有了新回覆,我刷新一看,又是最後回覆那人,只見她回到:無聊的都該死!

我頓時汗毛都立了起來,一股涼氣從後脊樑竄起,瞬間遍佈全身。心裏升起一個極其不祥的預感。

我想了想,隨即雙手顫顫巍巍的在帖子下面回覆了一句話,毫無意義的一句話,只是亂敲鍵盤出來的而已,然後點擊了發表。

顯示的是發表成功,頁面一轉,奇怪的事發生了,我居然沒有找到剛纔我發表的回覆!最後一個回覆的,還是上面那句駭人的話“無聊的都該死。”

刷新,再刷新,我目不轉睛的盯着頁面,可是無論他怎麼刷新,我那句話就是不出來。

我有些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我把注意力轉到了那個qq號上面,我在qq查找欄裏輸入這個號碼,顯示出來的,是一個灰色的頭像,看來主人並不在線,而名字那裏,只有一堆省略號。

這的確就是那天韓博濤加的那個女孩啊!我終於忍不住,按下了加爲好友,並在彈出的驗證欄裏,輸入了一串省略號。

然後便盯着那屏幕右下角的QQ頭像,我感覺我的心跳開始慢慢的加速,呼吸都快停止了一般。

“滴滴滴……”

突如其來的響聲從電腦音箱裏傳出,我頓時渾身激靈一下,忙把鼠標移過去,點開消息一看,頓時瞪大了眼睛,嘴角無意識的抽搐了起來……

“對方已接受了你的驗證信息,你們已經成爲好友。”

我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我本以爲這人應該不在線,但是沒有想到卻這麼快就加上好友了,看來應該是隱身。

我連忙在鍵盤上敲出一

行字:“你好,你是在貼吧上回帖的那位嗎?”

等了片刻,對面頭像閃動,也回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回帖的人都該死。”

我頓時心中一驚,於是跟這個神祕的人展開了簡短的對話。

“我剛纔也回覆了,是不是也該死?”

“該死的已經死了,不該死的不會死。”

“那我該不該死?”

“你已經死了……”

我看到這裏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掐了自己一下,疼,沒死呀!

“什麼意思,我好端端的,誰說我死了?”

那頭卻沒了迴應,我焦急的等了半天,也不見回話。

“喂,在不在,說話,你說的什麼意思?”

“回話,人呢?”

“……”

任憑我怎麼問,那邊都沒動靜了。

就在這時上鋪傳來了李奇的聲音:“睡得真他媽爽!咦,你在玩什麼呢?”

李奇坐起身來,望向我這邊的電腦屏幕,然後笑道:“喲,怎麼了,你也憋的不行,學濤子在網上勾女啊?真沒新意。”

“勾個屁啊,你快過來看看吧!這就是那天晚上濤子加的那個人,我懷疑她不是人!”我着急道。

“不是人!”李奇直接就從牀上竄了下來。

我這纔將剛纔那帖子的事情告訴了他,他皺了皺眉說道:“不好!濤子不是說今晚要去找那女的嗎!趕緊給他打個電話。”

我連忙摸出了手機撥通了韓博濤的電話。

“你打電話我不接,你打它有啥用啊……”一陣鈴聲正從濤子的牀上傳來,敢情這小子沒帶手機啊,這可怎麼辦啊?

李奇對我說道:“事不宜遲,現在我們還不能確定那女的到底是人還是鬼,得想辦法找到她住的地方,濤子不是說那女的地址就在咱們學校附近嗎,你知道是哪裏嗎?”

我搖了搖頭,心裏不由的緊張起來,我思索了片刻突然看見了濤子的電腦,我連忙點下了切換QQ賬號,幸好這濤子的QQ號和密碼都在上面,我順利的登上了濤子的QQ,並找到了那個詭異的傢伙,然後翻出了聊天記錄。

還好沒有被刪除,我連忙翻出他最近的聊天記錄,之前都是些濤子調戲別人的廢話,直接忽略,終於我找到了最重要的一句。

“我住在楊柳道居民樓27棟603,你來吧,我家裏沒人……”

我去,不是說在這附近嗎?楊柳道是哪裏啊!

於是我便上百度收了收,頓時大吃一驚,原來那小區還真在我們大學不遠,不過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拆遷了,現在已經建起了新的高層住宅,還27棟603,那地方早他媽都沒了,上哪找去?看來這娘們絕逼是鬼沒跑了。

就在此時,濤子的QQ忽然閃動,我一看正是那神祕的傢伙,只見她發了一個笑臉後道:“抱歉,我習慣了說老名字,剛剛搬遷,總是忘記,現在的地址應該是海科路天府家園d棟1303,來了敲門就行,我家裏沒人哦。”

(本章完) 當我再次看到那神祕人發來的消息,我和李奇面面相覷,隨即我便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爲這地址好像正是那天晚上那陰陽玉環發生異常的那個小區。我當時本來想回去告訴李奇的,後來給忘了。

於此同時李奇卻鬆了一口氣,他說道:“看來濤子這小子運氣不錯,他應該沒有看到這條消息。”說罷便讓我刪除那消息,可就在這時電腦上卻跳出一個對話框:你的賬號在另一地點登陸,你已被迫下線。

我頓時便愣住了,然後連忙登上自己的QQ給濤子發了信息,讓他不要去赴會。過了半響濤子纔回了我一個:“我不去了,我在外面,我讓給郭浩了。”

我去,你們不帶這麼玩的!你們還真他大爺的兄弟如手足啊!我連忙對他問道:“浩子在嗎?叫他也別去。”

濤子回道:“我告訴剛告訴他新地址,他剛走,手機還在忘在我這裏呢?”

我暗道不好,連忙對他說道:“想辦法追他回來,他可能有危險!”

濤子回道:“我知道了!”

李奇此時已經換好了衣服,然後我們便急匆匆的出了門,出了校門我們便攔了一輛出租,直奔那天府家園小區而去。在車上濤子用郭浩的手機發來短信說沒有追到他。

過了大概幾分鐘我們便到了那新建的高層小區,我頓時便傻眼了,這地方的確就是那天晚上我經過的那個小區,我的心中頓時出現一絲的不安。

說話間便來到了一棟樓下,我擡頭一看:D棟!

我看了看錶,剛好8點,心裏頓時默唸道:“郭浩你這個死胖子可千萬別早到啊!”

我仰頭看了看,這小區的入住率還很低,一片林立的高樓裏,亮燈的寥寥無幾,黑咕隆咚的小區院裏,路燈也沒安好,看着陰森森的,讓人心裏很是不舒服。

我和李奇走進樓裏,頓時我的頭皮便開始發麻,太白了,慘白的牆壁,慘白的燈光,我們的影子在燈下看起來似乎都有些扭曲。而且這底樓的大廳也沒有管理員,偌大的一個大廳靜的嚇人。

此時夜幕已至,這樓的四處給我一種很壓抑的感覺。我們走到電梯間,按了按鈕,電梯剛好就在一樓,開了門,我隨即便按了13樓,電梯門隨即緩緩的合上了。

“啪——”

一聲脆響,一隻手忽然搭在電梯門上,硬生生的把馬上就要合攏的電梯扒開,在我們驚詫的目光中,電梯門口,出現了一個碩大的人頭,兩眼死盯着他,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我當時下意識便擡起了腳,給準備一腳給踹出去。沒想到那大腦袋忽然說話了。

“哥們,幫我按下13樓。”

我登時一愣,只見一個不修邊幅,蓬頭垢面的傢伙走了進來,他看上去也就20來歲,長得到時白白胖胖的,卻不是郭浩。戴着一個黑色框的眼鏡,笑眯眯的看着我們。

李奇瞄了電梯的操作板,胖子才注意到我們也是按得13樓。

“喲,這麼巧你們也13樓,那省事了。”胖子語氣中帶着一絲興奮,臉上卻帶着一絲緊張,靠在電梯壁上面

,不住的抖着腿。

電梯緩緩的啓動了,我和李奇對視了一眼,再看看這胖子,不禁覺得很奇怪,看他的表情帶着些許的緊張和興奮,略微還透着點忐忑,眼睛緊緊的盯着樓層的變化,這看起來不像是回家,倒像是去約會。

“你住13樓啊?”

這胖子居然和李奇異口同聲的問道,但是李奇這小子繃住沒回答,那胖子卻搖頭說道:“不是,我、我不住這,我看個朋友,嘿嘿!”

那胖子的眼神有些閃爍不定,有些躲避我們的目光,但語氣中卻帶着絲絲得意。

我試探性的問道:“1306?”

那胖子聽到我這句話頓時就楞住了,回頭看了我一眼,眼光中散出驚愕,正要說話,卻在這時不知從哪裏傳來一聲慘叫,聽上去似乎很遙遠,有些不真切,但隨即又是砰的一聲響,就好像什麼東西從高處墜落,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樣。

隨即,慘叫聲戛然而止。

我們都聽到了這個聲音,頓時我的心中便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心裏不斷念叨:“郭浩你個是死胖子,你可千萬別出事啊!”

這時那胖子卻開口道:“你們不會也去1306吧?”

“呃。真是巧了。我也1306。”李奇笑着回道,心裏卻是砰砰跳了起來。

“這、不是吧?”胖子一臉的驚訝,打量幾眼李奇,忽然問:“你預約了麼?”

“我去,這還得預約?那你是約的幾點?”

“她就讓我現在去呀,說她家沒人,你又是什麼個情況啊?”

“其實我也是剛跟她聊了幾句,她給我地址,說她家沒人……”李奇說道,“他是我同學,打醬油的。”

“不會吧?她也這麼跟你說的?難道她是想……3p?”胖子雙手捧心,臉顯惶恐,“天吶,第一個玩這個,我沒經驗啊……”

正在這時,電梯的上升速度忽然減慢。顯示屏上一個血紅的“13”閃了起來。

“你們怎麼聊上的啊?”李奇看着緩緩開啓的電梯門,不動聲色的問道。

“唉。哥們你比我運氣好,我之前偷窺了她好幾天,今天才撈到機會,你居然剛認識就來了。”胖子語氣中帶着嫉妒的說。

“偷窺了好幾天?不是吧,難道你就是樓主?發帖子那個?”我頓時大驚道。

“哎呀!你也看了,沒錯那帖子就是我發的,我就住在對面的那棟樓,剛好跟她家相對。”

我和李奇相互望了一眼,頓時明白了,敢情這就是那位偷窺狂啊,看來他也是加了那女孩的QQ纔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