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一片寂靜之中,毫無聲響,光之劍無法凝結!

「哈哈,劉然,既然你不交出無情劍訣,那就把你的屍體帶回去,我們……慢慢搜!」

李牧狂笑,雷電之力再次凝結,閃著璀璨的死亡光澤的巨大雷球赫然出現在李牧面前,以極快的速度向劉然逼近!

「我要你敗!」李牧瘋狂的嚎叫著,笑聲中帶著一絲不屑。天才?天才又能怎樣?

而與此同時,劉然忽而想起無情劍訣的口訣。「劍者,蘊氣於勁,劍者——化形於空!」

「劍氣,凝!」一種頓悟后的靈感倏爾湧入劉然的腦海之中。

一道無形的氣壁在自己面前驟然成形,這赫然是劍氣凝結而成!轉瞬間,劍氣氣壁擋住了擊向自己的巨大雷球。

只見那巨型雷球與劉然的劍氣接觸到一起的那一剎,劍氣竟然主動吞噬起了雷球!

這是,劉然才恍然大悟過來,劍氣,可以吸收各種能量作為自身的基礎,除了光,還可以是雷,更可以是火,更可以是——任何能量!

「雷之劍,凝!」在這一刻,劉然帶著一抹勝利的笑容,彷彿眼前的這四名異能者就是他的獵物一般…… 「怎麼可能?我的雷電之力!」在場的四名S級之上的異能者皆震驚不已,強大的雷系異能竟然化作了敵人的武器!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只見一道雷形氣斬閃著致命的噬人的毒芒,赫然襲向李牧四人。

驚!這種程度的能量攻擊的力度遠遠超過了雙S級異能者的破壞力,即便是普通的三S級異能者,也都不可能做的到!

這就是劍氣異能?這,就是劍氣?逃!

此刻這便是李牧四人口中心中念道的答案。

帶著絲絲雷弧的雷電氣斬仿若虎入羊群,肆意的破壞著李牧他們四人的生命氣息。

「火元素化!」「雷元素化!」「冰元素化!」「風元素化!」只見李牧四人瘋狂的吼叫起來。

「啊!……」此刻那控火的異能者由於身體元素化晚了半拍,竟然被雷電劍氣擊中,瞬間化作一塊焦炭,而後四分五裂開來!

劍氣餘威,竟強悍如斯!


「嘶!」此刻身為雙S級異能者的李牧雖是身體元素化為雷電,從而逃過一劫,而劉然所帶給他們的震撼感此刻已然無以復加……

這真的是異能的威力?本身就極為強大的劍氣異能,還能夠吞噬其他異能從而達到進化的目的?此刻化作一團雷電光團的李牧也顧不得其他兩人,瘋也似的法流城的方向逃去。

而此刻的劉然已然有所倚仗,自己斷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因為他知道,即便是頂級——五S級異能者,其元素化的時間也超不過半天!

追!

狂風掃落葉,劍橫血染街。炎炎血腥夜,梟首碧染天!

此刻劉然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殺人,滅口!劍氣訣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能給人知道!

「來的真巧。這不是劉然?」忽而,一道身影形同鬼魅,一瞬間閃至劉然自己的身前。

此刻來不及細看,劉然一道雷形劍氣瞬間揮出,只聽那人一聲厲喝道,「光元素化!」

只見劉然的雷形劍氣好像是劈過了空氣一般,沒有任何變化,眼前一道發光的人影沉沉立在劉然面前,仔細看去,劉然這才發現這道人影有些熟悉……



「莫曾明!」等那人影所散發的光亮漸漸變得暗淡下來,此刻這人那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現在劉然面前。

也許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再加上是劉然先動的手,莫曾明不覺一陣怒意上涌,要至劉然於死地!

「你喜歡玩劍?不過……我也喜歡!」只見那莫曾明冷冷的笑著,於此同時,一把光劍赫然成型!

同樣是異能凝練而成的光劍,可莫曾明手中的光劍所散發出的能量氣息明顯強過劉然手中的雷劍十倍!

察覺到莫曾明手中那光劍所攜帶的無匹強大的氣息,劉然不覺警惕起來,以自己目前的實力,即便是一星神力者,他也根本無法力敵!

「嘁!阻擋我們奪取無情劍訣的傢伙都得死!」莫曾明說罷,手中光劍閃著寒光,只見其上印刻著複雜的符文,符文流轉,一道冷芒驟然激射而出。

隱約間這道冷芒好似是沖著劉然而去,可是這道冷芒到了中途卻忽而炸裂了開來……

只見一道人影忽而出現在兩人的中間,剛剛這人一直隱匿著身形,在場的所有人竟然全然不知!


「呵呵,你又是哪個派系的?竟然敢阻止我們搶奪無情劍訣!」莫曾明高聲呼喝起來,神情激憤。

「一個乳臭未乾的光系神力者,竟然也妄圖問我的名號。」那人影披著黑色斗篷,從近處都無法看的真切……

那人影忽而移動步伐,道道黑色殘影倏爾顯現在劉然和莫曾明的面前,他是什麼類型的神力者?竟然有如此之快的速度,移動之間竟能夠帶起殘影?

而就在劉然疑惑的這一瞬間,那道人影已然閃至莫曾明身前,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只聽啪的一聲,竟連帶著莫曾明光元素化的身軀一併打飛!

「好強!」劉然不禁暗自說道。

於此同時,莫曾明在被打飛的一瞬,也在迅速平復著自身翻湧的氣血。

天知道劉然這個孤兒出身的傢伙哪裡來的這麼強的援手,而且這人擺明是和他所屬的神力者派系作對!

猛然在半空穩住身形,莫曾明嘴角溢出鮮血,繼而問道,「你是什麼派系的神力者?你有膽量告訴我么?」

只見莫曾明語氣之中帶著一分傲然,好似自己所屬的派系就是所有神力者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一樣。

「我么?」只見那將莫曾明打飛的斗篷男子忽而笑了起來,摘下斗篷,一張慘白的臉孔出現在莫曾明的眼前。

「你,你是不死家族的人!」看著那慘白臉孔之上的那深陷的眼眶,莫曾明不由驚恐起來。

都市強者之混沌至尊 ……

「我不管你是什麼家族,我也不管你們家族盯上了什麼劍訣,總之,劉然不是你們能動的。」只見那斗篷男子冷言道。

片刻之後,繼而道,「另外,劉然他很有可能成為不死家族未來的接班人,不是異能者家族——林氏一族能夠比擬的。還有,最近之然大陸頻生異象,不要以為我們不死家族的人還被蒙在鼓裡!」

那斗篷男子說罷,悄然遞給劉然一封密信,爾後便化作一道虛影,消失不見!

「不死家族接班人?有點意思啊。」劉然不由呵呵樂了起來,看來自己孤兒的身份並不簡單,看那莫曾明本來對自己的家族極為自信,而此刻卻被那斗篷男子一席話給震懾當場,劉然不禁暗自好笑的往法流城的方向而去。

「劉然,你還敢進法流城?」一直發愣的莫曾明不由問道。

「嗯,本來是不敢的,可是現在忽然想回去看看嘍。」劉然說罷,哈哈一樂,徐徐慢步著朝法流城走去。

「劉然,你給我記住!」暗自恨恨的咬著牙根,莫曾明忽而想起一件事情——霜雪!劉然一定是準備去見霜雪! 此刻夜色已深,當自己大搖大擺的走進法流城,看著熟悉的街道,感受著夏夜的涼風撲面而來,劉然心裡不由一陣痛快。

法流學院,劉然站在校門口出張望著,他記得那個在紙片中字裡行間都寫滿哀怨的女子——曉琳。

可以說曉琳是個漂亮的女人,淺藍的眼影,澄亮的眸子,纖柔的仿若青絲一般柔順的身段。無一不透露著青春和活力。

而霜雪則是素脂凝眸,那宛若白玉般的臉頰不帶一絲粉飾,常常一身藍色校服的她,更是一種略顯青澀的清純。

「呵呵,可惜我雖身在都市,卻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嗜血狂魔了!」

就在劉然暗自神傷之時,一道靚麗的倩影闖入劉然的視線當中。

「劉然?」來人正是霜雪。

淺淺的酒窩帶著清純的笑意,水汪汪的眼睛眨的大大的,此刻宛若清風拂柳的細腰盈盈一擺,那絕世的容顏赫然呈現在自己面前。

這是自己第一次這麼仔細的觀察霜雪大美人,這次自己有著充足的時間。

「聽說你為了100萬的獎金的事情和校長吵起來了。校長現在正為這事情後悔,你要不要去找他談談?」霜雪繼續道。

「沒必要了,我只是回來看看而已。」劉然微微一笑,似乎對自己做的決定並不後悔。

當初之所以很在乎那一百萬銀鈔,只是因為自己的夢想只是想做個有錢人而已,可是——

現在劉然的眼界已經變得寬廣,錢不是萬能的,可是有錢同樣也不是萬能的。現在他自己的目標赫然是——天下第一!

「哦,可是你不想在這裡畢業了嗎?法流學院的正式證書還是有些分量的。」霜雪以為劉然是要出去打拚,做異能傭兵,可以她此刻的眼界,顯然已經跟不上劉然的思路了。雖然霜雪她是神力者的後裔。

「霜大美女,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劉然嘻嘻笑道,繼而朝法流學院內隨手一指,繼而道,「我來只是把千葉功法背下來,或者更形象的來說是——拷貝到腦子裡。」

「你說的是千葉身法戰技?那個有史以來最難的學的身法戰技嗎?」霜雪驚嘆起來。

雖然劉然在全市學院跨級戰鬥大賽中打敗了S級異能者,可據霜雪所知,劉然只是一個B級異能者,以B級異能者的精神力能夠將千葉身法戰技這種超難學的功法復刻到腦子裡?

「千葉功法你學到第幾層了,竟然這麼自信?」霜雪問道。

只見劉然道,「第三層已經學完了,現在該學第四層——煉神識!」劉然說著,緩步朝圖書館方向而去。

而此刻,霜雪還有些糾結的道,「你可是B級異能者,你的精神力根本就不夠用的!」

「不,我已經是A級了。我現在有兩把劍,光之劍,雷之劍!」劉然笑道。

「什麼?他又晉級了?由光之劍進化到了雷之劍?雙劍士?」此刻看著劉然離去的背影,霜雪瞪大杏眼,臉上掛著不可思議的表情。

圖書館內,劉然站在宛若一堵牆壁般的千葉功法旁邊,精神力透過雙手,傳入那部巨大的功法之中。

劉然精神領域中赫然出現一行雪亮的大字,上邊顯示著,「千葉功法空間,開啟!」

淡然一笑,劉然問道,「我要復刻這部功法,請計算一下這部功法要佔用我多少精神力的百分比是多少?」

只見那功法空間一陣晃動,而後顯示出一行字跡,「佔用比:百分之四十五。」

「呼」,劉然不由長出了口氣,「若是佔用的精神力過多,我的戰力就會大為削弱,不過好在自己有劍氣傍身!」

微微一笑,繼而道,「我準備復刻千葉身法戰技!第四層到第十一層!」

只見空間再次震動,片刻之後,一股股包含著功法知識的精神能量漸漸的湧入了劉然的腦海之中。

千葉身法中戰技,第四層,練神識,第五層,掃葉步,第六層,風卷訣,第七層,神機步,第八層,黯行訣,第九層,天機步,第十層,第十一層……

恍若一部博大精深的法學寶典,帶著一絲浩然正氣,一頁頁的在劉然腦海中重現,而後被劉然徹底的記在心中。

第二日,清晨。

當劉然的精神力徐徐退出千葉功法空間,才發現一個老熟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著眼前之人,劉然不由有些不自然的道,「黃燁校長,你找我有事?」

只見黃燁看著劉然,好像是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緩緩道,「劉然,我昨天思考了一晚上,關於那筆獎金的事情……」

「咳咳,」劉然佯裝咳嗽的道,「校長,不要說錢的事了。當初是我不懂事。比賽的獎金理應是獎勵給整個學院的。」

聞言,黃燁不由開心起來,接著道,「我準備給你一個機會,這是舉薦信,我已經寫好了。」

此刻劉然平靜的看著黃燁,緩緩接過那封舉薦信,拆開看了起來。

信上寫道,「劉然作為法流學院最為優秀的學員,現由法流學院校長黃燁推薦,到貴學院去參觀學習,請貴校細心栽培,妥善安置。——黃燁」

再看信封上寫著,「星都,流雲學院校長親啟。」

看到這裡劉然不禁一陣莫名感動,可是,自己已然決定離開校園。

想到這裡,劉然道,「黃燁校長,我已經決定了,我想到外邊的世界看看。」


「劉然,外邊的世界很複雜的。」黃燁語重心長的道。

「嗯,謝謝校長關心。您這封信,我就當做紀念了,至於推薦的人選您還是……」劉然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口氣,緩緩說道。

「好吧,那你一路小心,至於林氏家族我會幫你打好招呼的。」黃燁說道。

聞聽此言,劉然不禁揶揄道,「好,那我就謝過了。」

其實,林氏家族在劉然眼裡已經不再是什麼龐然大物,即便在法流城的異能界里它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可在劉然自己的眼中,法流城內即便是再多幾個雙S級異能者這樣的存在,也不會再吸引一絲自己的注意了。

法流城,已經不再是劉然心中的龐然大物…… 星都,又被稱作是任務之城。這裡有著大大小小的異能者聯盟,勢力錯綜複雜,星羅棋布的各種聯盟總部在其間放出了各種各樣的任務,暗殺,護送,交易,談判,保鏢,授課,以及諸如此類的種種,都需要異能者的參與,而市面上所缺乏的物資,更是會在見不得光的地方被兜售一空,其名黑市。

一間古舊的小巷裡,有幾間破舊的瓦房,這一切又似乎與星都這個名字不符,而星都也確實是個高科技,高現代化聚集的城市。這裡有的是各種新奇的科技產品,以及高聳的大樓,十數層疊在一起的立交橋更是星都之所以叫做星都的原因。

夜晚到來的時候,當這十數層的層疊在一起的立交橋之上擠滿車輛,那些大大小小的車燈好似就像一顆顆明亮的星辰一般,好似是一片星雲在都市中漂移著,恍若充斥著喧鬧之聲的仙境。

然而,此刻卻是清晨,除了一些喧鬧的汽笛之聲,就是來往行人的喧嘩,星都也只有到了晚上,方能看出它的美麗。

此時,一位眼眸澄澈的青年,靜靜的立在一間古舊的小巷裡,他的身旁是一間破舊的瓦房,瓦房裡空無一人,有著的只是幾面滿是孔洞的牆壁罷了。

這名目光澄澈的少年,就是劉然,而他在這間破舊的小巷裡已經停留了整整一晚,他是在等,等一個機會。

「這小子,好像知道這裡是幹什麼的。」

「看起來像是新人啊。」

只見兩名彪形大漢站在這破舊的小巷之外,仔細的打量著劉然。

小巷位於光華街,而光華街則是貫穿著整個星都的主要街道。由星都光華,無光華不星都的美譽。

可正是繁華到極致的光華街的正中,竟然藏著一條如此破舊的小巷,這又是如何的不同常理!

而這所小巷卻是有名字的,其名,流浪者的歸宿……

「新人嗎?」只見那兩名彪形大漢中的一人緩緩向劉然的方向走了過來,出聲問道。

「對,請多指教。」劉然微微一笑,帶著一股初出茅廬的稚氣,緩緩道。

只見那大漢看著劉然這朝氣蓬勃的模樣,卻不做言語,走到劉然身旁那間古舊的瓦房裡邊,掀開滿是灰塵的地板磚。

滿是塵土的地板磚之下,竟然隱藏著一條甬道。裡邊黑洞洞的,不知道通往哪裡。

情花有毒:竹馬總裁非良人 新人,我先不問你名字。」只見那大漢嘴角透露著一絲狡黠的笑容,繼而道,「當然你要是完成第一個任務,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記住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