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不是爲了救師妹,一時性急纔想起下策嗎!”黃洪秉看着急速飛去,向程思兒結結巴巴的解釋。  此時在場的人都默默的退去,只剩下打坐練功的昊天和楚一凡。

楚一凡看着昊天身上升起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光芒中夾雜真奇妙的火花,給人帶來神聖不容侵犯的氣場。不由的心中嘆道:“觀察昊天修者這麼久,真如怪師尊所說:‘歷代以來的仙渣以後都是仙界的大能着,昊天少俠是唯一一個沒有受傷的仙渣,他的成就可能會改變神仙門獨大的局勢!’

不過昊天修者的身體真的奇妙,可以自動的吞吃仙獸,還可以發去帶着火焰的本命法器,瞬間就可以將真魄鏡天巔峯的仙獸燒燬。此時不與他較好,等大強大,再與其交好,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爲什麼?程思兒那個天仙女會將認主的人道奇兵送給昊天修者,難道也是她師尊的意思,還是她真正的喜歡上了昊天修者。她冒然的送去這麼大的禮,可能兩者關係都有。”看着不遠處的昊天,楚一凡思前想後的亂想一氣說了一大堆。。

”什麼東西在一直看着我,好恐怖!“昊天心裏一驚,感覺什麼東西在監視他一樣,猛的從打坐中起來!環顧四周。

“昊天修者,什麼事?”楚一凡看到昊天突來的動作,就驚問起來。

“好像有人在看我!”昊天說道:

“哈哈!昊天修者不必驚慌,在修真大陸,千里眼很正常的,看你的人可能在千里之外。不過昊天修者變得如此警覺,想必修爲恢復了不少!”楚一凡釋懷一笑。 九七章:仙猿

“哦!原來如此!謝謝楚仙人指點!我古月昊天必不會忘記仙人的恩情!我功力已恢復了一點,我先告辭了!”昊天說着對楚一凡拱了拱手,他不願意欠楚一凡太多人情,想快速的離去。

“昊天修者不必客氣,我也是遵守師命照顧昊天修者而已,這是我師尊交代給你的。”楚一凡說着就遞給昊天一個乾坤袋。

“這是爲何?”昊天問道:

“我師尊交代過;他說他與少俠有莫大的淵源,叫少俠不必客氣,等時機成熟自然知曉!昊天修者,我先告辭了,我們後會有期!”楚一凡看昊天還在思索什麼,怕昊天推辭不收下禮物,就匆匆離去。

“地仙門的人和我有什麼淵源?難道和承天學院有關?還是和影子和我的身世有關?”看着楚一凡離去的身影,昊天不由自主的自問起來。

見楚一凡走的無影無蹤,昊天整理了情緒,想到在落難之時得到天仙女垂青和地仙相助,看了看手裏的乾坤袋,心中百感交集。昊天運用了一下意念力,使然不強,但是可以感應到乾坤袋裏面非常豐富。一級仙靈石遞給有100個,二級仙靈石50個,三級仙靈石有10個,還有各種仙丹不下300粒。

“這個楚一凡的師尊爲什麼一下子給我送這麼厚的大禮,看來和我真的淵源不淺,還是另有預謀啊!”昊天自言自語了幾句。此時的昊天,是一個真正經歷錘鍊的昊天。

昊天再用意念力看了一下從修仙大陸帶來的乾坤袋,裏面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粉末,唯有那本伴着他來到修武大陸的古書完好無缺。昊天看看,眼睛翻了翻也想不出所以然來。

不久昊天冷靜下來,想到剛纔煉化獸丹的時候受到一雙恐怖的眼睛的影響,匆匆的收功,不知道自己的功力恢復到怎麼樣,於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個山洞,隨後搞了一塊大石頭堵住洞口,就閉關打坐起來。

昊天閉目坐在下,感覺體內一片明亮,天生的內視法又回到了身上,他感到欣慰不少。觀看腦海,腦海中的意念海縮小了不少,只是以前意海的十分之一左右。那滴神識的水珠還是安安靜靜的躺在縮小的意海里面,本命法器和陰陽乾坤袋都縮小了不少躺在意海里面。鎮魔令懸掛在昏昏不明的意海上空,整個意海看上去混混沌沌的沒有活力。

接着觀看心海,心海都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多大變化,只是血脈的衝擊力被身體壓制不少。觀看丹田也是十分之一的氣體在丹田之內,以前的護體綠氣變成了一個綠色的水晶球,一個人,一個鬼,一個虎栩栩如生的躺在水晶球裏面,只是都縮成了一寸多大。“這個難道是凝練池把他們練成這樣子!”昊天的心裏猜測。

觀看身體,一條黑色的龍沉睡在體內充滿了整個肉身,和自己血肉相連,很多黑色的斑斑點點充滿肉身,昊天看了一會,也搞不懂這些斑斑點點是什麼。

昊天把體內觀察了一遍之後,感覺體內的意念力和氣力都是和在修氣大陸是宗師一樣的境界。在修真大陸不要說宗師境界,天師的境界都是墊底的存在和廢物一樣。

昊天睜開眼睛,拿去楚一凡給他的魂級仙靈石。心裏想:“把這個仙靈石比那個兇獸的元丹能量大了不少,煉化了應該可以超過仙師的級別吧!”他邊想邊把魂級仙靈石放在手心,他閉目運用內視法觀看,他身上的黑龍突然睜開眼睛,張開嘴巴把仙靈石吞入了身體之內。

仙靈石被龍吞入體內後,身體消化了表面一部分能量,仙靈石就進入了意海,只見鎮魔令發去一絲絲的火化,仙靈石逐步的融化。大批大批純真靈氣灌入意海,有的形成意念,有的經過意海進入心海形成氣力。

修煉無歲月,時間一點點的過,魂級仙靈石吸收完畢,昊天再次觀看意海,意海的上空明亮了不少,意海的意念差不多增加了一半,意念力感覺比自己在修仙大陸時仙師境界要強,就是還不能達到地師境界。此時的意海意念的容量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二左右,是總體意海的百分之一左右。“要是整個意海都充滿了,那這個意念力該有多麼強大啊!”昊天不由的一陣感慨。

再觀看氣海,也是一樣,只有以前的氣海十分之二左右,暫時昊天還看不去來他的氣海總體有多大。“氣海不會是個無底洞吧?”昊天看到這裏,不由的想到自己在修氣大陸時身上的黑洞,從吸入了麥斯特之後,那個黑洞的作用就慢慢的減小了。在吸入萬欲魄的時候,黑洞吸了不少萬欲魄的能量進去,從此以後昊天感覺黑洞和身體的連接就不明顯了。到了修真大陸,那個黑洞被魔氣和神龍的身體遮蓋住,要想再調用黑洞空虛力量,已經調用不出來了。

昊天煉化魂級仙靈石之後,感覺自己的修爲到了仙師中級,他發去氣力打了一掌。這一掌要是在修氣大陸施展2000米之內,會產生毀滅性的衝擊,可現在,昊天感覺就是1米內的樹葉搖動了一下,其他改變沒什麼動靜,一點殺傷力都沒有,這下昊天懵了,一心一意想恢復功力結果大失所望!

修真大陸的空氣的濃厚度超過了昊天的想象,由此昊天知道爲什麼有了法力的人可以駕雲,其實這個雲就是法力凝聚而成的。昊天又施展了一下隨意而行之術,這一招在修仙大陸他一去就是萬米,沒想到在修真界一去就是1米左右,修真界沒有修煉過的平常人的跳一下也不止這麼遠,不過比以前慢吞吞的走路還是好一點。

施展了一下本命法器,也就是在一米內有殺傷力,遠了意念力根本輸送不過去。昊天想:‘今天救程思兒的時候,可能把她誤認爲是靈兒姐姐激發了潛能,纔會殺死那個真魄鏡的兇獸,脫離了符咒的控制。

對了!也不知道誰在我身上下來符咒,害的我失去控制,不過也感謝他,真的是福禍相依啊!就是不知靈兒姐姐和城兒姐姐現在如何?’昊天看看手裏的寶劍和現在的修爲倒暗自喜樂,但轉念想到何小姐和城兒小姐,頓時覺得頗爲失落。

“嗯!那雙影響我恐怖的眼睛好像到了洞口!”昊天嘴裏說着,心裏不由的緊張起來!他站起挪開石頭,走去洞口。忽然一陣風臨到他,好像一雙手抓住他的身體。

“嗯!這人類的身體可以吸收功力”一句話響起,昊天忽然就被甩了去處!他的身體撞着一顆大樹,隨後“撲通!”掉在地上,他感到體內血氣翻滾,骨頭好像被撞斷了一樣,但身上皮肉卻絲毫無損。

“小小的人類!今天本仙要收你的命!”昊天尋着聲音望去,只見一隻3米高的大猿在不遠處。一雙通紅的眼睛露去恐怖陰森的兇悍目光,和監視昊天的眼睛一模一樣。大猿寬大的嘴巴露去幾顆黃黑相忖的牙齒,滴滴答答的流着黃稠稠的口水,一股騷臭無比的窒人氣息中帶着雄厚的死亡氣息壓的昊天透不過氣來。

昊天看着眼前的兇猿,內心的竟感覺到了從未有的恐懼!

昊天趴在地上,那個猿就站着不動,昊天剛剛站起,那個猿身形一晃,蹦了幾蹦,又把昊天甩了出去。昊天趴着不動,那個猿就不動,昊天剛爬起來,那個猿身法極快,接着把昊天摔倒在地,如此下來-43次,昊天就學乖了,乾脆趴着不動了。

經過這番折騰昊天的骨頭真的被摔斷了幾根,嘴裏吐去鮮血。昊天趴在那,心想;“這個猿是要折磨死我,先躺一下再說!還好有神龍護體!想想什麼辦法對付這就猿?” 九八章:奇兵

昊天爬在地上想:‘剛纔被這個該死的猿驚嚇到了,我的隱形大法還不知道能不能用,現在試一下,能用的話先療一下傷,骨頭斷了拖下去不是辦法。’

昊天咬緊牙關,運用隱形大法,他看見自己白光泛起。心想:隱形大法看來真的還可以用,就不知效果怎麼樣?看看大猿的表情再說。’

昊天隱形後慢慢的爬起來,看見大猿雙眼露去驚訝的目光,昊天就知道大猿不能看見自己,就走到旁邊拿去療傷的仙丹,閉目坐下,運功療傷。

在仙丹的功效下,昊天身上的骨頭很快的修復,不一會身體完好如初。


昊天睜開眼睛一看,只見大猿衝自己爬着的地方亂打一氣,也有幾掌打到自己練功的地方打來,掌風在自身上吹過,既然沒有傷害到自己一絲一毫。以前昊天使用隱形大法的時候都是在攻擊別人,沒有別人攻擊他,所以他還不知道隱形的時候,別人打不到他。

昊天看到大猿打不到他,他就琢磨是怎麼回事?昊天想到自己練隱形大法的時候不是照隱形大法上面的方法練得,是按照魂體排出速成大法加上靈力誤打誤撞的練成了隱形大法,後來按照隱形大法的標準改進了一些而已。

昊天想了一會,也想不出爲什麼大猿打不到自己。於是昊天接着想趁大猿不能看到自己時,用本命法器試試能不能把它結果了,或者把它吸掉算了。誰知這時大猿好像把怒氣發泄完了,它拍拍手身形一晃就跑的無影無蹤。


“想不到你還會隱形大法!不過你靠這些技巧殺敵,不是長久之計!”

“誰!誰在說話,出來!”昊天正在想用隱形大法到別處去捕殺一些大型的兇獸時,意念間傳去這段聲音,他驚訝的大聲的問道:

“不要大驚小怪!我在你乾坤袋裏面!”聲音從乾坤袋裏面傳去。

昊天用意念搜尋了一下乾坤袋,乾坤袋裏面就有一把寶劍和楚一凡送的另一個乾坤袋其他別無一物。“不要看!就是我,我是寶劍!”聲音從寶劍身上傳去!

“寶劍!寶劍會說話,你是妖精啊!”昊天把寶劍拿出了,睜大了眼睛看着三尺長,看上去很普通的寶劍問道:

“我不是妖精,我是奇兵!”聲音又從寶劍身上傳來,就和現在聽手機一樣的。

“奇兵,不懂!”昊天看着寶劍搖搖頭。

“奇兵,就是我們雖然有了靈智,但是我們也不能也不會改變我們的形體和本性,妖精就有了靈智就會改變了自己的形體和本性。”寶劍對昊天講解奇兵和妖精的分別。

“不懂!”昊天依舊搖搖頭看着寶劍。

“這個以後講吧!先講一下你不能依靠隱形大法殺敵,那個是逃跑用的,要是遇見了法眼通的人,你的隱形大法根本沒用,逃跑都逃跑不了。”寶劍有板有眼的講解了起來。

“你很懂隱形大法嗎?我隱形的時候爲什麼那個猿打不到我?”昊天故意問道,想試試寶劍的深淺。

“這是空間錯位問題,你雖然還在那個地方,但是你改變了空間。這些空間的問題到了法通鏡那裏全部沒有了,他們一下子就會破壞你所在的所有空間,所以這些小道小學你還是趁早丟棄好了,不要誤了終身。”寶劍繼續以大師的口吻說道:

“你這麼厲害?程思兒天仙爲什麼把你送給我啊!”昊天想多瞭解一些寶劍本身的事就扯開話題問道:

“這個要問我的主人了,我也不知道她爲什麼送給你?叫我猜的話是讓我保護一下你而已!”寶劍回答着。

“保護我!你主人要被兇獸吃的時候,你那裏去了?還保護我!”昊天覺得這寶劍的話不可信。

“誰說我主人危險了,我主人身上法器多的很,她死擔心你送死?一個真魄鏡的兇獸能傷害到我的主人,你真的太無知了!”寶劍好像看去昊天的心思,就點醒昊天。

“我無知,無知也不需要你保護,你不是奇兵嗎?很厲害嗎?你自己飛去找你主人去好了?省的我欠她一個人情!”昊天一聽,心中傲氣升起!在修煉大**天神一樣的存在,到了仙界,飽受羞辱!所以昊天不願意接受奇兵寶劍的保護。

“你!你!…………!”寶劍不做聲了,昊天無法得知寶劍此時是什麼情緒,

“你什麼你啊!你到底也是一個寶劍,我是一個人啊!你以爲你很厲害啊!我身上隨便一個東西也比你強!不是看在你主人份上,我才懶得管你!”昊天看着寶劍想起自己身體通神,就趾高氣揚的說道:

“我走可以,不過我想進入你體內看一下,行不?”寶劍看昊天對他愛理不理的,就還換了一個話題。

“是不是你主人叫你打探我的情況的?”昊天看着寶劍問道:

“你太齷齪了!這樣想我主人,我主人對你是真心一片,只不過我好奇,爲什麼你的身體可以吞吃仙獸?還可以發去奇妙的火劍?”寶劍說道:

“我體內奇妙的事多了,就怕你看了之後就傻了,就是飛快的認爲我做主人了。還不知道多少厲害的人認爲認我做主人,我都沒有答應!你一個小小的奇兵就把自己當成老大,莫名其妙!讓你看看也好!省的你自高自大!不過你進去了走不出來我就不管了!”昊天看着寶劍提醒他。

“別吹牛!我主人就是相信了你的大話!等我看清楚你的本質好回去告訴我的主人,叫她不要被你騙了。”

“不要廢話,你怎麼進到我的身體裏面?快進去看看就走吧!仙人看不起我就算了,一個寶劍都看不起我,莫名其妙!”昊天顯得非常不耐煩,來到仙界受的委屈太多了。

“我進去了。”寶劍說道就化成一道白光進入了昊天的身體。

“哇!這麼多東西!”寶劍在昊天的丹田處發去一個驚訝的聲音!

“哇!太威猛了!不能靠近!”寶劍在昊天的心海邊說了一下就朝昊天的意海而去。

“哇,這裏面的每一個都比我厲害千萬倍!”寶劍在昊天的意海發去了一聲讚歎就跑去了昊天的身體。

“你怎麼可以在我身體裏面外面跑來跑去啊?”昊天看着寶劍沒有被他的身體留住就問道:

“嘿嘿!是這樣的!你裏面困住的是你當時要刻意留住的,或者是侵犯過你的,他們含有你的思想印記!所以離不開你的身體,我又沒有想侵犯你,你也不想留我!所以你的身體不能爲難我!”寶劍傳去了帶有戲笑的聲音。

“哦!這樣的!你可以走了!”昊天聽寶劍有戲笑的聲音,就催促寶劍離開。



“嘿嘿!主人!我是你的僕人,我主人對你那麼好,遲早是你的人,我也遲早是你的僕人,你就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我的氣,好不!”昊天猜想此時寶劍必定是嬉皮笑臉。

“沒想到一個兵器都這麼現實?你想我給你什麼?”昊天知道寶劍肯定有所圖,才180度大轉彎。

“我只要主人讓我和你腦海的那個寶劍一樣,有那個火焰就夠了!嘿嘿!”寶劍如實的回答。

“我怕把你燒燬了,你承受的住那個火焰,等一下你成了白癡都不知道?要那個火焰!”昊天嘲笑的看着寶劍,心裏終於得意了一番,這是在仙界第一次威風一下。

“我知道那個火厲害,主人每次給我一點點,時間長了我就可以了!”寶劍露去渴慕的聲音說道:


“不會給你的,你走吧!”昊天看到寶劍,故作玄虛。

“主人,我看了你的氣海和意海,按你身上的能量起碼超過了真魄鏡,到了凝魂鏡的層次,要是主人會利用的話,打敗那個猿是沒有問題的!”寶劍突然換過了一個話題,想引起昊天的興趣。

“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好走了!到了你主人那裏不要說我的壞話啊!你要是敢說我的壞話,我到時就把你燒掉!看你還能不能做奇兵。”

“主人,要是你意念力,氣力,血脈之力合一灌注在一點的話,再發去攻擊,威力不可想象!主人這是真的!”寶劍看昊天不理他,他想繼續引起昊天的注意。 九九章:武之道

“主人,要是你意念力,氣力,血脈之力合力灌注在一點的話,再發去攻擊,威力不可想象!主人這是真的!”奇兵寶劍看昊天不理他,他就想繼續引起昊天的注意。

昊天一聽,想到意念力,氣力,血脈之力灌注在一點發去攻擊,感覺寶劍說得非常有理,於是昊天靜心聚氣凝神,從意海,心海,氣海同時調到力量運行到右掌,然後打去一拳。聽見“呼”的一聲,比單純的運用氣力攻擊強上數十倍,拳風帶動了氣流的運動。

寶劍一看昊天正在在領悟他的話,就又說了一句:“主人,你不要用眼睛去看別人的動作,你要用心去感覺,結合三道力量靠心力突然爆發去出,那威懾力就更·大大的提升了!”

昊天看了下寶劍,也沒有說什麼,就同時調動三道力量,然後又運用心力突然揮拳打去,就聽見“譁”一聲,拳頭打去一股強悍氣流,把寶劍都嚇到一跳。

“想不到主人的悟性這麼高!以前主人肯定只是靠身體的特殊和奇妙的道術迎敵,沒有人真正的教過主人的武之道。不然按主人的悟性!那修爲早就不得了!”寶劍也會拍馬屁。

“武之道什麼意思?”昊天看了一下寶劍,心想:‘這傢伙還有用!’

“武之道就是用體力,魄力激發出來的人身體的潛能,使人的身體進入道的境界,主人沒有修煉過體,所以不明白武之道!”寶劍看着昊天說話小心翼翼,希望引起昊天的好感。

昊天看了看寶劍也沒有說什麼,想想寶劍說的也對。開始和義父學了一些武術,由於體質不行,也就學了一些皮毛。後來遇到李青山,李青山想等昊天長大一點點在教他的本領。後來昊天自己誤打誤撞靠着天賦學會了氣功,和意念功,由於沒有身體力行戰鬥過,身體沒有得到鍛鍊,沒有接觸到武之道。後來吸收了魔頭李澤令之後,一直被生活牽着走,學的到是奇妙的道術,沒有體會真正的靠身體而行的武之道。

昊天按着寶劍所提醒的,一拳一拳的練習,練了一柱香的時間,昊天感覺累了,進入山洞吃了一個仙丹充飢。然後閉目打坐,拿去兩個一級仙靈石,昊天先施展內視法觀看體內,驚奇的發現上丹田意海,中丹田心海也稱血海,下丹田氣海,三個丹田之間有一絲力量相連,好像是意念力,血脈之力,氣力結合在一起的能量。

“這絲力量難道這就是我剛纔同時調動三種力量凝聚而成的?”昊天看着體內的那絲力量不由的聯想。

昊天觀看了體內其他沒有什麼變化,就吸收仙靈石的力量,當仙靈石的能量進入昊天身體時,昊天發現仙靈石的能量沒有進到意海,也沒有被身體吸收,直接被三個丹田之間的那絲能量吸收了,那絲能量吸收了兩個仙靈石加粗了不少。

昊天站起來揮拳打了一下,感覺力量增加了很多,於是興奮的站起了又開始練拳,練了2柱香的時間,昊天歇下觀看體內那個連接三個丹田的能量,鍛鍊過之後,又粗了一點。

昊天興奮之餘,拿起了三個一級仙靈石,全部吸收下去,發現那絲能量有了半指粗細,昊天站起再揮拳,那個力度明現的加大了不少。他調整了一下身體,休息了一陣,接着又練。昊天好像回到了童年跟着義父學武的時候,心無雜念的練拳。

昊天第三次揮拳練習,一拳一拳的認真練着,昊天感覺整個手臂都充滿了力量,大汗淋漓,身體舒暢不少,練了大概半天時間。昊天在坐下,看見那比半指粗能量不但在三個丹田中運用,並且上達腦頂的下至襠部。昊天看着這個這個能量想到了在修氣大陸練氣功時打通任督二脈的事,不過這次是能量貫通身體,能量和性能上和修氣大陸相比就是天地之別。

昊天這次拿去五個一級仙靈石,一次性把它煉化了,再內視一看,發現那半指能量增加一指粗細,差不多增加的一倍。昊天感覺自己信心滿滿,右手力量充足,他走去山洞,運力揮去一拳。之聽見“咔嚓”一聲,前方一米遠的一顆碗口粗細的樹,被拳風掃斷。昊天一看興奮的握緊了拳頭,雖然在修氣大**天達到仙師級別時,可以發氣橫掃千米之內的一切,但是那個力量是藉助巨蟒的膽氣形成的,只要自己意念一動就可以完成。不像這次昊天完全感知這個力量和自己血脈相連,氣息不分,完全是自身的力量。

“是離開這個山洞的時候了!”昊天嘴裏說着,眼睛看着山洞裏面,沈仙人給他的袋子,袋子裏面還有兩張行路符,還有2個仙丹,一把匕首,一個生火的下品寶器。不由的想起自己剛剛離開沈仙人時的窮迫和無奈,他小心翼翼的把這些東西放在乾坤袋,這些東西以後用的時間就少了,只能做個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