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直接看向青年人,斥罵道:“蠢貨!給小雯姑娘加二百倍的薪資,帶着她去財務部報到,就說我是做的決定!”

“是!”

青年人應了一聲,隨即看向小雯,親切笑道:“小雯,走吧,我帶你去財務部。”

小雯看向陳方,侷促道:“謝謝你。”

陳方微微一笑,不再多言,轉身走了出去。

因爲長得可愛,所以就有錯?因爲長得好,就要受欺負?這種荒唐事,連他都看不下去了!

況且,小雯給他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

傅老一路送到外邊,期間又問了一些有關丹藥的事,但都被陳方輕描淡寫的幾句話,給敷衍過去。

回來後,他站在門口,冷冷地掃了那幾名禮儀小姐,冷聲道:“你們幾個,立馬給我收拾東西滾蛋!”

……

陳方回到客棧後,便是開始修煉,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便是來到拍賣會場。

今天正是拍賣會開始的日子。

會場的入口,便是設計在這巨大鳥巢建築的鳥嘴中,當然,這雖說是鳥嘴,其實比一般的門都要大上數十倍,高寬均有十幾米。

在入口地面,長長的紅色地毯,直接鋪到外邊的大街上,裏邊也是一直延伸進去,貫穿內外。

離婚純屬意外 ,就如鳥的舌頭。

在大門外,此時人山人海,再怎麼大的場地,也容納不了整個百花城的人,更何況還有無數的外來者。

故而因爲場地有限,主辦方設置了進入拍賣場的條件,這才導致許多人擁擠在這大街上,無法進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就不讓人進啊?是不是看不起人啊?”

“就是,憑什麼不讓我們進,我們也想買東西啊!”

“切,買東西?你買得起嗎?這次拍賣會,是十年一次的大型拍賣會,規模等級之高,豈是你我所能想象?”

“哼!大家都是人,憑什麼要分什麼等級!我不服!我就要進去!”

“砰!”

一個撞擊的響聲響起,那人話音才落,整個人便是倒飛出去,砸落在地上,瞬間沒了氣息。

全場瞬間靜了下來。

一名中年人站在會場門前,身上的氣息毫無顧忌地釋放出來,威壓逼迫向周遭簇擁的人羣,眼睛冷冷地掃視四周,喝道:“自覺有條件的,但沒有收到請帖的,上來報名!自覺條件不夠,還在這裏大聲喧譁,影響秩序的,就如他這般,一律斬殺!”

所有人看着中年人,都是露出忌憚之色,不禁退了十數米,不敢再簇擁在大門前。

“草,這麼囂張做什麼,還不是仗着金蟬宗的做後臺,要是單挑,老子纔不怕他呢!”

“哼!狗仗人勢的傢伙,就是可憐那位同道,就這麼死了,冤到家了!”

葉落秋風 唉,人家就是有勢,有勢就能欺人,你們也不要抱怨了,既然進不去,還是回去吧,免得招來殺生之禍。”

“嘿嘿,我有辦法進去,只需收費十塊下品元石,你們哪個要來報名的?名額不多,只限十個哦!”

“哇,真的嗎?十塊下品元石就能進去?你不會是哄我們的吧?”

“這位仁兄就不懂道道了,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弟弟的情人的丈夫的姑姑的孫女的朋友,就是傅老身旁的最寵幸的侍女!”

“原來如此,不過十塊下品元石也太貴了,八塊吧,我買一個名額!”

“不行啊,老兄,現在的買賣不好做,家裏上有九十老母下有三歲女兒,可都等着我養啊!這樣吧,給你便宜一塊,九塊下品元石,怎麼樣?長長久久嘛!”

“好吧,我買一個名額!”

“我也買一個,我也買一個!”

就在那些人各種鬧騰間,陳方臨近大門,有人熱情地迎了上來,手作請勢,恭聲道:“先生,請裏邊坐,會場已爲您準備了一級貴賓座。非常抱歉的是,傅老因爲臨時有事,無法親自前來迎接您。”

陳方點點頭,道:“無妨。”

在專人的帶領下,陳方在一路同行,直入拍賣會場,在外還沒有什麼聲音,但一走進這裏,卻是人聲鼎沸,熱鬧萬分。

觀衆席共有三層,一層座位最多,足有上萬個,坐着的都是些商賈和二流世家;二層就要少了很多,只有幾百個,坐在這裏的,都是百花國的一流勢力;三層就更少,只有寥寥三十個座位,這些座位都是每個獨立的小房間,能坐在這裏邊的,無一不是百花國的頂尖勢力,和外來之人比較有權勢地位的大拿!

在觀衆席前方,是一個舞臺,在其後邊,有一個全封閉式的房間,周圍有數十道隱晦的氣息,包圍着那個房間。

估計那裏邊,就是存放着此次所要拍賣的所有東西。

陳方可以感覺到,在那房間內,還有兩道極爲隱晦強大的氣息,那兩人,必是這裏的最強者。



就在這時,傅老從遠處迎了上來,哈哈笑道:“先生,您來了,老夫沒能前去迎接,萬分抱歉啊!”

周遭之人見此,都是面露詫異之色,這少年是誰?竟讓得傅老對其如此恭敬?

就連三層的各個房間內,都是好奇之下,神識掃了過來。

肆無忌憚!

陳方眉頭微皺,神識一下外放,將那幾道神識頂了回去,樓上的幾個房間裏的人,齊齊悶哼一聲,都是面色微變。

陳方拱手笑道:“傅老客氣了。”

傅老直接來到他身邊,卻是壓低聲音,道:“我這裏有非常重要的一個消息,可以透露給你,但前提是,你要有極品層次的地階丹藥。”

陳方道:“哦?重要的消息,對我來說,恐怕未必就重要吧?”

“以你的見識,想必也知道火麟宮傳承吧?”

“知道一些。”


“火麟宮傳承,由三千年前的火麟尊者遺留下來,傳說裏邊有他的畢生傳承,其中就包括,‘火麟’!”

“哦?這就是你要跟我分享的重要消息?那你可要失望了。”

“當然不是,我要說的是,今天的拍賣品當中,唯一的壓軸之物,便是開啓火麟宮的半隻鑰匙!”

聞言,陳方心中一動,正欲開口說話。

“轟!”

忽的,會場響起一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整個會場都劇烈晃動起來。

“轟隆隆!”

緊接着,又是幾聲爆炸響起。

轟鳴滔天,會場的天花板,一下子被炸出了一個數十丈大的口子,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各顯神通,紛紛躲避。

一時間,會場煙塵漫天,目不可視。

傅老大驚失色,大喝道:“保護好拍賣物資!”

緊接着,便是一聲驚喝響起,“有人搶奪拍賣物資!”

傅老驚怒萬分,急急喝道:“不管來者何人,殺無赦!快給宗裏傳信,派人過來!”

Wшw ttκΛ n ¢o

場中,頓時一片混亂,只有一聲聲的大喝不斷傳出。

待得煙塵散去,所有人定睛一看,那舞臺後方的小房間,已然成爲了一片廢墟,數十人站在上邊,臉色難看至極。 在這數十人中間,有兩人,一黑一白,黑袍那人,臉色蒼白,嘴角還殘存着一絲血跡,顯然是剛纔經過交手,受了些傷。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面露難以置信之色。

要知道,黑白二老,可是金蟬宗除了老祖之外的最強者,修爲都是高達天方一品之境!

且兩人自小結爲兄弟,形影不離,極爲默契,修煉的功法也是合擊之法。兩人聯手之下,在這百花國,幾乎是不敗的存在!

可今日,在這拍賣會場,在金禪宗自己的地盤之下,在金禪宗佈下的嚴密防衛之下,竟是有人,能從其中搶奪拍賣物資,並擊傷黑老!

這如何能不讓他們震驚?

“哈哈!”

就在這時,一個大笑聲在整個會場盪開,“你們這羣小娃兒,這麼點實力就敢召開拍賣會,偏偏還拍賣老夫看上的東西!奉勸你們不要追上來,我老人家跑路比較慢,若是惹得我心情不佳,死了幾個人,那就是大大的不妥!”


這個極度張狂,目中空無一切的聲音,帶着一絲戲謔,充斥着整個會場,漸漸消散。

衆人都是心中駭然,單單是一個聲音,就讓他們氣血翻滾,呼吸都有些急促。

“追!”

“嗖嗖!”

黑白二老齊齊一動,從天花板那個大口,竄了出去,留下兩道殘影,追擊而去。

“走,去看看!”

三層貴賓房間中之人,也紛紛動身,先後跟了上去。

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修爲最低的都是達到天元境。

竟然如此大膽,在金蟬宗的眼皮子底下搶劫傷人,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是何方高人?!

陳方思索中,目中露出果斷之色,當即動身,追了上去。

“嗖嗖!”

一時間,一些好奇膽大之人,紛紛動身追去。

衆人一路先後追擊,直接出了百花城,直直穿入山林當中。

此時,後方那些純粹湊熱鬧的,都是先後停下腳步,不是他們不想追,而是根本就跟不上,那些天元境以上的強者,都能夠短暫凌空,速度自然比他們在地面上跑,要快上許多。

陳方自然也只能在地上疾奔,不過他也沒有想要追上去,湊那個熱鬧,他心中已有算計。

黑白二老兩人一路追擊,直接深入到大山之中,突然失去了方向。

黑老身着黑袍,一頭黑髮,蒼老的目中充滿凌厲,掃視向前方一座山谷之中。

片刻之後,他眉頭微微一皺,道:“沒有。”

白老一襲白袍,滿頭白髮,臉上涌現慍怒之色,道:“此地已然遠離百花城,且金老正在閉關,未必能夠出來,只能靠我倆,奪回拍賣物資!”

黑老沉聲道:“那人修爲深不可測。”

白老道:“只要你我聯手,在天方境中,還會怕誰?”

黑老點頭道:“那人的氣息便是在這裏徹底斷了。”

白老陰沉着臉,雙目掃射四周,突然身體一動,射向那處山谷,道:“就在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