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們注意有用?

高明豪在解決了兩人之後,主動進攻了!

場中頓時傳出一陣**吸氣倒地的聲音,不一會兒胡銳的手下都人仰馬翻的倒在地上不斷的翻滾。

胡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眼前這一幕,這纔過去不到三十秒鐘,自己帶來的十一個人居然被這傢伙一人給放到了。

而這時,高明豪一步步對着自己走來,胡銳害怕了。

“這位大哥,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你就別打我了!”胡銳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大聲的求饒道。

高明豪一愣,他沒想到大暴牙居然這麼沒氣節,以前的時候他不是這麼囂張麼,自己好像還真沒見過他服過軟呢。

侯文興奮的跑到高明豪的面前,狠狠的一拳頭打在高明豪的胸上:“好呀明豪,沒想到你藏得這麼深。”

“我也沒藏呀,我說了以前是你衝得太快,我沒機會出手呢,出手也不過是撿一些殘羹剩飯。”高明豪笑道 ,

誰也沒有注意到,跪在地上的胡銳卻把自己的手慢慢的朝背上摸去。而他拉開背上的衣服,一把光亮的長刀被撇在他的褲子上。低着頭的胡銳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接着手臂一用力背上的刀就被他抽了出來。

正當他想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汽車給撞了一般,一股劇烈的疼痛傳遍了全身!

高明豪是沒看到胡銳的動作,可是胡銳在抽刀的時候,下意識的停下了呼吸以爲這樣可以保險一點,可是沒想到他停下的呼吸讓高明豪感知到了。

所以高明豪很是直接的一腳對着胡銳的臉上踹去,而胡銳落地的刀,高明豪輕輕的一跺腳,那把長刀在他的一腳之下,變成了三節。

“嘖嘖,明豪看不出你小子還真的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呀。”侯文感嘆道,剛纔高明豪動手的細節自己無法看清楚,失望呀。可現在看着高明豪輕飄飄的一腳就把長刀給踩成了三節,這不是說明高明豪的力量強大麼。

高明豪笑了笑:“沒什麼,好了把這些傢伙給趕到王叔的面前讓他們給王叔道歉吧。”

侯文就是喜歡欺負人,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搞來了一根棍子,然後把胡銳長刀的碎片刀把的那截綁在長棍的前面,如果不是他太胖了,就好像關二爺在世一般。 王叔此刻還沒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高明豪的動作剛纔可謂說眼花繚亂,讓人分不清楚那些手臂腿的殘影哪一個是真實的。

而當侯文把胡銳一行十二個人不斷的爆菊趕到了王叔的面前,王叔這艹撫摸着自己的胸膛。

“王叔,老頭子幸好沒心臟病,要不然這會兒恐怕就沒命了。”

高明豪走到王叔的身旁,親熱的摟着王叔的脖子:“王叔沒事了,你看大暴牙來他們來給您道歉了,敢兇我王叔, 哼哼!”

侯文把這一羣人趕到了王石面前跪下,見他們不說話,擡起腿來就對着已經醒過來的小眼睛男子菊花就是一腳,訓斥道:“你們還在磨嘰什麼,菊花癢?想要菊花殘?”

本來胡銳等人還以爲王叔會開口制止高明豪和侯文的動作,畢竟王叔做人就是一個老好人,以前打架他見到都會去勸架,可這次怎麼還不開口呀。

迫於侯文對他們菊花造成的YIN威,胡銳一行人不情願的開口道:“王叔,對不起呀。”

“說得這麼沒有誠意,敷衍就想了事呀?”侯文好像最看不慣那個小眼睛男子,對着他的菊花又是一腳。侯文就是看不習慣這小眼睛男,剛纔就是這貨叫囂得最厲害,槍打出頭鳥不懂麼。而且他還在想着爲何今天自己要穿於運動鞋來,穿自己那雙鞋頭尖尖的來爆菊豈不是完美了。


小眼睛男的菊花一次又一次的被璀璨,爆的他率先的大聲吼道:“王叔,對不起!我們錯了!”

可話才落音,菊花又是被人一腳,身後傳來侯文的吼聲:“比聲音大是吧,知道的以爲你們在道歉,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們在吼人,在哭喪!”

高明豪看着侯文的動作笑了笑,從那小眼睛男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高明豪能夠想到小眼睛男此刻的菊花,嘖嘖嘖……不知道這貨這幾天下去去廁所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好啦蚊子,別欺負人了。”高明豪先對侯文談笑到,接着又望向跪在地上的胡銳等人:“道歉你們都會吧,誠心誠意的來,那樣你們道了歉就可以走人。”

一聽到道了歉這傢伙就會放自己走,胡銳第一個以一種十分沉重的語氣說道:“王叔,對不起,這次是我冒犯了你,下次不會了。”

這話才說完,胡銳就覺得自己菊花一股巨疼傳來,憤怒的扭頭望去,發現侯文那胖乎乎的臉已經近到自己能夠感覺到他的呼吸了。

“看什麼看呀!下次不會了,也就是說下次不會這麼做了,是不是想要直接對我王叔動手呀。”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忍!

胡銳臉上的怒氣也被痛苦的神色佔據,頓了頓扭頭望向王叔:“王叔,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了。”

高明豪看着胡銳,思索了一陣子指着胡銳說道:“大暴牙,你今年多大了?”

胡銳一愣,問這個做什麼,但是還是不假思索的答道:“二十七了。”

“你還是學生嗎?”高明豪問道,這大暴牙從他進入這所學校的時候就存在了,現在過去了六七年居然還在。

胡銳搖搖頭:“不是了。”

王叔這時在一旁插嘴道:“他不是學生,是導師。學校裏面的一個主任是他的舅舅,而在又有着一個姑姑在教育局工作。所以就被安排到學校來任教,教的是體育。”

高明豪和侯文很是仔細的看了看胡銳,這貨是導師?自己等人在學校這麼久都沒聽說過這貨是導師,倒是他每天都是混混的身份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

“這樣呀,那學校裏面混日子的導師還有沒有呢?”高明豪問道。

王叔輕笑了疑似哼:“怎麼沒有,好多都是關係戶進來了。有得甚至只有小學文憑就跑進來教育你們大學生。就你們那一批,有一個姓陳老頭子你還記得吧。就那傢伙,就只是一個小學二年級出來的。”

高明豪和侯文嚥了咽口水,這麼彪悍!

自己好歹也是高中畢業才進入了這所大學,身份還是學生,人家小學都沒畢業的,直接進來教育自己讀書,這樣的知識!

“也就是因爲這樣,所以如果要讓學校繼續下去,所以那些花費太大了。”王叔談到。

高明豪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看來學校這潭水太渾濁了,如果不好好的把泥沙全部清除,這學校怎麼辦下去也不會知名的。

“大暴牙,我以後應該會長期的來學校,不過我不希望看到你了。如果下次見到你,也許我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的。”高明豪淡淡的說道,說完對大暴牙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胡銳頓了頓,看着高明豪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念頭,站起身來就對着停靠摩托車的地方走去。

丫的你不說我也不會來了,這次臉丟大了,以後還怎麼在學校裏面混,而且這些傢伙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還願意跟着自己麼?

等大暴牙走後,高明豪巡視了一邊此刻跪在地上的衆人:“你們都還是學生吧。”

“是的,我們都是學生。”

高明豪嘆了口氣,這些學生恐怕都是家人在外地打工,回了家也沒事所以就呆在學校裏面。

“以後好好的學習吧,跟着大暴牙那樣的人,浪費了你們家人在外面幸苦賺錢來供你們的學費。”

“可是大哥,學校下個學期不知道還開不開呢,聽說好多老師的工資都沒發,那些老師好多都不來了。”

說話的正是那個小眼睛男,看來他是被侯文給打怕了,希望在高明豪這裏搏個臉熟,讓高明豪叫侯文不要踹自己的菊花了,那感覺真的很疼呀,現在也許都腫了!

高明豪皺皺眉,制止了眼前這羣人的說話:“學校不會垮的,相信我。而且學校日後也不會象現在這般,定能成爲全球知名的大學的。你們回去吧。”

學生們才走,高明豪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一看號碼是銀行的。

高明豪看了看,一看整個人就凝固了起來。

侯文見狀,不解的探出腦袋看着高明豪的手機,一看也愣住了。

“你們倆怎麼了?”王叔疑惑的問道。

高明豪這時笑了起來:“沒事,王叔幫我聯繫一下校長吧,回頭我找他說說,把學校保住。”

侯文這會兒才從剛纔的震撼之中回過神來,指着高明豪的手機不可置信的說道:“明豪,這短信是真的?”

“你覺得這樣的號碼會是假的嗎?”高明豪反問道。

銀行的號碼不可能作假,聯繫到剛纔高明豪所打的電話,侯文越來越看不透高明豪了。

因爲剛纔的短信赫然是一條轉賬的短信,短信內容也就是那樣,只不過其中的數字居然是十三位數,只不過後面有着兩個零頭,算起來總額也是一百億呀!


這傢伙只是打個電話就有着一百億進賬了? 何成倫已經五十多歲了,但是長期保養得當,使得他臉上的皺紋也沒有幾道,皮膚雖然有點黃可還是十分有光澤的。

今天他本來還在想着自己這個大學校長還能做多久,王竹忠就給自己電話了,王竹忠呢也就是小賣部的王叔,是自己的一個遠方表叔。

王竹忠可很少聯繫自己的,基本上都是自己去聯繫他。而且見面的話也只有自己跑過去才能夠見到。

而這次王竹忠卻告訴自己,有人要保住學校,對學校投資,而且能夠做到改善教學條件,修建新的教學樓圖書館等等。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這個校長的位置就能夠繼續的坐下去。

所以何成倫沒有遲疑,很快就通過關係在市內的一所五星級的酒店訂好了包間,此刻他正坐在包間的沙發上,等待着那神祕人的到來。

“咚咚。”

“請進。”

何成倫已經從沙發上面站了起來,滿是微笑的看着門口,可是人進來了,卻讓何成倫的笑容凝固了。

高明豪和侯文都是認識何成倫了,雖然畢業幾年沒有見過,甚至回想不起何成倫的面容,可清楚這次來見的人是何成倫,而眼前人又和何成倫以往存在腦海的記憶影像重合,所以認識。

“您好何校長,我叫高明豪,這是我哥們侯文。”高明豪緩步走到何成倫的身前伸出手微笑着說道。

何成倫澀澀一笑,伸出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好。”

王竹忠給何成倫打電話是說了要來一個大款,而且是一次性能夠投資幾十億的大款,何成倫就覺得來人應該不是中年男子就是老者了,可是沒想到來了這麼兩個年輕人。

想了想,何成倫又試探性的問道:“只有你們兩個來嗎?”

高明豪當然能夠看出何成倫的心思,但是他也不在意,畢竟自己和侯文兩人都沒有那種大款的獨特氣質。那些大款基本上都會是一些領袖人物,身上的氣質是那種不怒而威,無論走到哪裏都會讓人側目仰望。

笑了笑:“不錯,正是我們兩人,而我們兩人這次找你就是爲了學校一事。”

“那先請坐。上菜吧。”何成倫也只能坐下喚道。

雖然高明豪有錢了,可是在這樣規則的大酒店吃飯還是頭一遭,見到色香味俱全的菜式,高明豪一時之間也來了食慾。

侯文呢也和高明豪如此,他是小資家庭,卻也沒有多大的能力在這樣的酒店消費。

何成倫看着這兩個年輕人,和自己打了招呼之後,見菜上來了,一點也不搭理自己,自顧自的吃了起來,而且一點吃相都沒有。看來這次是王竹忠在忽悠自己吧!

何成倫忍不住了,咳嗽了一聲把高明豪和侯文的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這才幹笑着說道:“兩位,不知道你們對於我們學校有什麼看法呢?”

高明豪頓了頓,伸手夾起一塊不知道是什麼肉的肉吃了起來,咬字含糊不清的說道:“這個我從王叔那裏也瞭解了學校的一些狀況,這次來呢就是和你商量一下。”

商量!

何成倫聽到這裏臉上的肉給抽了抽,商量個屁呀,看你小子哪裏有商量的表現,一來就大吃大喝,不知道我都沒怎麼吃過這些菜呀。

何成倫很想吃,可是校長的風度也必須保持,只能一點點的夾菜來品味,可是他吃一口,高明豪和侯文都快要吃掉半盤了。

高明豪吞下了嘴裏的菜又快速的說道:“對於學校吧,現在的導師配備實在不行,我打算呢高價從其他學校挖來有真材實料的導師教授之類的,嗯,還需要吧把學校給擴建擴建,不說比清華北大,至少要比我們天都市任何大學都要大吧,門面呢也要裝修好,這些只是最基本的構思。”

說完,這貨又開始了吃貨大業,不斷的掃蕩着桌子上面的菜。

對於高明豪說的這些,何成倫哪能不清楚呀,可是你說的輕巧這些是要花錢的,你一來不提錢,就只顧吃了呀。

對氣息的感知,高明豪感覺到何成倫的氣息紊亂了起來,高明豪這貨纔想起貌似自己是在赴宴,看了眼桌上的戰場,貌似自己和侯文做的有點不好吧。

如果這想法被何成倫知道,什麼是不好呀,簡直是亂來。


“蚊子。”高明豪用手抵了抵埋頭苦幹的侯文,示意侯文收斂一點。

這時,高明豪苦笑了一聲:“校長,不好意思,我和我哥們見到這麼豐盛的菜有點把持不住,現在呢我們來談談關於投資的事情吧。”

說着,高明豪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個新的筆記本,然後翻開推到何成倫的面前。

“這上面我寫着我最基本的構思,這個還需要校長你去找人對此重新填充,我這裏也簡單的說說吧。 萬界裝逼帝師系統 ,圖書館,科技樓,住宿樓等等建築,我覺得要全部重新修建,故此我決定在這裏花費二十億,而且質量一定要最好的。

而還有需要改善教學條件,比如導師和教學所需要的一系列的實驗器材,對此我預計投資十個億吧。還有其他的林林種種,五個億應該可以了吧。不知道校長你覺得這樣可行嗎?”

這樣不可行嗎?何成倫暗道,這簡直是把學校重新改頭換面呀。但是如果這些真的做好了,那對自己這個校長也是偌大的榮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