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打了!!!!!”她忍住身體的疼痛不顧後果的衝上去爲了救她,也爲了救自己……

(本章完) 2011年1月7日,FRI晴天。

每天都是兩點一線的生活,學校、家裏、家裏、學校……真是有夠乏味,但誰叫自己出生在這個年代,現在又是一位普通的高二學生的說。

以歲月換你情長 還好還好,馬上就快放假了,一定要在寒假好好的放鬆一下的說。

Wωω☢t tkan☢¢O

哈哈,好好笑!剛剛樂樂竟然綁着兩條麻花辮來問我好不好看,我說不好看,你的臉型不適合,她就生氣的走了的說。

我是不是說錯話了,女孩子自尊心都很強的說。剛剛看到她的眼神,有種仇恨的目光,很嚇人的說,還是明天再和她道歉吧……

不過樂樂不會因爲這點小事生氣到明天吧,我們似乎從來沒有鬧過彆扭的說。

11點了,明天還要早起,晚安了說~

2011年1月8日,SAT多雲。

剛纔,樂樂真的好奇怪的說,明明門窗關的好好的,卻還說風很大的說……

要是很冷,我應該也會感覺到的呀,暖氣開的很足的說~

現在麻花辮很流行麼?我一會得上網搜索一下的說,今天早上樂樂又梳着麻花辮問我好不好看,我只好說好看的說,雖然真的不適合她……

不過說起來真的很奇怪,樂樂她今天從早上開始就很不正常的說,除了問我好不好看的事,再沒有出過房門,不知道在幹什麼的說。

10點半了,覺覺了說~

2011年1月9日,SUN晴天。

今天起的好早的說~

等會去看看樂樂,不知道感冒好點了沒。

她的房間好像有什麼聲音,樂樂今天也起的很早的說,我去看看。

……

以上就是金鑫的日記節選。

“從7號那天就一直提到麻花辮這三個字,一直到9號,況且9號的日記只有三句話,很明顯沒有寫完整。”雅兮拿出了一張紙,在上面圈圈點點,崑崙覺得雅兮說的很有道理,便不住的點頭。

“文文和我說過,金鑫的日記是不離身的,這是她很多年的習慣。現在這本日記在她的房間裏,很明顯是她出了房間的門,就再也沒有回去過。極其可能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就跑出去找到了文文,因爲同一天金鑫找到文文說,她看見樑樂萱變成了鬼……”

雖然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還沒有水落石出,好在現在大部分的情節已經連成了一條線,迷霧或許會一點一點的撥開,但現在雅兮最擔心的是,金鑫的失蹤,會不會又開始一起命案的發生……

雅兮正準備把這陣子發生的事重新整理在一張紙上,文文的電話打了過來。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雅兮!金鑫回來了!!!”

什麼???文文見到了金鑫???金鑫還活着???

這一起好友連環死亡案件,下一個受害者會不會是……

雅兮連想都不敢想,電話就這樣掉到了地上。

(本章完) 時間倒回到文文見到金鑫之前。

……

文文走到樓下就聽到周圍鄰居議論說四樓發生了命案,不會這麼倒黴吧,她就住在三樓,離得超近的呀。

文文裹緊了圍巾,她想到了這幾天不見人影的金鑫,心中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複雜情緒。

更倒黴的是金鑫呀,她偏巧不巧就住在四樓,她如果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會很害怕的。

那麼大個人了,還玩失蹤!電話也打不通,也不知道主動聯繫,文文很是替她擔心。

文文慢慢悠悠的邊爬樓梯邊嘀咕着,當她爬到二樓轉彎的時候,看見了一個人影站在她的門前,仔細一辨認,那不就是金鑫嗎!

“金鑫!”文文激動的喊道,並快步跑上樓梯抓住了她的胳膊,“你去哪裏了?叫我擔心死了!知道嗎?”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文……文文……”金鑫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腫的像核桃一般,“你這丫頭究竟哭了多久呀,發生什麼事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哭了的說?”

“哈哈,你眼睛腫的跟什麼似的,還問我怎麼知道的……”文文憋住笑,打開房門,把金鑫推進自己的房間,才發現她連鞋子都沒穿。

“我給雅兮打個電話,她很擔心你。”文文拿起手機撥通了雅兮電話號碼,才響了一秒鐘就接通了。

“雅兮!金鑫回來了!!!”文文高興的喊了一嗓子,沒想到雅兮那邊“嘟”的一聲,掛斷了。

搞什麼鬼……

“可能她有事情的說。”金鑫看文文表情不對,連忙打圓場。

“可能吧……”文文聳聳肩,把手機放到一邊,“你這幾天跑哪去了?怎麼變得那麼滄桑?”

文文攏了攏金鑫的頭髮,感覺她好像是經歷了一場磨難一樣,整個人蒼老了很多。

“我……我也不知道我去哪裏了……”金鑫低下頭,聲音變得很小。

“什麼?”文文沒能理解,哪裏有人自己不知道自己去了什麼地方的。

“我現在腦袋很亂,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我自己都想不清楚……”金鑫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她強忍住又要流下來的眼淚。

“那……不說了……”文文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很想知道金鑫到底發什麼什麼,但又不忍心問下去。

“文文,你相信這世界上真的可以穿越嗎?或者說真的有鬼魂嗎?”金鑫忽然拉住文文的手,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她,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

這讓文文想到了一個成語,叫做嬌豔欲滴,呸呸!!什麼怪思想!!!

“不相信,但是不得不相信,”文文想了一會說道:“因爲在雅兮身邊常常發生一些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雖然她一直說那只是科學的盲區,但是我卻……”

“我明白你,”金鑫打斷了文文的話,“因爲我是真真切切的穿越了的說……”

(本章完) 雅兮像瘋子一樣的跑到文文家,看到她樓下的鄰居在一邊嘀嘀咕咕些什麼,這讓雅兮更加的不安起來,文文,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呀!

跑到三樓死命的敲着文文的房門,希望事情不要發展的那麼快,雅兮真的不希望失去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一個重心不穩很踉蹌的摔倒了地上,擡頭看見文文放大號的臉正在焦急的看着她,雅兮連站起來都忘了,抓住她的手就說:“要是金鑫找到你問你她的麻花辮好不好看,你千萬不要回答哈!”

見她還沒有反映過來,雅兮更加着急了,“就當我求求你!千萬不要回答知道嗎!”

“哈哈哈……”陌生的笑聲傳到了雅兮的耳朵裏,她連滾帶爬的得站起來,“誰!誰在笑!”

這時雅兮才發現文文的房間裏還有一個人,一個外表很恬靜的女孩。

“她是金鑫,你們應該……”文文尷尬的站在她倆中間做着介紹。

雅兮沒有聽清文文後來說的什麼,她必須在短時間內判斷清楚她是不是真的金鑫,對她和文文來說有沒有傷害……

金鑫站了起來走到了雅兮的面前,雅兮沒有後退,剛剛那一跤摔的她已經夠沒有面子了,剩下的這點形象一定要保持住。

“金鑫,是吧。你的本子在我這裏。”雅兮面無表情率先開口。

“雅兮,久仰大名。我的日記本怎麼會在你那裏的說?”

雅兮鬆了一口氣,這個金鑫是真的,不過也太令人不可思議了,看她現在這副摸樣,想必一定經歷一場磨難。

她是怎樣逃脫了死神的追逐,在失蹤的這幾天裏,又發生了怎樣的故事。

這時崑崙也氣喘吁吁的趕到了,手裏攥着一份檢驗報告,他示意雅兮結果和她預測的完全一致,但雅兮還是不敢相信的拿過來看了一遍,這種結果使她更加的百思而不得其解。

“我在樑樂萱死亡的案發現場撿到了幾根頭髮,這就是那幾根頭髮的檢驗報告。”雅兮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解釋起來。

“你說樂樂她死了?”金鑫雖然已經猜到樂樂凶多吉少,但是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如晴天霹靂一般。

文文也嚇了一大跳,她似乎一點也沒想到,死在四樓的會是樑樂萱。

雅兮沒有理會他們各自的表情,降低了語氣繼續說道。

“李小娜、陳芳梨、樑樂萱,這三位都是這起校園連環死亡案件的受害者。她們的共同點都是女生,確切的說都是些漂亮並愛打扮的女生。”

“李曉娜是最開始的一位,她不知受到了什麼樣的蠱惑,扎着麻花辮去問她的好朋友陳芳梨,當陳芳梨說好看的那一剎那,她的任務就完成了,她已經將死亡繼續傳遞下去,當然,自己也難逃厄運。”

“接着是陳芳梨用同樣的方法把這個死亡遊戲傳給了樑樂萱……我之所以那麼肯定她們之間有關聯,不單單是因爲她們是好友的關係,最重要的是,在陳芳梨的案發現場,我們發現了李曉娜的發跡,而在樑樂萱的案發現場,我們又發現了陳芳梨的幾根頭髮。”

雅兮邊說邊舉起了手中的報告,“我不知道她們在傳遞死亡遊戲時發生了什麼,在她們死亡的時候又發生過什麼,我想現在唯一能向我們說明一些原因的,只有金鑫你,你比她們多做了什麼,或者說少做了什麼,使你沒有受到蠱惑,沒有繼續這場遊戲?”

金鑫沉默了,她想了想,閉上眼睛輕聲說道……

(本章完) 時間倒回到2011年1月9日。

……

金鑫今天起來的莫名其妙得早,但樑樂宣似乎更加的莫名其妙,一早就聽見她的房間裏叮叮咚咚的,也不知道在幹什麼,過去看看。

穿過客廳,不知爲什麼總是感覺今天的氣氛很不對,金鑫放慢腳步轉身看看門和窗,一切很正常呀。

雖然樑樂宣的房門留了一道縫,但金鑫還是有禮貌的敲敲門,奇怪呀,沒有人答應,她不在麼?

金鑫輕輕的推開門,引入眼前的場景詭異的讓金鑫毛孔悚然……

只見樑樂宣背對着金鑫坐在牀上,她手上的動作真的叫人匪夷所思,她熟練的編着麻花辮,編上了再解開,解開了,再編上……一遍又一遍,毫無厭倦。

金鑫看不見樑樂宣的臉,但她似乎可以看得見她那專注的眼神裏透露出詭異的光,那嘴角微微的上揚,彷彿被什麼操控住了一樣……

這恐怖的房間,金鑫真的一刻也不想多呆,但是如果她棄樑樂宣而去,那她的好朋友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樂樂!樂樂……”金鑫帶着哭腔喊着她的名字,希望她能夠聽見自己在喊她,果然是徒勞的。

樑樂宣還是在重複着那個動作,她把麻花辮解開了,再編上,編上了,再解開……

她想過去拉住她已經不聽使喚的手,但是金鑫發現,自己的腳卻已經不聽使喚。她可以呼吸,她可以哭,她可以叫嚷,但是她卻不能再動一下,哪怕是再走一步她就可以緊緊地捂住樑樂宣的手,但是現在的金鑫卻做不到……

金鑫崩潰的大哭,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挪動自己的雙腿,“樂樂你要堅持住!等着我去救你……

這在這時,一陣尖銳笑聲打破了金鑫痛苦哭喊的聲音,她立刻冷靜下來,看到了樂樂180扭轉過來的頭,她的身體已經不再和頭連在一起,金鑫看的見從她的脖子裏流出來的鮮血,看得見她那發出尖銳笑聲的嘴,看得見她那絕望的眼睛……

“樂樂……”金鑫痛苦的閉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看到了這一幕意味着什麼……

難道樂樂變成鬼了嗎?自己會死嗎?金鑫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她的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這時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動了。

她想到了樓下的好朋友,於是逃一樣的跑到樓下找文文,可是現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幸運,當她見到了文文,述說自己內心恐懼的時候,才發覺已經變成鬼的樑樂宣一直跟着她。

她嚇得跑出了文文的房間,在樓梯上摔倒暈了過去。

…………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穿越到了古代,再剩下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金鑫睜開眼睛梗咽的說道,並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金色的東西交給我,“這是我沒有出現幻覺的證據,我想她們口中的簪釵就是這個,但我不知道爲什麼又出現在文文家門口的時候,這個就已經在我的口袋裏了。”

(本章完) 書上記載:古代婦女喜歡將頭髮綰成髻鬟,這簪釵就是起到固定作用,以免髻鬟鬆散墜落。

古代的簪釵形式繁多,用石,竹,玉,骨,金,銀等多種材料製成,隨着時代的發展這些簪釵也有變化,從歷代遺留下的款式多樣的簪釵中可以看出其變化主要集中在簪首。

雅兮仔細端詳着這個所謂的簪釵,這支簪釵的簪首做工精細,雕鏤、剪鑿呈鳳形,看上去像是唐朝時期的文物,難道真的是金鑫所說的……穿越嗎?

對於穿越這一點雅兮還是無法相信,但是時空漩渦已經被證實,很有可能是金鑫因爲某種條件的達成而進行了一次時空的轉變,畢竟這種事情在以前也是發生很多次的,這樣想雅兮還比較容易接受。

金鑫向文文要來了筆和紙,她說她還可以記得起小梅的樣子,於是一席人安靜下來,認真的看着小梅在筆下誕生。

金鑫落筆輕盈,書畫流暢,畫面上的女子很快栩栩如生的呈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女子看起來並不是很漂亮,但是她的丹鳳眼配上巴掌小臉看起來氣質非凡,弱不禁風的樣子,很惹人疼惜。

實在看不出來這樣一個女子會去偷主人的簪釵,雅兮也是很不相信。

現在可以想象到,爲什麼金鑫會那麼勇敢的上前阻止,雖然衝上去制止之後發生的事情她說記不清了,但是的確是因爲她的勇敢和見義有爲,纔可以逃出那個莫名的空間。

“或許是那個女孩真的沒有偷這支簪釵,所以對主人對他的辱罵和折磨懷恨在心,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得到安息,就跑出來興風作浪吧。”崑崙總結道。

“說的不錯,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主人對她的不信任才釀成了今天的悲劇。發生了這麼多事只是因爲小梅想找到一個信任她的人,這就是金鑫平安無事的原因。”

雅兮看向金鑫,繼續說道:“因爲只有你會冒着危險去救她……或許每個喪命的人都有這個機會,但是她們沒有做到像你一樣的勇敢,如果當初李小娜也像你這麼做,我想這個校園連環死亡案件也就不存在了。我想這個簪釵,是送給你做紀念的吧。”

大家都沉默了,雅兮看着紙上的小梅,彷彿在衝着她甜甜的笑着,雅兮也回以她微笑:都說對了,是吧。

(本章完) 所有的真相已經水落石出,在這裏,雅兮一直沒有說明的就是殺人的手法,因爲實在是太過於殘酷。殘酷的並不是場面有多血腥,真正殘酷的是人心。

除了李曉娜,剩下的兩個女孩都是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勒死的,而至死她們的,就是頭髮。

她們把自己的頭髮拽下來,編成一條堅固的充滿血腥的繩子,用來勒死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很難想像,那是有多大的仇恨,多大的信念,纔會把人整個脖子都勒斷••••••

無論別害人是清醒的還是不清醒的,當她知道殺死自己的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是自己有難同當有福同享,是牽着手一起走在校園的好姐妹,她們的心會不會比傷口還痛呢?

至於那個數碼相機無法完全呈現的影子,是這個事件中唯一的疑惑,或許是死去的陳芳梨想來看一看自己,或許是小梅來看一看那個沒有救自己的人,但我更加希望那是李小娜的影子,她來看一看自己的好朋友陳芳梨……

經過了這件事,每個人都成長了很多。

金鑫再也沒有回到自己租的房子,也沒有向雅兮要回她的日記本,她變得沉默寡言,甚至探聽不到她的任何信息。文文告訴雅兮,她把那個簪釵畫在了小梅的頭髮上,然後把畫和簪釵一起埋到了深山裏。

文文也因爲媽媽對她的擔心,而轉到了別的城市,臨走時,她對雅兮說了一句話,讓雅兮痛哭流涕,她說:“我也許不能在你哭的時候陪在你的身邊把你逗笑,但我可以在你哭的時候陪着你一起哭……”

人逢知己

幸甚至焉

——————-本篇結束——————

(本章完) 後記

信任,是相信並敢於託付。

如今,生活在形形色色的社會中,感受着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一切都太匆匆忙忙。

Www▪TTκan▪C〇

有多少人可以完全的被別人相信,又有多少人可以完完全全的信任一個人。

現在是下午4點25分,我的家人正在廚房忙碌着,這幾的天三餐格外的豐盛,因爲明天,我將離開這個可愛的城市。

是不是真的等到快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呢?扯得遠了點哈,嘎嘎~

想一想自己還真是悲慘,本來已經寫好好的文文需要重新用大腦再寫一遍……(爲什麼呢???)因爲我的文文放在了U盤了,U盤放在了錢包裏,錢包放在了包包裏,我自己坐在了公交車裏……

於是悲劇就這樣誕生了……

現在想一想,是不是這個世界壞人多了,所以人和人之間的信任就少了。我們無法像以前一樣,出門不用鎖門,存摺不用設密碼……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壞人再怎麼猖狂,好人永遠比壞人多得多。

……

下一篇《毒指甲》很快和大家見面。

之後的文文會變長,也會變得更有懸念。

還是希望多多支持!給予寶貴的意見和建議!

雅兮多謝大家~

(本章完) 引子一:“嘿咻……嘿咻……”在這個繁華而又迷茫的城市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教師、醫生、律師••••••她們的職業稱號受人尊敬,讓人敬仰。相反的還有一些卑微的職業,卑微到別人嗤之以鼻,但他們自己卻樂在其中。

在這個城市的角落裏,有個英俊的男子,他正拖着一個女性的屍體朝着更陰暗的地方走去……

“嘿咻……嘿咻……”似乎可以聽見他沉重的腳步聲和屍體在地上摩擦的聲音,我們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那就是面無表情。

如今的他已經習慣了與屍體、血液打交道,他眼中的世界與大多數人不同,因爲這就是他的職業……

一個與開膛手傑克大同小異的職業。

(本章完) 引子二:“不要……不要過來!!”田靜撕心裂肺的哭喊道,“求求你,我什麼都可以給你,請你不要殺我……”

“我要你的手指……”田靜第一次聽到這個殺手開口說話,冷到刺骨的聲音比他手裏滴着鮮血的匕首更加讓人絕望,但是忽然間,又覺得這語氣語調怎麼會變得那麼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