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驟雨般的閃電持續了整整十多分鐘才漸漸停止,空氣中除了刺鼻的焦臭之外還充滿了因為電離效應所產生的臭氧那淡淡的魚腥似的味道,周圍的空氣彷彿變得更加透明了,即使是遮擋視線的煙霧也好像裹成一團般慢慢地飄著……

「什麼嘛?這就結束了?」

短暫的沉靜之後,一個令人心驚跳的聲音突然從煙霧當中傳了出來。

「什麼?」

漸漸解除狂化狀態的泰德聞言一驚,沒有想到對方在這種攻擊下竟然還是這樣悠然自得

「早說過那傢伙不是本體」

澤維爾突然擋在眾人面前,右手猛地按在地上,地面上的泥土猛地向上拱起,只是一瞬間就形成了一道厚厚的堅固的土牆

「噗」


當剛剛土牆成形就傳來了一聲銳器刺擊的悶響

「噗……噗噗噗」

接連不斷的悶響和震動,土牆開始變得岌岌可危。

「怎麼會?即使只是傀儡,承受泰德那樣的攻擊也應該已經無法再繼續行動了啊?」

小公主驚聲叫道。

在如此劇烈地雷暴轟擊下,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保持完好無損吧?為什麼那個「小男孩」還能夠發起如此劇烈的攻擊?

「好好動動腦子」

一邊咬牙死撐,澤維爾一邊大叫著。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那傢伙『吃掉』了整整一個村莊的人不,也許在此之前被他『吃掉』的人更多。剛才那@個樣子只是冰山一角,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只是一團塊而已,那麼多被『吃掉』的人到哪裡去啦?難道只有一個小孩子身上那麼二兩嗎?我們現在與之戰鬥的只是那傢伙縱的團而已,誰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團?」

「很聰明呢。」

「小男孩」悠閑的聲音再次從對面傳來。

「既然已經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為何不乖乖地陪人家做遊戲呢?」

「……亡靈才會做你的玩具」

怒喝著一躍而起,澤維爾高高躍過土牆,手中高舉著一柄厚重的雙刃戰斧,耀眼的陽光經過晶瑩剔透的斧刃的折顯得更加炫目,火紅頭髮的青年奮不顧身地撲向了煙塵之中的敵人。

「泰德」

「老臣了解」

再一次狂化的老年紳士也加入了攻擊的行列,他將左手上的手杖刺入土牆,只是瞬間的事情,那岌岌可危的土牆迅速地變得堅固了起來,一層褐-的光芒滑過之後,土牆變成了石牆右手一抬一顆顆幽藍-帶著電光的光球如同連珠炮般發出急促的「突突突」的聲音向著對方去……

「沒有用沒有用你們早就該知道沒有用的」

在「小男孩」嘲諷的聲音中,澤維爾又翻轉著跳了回來。只是一轉眼的功夫,他的身上便多了幾道傷痕,翻卷著的皮觸目驚心,可是他自己卻視而不見,彷彿那傷口並非是在自己身上一樣。

滾滾的煙塵漸漸散去,「小男孩」的身形再一次顯l-了出來……

「……」

看清楚眼前的情景之後,眾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該怎樣形容這傢伙此刻的樣子啊?蠕動的團,鮮紅的團,沒有皮膚的鮮紅的團,就像是有人生生將附著在脂肪和肌上的皮膚剝掉一般的樣子就是這樣的一團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東西,緩慢的,以一定的節奏的慢慢地做著般的運動……

「……嘔~~~~」

可妮莉雅只是看了一眼便彎下身子嘩嘩地嘔吐了起來,那架勢就好像恨不得將昨夜所吃下的晚餐也一起吐出來一樣。

明月入君懷 ,但是藍發nv子也臉-發青,喉頭一陣一陣的顫抖,一聲聲微不可聞的乾嘔在蒼白纖細的喉間迴轉。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呢。」

相信任何一個文獻當中都沒有記載這樣生物吧?這已經完全超越生物的範疇了

「大哥哥,小姐姐,我們繼續玩遊戲吧」

天真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團的頂部出現了「小男孩」的身影。不,那並不能稱之為身影呢,「小男孩」並不是站在團上面,出現的只是「小男孩」的上半身,而他的下半身……正是那團只能稱之為團的東西……

「怎麼辦?」

澤維爾側過頭對著老年紳士問道。

「打」

從牙縫裡蹦出一個字以後,老年紳士猛地一拽ā在石牆上的手杖,一柄明晃晃的長刀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怎麼打?」

當體積大到一定程度,一般的方法已經完全無法對其造成有效的威脅了。 粉色官途:情陷女局長 。不過眼前的這只是一大塊兒團啊沒有內臟,沒有鮮血,不知道疼痛的團啊

「朱莉婭帶著公主殿下先走我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

依舊保持著狂化狀態的老年紳士頭也不回地吩咐道,而他的右手此刻已經聚集起一團耀眼的光球。

「……我明白了」

藍發nv子不再多說什麼,俯身抱起還沒完全恢復過來的小公主向著後方縱身一躍

就在她飛身躍起的同時,澤維爾和泰德也向著團」發起了攻勢一柄十幾米長纏繞著冰冷寒氣的巨劍出現在火紅頭髮青年的手中,而青面獠牙的老年紳士則雙手一合,一道碗口粗的白-光線從手中的長刀這中出,原本只有一米左右的普通長刀便成為了一把十幾米長的光劍兩人一左一右不分先後地向著敵人撲去

但是……

「不可以喲。」

藍發nv子的身影還沒有達到拋物線的最高點,面前便突然升起一道「牆壁」——一道會蠕動的,活生生的「牆壁」。

「作為玩具怎麼可以自說自話地隨意行動呢?」

險險地快要撞到那面「牆壁」的藍發nv子陡然一個筋斗,在半空之中以違反物理法則的方式改變了方向,向著另外一側沒有「牆壁」的地方去。

「真是學不乖呢乾脆吃掉好了。」

隨著不耐煩的聲音,藍發nv子下方的地面猛然翻起一陣翻捲起來的團就像是一張大嘴一樣向著兩位nv孩噬去……

「哥哥」

面對迎面而來的「血盆大口」,紅髮少nv害怕地緊緊抱住紫發少nv,下意識地呼喚著心底里最親切的那個人……F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六十五話來自聖奧斯坦的救援

也許是一秒,也許是一瞬間,可妮莉雅已經完全失去了時間概念,她能夠做到的只有閉上眼睛等待著即將降臨的命運

感覺上過了很長時間……

「……咦?」

想象中的痛苦並未來臨。

緊緊閉上的眼睛忐忑不安地微微張開,映入眼帘的是飛速向後方閃去的風景……

「啊~~~還以為會是趟輕鬆的遊山玩水之旅,沒想到又遇到這種事情,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命運嗎?」

無奈的嘆息與略顯粗魯的抱怨聲,聽聲音應該是個十幾歲的nv孩子。

茶-的短髮因為風壓而向後飛舞,讓她的面龐輪廓看上去更加堅毅秀美,那凌厲的眼神一般只應該出現在歷戰的戰士眼中,此刻卻出現在這個十幾歲少nv的臉上。

如同一隻掠過水麵的雨燕,茶-短髮少nv攬著藍發nv子與紅髮少nv無聲無息地貼著地面飛行,腳下四周不時躥出幾道閃爍的電光,攸然之間就已經飄出一大段距離,遠遠地離開了那吞噬而來的團。

「到這裡應該沒關係了。」

非常肯定地說著,茶-短髮少nv在一片比較平整的空地上平穩地著陸,將藍發nv子與紅髮少nv輕輕地放了下來。

「謝……謝謝……請問這位小姐……」

九死一生之後,藍發nv子有些發懵,跌坐在地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先把那團噁心的東西處理掉」

「……」

一手叉腰,灰-的短裙在風中獵獵作響,昂首地回過頭的身影,就是那樣威風凜凜的姿勢便是深深烙刻在可妮莉雅視網膜中的第一次完整的印象。

虛握著的手掌之上,噼里啪啦地閃著電火uā,茶-短髮的少nv的腳下起一陣氣再一次漂浮了起來。

「說起來,我好像對付過與這個傢伙很類似的東西呢。」

「不行雷擊對那傢伙沒用」

終於回過神來的朱莉婭馬上反應了過來。泰德的雷暴都被那傢伙若無其事地全部接了下來,眼前這位nv孩那小小的閃電又有什麼作用?

「哦?是嗎?」

但是茶-短髮的少nv並不在意,只是嘴角彎成了一個自信的弧度,額角的發梢噼里啪啦閃著電火uā,整個人就如同電一般再一次無聲無息地飄了出去。

「閃電可不是只有一種用法哦,就讓我來告訴你們該怎樣用閃電來戰鬥吧」

拋下這句話后,茶-短髮的少nv就已經再一次投入了戰圈……

「泰德」

「什麼?」

「那個小不點好像已經沒問題了。」

「是啊,雖然不認識那一位是誰,但想來是聖奧斯坦前來接應的使者吧。」


「接下來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了。

「的確呢」

氣定神閑地討論著,但是澤維爾與泰德此刻的狀況並不是能夠如此氣定神閑的

鮮紅的團伸出無數條觸手從四面八方向兩人襲來。是的,四面八方包括從空中和地面上。

火紅頭髮的青年與化身為狂戰士的老年紳士背對背地漂浮在半空中,他們必須時刻注意不讓從各個角度襲來的或粗大或纖細的觸手突破自己的防線。

單調的攻擊團的攻擊只能被稱為單調,除了用觸手ōu打或席捲之外,便是那觸手化成的利刺的刺擊。但是就是這樣單調的攻擊,當頻率和密度提升到某種高度的時候依然可以將戰鬥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完全被包圍起來的二人雖然說不上捉襟見肘,但也說不上遊刃有餘,最起碼他們對那層出不窮的觸手和利刺除了抵擋和閃躲便完全沒有其他辦法了。

只是單方面的防禦完全無法稱之為戰鬥呢團固然沒有辦法突破二人的防禦圈,而這二位也沒有辦法發起有效的攻擊,這樣僵持下去並不是辦法,拖成持久戰對澤維爾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呢。

「兩位大叔辛苦啦」

輕鬆愉快的招呼聲,雖然沒有什麼惡意,不過這稱呼嘛~~~

「喂喂喂什麼大叔啊?怎麼看我都是青ūn活力的二十歲大哥哥才對吧?」

是看起來二十歲才對吧?魔族是不能憑外表來判斷年齡的。

「兩位大叔再堅持一下,人家馬上接應你們出來」

「都說過了不要叫我大叔」

看不出澤維爾竟然會在這種方面很糾結呢。

「呵哦?又有新玩具出現了,看起來今天我不會無聊了呢。」

團的聲音有些嗡嗡的發悶,此刻的「小男孩」已經完全成為一整團噁心的像橡皮泥似的塊兒了。

「茲啦~~~」

卷向茶-短髮少nv的觸手乾脆利落地被斬斷了,甚至沒有人看到她是怎麼辦到的

「什麼?」

雖然不會感到疼痛,但是團明顯地沒有意料到這種情況。

「還真是慶幸這片土地的金屬含量如此豐富呢」

彷彿一條烏黑的長蛇,少nv手中出現一條漆黑的閃著電弧的「長鞭」吞吞吐吐的「長鞭」


「那是什麼東西?」

揮動巨劍將幾條韌十足的觸手彈開,澤維爾驚異地問道。

「不知道呢」

握在手中的光劍再一次發出耀眼的光芒,青面獠牙的泰德回答道,他們二人對於這些堅韌而富有彈的觸手完全沒有辦法像那樣一刀兩段。

「哦啦,人家早就說過了……」

茶-短髮少nv再次揮動手中的「黑-長鞭」,每一次揮舞手臂立刻就有幾條襲來的觸手被*凈利落地斬斷,那靈巧敏捷的動作如同在uā叢中飛舞的蝴蝶,那凌厲而無堅不摧的攻擊彷彿兇狠毒辣的殺人蜂。

「閃電可不是只有一種用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