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可人躲在床的最里側,又要護著葉青,此時已無處閃避。眼看三角銼刺了過來,她只能抬起右手想去抵擋這三角銼。

「死吧!」鷹王眼中閃爍著寒芒,他對自己的力氣有信心,相信自己這一下肯定能刺死歐可人。

歐可人閉上了眼睛,這一刻她已經絕望了。

然而,預料之中的疼痛卻沒有發生,屋內反倒傳來了鷹王的一聲慘叫。

歐可人不由詫異,睜眼看去,葉青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他的手中,正握著鷹王的那個三角銼。而鷹王則後退好幾步,口鼻出血,看樣子受創不輕。

葉青雙眼閃爍著刺骨的寒芒,和歐可人對視一眼,朝她點了點頭,慢慢起身走下床。

北城三鷹那些人頓時嚇了一跳,他們剛才看的真切。鷹王的三角銼快刺到歐可人的時候,葉青突然伸手抓住了鷹王的三角銼,就好像之前排練過似的,十分精準。緊接著,葉青轉身一拳打在了鷹王的臉上,實力最強的鷹王差點被葉青一拳打廢,這讓眾人如何不震撼。

「敢打我大哥,我他媽弄死你!」二鷹咆哮著,舉起砍刀便沖了上來。

面對他的砍刀,葉青不閃不避,便在他距離自己還有兩步的時候。葉青突然往前踏出一步,手中三角銼正好刺在他的右胸。

二鷹一聲慘叫,下意識地便想往後退,鷹王在後面拚命喊道:「別退!」

… 葉青冷眼看著二鷹,道:「你最好別退,這是金三角慣用的三角軍刺,上面帶有倒鉤。一旦進入肉里,倒鉤便會勾住肉。只要軍刺離體,就會帶出一大片肉!」



二鷹真的不敢退了,其實他是知道大哥這三角軍刺的威力的。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被三角軍刺刺到,這種疼痛,真是難以忍受啊。

鷹王驚愕地看著葉青,顫聲道:「你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這是三角軍刺?」

「金三角的逃兵,竟然能在深川市作威作福!」葉青瞥了鷹王一眼,道:「居然還敢自稱什麼北城三鷹,真是可笑。」

「你……你怎麼知道……」鷹王差點嚇癱了,他的確在金三角當過雇傭兵。但是,沒人知道這件事,葉青怎麼知道的?

葉青在部隊的時候,主要便是在金三角的邊境線上緝毒,對那邊的情況最為熟悉不過了。這種三角軍刺,以及鷹王的攻擊方法,都是金三角那邊的慣用方法,他自然看得出了。

「我不想再看見你們!」葉青冷冷瞥了眾人一眼,道:「滾!」

三鷹心有不甘,想要說話,卻被鷹王給攔住了。剛才挨了葉青一拳,鷹王便知道,他們這些人加一起也絕對不是葉青的對手。

「姓葉的,這筆賬不會這麼算了!」鷹王讓人過來扶走二鷹,沉聲道:「天青幫的人,會幫我討回這筆賬的!」

「隨時恭候!」葉青冷聲回道。

鷹王也不敢廢話,匆忙帶著手下走了出去。

看著這些人走遠,葉青身體一個踉蹌,慢慢癱軟在床邊。不是他想放過這些人,實在是他沒有徹底恢復。現在他的身體還極度虛弱,剛才那樣子只是裝出來的,拼盡了最後的力氣。如果北城三鷹真的打過來,那他也是無能為力!

「葉大哥……」歐可人一聲驚叫,還要說話,卻被葉青匆忙伸手捂住了嘴。

「噓。」葉青朝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又用眼瞄了瞄外面,歐可人立刻會意,匆忙閉上了嘴。

葉青癱坐在床邊,歐可人則急得團團亂轉。外面那些人腳步聲慌亂,依稀還能聽到三鷹的罵聲:「臭婊︵子,滾開,別擋路!」

也不知道是哪個女孩擋住了他們的路,看樣子三鷹很是憤怒。不過,緊接著卻又傳來了一聲慘叫,發出慘叫的正是三鷹。

葉青和歐可人面色微變,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便在兩人疑惑的時候,外面接連又傳來了一陣慘叫聲,緊接著一群人匆忙退了過來,一直退到了他們的房間里。

葉青匆忙站起身,竭力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虛弱。而歐可人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難道又來了什麼危險人物嗎?

在兩人的忐忑當中,三鷹倒飛進房間,重重落在地上,摔得口鼻出血。鷹王攙扶著二鷹,踉踉蹌蹌地退回房間,在那群小弟的環繞下,驚慌地看向門口,眼中儘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葉青和歐可人也看了過去,門口慢慢走進來兩個女子。

歐可人一怔,她以為外面來的會是幾個強勢的男子。沒想到,竟然是兩個女孩子。就是這兩個女孩子,把北城三鷹這十幾人全部打回來了?

葉青倒是面色一變,他認得這兩個女孩子,正是火蝴蝶的那兩個手下。這兩個女孩子的身手都很強大,不過,單靠她們兩個是不足以將北城三鷹這十幾個人全部打退的。葉青心裡清楚,火蝴蝶肯定在後面跟著。

果然,在眾人驚慌的注視下,火蝴蝶背負雙手從門口走了進來。她神態冷漠,彷彿根本沒把屋內這些人看在眼裡,縱然北城三鷹這十幾個人在她眼中也沒有絲毫分量。

三鷹在地上摔得頭破血流,但是,看到火蝴蝶,他卻連慘叫都忘了,他是真的被火蝴蝶嚇到了。

火蝴蝶看了他一眼,輕聲道:「罵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三鷹的嘴張了張,最終沒敢發出絲毫聲音。

火蝴蝶沒有再理他,而是轉向鷹王,皺眉道:「你叫鷹王?」

「是……是的……」鷹王聲音有些哆嗦,顫聲道:「我們……我們是天青幫的人……」

「天青幫又怎麼樣?」火蝴蝶面上閃過一絲不屑,道:「就算上官天上官青兄弟倆見到我,也得乖乖給我收斂起來。」

鷹王眼珠子頓時瞪圓了,天青幫號稱深川市第一大幫,絕非浪得虛名,實力非常強大。可以說,在深川市,還沒有天青幫做不到的事情。而上官天上官青,便正是天青幫的兩個幫主,這兩人也可以說是深川市地下勢力的真正領導者。

在深川市,提起天青幫,誰敢不服?提起上官天上官青,誰敢輕視?

可是,聽這女子的口氣,她根本沒把天青幫放在眼裡啊。深川市,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強勢的一個女子了?

鷹王盯著火蝴蝶看了一會,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急道:「你是西口火蝴蝶!」

火蝴蝶冷聲道:「知道我的名字,那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鷹王也算乾脆,從地上抓起一把匕首,直接把自己左手大拇指砍了下來。

「火姐,是我有眼無珠,對不起!」鷹王沉聲道歉,手指的疼痛讓他聲音都在顫抖。

剛才雖然比葉青打敗,他卻還敢扔下幾句狠話。但是,面對火蝴蝶,他卻是連一句狠話都不敢說了。火蝴蝶的強勢,在整個東省早已是人盡皆知,他根本連半句廢話都不敢多說。

火蝴蝶搖了搖頭,道:「一根手指,不夠!」

「你到底想怎麼樣?」二鷹咬牙吼道:「我們兄弟今天有眼無珠,得罪了火姐您。但是,大家都是出來混的,能不能給條生路啊?一定要趕盡殺絕嗎?」

「你們得罪我的事,一根手指就夠了。不過……」火蝴蝶看著鷹王,道:「我很不喜歡你叫這個名字。我有個朋友叫鷹王,你跟他比,差太多了,你完全是在侮辱這個名字!」

「火姐,我這就改名。」鷹王很乾脆地道:「以後我就叫大鷹……」

「我是說,你侮辱了我朋友的名字,就等於侮辱了我的朋友。」火蝴蝶看著鷹王,輕輕搖了搖頭,道:「侮辱了我的朋友,最少,也得留下一隻手吧!」

「什麼?」鷹王面色一變,二鷹三鷹更是大驚失色。

鷹王是他們三個人當中的領頭人物,如果鷹王沒了一隻手,那北城三鷹以後也完蛋了啊。

鷹王低聲道:「火姐,我也不知道您朋友叫鷹王。正所謂不知者不罪,火姐,給我一條生路吧……」

「我已經給你生路了。」火蝴蝶冷聲道:「要麼留下一隻手,要麼留下一條命,你自己選。」

鷹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又看了看火蝴蝶,這真是一個難以抉擇的選擇啊。

沉默了好一會,鷹王突然抓起旁邊的砍刀,大聲道:「好,我就留下一隻手!」

鷹王將左手放在椅子上,揚起砍刀便用了砍了下去。不過,在砍刀快剁到手腕的時候,他突然調轉砍刀的方向,直朝火蝴蝶的大腿砍了過去。

與此同時,三鷹也帶了幾個人撲向火蝴蝶,想趁勢將火蝴蝶按住。

「找死!」火蝴蝶吐出兩個字,抬腳便將鷹王手裡的砍刀踹飛。同時雙手翻飛,直接把衝上來的三鷹拍飛出去。而三鷹的那幾個手下,則直接被火蝴蝶身邊那倆女孩攔住,沒幾下便全部被打了回去。

「賤人,你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鷹王大吼著舉起砍刀撲向火蝴蝶,不顧一切地想要跟火蝴蝶拚命。

火蝴蝶面目如水,雙掌齊出,重重拍在鷹王的胸口。

鷹王並沒有被火蝴蝶拍飛,他整個人好像定格了一般,在原地站了好一會,手裡的砍刀也沒能砍下去。過了足足半分鐘,他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慢慢倒在地上。

「留下一隻手有何不好,偏偏要留下性命。手倒是保住了,命卻沒了。人啊,有時候還是不要太貪婪了。」火蝴蝶搖了搖頭,瞥了北城三鷹那些手下一眼,道:「你們誰還想打?」

看到火蝴蝶這強勢的手段,誰還敢說半句廢話,灰溜溜地帶著二鷹三鷹和鷹王的屍體跑了。

葉青和歐可人驚愕地看完這一切,從葉青這個角度來說,火蝴蝶跟他不算朋友,甚至可以說是敵人。別看火蝴蝶打跑了北城三鷹那些人,這是建立在北城三鷹得罪她的基礎上。看著火蝴蝶,葉青心中依然充滿了敵意和警惕。

面對葉青的敵意和警惕,火蝴蝶倒是很淡然,背負雙手,漫步走到葉青面前,道:「不用這樣看我,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是來還債的!」

「什麼債?」葉青沉聲道。

「我欠你的啊。」火蝴蝶看著葉青,道:「上午在林家,我給你說了,你要撐得住我十招,我就把林天豪讓給你。」

「你還想繼續打?」葉青沉聲道。

「我想打,不過,不是今天。」火蝴蝶淡淡一笑,道:「你現在這狀態,也根本沒法打。」

葉青冷聲道:「只要你想打,我隨時奉陪!」


火蝴蝶認認真真地看了葉青一番,突然笑道:「你別說,我現在還真有點喜歡你了。」

… 「啊?」不等葉青開口,歐可人便先驚呼出聲。

歐可人不知道火蝴蝶是誰,但是,看到火蝴蝶那強勢的手段,她著實吃驚了一番。而現在火蝴蝶更是語出驚人,這讓她一個女孩子都難以接受啊。

葉青也皺起眉頭,他還在揣測火蝴蝶這到底說的是好話還是壞話。要知道,火蝴蝶這個人可是非常的喜怒無常,誰知道她這句話背後到底有什麼意思。

火蝴蝶沒有理會歐可人,只看著葉青,很誠懇地道:「你這性格,跟我哥很像。我想,你倆應該會有不少共同語言吧。」

葉青長舒一口氣,他還以為火蝴蝶說的反話呢。歐可人也是沒來由地舒了一口氣,悄悄看了葉青一眼,見他表情沒什麼異樣,心裡不知為何卻有種欣喜的感覺。

「你放心吧,我陳四雖然是個女子,但也做不出卑鄙無恥的小人行徑。」火蝴蝶道:「等你把傷養好,咱倆可以再打一次。不過,上午十招沒打完,我就把林天豪帶走了,這是我的不對。所以,我欠了你一份公平!」

火蝴蝶說完,輕輕拍了拍手,那倆女子立馬出去,將一個黑色麻袋抬了進來。

「這是我還給你的。」火蝴蝶擺手,道:「我欠你的,還了。所以,從現在開始,我不再欠你。我還是那句話,下次見面,我未必會手下留情。」

葉青看了看那黑色麻袋,又看了看火蝴蝶,心中很是疑惑,他不知道這麻袋裡裝的到底是什麼。

「對了,還有這個東西,是從他身上搜出來的。」火蝴蝶順手將一個光碟扔給葉青,道:「裡面應該是有什麼重要信息,他藏得很好,你回去看看吧。」

葉青接過光碟,終於問了一句:「他是誰?」

火蝴蝶道:「賀子強!」

「啊?」歐可人率先驚呼出聲,匆忙跑過去打開那黑色麻袋,裡面露出一個捆的結結實實的人,赫然正是賀子強。

「賀子強!」歐可人面色大變,這個可是香江通緝了整整兩年的國際大盜。她曾經耗盡心思拼了命地想要抓到他,結果卻每次都被他跑了。這個人,讓香江警察丟盡了顏面,也是她連跟了兩年的案子。

歐可人剛回到香江,便被派去管賀子強這個案子。為了抓到賀子強,她耗費了無數心血,但每次的失敗,對她來說都是一次沉痛的打擊。因為這件事,她在香江警察局的地位也一落千丈。這次來華夏國與內地警察合作,她其實就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思,根本沒想過能在深川市抓到賀子強。

見到葉青之後,她突然有了一絲希望,所以一直跟著葉青,想通過葉青的手抓到賀子強。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賀子強這個狡猾的國際大盜,竟然被一個女子捆的嚴嚴實實地扔到了她的面前。這個曾經讓香江警察束手無策丟盡顏面的國際大盜,竟然終於落到她手裡了!

葉青看了賀子強一眼,沉聲道:「林天豪呢?」

「我沒殺他,你有的是時間陪他玩。」火蝴蝶轉身卻要離開,眼睛不經意掃到屋內桌子上放的那一包鋼針。

她立時定住,盯著那鋼針仔仔細細地看了起來。

歐可人現在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賀子強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火蝴蝶的異樣。正在她仔細確認賀子強身份的時候,火蝴蝶卻突然走到她面前,抬手一掌便朝她拍了過去。


「小心!」葉青一聲驚呼,想去攔截已是來不及。

歐可人總算反應不慢,知道後退是來不及了,匆忙伸出雙指朝火蝴蝶手腕的穴位點去。

火蝴蝶迎著歐可人的手指而去,便在兩隻手快撞上的時候,火蝴蝶突然一翻手掌,錯過歐可人的手指,一把抓住了歐可人的手腕。

「你叫什麼名字?」火蝴蝶沉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