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雲閣的包間號發給了葉倩倩。

我還以爲這一次會是葉倩倩單獨出來。

但是我沒想到包間的門被推開之後,一夥人忽然以極快的速度衝進了包間,團團的圍住了我。

他們每個人手裏都拿着一把藏在暗處的匕首。

我擰緊了眉頭,眼底充滿了警惕。

葉倩倩躲在肖一山身後,充滿愧疚的看了我一眼。

她說:“對不起陳驍,我沒有別的選擇啊,我要是不把你叫出來,他會打死我的!”

“呵。”我冷笑一聲,心底裏面只覺得有萬分的可笑在蔓延着。

說到底終歸還是我低估葉倩倩了。

葉倩倩的心思比我想象的還要更狠。

肖一山走,衆人的包圍圈中走了過來。

他滿眼恨意的盯着我,眼底裏面的恨意幾乎快要凝成了實質。

他說:“陳驍,你應該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吧?你是不是覺得肖氏集團都已經快要滅亡了,你就能夠逍遙自在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抿緊脣緊緊的盯着肖一山。但是,我背到身後的雙手已經按動了撥號鍵。

“陳驍,只要你現在願意放過肖氏集團,讓那個人拿出紫金拯救蕭氏集團,那我現在就放過你,我可以將你給放回去,不會再爲難你,你看怎麼樣?”

肖一山猙獰着面容,眼底裏面充滿了瘋狂。

顯然他現在已經快要接近崩潰的邊緣了。

我沒有說話。

我知道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會激怒肖一山,與其如此不如看一看肖一山到底想做什麼。

可是我不說話,似乎讓肖一山越發的憤怒了起來。

他抓過了一邊手下的匕首,惡狠狠的指着我,張寧的面容道,

“陳驍,你別以爲這樣你就能將我們小市集團的命脈抓在手裏了!你在做夢!就算我要死,也絕對會把你拖下地獄跟我一起,要麼你現在就給那個人打電話放過肖氏集團,要麼今天我就將你砍死!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道理,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吧?你別忘了,就算我真的在這裏除掉你,到時候也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得了我,

你是個聰明人,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肖一山說着就逼近了我一步,眼底的瘋狂,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我可以感覺得到,他手中的匕首都在散發着寒芒。

這把匕首應該是剛出鞘的,所以比較鋒利,要是落在了我身上,只怕很容易就能把我的皮膚刮開一層。

我並沒有表現出害怕,只是漠然的繼續盯着肖一山。

絕色總裁的超級狂醫 你快打電話啊,你盯着我幹什麼?難道你真的不想要你的這條小命了?!”

肖一山大吼着朝我逼近,甚至匕首已經抵到了我的脖子。

我知道他只要手掌再用力,那這個匕首隨時都可以割破我的喉嚨。

“你這一次讓我過來爲的不就是除掉我嗎?難道我打了這個電話你就能放過我?”

我冷笑一聲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肖一山。“這話只怕是連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我說的全部都是真的!”肖一山吼了一聲,“只要你現在給那個人打電話,放過肖氏集團,我就放過你!我手裏面的這把匕首可不是吃素的,想活命就乖乖聽我的話!”

我可以感覺的出來,肖一山這一次似乎真的抱了必死的念頭。

這個時候絕不能惹怒他。

我拿出了手機假意的道,“好,我現在就打電話,你先把匕首給放下來。”

“你別他媽想騙我!”肖一山又是大吼了一聲,“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現在就是在騙我!你想拖延時間對不對!” “你想多了,我沒有想着要拖延時間。”我退後了一步。

肖一山現在的狀態,隨時有可能將匕首狠狠刺向我的心臟。

我必須保持極度的警惕。

就在這時,葉倩倩忽然將眼神看向了我。

我可以感覺得出來,葉倩倩的眼裏面帶着的根本就不是愧疚而是一絲難以察覺到的得意。

看來葉倩倩這一次將我叫出來,未必就不是出自真心實意

“那你現在就給我打電話,當着我的面打,絕對不許背過身子!”

肖一山顯然對我警惕到了極點。

他現在手裏雖然拿着匕首,但是對比起我的淡然來說,他現在更像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我順着他的意給齊周打去了電話。

“你這小子不是纔剛掛斷嗎?怎麼又突然給我打電話了,以前也沒覺得你那麼能說。”

剛接通電話,齊周就在那邊碎碎唸的說道。


肖一山猙獰的面容又靠近了我一些。

他揮舞着手裏的匕首,顯然是在威脅我,趕緊說這一次的目的。

我壓低了聲音,對着電話那一邊的齊周道,

“蕭氏集團那一邊,你打算怎麼處理?”

“你怎麼又問起這個問題了?”齊周疑惑的聲音從那一邊響了起來。

“這件事情暫時不着急。”

他話音剛落,我就看見肖一山捏着匕首的動作又是一抖。

顯然肖一山現在隨時有可能會對我動手。

“你有沒有想過跟肖氏集團合作給出優厚的條件,不用說購銷是集團,讓肖光榮繼續坐在那個位置上,咱們只需要在後面坐享其成。”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齊周的聲音變得越發的疑惑了起來。

“現在我們齊氏集團已經到了跟肖氏集團不死不休的地步,如果蕭氏集團繼續存在,那對我們齊氏集團就是巨大的損失,這件事情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

不過齊氏集團最後的繼承人也會是你,所以你要是打算這麼做也無可厚非,你先告訴我,你是真的有這樣的想法嗎?

難道你跟肖一山之間的恩怨就這麼了結了?”

我知道,齊周發現不對勁了。

一般情況下,他絕不會過問我的私人恩怨。

可是現在他卻主動提起了肖一山,顯然就是知道我現在未必是平安的。

我沉下了心思,隨口便道,“沒有了結,但是這件事情也不必一直抓着不放。”


我輕笑一聲,隨後繼續道,“時間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即便是有再多的恩怨,也都應該結束了。”

“哦。”齊周那邊應和了一聲,漫不經心的說道,“你最後會是齊氏集團的繼承人,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該罷手了,行了我知道了,

不過解決這件事情還得需要一段時間,你先把你現在的位置告訴我,我讓人過去接你,具體的事情我們再談。”


“你不用過來了。”我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肖一山眼底盛着的狂熱。

我知道,如果齊周過來肯定也是面臨跟我一樣的局面。

“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就先掛了,事情處理好之後你再給我打電話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便直接掛到了電話。

但是肖一山眼底的瘋狂沒有半分消減。

“陳驍,你不用着急,只要那邊的事情處理完了,我現在就能放你離開,你放心,我只是想要保護肖氏集團而已,只要肖氏集團沒事,我們之間的恩怨也可以一筆勾銷的,你說對嗎?”

肖一山一邊說着一邊把玩着匕首,顯然是在威脅我,想讓我附和他的話。

不過我並沒有迴應肖一山,視線在雲閣的包間裏面輾轉了幾番。

我之前也來過雲閣知道這裏看似是封閉的整個包間,但是實際上這裏是有兩扇門的。

因爲雲閣這一邊大多數都是權貴來的地方,所以這裏的保密性和可靠性都是出人意料的好。

不過我掃視了一圈,發現最後一扇門居然就在我右側的方向上。

要想突破這個包圍圈,可沒有想象之中的那樣容易。

他們手中都拿着匕首,只要我一動,他們隨時可以割破我的喉嚨。

但是現在也就只有這一種方法了。

齊周那一邊正在拖延時間呢,我能夠做的就是儘快脫離這個包圍圈。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的緊張全部都給壓了下去。

這個時候緊張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相反的只會讓我陷於危險之中。

但是肖一山似乎發現了我的動作。

他捏着匕首又上前了一步,眼睛裏面的瘋狂已經逐漸褪去,現在留下來的就僅剩一絲絲的得意。

他說:“陳驍啊陳驍,你應該也沒有想到你會有這麼一天吧?被我威脅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想還手?”

“不想。”

我冷笑一聲,便搖了搖頭。

但是,肖一山看向我的眼裏的不善,似乎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就在他轉頭將匕首重新遞給手下的一瞬間,我猛然往右側跑去!

“老大他要跑!”

人羣中間瞬間就響起了一聲又一聲的驚呼。

“快把他給我抓回來!”肖一山大湖的聲音也在後面響起,但是這個時候的我已經顧不上了。

我極速的奔跑着,可是在那邊,還有好幾個人正在守着,手裏面都拿着鋒利的匕首。

就在我衝到右側門口的一瞬間,他們拔出了手裏的匕首,狠狠朝我刺來。

我閃躲着他們的匕首,可是因爲匕首太過密集,我根本就來不及完全脫單,慌亂之間就中了幾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