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這個消息必定會讓你大吃一驚的,這個消息並且關乎着整個元素大陸的安危,如果光明教會的這個陰謀得逞,我的黑暗教會,你的天魔帝國都會毀滅。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談談吧。”

望着黑暗教皇的樣子不像是在騙人,泣無淚抱着寧可信其有的態度,畢竟有北句喃在,黑暗教會是不可能坑了自己的。“好,你帶路。”黑暗教皇和泣無淚身影消失在遠處的密林之中。 黑暗教會的一處祕密據點,黑暗教皇帶着泣無淚進入了據點內部的密室之中。

黑暗教皇和泣無淚對面而坐,黑暗教皇道:“魔君,前幾天我得到了一個消息,我當時嚇了一跳。”

“光明教會先後暗中對夜雨帝國,嵐幕帝國和落霞帝國出手,這三個帝國的大帝都被光明教會控制了靈魂,只有末毫帝國的末毫大帝逃過了一劫,這個消息也是末毫大帝傳出來的,經過我的證實,這條消息的卻如此。”

泣無淚不解的問道:“能讓你黑暗教皇爲之心驚的消息還真不多,你還是先說說你得到的消息吧。”


“魔君,在說這個消息之前,你先聽完一個故事吧。”黑暗教皇嘆了口氣問道:“想必你也聽說過黑暗教會和光明教會攜手進攻亡靈教會的事吧。”

泣無淚心裏暗驚,“難道和死神有關…。”泣無淚不動聲色的道:“黑暗教會和光明教會攻擊亡靈教會,黑暗主神和光明主神攜手一戰死神,最後光明和黑暗勝利。”

“呵呵,原來魔君還知道主神的戰鬥,的確如此,其實誰又知道黑暗主神大人和光明神那個卑鄙的傢伙聯手是被逼的。”黑暗教皇嘆口氣,靠在椅子上道。

“這怎麼說?”對於這段歷史,泣無淚還真不知道。


“我原名暗夜冪羅,所以黑暗主神被逼的的事情只有我一人知道。”

泣無淚來了精神,直起身子道:“你的名字是羅冪夜暗,沒想到倒過來纔是你真實的名字,暗夜冪羅!暗夜是黑暗主神的姓氏,那麼你就和黑暗主神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黑暗教皇離開了椅子,揹着手,擡起頭不知道在看什麼,過了良久,黑暗教皇才道:“黑暗主神是我祖父。”

“什麼?”泣無淚驚訝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你沒有聽錯,黑暗主神便是我的祖父,所以我知道祖父被逼的事情。”黑暗教皇緩緩道出了許多讓人匪夷所思的祕密。

黑暗主神和死神原本是親兄弟,當年創世神下達了一個命令給光明神,但這個祕密的命令只有光明神一個人知道。

光明神接到這個命令後,便暗地裏將黑暗主神唯一的兒子和孫子抓走,以此來威脅黑暗主神和自己聯手暗算死神。

死神的強大,就算整個上界主神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只是因爲黑暗主神和死神的兄弟關係,光明神得逞了。

可是事成之後光明神不但沒有將黑暗主神的兒子和孫子歸還,而且還利用這點讓黑暗主神做了許多的事情。

世間傳下來的消息是經過光明神杜撰過的事實,而真實的情況卻一直被掩蓋着。

黑暗主神爲了不讓黑暗教皇受到光明主神的迫害,只好將暗夜冪羅送到元素大陸上來。

可是這一舉動被光明神發現後,派來一個六翼天使下界追殺暗夜冪羅,黑暗主神情急之下派了一個屬下下來。六翼天使和黑暗主神派下來的屬下一戰後,黑暗主神的屬下自爆,六翼天使沉睡在光明頂。

而光明神也在這時要求黑暗神,讓元素大陸的黑暗教會和光明教會聯手,進攻了亡靈教會。亡靈教會慘敗後,光明神便將黑暗神的兒子和孫子送回給黑暗神,而黑暗神收到的只是兩具冰冷的屍體,黑暗神暴怒之下和光明神界展開了戰爭。

聽完黑暗教皇的話,泣無淚想到了一種可能,於是泣無淚問道:“難道光明教會控制幾大帝國,是爲了那個六翼天使嗎?”

黑暗教皇道:“的確如此,光明教會在被他們控制的帝國之中搜尋擁有光明體質的人,那些被帶回光明頂的人全部被殺掉,用他們的鮮血餵養那個六翼天使。他們意圖喚醒六翼天使。”

“呵呵,原來如此,不過黑暗教皇冕下,你找我來和我說了這麼多,不知道是何意圖,難道是要我和你去拯救大陸?你不會認爲我很閒吧?”泣無淚笑呵呵的問道。目前自己有着自保的實力,並不在乎什麼六翼天使,多餘的事情自己並不打算多管。

“死神長輩,難道您真的不想管嗎?”黑暗教皇突然轉過身道。

“什麼?你叫我什麼?”泣無淚一身殺機鎖定在黑暗教皇的身上,並且靈魂力鎖定了魔僵聖界的北句喃。只要黑暗教皇有所異動,泣無淚馬上就拉出北句喃將黑暗教皇幹掉。

“呵呵,死神和黑暗神是兄弟,那麼死神也是我的祖父,魔君您是死神祖父的傳人,和我爺爺是一輩之人,我叫你長輩有何不可?”黑暗教皇微笑着說道。

泣無淚冰冷的聲音響起:“別扯蛋,你只要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死神的身份就行了。”

黑暗教皇收起了笑容道:“唉!是祖父告訴我您的身份的,並且我在半路等您的事情,也是祖父的意思,我之所以和您說了這麼多祕密的事情,那是因爲您和我是一家人。”

“本君可不是三歲小孩,”泣無淚冷哼一聲道。

“您身爲死神,只要您溝通死神界的高層強者,到時候您就知道我說的話是否真實了。”

泣無淚想了一下,便把北句喃拉出來道:“北句喃,你在這裏看着這老東西,只要他敢亂動就殺了他。”

泣無淚的靈魂之力溝通亡靈界時,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都那麼久了你纔來,我還以爲你忘記我們了。”

“額,”眼前的灰衣女子,長着瓜子臉,小巧的身體,絕美的容顏,泣無淚暗歎此女的驚豔。泣無淚問道:“不知你是?”

“小女子,便是目前的死神界臨時的統領,誰叫你不早點來的啊?” 灰衣女子嘟起可愛的小嘴道。

“那個,我就想問一下黑暗神和死神的關係,你先告訴我吧。”泣無淚道。

灰衣女子將死神和黑暗神的事情說了一遍,灰衣女子說的和黑暗教皇所說無異。這時泣無淚感覺靈魂力有些虛弱,退出了了死神界。

泣無淚離開後,另一個女子飛來站在灰衣女子的身後問道:“小姐,是大人回來了嗎?”

“哼,這傢伙回來就問點事情就走了,”灰衣女子不滿的說完便離開了。

泣無淚的靈魂之力退回來,休養了一下道:“孫子,我問過了,還真是那麼回事,我決定和你們對付光明教會。本來我還打算自己搞定光明教會的,不過現在嘛,有你們幫忙,那就輕鬆多了。”

“額,”被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青年叫‘孫子’,暗夜冪羅感覺怪怪的。 泣無淚和黑暗教皇商議後決定,黑暗帝國和天魔帝國一起發兵除掉被光明教會所控制的三大帝國。黑暗教皇的意思是天魔帝國的戰鬥力彪悍,出兵攻打與天魔帝國相鄰的夜雨帝國和落霞帝國,而黑暗帝國則發兵嵐幕帝國。

而且黑暗教皇告訴泣無淚上界中的強者已經不可能在出現在元素大陸上了,這個消息是由黑暗神傳下來的,具體情況就不得而知了。

得到這個消息,泣無淚無疑是最高興的,只要上界的強者無法來到元素大陸上,那麼自己就可以讓北句喃毫無顧忌出手。

回到天魔帝都, 親愛的,我們離婚吧 ,爲了加快進度,泣無淚將破巖和十四隻神級破岩石獸派出去參加戰鬥。自己和北句喃則準備攻擊落霞帝國。

“咦,”剛剛離開天魔帝都,飛到一片小型的沙漠上方時,泣無淚突然感覺到一股微弱而熟悉的靈魂波動,隨之又消失。

泣無淚停下來,龐大的靈魂之力散佈開來。搜索無果,泣無淚搖搖頭道:“我不可能感覺錯的,難道在這沙漠之下?”

“不對,這裏我好像見過這裏。”泣無淚思索了一下,想起了那次在天魔城上天人合一的情景。

那次自己的神識融入天地間,感覺到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這裏就是那個地方,由於當時雲翼瀕臨垂死,所以把這事給忘記了。

泣無淚將靈魂散開,探入地下。泣無淚找到了黃沙之下那個人工開鑿的山洞。

山洞之中被依舊是那個被鐵鏈鎖着的枯瘦老頭,“嘿嘿,去看看這是何許人。”

打定了主意,泣無淚化身血流,進入了黃沙之下的山洞之中。昏暗的山洞中一陣鐵鏈的碰撞聲傳來。

“咳咳,是你啊年輕人。”被鐵鏈鎖着的人一陣咳嗽後,擡起頭虛弱的道。

泣無淚看清楚了他的樣貌,被鐵鏈鎖着的老頭白色的頭髮好似雜草一般,滿臉的污垢,臉上隱約能見到一道恐怖的疤痕,蒼老的身體枯瘦如柴,他的脖子上和雙手雙腳都被鐵鏈鎖着,讓人恐怖的是他的肚子被一根茶杯粗的鐵鏈給貫穿,鐵鏈的另一頭嵌入了洞壁上,洞壁上刻畫着密密麻麻的魔法陣紋路。

“你認識我?”泣無淚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個人,可對方卻能認識自己,泣無淚感覺很奇怪。

“呵呵,準確的說,我並不認識你,只是前不久你的靈魂之力來到過這裏,剛剛你又用靈魂之力探查。”枯廋如柴的老頭好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說話。

“你是誰,爲何會被困在這裏?”泣無淚問道。

老頭想了好一會兒道:“我的名字好像是叫…,叫…風蝕墨。唉~,時間太久了,都差點記不得自己的名字了。”

聽到這個名字,泣無淚大吃了一驚,驚呼道:“風蝕墨?封印惡魔界和元素大陸空間裂縫的陣法天才風蝕墨?”

“年輕人,沒想到你認識我啊?”風蝕墨渾濁的眼睛望着泣無淚道。

“大陸衆說紛紜,沒想到您居然被困在了這裏,”泣無淚心裏翻起裏驚濤駭浪。

“只是不知您老人家爲何會被困在這裏?”

“呵呵,年輕人,別叫什麼老人家,要是不嫌棄就叫我一聲老哥吧,”嘆了口氣,風蝕墨將自己如何被困在這裏的事情說了遍。

落紅塵

桀驁不羈的風蝕墨不想屈居人下,拒絕了六翼天使的好意,六翼天使當時就翻臉將風蝕墨打傷,囚禁於此。

可是不知道六翼天使爲什麼從來沒有來過這裏,風蝕墨也被囚禁在這裏上千歲月。

泣無淚吸了口涼氣道:“風老哥,那個六翼天使之所以沒有來,那是因爲他和黑暗主神派下來的人一戰後陷入了沉睡之中。”

“什麼?那個卑鄙的鳥人居然還留在元素大陸上?老子要殺了他。”風蝕墨情緒激動的吼道,渾濁的老眼中爆發出駭人的光芒。

可是隨後風蝕墨的目光暗淡下來,失落的道:“如今我被囚禁於此,根本出不去,還談什麼殺他。”

泣無淚暗道:“大陸傳聞風蝕墨桀驁不羈,但從來說一不二,一諾千金,如果我救下他,幫他報仇,讓他成爲我的助力,豈不是…。”

泣無淚邪邪的笑道:“風老哥,就算您離開了這裏,您也不是六翼天使的對手啊!”

風蝕墨點點頭道:“是啊,當年他輕鬆的就重創了我,將我囚禁於此,我出去又能怎樣。”

“風老哥,我可以幫你殺掉六翼天使,也可以將你救出來…。”

“小兄弟,只要你救我出來,幫我殺掉那該死的六翼鳥人,我願意做牛做馬跟在你身邊。”泣無淚的話讓風蝕墨激動起來,還沒有等泣無淚的話說完,風蝕墨便從地上站起來想拉住泣無淚,奈何幾根鐵鏈生生的將他鎖住。

“風老哥,你先別急。”泣無淚趕緊走過去扶住風蝕墨。

泣無淚將雲翼從魔僵聖界中拉出來問道:“雲翼,你可知道六翼天使的實力?”

風蝕墨見到毫無徵兆出現的雲翼,張着嘴看了看雲翼又看了看泣無淚,暗自琢磨着。

雲翼掃了一眼被鐵鏈鎖住的風蝕墨驚訝的道:“鎖空鏈和鎖元陣,這人得罪了光明神界?”

“雲翼,你說的是什麼?”泣無淚望着驚訝的雲翼道。

“夫君,六翼天使的實力是中位神,具體什麼等級我就不清楚了,對於這鎖空鏈和鎖元陣是光明神界用於處置叛徒的,鎖空鏈是鎖空神鐵打造的,堅硬無比,抗魔法鬥氣,傳說鎖空神鐵曾經打造出來的一把劍擁有鎖住空間的能力,威力無窮。這鎖元陣嘛,就是鎖住修士體內力量的陣法,只有天使一族才懂得破除之法。”

雲翼說了一堆後,泣無淚眼神炙熱的望着鎖空鏈暗道:“我的屠戮爆炸後,我一直沒有兵器,如果用這鎖空鏈來打造武器,肯定能弄出一柄好的武器來。”

“雲翼,你能不能幫我把這鎖元陣給破了?”泣無淚抱着雲翼的柳腰道。


雲翼幸福的一笑道:“夫君的事就是雲翼的事,雲翼這就去破陣。”

雲翼走到陣法前,漆黑的兩對羽翼出現在後背,化出了殭屍形態,力量運於指尖在陣法上勾畫着。

風蝕墨驚訝的望着雲翼暗道道:“居然是墮落天使!還是兩翼的,這年輕人居然引誘了天使墮落,難道他真有殺掉六翼天使的實力。如果…,那麼我跟着他不算辱沒了我,反而是我榮耀,他的成就必定不凡。”

雲翼在鎖元陣上勾畫的陣法成型後,一陣光芒閃爍,牆壁上的鎖元陣消失。雲翼收回了殭屍形態回到泣無淚身邊道:“夫君,雲翼完成任務了哦!”

泣無淚笑笑道:“雲翼,我送你回去,等我弄好了這裏的事情我在叫你們姐妹出來把。”

雲翼點點頭道:“嗯嗯,夫君我還要回去修煉,等雲翼實力強大了就可以幫助夫君了。”

雲翼回到魔僵聖界後,泣無淚走過去,抓起一根鏈子扯了一下道:“還真是不錯的材料啊。”

手心騰起血紅的屍火煅燒着鐵鏈,風蝕墨緊張而激動的望着泣無淚。

鎖空鏈的耐燒程度超出了泣無淚的想象,整整兩天過去,泣無淚纔將一根鎖空鏈燒斷。

泣無淚在這個洞裏整整待了十二天,經過日夜不斷的催動着屍火煅燒鎖空鏈,終於將六根鎖空鏈燒斷,風蝕墨得到了自由。

泣無淚剛剛將鎖空鏈收入魔僵聖界之中,風蝕墨卻跪了下來,誠懇的道:“您的再造之恩,風蝕墨沒齒難忘,只希望能留在您的身邊效微薄之力。”

泣無淚扶起風蝕墨道:“風老哥,您先別急,還是等我殺了六翼天使再說吧。”

風蝕墨倔強的跪着道:“對於能不能殺掉六翼天使,我不在乎,我效忠於您不是交易,望主人留下我。”


泣無淚搖搖頭苦笑道:“風老哥,你快起來吧,我答應你,不過你也別叫我主人了,我聽着彆扭。”

“多謝少爺。”


“您困得太久了,先恢復一下身體的力量,你將這個服下,恢復一下傷勢吧。”泣無淚將一顆療傷丹遞給風蝕墨道。

風蝕墨接過丹藥,毫無疑慮的吞下,坐在一邊恢復着傷勢。服下下丹藥後,風蝕墨腹部恐怖的傷口快速的恢復着。 上黃沙之下的山洞中,風蝕墨已經恢復了傷勢,力量恢復了五成。風蝕墨從地上站起來行禮道:“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