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姐,可以跟你談一談嗎?」

容子澈開門的手一頓,回頭看到顧明珠,整個臉都是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第323章哥,我不會害你跟嫂子的

這個顧明珠,他還以為她真的改性子了,沒想到她又陰魂不散的跟了過來。

容子澈下意識的擋在了溫如意前面,「顧明珠,你有完沒完?上次的事情,我不跟你計較,你現在又……」

「容小少爺,我在跟沈小姐說話,你難道聽不懂我的話嗎?」顧明珠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再次看向溫如意,眼底多了幾分客氣,「沈小姐,就幾句話,我不會怎麼著你的。」

真的想怎麼著她,剛才就動手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溫如意淡淡地看著眼前的顧明珠,又看了眼容子澈。

容子澈抓住她的手說,「不用跟這個瘋婆子說話,我們走。」

「容小少爺,這次你不讓我說話,下次我就偷偷地去找她了。」顧明珠笑容乾淨,可話里卻隱隱的含著威脅的意思。

想到她上次拿出槍來嚇別人,容子澈的臉色一變,「顧明珠!」

顧明珠像是沒聽到他的話,直直的看著溫如意,「怎樣,沈小姐。」

「好。」

溫如意麵色無波。

抬步往不遠處走,顧明珠跟在她後面,走了幾步,感覺到容子澈在後面跟著,轉過身說:「別過來,否則……」

話說到一半,顧明珠笑眯眯的轉身繼續走。

容子澈站在原地,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兩人走到距離容子澈大概六七米遠的地方停下,顧明珠笑著說,「沈小姐,你放心,我這個人只對男人和不講理的女人野蠻,對待像溫小姐這樣的,還是挺客氣的。」

「顧小姐有話請說,不必拐彎抹角的。」溫如意不想耽誤時間。

顧明珠聞言,開門見山的說,「爽快,我就喜歡像沈小姐這樣爽快的人,我也不圈子了,咱們直接說,我喜歡容子澈,想嫁給他,所以,不想他跟別的女人糾纏,沈小姐,我之前打聽過,子澈他沒有女朋友,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時候確定關係的?」

她不喜歡容子澈身邊圍繞其他女人,之前那麼威脅,是因為那些女人都妖里妖氣的,溫如意看著還不錯,又有容老爺子承認,所以她願意跟溫如意客客氣氣的問清楚這些,如果溫如意真的是容子澈的正牌女友,那麼她們就公平競爭,如果不是,那就更好了。

「……前幾天確定的。」溫如意皺了下眉頭說。

「幾天前?」顧明珠笑的燦爛,「那冒昧的問一句,沈小姐和子澈認識多久了?這麼快確定感情,難道不怕子澈只是玩玩嗎?」

溫如意抬眸看了她一眼,別過臉說:「顧小姐,我想請你認清楚一件事情,我們只是在談話,而不是你單方面的審問,我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

顧明珠鳳目流轉,「OK,我措辭不對,希望沈小姐別生氣。」

溫如意沒說話。

顧明珠湊到她跟前說,「最後一句話,沈小姐,我跟你公平競爭子澈,你介不介意?」

溫如意眉頭皺的更深,沉默了片刻,說:「隨你。」

「你不介意?」顧明珠訝異的抬眉。

「我為什麼要介意?」溫如意淡淡地看著她。

「沈小姐,你真是爽快人,我覺得,有你這個一個競爭對手,也不算太壞,最起碼不是那些嬌滴滴的,耍陰招的女人。」顧明珠一雙明眸里,閃爍著英氣的光。

溫如意毫不退縮的迎著她的目光,說:「顧小姐的話說完了?如果說完了,我還要回去。」

「沈小姐,請。」

顧明珠做了個請的姿勢。

迷糊新娘:俘虜黑道冷情人 溫如意抬步向容子澈走過去,容子澈先讓溫如意上了車,回頭自己上駕駛座,看到顧明珠在不遠處站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顧明珠見他這樣,笑了笑,滿是無辜的模樣。

車子緩緩地向前行駛,氣氛安靜的有些太尷尬,容子澈沉默了片刻,解釋:「我跟她不是像你想的那樣,那個瘋婆子的話,你不用理會……」

「這些你不用跟我解釋,我什麼都沒想。」溫如意麵色平靜的打斷他的話。

容子澈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望著她沒有半點起伏的臉,忽然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是啊,她什麼都不會想。

想多的是他……

容子澈平視著前方,握住方向盤的手有些發緊。

半裸婚 葉簡汐接到容子澈電話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他說把溫如意安全送到了家,讓她放心。

聽到溫如意的聲音,葉簡汐放了心,以後還是要多讓如意參加些集體性的活動,才能讓她漸漸的敞開心扉。

春末夏初,草長鶯飛。

慕洛琛經過兩周的觀察期后,終於從ICU病房,轉到了普通病房,葉簡汐的身體也調理的差不多了,所以就沒再單獨開病房,而是在慕洛琛的病房裡,加了一張單人床。

葉簡汐忙著照顧孩子之餘,還是會想想慕老太太,撇開慕老爺子做的事情不說,葉簡汐對老太太還是很敬重的,從出事到現在,她和洛琛都沒看過老太太,若是老太太沒昏迷,而是醒著,心裡也會失落吧。

葉簡汐在心底默默地嘆息了一聲,斂了思緒,轉身準備出去看看寶寶,走到門口剛打開門,看到門外站著的人頓時愣了一下,慕知寒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服,站在外面,身形修長,笑容依舊,明朗而帶著些許的狂野。

「嫂子,我哥呢?」

慕知寒眼底閃過訝異,但很快走進房間里。

葉簡汐稍微讓開了一些,說:「他去做檢查了,很快就會回來了。」

慕知寒到了病房裡,看了一眼,沒見到寶寶的身影,又問:「嫂子,小侄子呢?怎麼沒看到他。」

「寶寶在育嬰室,你想看的話,我可以帶你去看。」葉簡汐說著,抬眸看著慕知寒,覺得有些摸不到底。

從洛琛出事後,慕知寒沒來看過,但打過幾通電話,來問這邊的情況,甚至在慕老爺子將資產給他后,他依舊像以前一樣打過來電話,態度說疏遠也不全是,但親近也算不上。

對於慕知寒,葉簡汐看不透,摸不到他到底想做什麼。

看似放蕩不羈,但不經意間,又能做到那麼多的事情,實在是水太深。

「還是等下再去看。」慕知寒笑的無害,「嫂子,你現在身體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公司最近有些忙,所以,我希望你能繼續回去上班。」

葉簡汐張了張嘴,說:「什麼時候?」

「越快越好。」慕知寒說。

「再給我三天時間,我把醫院這邊安排好,就繼續回去上班。」葉簡汐想了想說。

「好。」慕知寒爽快的答應,然後遞給她一張紙條,「這是我們公司的新地址。」

葉簡汐接過紙條,看到上面的地址,睫毛微微的顫了顫,公司的地址變成了市中心最繁華的階段,慕知寒的身價水漲船高,緊跟著公司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葉簡汐沒了話,慕知寒在房間里轉了一圈,坐在沙發上,說:「嫂子,你剛才出去不是有事嗎?不用顧及我,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我在這裡等著我個就可以了。」

「……好。」葉簡汐實在找不到理由留下,只能轉身答應。

出了病房的門,回頭看了眼緊閉的病房,葉簡汐眼底的疑雲越來越重,慕知寒到底想做什麼?

想了好一會兒,沒想出來,葉簡汐轉身往育嬰室走。

看了一會兒寶寶,葉簡汐估摸著慕知寒還沒走,便又去看了看西西。

到了西西房間門前,葉簡汐看到凌南晟擰了眉頭,「你又來了?」

「什麼叫又來了?看來你很不歡迎我啊。」凌南晟扯出一個笑容說。

葉簡汐沒接他的話,徑自往病房裡走,凌南晟自然而然的跟了進去,西西見到他,開心的張開手臂,說:「哥哥。」

凌南晟抱住她,親了親:「西西,這幾天有沒有聽話?」

「有。」西西笑著,摟住他的脖子「哥哥,禮物。」

「沒忘記,都給你帶過來了。」凌南晟說著,把禮物遞到了西西跟前,西西見到禮物,開心的去拆禮物了,凌南晟幫著她一起拆。

郭嫂見他和西西玩的開心,說:「剛才西西還在念叨著凌先生呢,沒想到林凌先生這麼快就過來了。」

「我們這叫心有靈犀,對不對?」凌南晟說。

西西不懂意思,只顧著樂呵。

葉簡汐目光落在西西和凌南晟身上,腦海里忽然閃出一個念頭,但很快,她把那個念頭排出去。

西西怎麼可能會和那個人有聯繫?

雖然西西和她長得有些像,但這個世界上相似的人有很多,怎麼可能和那個人剛好有關聯呢?

葉簡汐不讓自己想那麼多,在凌南晟和西西玩了一會兒后,她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便轉身回慕洛琛的病房。

病房的門是虛掩的,門內的談話聲音很小,可葉簡汐還是聽到了一些。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哥,我不會害你跟嫂子的……」

「你做什麼,我沒權利干涉,但知寒,我希望你能清楚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不希望你出事。」

「哥,我會的。」

……

這句話說完,門內響起腳步聲,葉簡汐連忙推開了門,假裝走進去,看到慕知寒說:「都談完了?」 第324章『鴻門宴』

慕知寒見到她突然進來,臉上的表情有剎那的凝滯,但很快恢復了自然,笑著說:「談的差不多了。」頓了下,又說,「嫂子,我去看下小侄子。」

「用不用我帶著你去?」

「不用,我等下看完小侄子,就走了。」慕知寒說著,抬步往外走。

葉簡汐送他到門口,慕知寒客套了幾句話,轉身離去。

葉簡汐回到病房內,坐在床邊問:「知寒來說什麼?」

「沒說什麼,只是讓我放心養病,等著好了,再回公司里。」慕洛琛淡淡地說著,握住了她的手。

葉簡汐下意識的避開了他那根還沒長好的斷指,擰了眉頭說:「……洛琛,我知道不該懷疑知寒,可我總覺得他有事情要隱瞞。」

感覺從接管了慕家半壁江山後,慕知寒人前人後就像是兩幅面孔,雖然他沒做出什麼損害慕洛琛的事情,但看不透這個人,總覺得沒辦法放下心。

慕洛琛摸了摸她的頭髮,說:「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他這麼說,明顯是相信慕知寒了,葉簡汐也不好再說什麼,心底的擔憂卻揮之不去。

慕洛琛再怎麼推脫公司里的事情,慕氏集團也始終只有他這麼個總裁,公司是他推脫不掉的,容子澈漸漸的讓黎曼把工作移交到了他手上。

葉簡汐安置好醫院后,也準備開始上班,隔了那麼多月後,再回去工作,她才發現公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類似於皮包公司,如今卻開始正正經經的做起了生意了。

除此之外,公司新進了很多人,以前人手不過十幾個不到二十個,現在擴大到了一百多人,每個人都各司其職,有條不紊,像是這家公司原本就這樣。

葉簡汐找到唐瀟瀟,坐在辦公室里,忍不住問:「瀟瀟,公司怎麼忽然之間有這麼大的變動?」

「現在慕總經理……不,應該叫慕總了,水漲船高,咱們的地位也不一樣了唄,聽說慕總的爺爺,往咱們公司投資了整整二十個億,還特地挖來了好多公司的精英,重金之下,必有能人,咱們公司不到半個月,就這樣了。」

唐瀟瀟說著說著,忽然想到什麼,說道,「簡汐,我記得你老公也姓慕,該不是跟咱們慕總,有什麼關係吧?」

她上次去簡汐家送資料的時候,聽到她家裡的人說,慕家什麼的。

葉簡汐含糊其詞,「A市那麼多的姓慕的,哪裡那麼剛好?你以為這是在拍電影啊?」

怕唐瀟瀟再問下去,葉簡汐又說:「好了,唐秘書,你的文件整理好了嗎?讓我看看唄。」

唐瀟瀟回過神來,把文件遞給了她。

葉簡汐接過文件,翻看了下,的確是正規的文件了,接的工程雖然不是很大的Case,但比起之前處理的已經好了很多。

唐瀟瀟坐了一會兒,站起來說:「你等下小心點,咱們小太子爺要過來,他脾氣不怎麼好,上次把我辛辛苦苦整理了幾天的文件都給撕了。」

葉簡汐有些沒明白唐瀟瀟話里的意思,「什麼小太子爺?」

「還能有誰?咱們慕總的寶貝兒子唄,說起來也挺可憐的,以前跟著她媽,現在好不容易認回了他爸爸,媽媽卻出事了,前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的,就住院了,好像一隻耳朵失聰了,所以對誰都特別……」唐瀟瀟唏噓,她只知道,木木的媽咪是蘇涼暖,不過沒跟藝人安馨聯繫起來。

而且,媒體報道蘇涼暖的時候,很少提及她的兒子,每次提起也都是含糊的提起。

葉簡汐也知道唐瀟瀟不愛看新聞和娛樂八卦這些,有時間要麼在家裡泡著休息,要麼跟著一群小姐妹血拚,不然以她和唐瀟瀟這麼頻發的接觸,早被她拆穿身份了。

葉簡汐想到那天的事情有些出神,唐瀟瀟忽然問:「你在聽我說話嗎?」

葉簡汐緩過神來說,「抱歉,我想起一些事情。」

唐瀟瀟的八卦的興緻被打消了一半,跟人談八卦,最掃興的就是,你講的興緻勃勃,對方卻沒聽進去。

「算了,簡汐姐,你小心著他點就對了,反正他也不經常到公司這邊。」唐瀟瀟說。

葉簡汐點了點頭,繼續工作。

從早上一直工作到中午,葉簡汐坐的腰都麻了,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的時候,歐晨忽然過來敲門,說:「葉助理,等下陪著慕總去見一個客戶。」

葉簡汐動作一頓,指著自己:「我?」

難道這些不是唐瀟瀟去做嗎?

唐瀟瀟也莫名的看著歐晨,「歐晨,簡汐姐還要回去照顧孩子,不然你讓我去吧……」

歐晨面無表情:「這是慕總親自下達的命令,你們想要調換的話,自己跟他去說。」

一句話堵得唐瀟瀟沒話可說,同情的看了眼葉簡汐說:「簡汐姐,這次我幫不了你了。」

葉簡汐把東西放回了原處,說:「沒事,你趕緊下班吃飯吧,下午還有工作呢。」

「嗯。」唐瀟瀟點了點頭。

葉簡汐收拾好東西,走出了辦公室,去找慕知寒,還沒到他辦公室跟前,便碰到了迎面走來的慕知寒。

「嫂子。」

慕知寒先開口打招呼。

葉簡汐聽到他這聲,咳嗽了一聲。

慕知寒連忙改口說,「葉助理,都準備好了嗎?」

葉簡汐規規矩矩的說,「準備好了。」

「那就好,走吧。」

慕知寒說著,已經越過她,走到了前面,葉簡汐跟上他的腳步。

兩人出了公司,外面已經有司機等著了,葉簡汐認得出來,司機是慕家的一個老司機。

而司機也認出了她,尷尬的叫了聲:「孫少奶奶。」

葉簡汐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側首問慕知寒:「我們要去見什麼客戶?我什麼都沒準備……」

「這個客戶,不用準備什麼,嫂子只需要過去就好了。」 老公抽你丫的 慕知寒說一半留一半,故作神秘的樣子。

葉簡汐一頭霧水,不過他不願意說,她也不願意問。

船到橋頭自然直,慕知寒再怎麼樣,也不會這麼光明正大的耍什麼手段。

車子開到了臨江酒店,兩人從車上下來,慕知寒直接帶著她,上了頂樓的西餐廳。

葉簡汐推開包廂,看到裡面的人那一刻,有種想要轉身就走的衝動——裡面坐著的人的確是她不用準備的,一個是凌南晟,另一個則是她這輩子都不願意再見到的人……蘇子夜,她的生母。

葉簡汐僵在門口,一動也不動。

慕知寒走了兩步,回頭看著站在門口,一臉震驚的葉簡汐,笑著說:「葉助理?」

葉簡汐僵硬的攥住了手,忍住想要逃跑的衝動,一點點的機械的往房間里走。

凌南晟和蘇子夜見她沒調頭就走,都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