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找老猿打一架!”精壯老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清瘦老頭也快步向着精壯老頭追了過去。

“你又幹嘛去?”

“我也去出出氣!”

兩個老頭都走後,老太婆嘆了一口氣,看着自己同樣通紅的雙手說道:“唉!我這脾氣啊,咋就管不住呢!”

——

時間飛快,轉眼又過了五年。

這五年中,塵兒除了每天一次的戰鬥,每年一次的“燉湯”之外,又加了點特訓。

特訓的內容,就是同精壯老頭對攻。

特訓的時間不確定,主要就看老太婆什麼時候朝着倆老頭髮脾氣了。

每次特訓完,塵兒什麼情況不說,反正精壯老頭的心情能好上不少。

而五年的時間,令塵兒從一個稚嫩的孩童,變成了一個強壯的少年。

這一年,塵兒十歲。十歲的他皮膚雖然沒有變回黝黑,但也染上了古銅色。身上隆起的一塊塊線條分明的肌肉雖不顯炸裂,可力量感也十足。

十歲的塵兒,已經走過了島嶼上除了一些極個別地區外的大部分地區。

所到之處,獸盡鳥絕,儼然有成爲一霸的趨勢。當然,這是對於那些弱小的獸類來說的。

這座島嶼雖然不是特別大,但總是深不可測,因爲每當塵兒覺得可以統治整個島嶼的時候,總能碰巧遇到一些新的“獸族”來給他上上課。

十歲的塵兒,不會再偷偷的抹淚了,因爲他不再孤單了。有塵兒的地方,就會有一個穿着紅裙子的姑娘。

五年的時間,小妖也漸漸出落成一個大姑娘了。精緻的小臉上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一笑,兩個小酒窩更顯得可愛。

曾經的那個小瓷娃娃,已經長成了洋娃娃了。

與此同時,印魔島上,開始陸陸續續來“客人”了,平靜的島嶼即將熱鬧起來了。 這一日,塵兒和小妖在完成了精壯老頭給他們兩個佈置的任務後,就收拾了一下東西出門了。

塵兒還是以前一樣的打扮,光着上半身,光着腳,只在下半身圍一塊獸皮。

經過五年的蒸煮和訓練,塵兒已經修煉到了點穴境,放在外面,都可以在一些普通人的門派中自立山頭了。

天命大陸的人族修煉境界劃分爲根基境,神通境和道境三部分。

根基境,顧名思義,就是爲修煉打基礎,雖然把這一部分劃分了一個境界,但嚴格說來,這個境界的人並沒有開始真正的修煉。

根基境,又被分爲增肌境、強筋境、壯骨境、活血境、煉髒境、點穴境、連脈境、蘊靈境、藏神境九個小境界。

其中,由於在蘊靈和藏神兩個境界就可以開始掌握一些神通,所以這兩個境界又被稱爲小神通境。

這個境界雖然算不上真正的修煉境界,但卻是體修最重視的境界。萬丈高樓平地起,堅實的基礎直接影響了體修在以後的修煉中能達到的高度。

很多有天賦的體修,因爲在前期過於迷戀境界突破後帶來的實力上的提升,所以在根基境的修煉一步三跳。

初期,享受到了境界突破帶來的快感,可實力強大後發現根基不穩,不足以令自己突破到更強大的境界後,再回過頭修煉根基,卻已錯過了最佳修煉年齡,只能悔不當初,漸漸的泯滅於衆,自食惡果。

同樣,也有很多天賦不是多麼出色的體修,因爲前期基礎打的足夠牢固,最後從衆修煉者中脫穎而出,聞名於天下。

靈脩,魂修對於根基境則沒有太高的要求,不需要將根基境修煉的多麼完善。

因爲靈脩,魂修的修煉方式同體修有着本質上的不同。

靈脩根基境的修煉是爲了打開靈府,魂修根基境的修煉是爲了開闢魂海,二者異曲同工,只是把根基境當做了一個向靈,魂二修轉變的跳板。

有很多驚豔的修煉者,在根基境未圓滿的時候,就已經可以打開靈府,開闢魂海。那時,他們會毫不猶豫地進入神通境的修煉。

靈脩的根基在靈府,魂修的根基在魂海!兩者神通境修煉的過程就是打基礎的過程。

體修難,難於登天!修體難,難於成仙。

這是世人對體修的評價。

體修的數量是龐大的,龐大到靈脩和魂修的數量加起來都沒有體修的零頭多。但體修的巔峯強者數量卻是最少得。

因爲一個體修,想要修煉到大成,其中付出的努力是別人不能體會到的。

如果成功等於九十九分的努力加一分的天賦的話,那靈脩和魂修成功在一分的天賦上,而體修,則成功在九十九分的努力上。

一分的天賦,就已經將絕大部分走上修煉之路的人,拒之靈,魂的門外了。

根基境過後,便是神通境。

而體修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這個境界的靈脩已經開始可以運用各種靈術進行戰鬥了。而魂修,更是能誇張地打出道則。

三種修煉者也是在這一境界,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三者的神通境同樣有九個小境界,但他們修煉的方式卻不同了。

魂修神通境的九個小境界分別爲星魂境、星光境、星辰境、星宿境、星宮境、星空境、星宇境、星隕境、魂域境。

靈脩神通境的九個小境界分別爲靈氣境、靈田境、靈種境、靈株境、靈丹境、碎丹靈、靈嬰境、歸一境、靈域境。

而體修,則是分爲鎮九精,聚九氣,凝九神,固九本,培九源,登九樓,爬九山,衝九霄,上九天。

從上面可以看出,體修神通境的每個小境界中,又包含九個小境界。

所以體修的神通境足足有八十一個境界!


一步一重山,一步一層天!

其中靈域境,魂域境同體修的九天境,又被稱爲小道境。

爲什麼叫做小道境呢?因爲後面還有一個道境。但道境具體怎麼劃分的,三位老人不清楚,塵兒就更不清楚了。

雖然三位老人不清楚道境什麼樣子,但他們還是很肯定,有這麼一個境界。

不只是聽說,而是親眼所見。

十年前,他們親眼看着一位仙風道骨的前輩,從封印中抱出了一個孩子。

那位前輩腳踏漠土,頭頂天雷。右手抱着孩子,左手一條條道術隨意打出,那些天雷竟然不能近身。

前行的腳步不急不緩,如履平地。就連三人琢磨了大半生都不能觸動絲毫的光膜,只被那人幾道法術就給撕裂,等出來後,又幾道法術,光膜恢復如初。

在這之前,如果有人告訴他們道境肯定存在,他們可能不信。但那天過後,他們堅信不移!

他們三人都已經處於域境或者十分接近域境,而面對那位不曾展露氣息前輩,他們三人連上前查問的勇氣都提不起來。

看到三人,那位仙風道骨的前輩,說了一句:“好好照顧他,有機會就讓他見見外面的世界。”

然後把懷中的孩子託付給了三人。

那個孩子,叫做塵兒。

因爲脖子上掛着一塊玉墜,上面寫了一個塵字,所以三位老人便給孩子取名爲塵兒。

當精壯老頭鼓起勇氣想開口說話時,那位前輩微微一笑,彷彿看透了精壯老頭想說什麼。

他提前回答道:“很可惜,你們已經潛力耗盡了,沒有可能再進一步,所以壽命的事情,沒辦法了。”

就在三人有些失落時,那位前輩已經踩着悠哉悠哉的步伐離開了。

天邊,只留下了他最後一句話的餘音。

“武聖那小子,眼光還湊合。”

武聖

那小子!

居然有人敢這樣稱呼精壯老頭的師父。


獸族和人族境界的劃分雖然不同。但大致也可以有一個實力上的對應。

像蠻獸的下階,中階,高階之分,大部分相當於人族的根基境。有些特別的,可能會擁有超過這個劃分的實力。

妖獸則分三種,分別是小妖,大妖和妖王。在實力上,小妖對應人類神通境前三個境界,大妖對應人類神通境中間三個境界,妖王對應神通境後三個境界。


小妖由靈獸轉變爲妖獸指的是血脈上的轉變,並不代表實力。

當然,也有一部分血脈強大的妖獸,可以超出對應境界斬殺人族強者。

而靈獸,則是人類一直摸不清實力等級的獸族了。她們有的實力特別強大,而有些卻很弱小,這種情況還不是按照種類進行劃分,而是按照個體,所以人類儘量不會和靈獸發生衝突。一方面是因爲靈獸對人類比較友好,另一方面則是人類摸不清他們的實力。

當塵兒得知自己靈府被封,魂海被毀,只能走體修的修煉之路時,愁眉苦臉了好一陣子。

他不怕吃苦,但沒人願意吃苦。塵兒本來可以從魂修或靈脩中隨便挑一個的啊!

後來瞭解到自己是因爲被雷劈才只能做個體修後,曾一度咒罵天雷,這也引得光膜內的雷一陣洶涌。

塵兒看那天雷都恨不得全劈出來的架勢,嚇得魂飛魄散,再也不敢對裏面的“雷大爺”不敬了。慢慢地,也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塵兒最大的優點就是自我調節能力超強!

而自從塵兒被雷劈的只能走體修的道路後,三位老人爲了給塵兒打造一個最強體修基礎也愁白了頭。

就拿每次放進大鍋中的材料來說,最容易得到的“獸王血”,都是從四十九頭和精壯老頭他們同境界的獸王身上放的!

獸族和人族同對應境界下,獸族是有先天上優勢的,可想而知,精壯老頭爲了弄齊四十九份獸王血,需要經歷怎樣的戰鬥。

而這,只是最普通的材料!

三位老人這麼大的付出,雖然和那位前輩有關,但這十年的相處,他們也是真的把塵兒當成了自己的晚輩。 印魔島西側的海域裏,已經開始有大船駛入海島周圍的安全區域了。

這些大船無一不是銘文遍佈,道光流動的仙家至寶。如果仔細辨認,還可以看到有幾艘曾在人族古歷史的戰爭中出現過,每次這些仙家至寶出現,伴隨的都是世間動盪,時代變遷。

現在,他們來到了印魔島。

與此同時,天命大陸的不同地方,也在發生着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情。也正是這些或大或小的事情,對日後人族的安危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西漠境的一處古寺中,曾經感嘆何佛可渡世人的老和尚閉眼盤坐於蒲團之上,對面一個模樣十分俊俏的小和尚時不時地睜開眼睛偷偷的瞥向老和尚,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老和尚彷彿能感覺出小和尚有心事,每當小和尚睜開眼,他撥佛珠的動作便會有稍微停頓。

小和尚思考了半天,終於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師父,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魔?”

誦經聲戛然而止,老和尚睜開眼。談不上寶相**,但也慈眉善目。

輕輕地點頭,輕輕地說:“有!”

小和尚又開始提問:“那師父,是不是我成了佛,世界上就不會再有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