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媒體記者們就跟捕捉到慕家的爆料新聞一樣,逮着慕桁不放手,反倒是讓慕景炎有機會逃走。

Wшw⊙TTκan⊙¢ ○

要不是葉夢瑤突然的醒來,帶走了媒體記者們的眼球,我和慕桁指不定被他們搗鼓的連前十八代祖宗的事情都要說出來。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跟我一起離開這!”

容迦的聲音忽然從角落裏鑽了出來,他輕聲叫了我和慕桁,先一步從另一條捷近離開。

等我們一起逃離這是非之地鑽入容迦的奧迪車後,才明白葉夢瑤根本沒醒來。

這都是容迦故意搞的鬼。

“真難想象,那些媒體要是知道被騙了,又會寫出什麼話來。”

短短的幾日,我也是見識到媒體們捕風捉影以及胡說八道的功底。

子虛烏有的事情,都能寫出一串故事來,也是本事了。

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的慕桁沒有答話。

駕駛座上的容迦邊開車,邊憂心忡忡的回覆我:“指不定是怎麼對你和慕桁胡編亂造,花邊新聞和謀害醜聞雙管齊下,慕桁,這幾日你家族的事情,估計有的你忙了。”

家族的事情?

我捕捉到容迦話裏的關鍵詞,奇怪的提問:“什麼意思?這事還會牽扯到慕家家族?”

鬧得這麼大,會不會影響慕桁的家主位?

容迦剛想回答我,就被慕桁制止了。

“無關緊要的事情,沒什麼好牽扯的。”

慕桁回答的很淡定,情緒也沒個起伏,可我就覺得他有事情瞞着我。

我憋着嘴,沒搭話,他不想說我也就不問了,只是心裏就覺得有個膈應,難受。

沒了我的說話,慕桁和容迦也沒了話茬不再搭話。

車內的氛圍忽然變得冷到尷尬。

直到慕桁忽然想起什麼,詢問容迦時,車裏的尷尬爆冷氛圍才稍稍降低。

“讓你查的事情查到了嗎?”

純白心臟 “嗯,眉目是有了,只是……”容迦說到這裏停頓了下,透過後視鏡看了我一眼又繼續,“需要朵雅的配合。”

我正發着愣思考之前醫院裏慕景炎話裏的玄機,聽到容迦提到我後,我怔怔地擡起頭。

“我的配合,需要我配合什麼?”

我還沒明白容迦說到哪裏了,所以我這回答,答得有些唐突。

直到容迦提起我遇到慕景炎那晚上的事情時,我潛意識裏是抗拒的。

可爲了洗清嫌疑,我猶豫了片刻後還是將那天的事情娓娓道來。

唯獨我差點被辱的事情,硬是給瞞了下來。

“呵,這事果然是他乾的。以前就覺得慕家除了你慕桁,就屬旁親的慕景炎最難對付,沒想到還真應了我的話,手段高超到連我都佩服,可惜用的手段總是不入流,偏偏不在五玄之術上下點功夫,旁門左道的智慧用得徹徹底底,意外的是,他對付的居然不是外人,而是你——慕桁。”

容迦篤定的說着,又開始分析起慕景炎的爲人和處事,字裏行間無一不透露着慕景炎跟慕桁的矛盾。

饒是我再不聰明,也是能聽出他話裏的針對性。

想想慕景炎看着慕桁的眼神,殺氣騰騰,現在回想起來,原來兩個人一直不合。

我不自覺想到慕祺英的死,他的死間接性是慕桁殺死的,雖然最後靈魂被女鬼吞噬,但他的責任旁無責貸。

這事要是被慕景炎知道,他們的關係只會更加惡劣。

我剛想到這一茬,容迦的聲音驟然響起打斷我的思緒。

“他怕是已經察覺到慕祺英的死跟你有關聯。”

容迦的話如同警鈴在我和慕桁的頭頂驀然敲響。

我豎起耳朵,繼續聽。

“慕桁,你現在準備怎麼辦?下一步難保他不會召集長老來逼你就範。”

“靜觀其變,見招拆招,他還沒本事能絆倒我!”

好半天,慕桁回了這麼一句話給容迦。

意味不明的,不僅我沒聽出來其中的含義,容迦也雲裏霧裏。

“朵雅,之前你發現慕景炎帶人翻牆進入的地方,你還知不知道具體位置?”

突然,慕桁扭過頭,幽深中帶着絲探究的眼神逼向我。

盯得我渾身一個激靈。

我遲疑了下,腦海裏翻涌着昨天晚上發生的地點和事情,忽略掉不愉快的事情,畫面定格在人工花壇裏。

“記得,是後院西北角的花壇附近,往南走有個人工噴水池。” 比賽的慘烈程度讓所有的觀衆都心驚膽戰,那拳擊臺被弄得到處都是穢物,德國選手的屍骸還放在上面,經過好一番的清掃過後才重新開始比賽。

和之前的國家不一樣,日本隊並沒有首先選擇力量型的選手,而是直接派那個酒井美枝子上來打頭陣,小娘們兒長的很風騷,引得臺上臺下一片譁然。

胖子咧開嘴露出了猥瑣的笑容,而王佳佳則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英國隊方面上來的一個黑人,名字叫做卡文,身上滿是五顏六色的圖紋,根據資料上顯示,這是一個意念大師,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念,改變周圍的磁場,從而擾亂對方的心智,和我們隊中劉剛的本領有點兒像。

雙方站在臺上,臺下立刻就響起了掌聲,大家都想看看這日本隊和英國隊之間是怎樣的一個對戰,因爲這兩個國家都是強國,對於這個小島都是志在必得。

那個日本女人上臺之後,十分恭敬的向卡文鞠了一躬,從這一點上來講,倒是符合日本人的做事風格,上來啥話不說先是點頭哈腰。

卡文冷冷的看着這個娘們兒,露出了猥瑣的笑容,抱起雙臂,一臉不屑的樣子。

接着,酒井美枝子一下子脫掉了一半兒和服,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肩膀,臺下又是一片噓聲。

胖子看的起勁兒,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這個時候王佳佳在他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疼的他呲牙咧嘴。

卡文看見這個較小的日本女人脫掉了半截兒衣服,微微的露出了笑容,還吹了一聲口哨以示喝彩。

我見那日本女人的肩膀頭子上畫着一條大蛇的圖案,心中暗道,會不會這個娘們兒所謂的召喚妖精就是身後的那個大蛇?

突然,美枝子輕輕的一擡胳膊,立刻從她的腋下飛出一個東西來,直直的衝向了卡文,速度太快,卡文根本就沒有看清楚是什麼,然而片刻之後,好像也沒有什麼危害,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

此時我看見,美枝子的眼中微微的露出了陰險的笑意。

這個時候臺上臺下所有的人都覺得日本隊十分的無聊,這門血腥的比賽,居然讓一個小娘們兒上來搗亂,還把英國選手嚇了一條。

”寶貝兒,如果沒有其他的招式,那我可就來了!”卡文微微的一笑,慢慢的走上前來,眼前的這個日本美女在他眼裏,簡直就是一個獵物,可以慢慢的折磨開心。

當他走到比賽場地中心的時候,突然一捂肚子,做出了嘔吐狀,接着身體開始迅速的膨脹,口眼也歪斜了開來。

“殺了她!”

英國教練大聲叫喊道,他已經知道自己的選手輕敵中計了,再徹底敗北前一定要先手刃了這個日本娘們兒。

可是眼前的情況根本就由不得卡文,他跪在地上劇烈的嘔吐着,從嘴裏吐出一股股跟蛇一樣的東西,爬來爬去,我看這美枝子的招數,怎麼這麼像是在下蠱。

然而更加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這個卡文的身體開始劇烈的膨脹,肌肉越來越發達,身上還長出了毛來,樣子也十分的猙獰,我怎麼看怎麼像是要變成一個猩猩。

卡文大叫着衝向了美枝子,美枝子用極快的身法躲開,只見他身後觀衆臺前排的幾個人,包括印尼的一個選手,腦袋瞬間就好像是炸碎的西瓜一樣,“砰”的一下炸裂開來。成了美枝子的替死鬼。

這個卡文徹底瘋了,利用自己的意念到處殺人,搞的臺下一下子就混亂了開來,大家都紛紛的往後退去,想要躲開這個異變的怪物。

美枝子這個時候揮舞着自己的胳膊,竟然搖曳的跳起舞來,漸漸的卡文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大猩猩在臺上不停的怪叫。

開始時他的身體只是越來越膨脹,到了後面則是直接的萎縮開來,我看着看着似乎明白了裏面的一些門道。

這個美枝子往卡文身上扔的東西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是清楚的,就是卡文在不斷的退化,先是退化成猿人,接着就是猩猩,再到後來不知道變成了什麼動物,十分鐘之後,卡文竟然變成了一個樣子很像是蜥蜴的東西。美枝子輕輕的一吹口哨,他乖乖的爬了過去。

全場一片譁然,原來這個日本選手竟然能讓人進行退化,最後變成了一個兩棲動物,這可真的是太恐怖了,這個日本的美嬌娘此時在衆人的眼裏瞬間變成了一個撒旦一般的惡魔,令人不寒而慄。

英國隊敗了一場,卡文還沒有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就被美枝子給退化成了蜥蜴,不可不說是輕敵所致,第二個上場的英國選手則是力量型,他看着眼前的這個日本小娘們兒心中滿是怒火,恨不得一下子就撲上前把她撕成碎片。

然而狡猾的美枝子並沒有跟第二個英國選手進行比試,而是換成了那個體重近400斤的相撲跳上臺來,和英國選手對峙在了一起。

英國的這個傢伙,身形體重一點兒不比美國的那個比爾差,想來歐美這些國家都是喜歡發達的肌肉,力量在他們的眼裏比那些所謂的邪術要靠譜的多。

兩個跟坦克一樣的傢伙站在了臺上,一場力量的對決即將開始。日本的相撲士猛的一衝,就像是一個炮彈一樣直直的衝向了英國選手,英國的這個選手沒有躲閃,而是直直的也衝了上去,本來我覺得雙方撞在一起,跟汽車相撞差不多,沒有什麼好看的,但是令我吃驚的是,他們撞在一起後居然發生劇烈的爆炸,震的整個場地都晃動了起來。

那威力相當於一個煤氣罐兒爆炸,震得人耳朵生疼,所幸沒有碎片崩出,要不真的是要死一片。

我們擡頭再仔細看比賽場,但見那個日本相撲的腦袋被炸掉了半個,機器的導線和皮圈兒之類從臉的另一側露了出來,我心中暗自好笑,這他孃的哪裏是人,明明就是一個機器人,可是英國的那個哥們兒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放眼看去,但見那個英國選手毫髮無損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這個日本大胖子,一臉的不屑。

“老馬,我想起來了,老李之前說過,英國的選手裏有一個叫火神比利的傢伙,一旦接觸到他就會發生劇烈的爆炸,想來這個日本傻胖子太過於自信自己的實力,非要跟人家進行衝撞,結果倒黴了自己!”胖子小聲說道。

這個日本相撲士被炸裂了半個腦袋,但是行動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似乎他完全就是機器人的構造,即使沒有大腦也不會影響自己的行動。

但是我看到這裏,心中有點兒不痛快了,這日本隊不是純粹扯淡嗎?怎麼派個機器人兒上來了,如果這樣的話,還不如直接派一個坦克上來更加有效,何必還非要裝成一個人的樣子。

日本隊選擇相撲士來對付火神比利,明顯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只是我們現在還沒有看見這個相撲士有什麼特殊的技能,想來他的腦袋已經被炸掉了一半兒,這一場應該是英國隊給扳平了。

然而,沒過幾秒鐘,我們看見那個日本相撲被炸開的腦袋裏,開始黏黏糊糊的鼓脹起一些如同麪糊狀的東西,附着在傷口之上,沒過一會兒竟然全部都復原了。雖然過程看起來稍微有點兒噁心,但是復原的效果還算不錯。

火神比利愣愣的看了一會兒,似乎喪失了耐心,直接大叫一聲的衝了上去,看來他是想一舉結果這個日本胖子。

然而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比利一拳打在相撲士的身上後,拳頭竟然深深的陷了進去,整條胳膊都陷進了相撲士的大肚子裏。

那個日本相撲士的大肚子,活脫脫就像是一個大面團,直到把比利的半個肩膀頭子都吸進了肚子裏,瞬間,那如同麪糊狀的皮肉就粘合在了一起,比爾的身體竟然長在了相撲士的肚皮之內。

比利開始拼命的掙扎,但是他越掙扎陷入的越深,那個相撲士不停的用自己的肚子往前涌,不到一會兒的工夫,比利的兩條胳膊還有半張臉都被粘進了肚皮裏。

比利大聲怪叫,想從裏面掙脫出來,但是相撲士的肚皮就像是一個口香糖一樣,任由你怎麼拖拽就是粘住不放,然後再反彈把你吸住。

發展到了這個場景,比利也顧不上許多,大喊一聲,日本相撲的肚子裏傳出一聲沉悶的炸響,他的肚皮就好像是氣球一樣的鼓脹開來,但見裏面通紅一片,想來是發生了猛烈的爆炸。

比利引爆了自己體內的爆炸潛能,但是這個相撲士就是如同一塊兒沼澤牢牢的吸附化解了比利一切的進攻。

到了最後,這個相撲士向前一衝,直接把比利給壓在了身子下面,黏糊糊一片覆蓋全身,這個號稱火神的英國選手,竟然全部被這一團兒面的日本相撲士給活活吸納包裹住了。 我和慕桁以及容迦齊齊趕向慕家後院西北角附近的花壇處。

我們一起尋找着慕景炎之前在這裏留下的蛛絲馬跡。

我們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唯一比較顯而易見的腳印或者踩踏草坪的痕跡,都在事後被墓家勤勞的園丁給修復完整。

我不甘心痕跡就怎麼給磨滅了,順着以南的方向往人工湖的方向走去。

我仔仔細細的在人工湖附近尋找痕跡,可在盯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後。

我有些頹唐的靠在人工湖西面的那面蛛網狀的擋牆上。

蛛網擋牆是鏤空的,由外可以遠目牆內。反之也一樣可以看到外面。

“你找的怎麼樣了,有什麼發現沒?”

我的目光忽然觸及往我這頭走來的容迦,眼底流光一閃,我慌忙的站了起來。

可得的是一樣踟躕不前的答案。

“沒有,什麼都沒發現,現在只能看慕桁的了。”

容迦無奈地聳了聳肩膀,他一樣是什麼也沒發現。

我舔了舔乾澀的嘴脣,沒再搭話,只希望慕桁的運氣會比我們好點,多少要發現點什麼。

不然葉夢瑤的事情不好脫嫌。

我和容迦把所有希望都給了慕桁,結果人家也是毫無頭緒。

容迦喊我離開的時候,我無精打采地靠在蛛網狀牆上,有點不死心,目光不停地滴溜兒在牆外的那塊矮樹叢裏。

慕家是大家族,除了圍牆以內的,外頭也是佈滿了綠化帶。

我心事重重的盯着牆外,身後容迦喊我離開也沒有注意到。

我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被我遺忘了。

我的視線忽然落在蛛網狀牆外的矮樹,那被鬱鬱蔥蔥矮樹下的某一點東西,因爲光照的緣故,它發出一閃一閃的白光。

我疑惑地指着那閃着白光的某一處,叫住了正要轉身離開的慕桁和容迦。

“那是什麼?”

有一種聲音告訴我,葉夢瑤的下毒事件,會從這裏開始變得不一樣。

果然,在慕桁轉身那一刻,翻牆跳出蛛網狀牆體後,蹲地撿起地上閃着光的某個成人手心大小的白色相片紙後,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微弱的轉變,不再凝重沉思。

“這個是什麼?”

我在慕桁重新回到身邊的時候,詫異地指着那張從未見過的相紙。

我沒明白慕桁這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究竟在這紙上發現了什麼?

大概是我不動外面世界的東西,我瞅着這張相紙,沒看出個什麼花來。

慕桁正要作解釋的時候,容迦搭了我的腔。

“拍立得相機獨有的膠紙,對着光,當場甩一甩,正面白色的地方就出顯現出所拍的事物成像。”

我看着說話的容迦,聽得雲裏霧裏。

直到慕桁對着太陽光,甩了兩下所謂的膠紙後,它原本空無一物的正面跳出一張夜景清晰圖。

而相片上顯現的夜景照,赫然就是出事的那晚,我在牆角遇到翻牆而入的四個人。

某些答案呼之欲出,尤其是慕景炎就在裏頭的時候,慕桁盯着他的眼神都變得神祕叵測。

看到慕景炎那張臉後,我也覺得有些真相已然呼之欲出。?而在靠近真相的那一刻我反而擔心慕桁會包庇慕景炎。

而慕桁可能會包庇慕景炎的重點原因是慕褀英,他已經被他間接害沒了,如果慕景炎出了事,他那家親戚還會給他好臉色嗎?

我想到這一茬,盯着慕桁手裏的相片,沉思不語。

“擔心我會放過他?”慕桁冷峻的聲音突兀地在我的頭頂響起。

我一個擡頭,就迎上他漠然無視的眼神,心底沒來由的一滯。

慕桁的敏銳力和洞察力一向很強,我沒想到即使我不開口,他也能猜出我心底的想法。

但是我也只是怔了幾秒,就跟慕桁錯開了距離。

“沒有的事,你只是公正不阿的,無論是感情還是事業。”

我答非所問的提及我和他的事情,被他扭過頭刻意裝作若無其事,甚至是充耳不聞。

我被他再次的忽略,心裏明明是難受的,眼睛還是巴巴地盯着他的背影,聽他跟容迦的對話。

“容迦,查下他身邊的這幾個人,以及……”慕桁盯着相片上的慕景炎,猶豫了下,才慢慢的繼續開口,似乎做了某個重大決定,“也查下這張屬於拍立得專屬的相片主人,這個人住的應該離我們不遠,或許就在某個公寓裏。”

慕桁說到這裏的時候,擡起頭還在慕家附近的幾個居民房以及一座二十三層的商品房做了明顯得懷疑手勢。

我順着他說的話,打量着別墅四周的情況,發現其他落地房、商品房的高度似乎都在別墅之上,而慕家別墅後院蛛網牆外的矮樹綠化帶正好連接着一套落地房的後門。

我心中起了個想法,會不會是那家房的主人無意間路經這裏,拍到了那晚的事情?

還沒等我把自己的猜測告訴慕桁和容迦,容迦已經跟慕桁分析過落地房連接別墅的事情。

我尷尬的將張開的嘴合上,望着容迦遠去的背影,他們的效率果然是比我快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