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聲悶雷聲響起,沒有什麼意外的懸念,怒雷劍斬摧枯拉朽的將金刀斬撕裂,乏着深藍色的光芒,噼裏啪啦的響着,牢牢的鎖定住臨久。

嗖!

擂臺邊緣的裁判動了,帶起一圈煙塵,鬼魅之極的出現在臨久身前,右掌閃起淡淡的土黃色光芒。


竟是直接伸出手去,想要硬接住元辰的這一擊。

“哼,你未免太瞧的起自己了,糟老頭子!”看着準備單手硬接自己拿手招數的老者,元辰的心彷彿是踐踏一般,臉上佈滿了猙獰,爆燃用起全身的力量,操控着怒雷劍斬斬向老者的右掌。

老者臉色並沒絲毫的變化,仍舊是單手伸着。

嗤嗤嗤!

老者枯瘦的手掌,猶如爪小雞一般的將暴怒的雷光斬握住,手腕微微一彎。

砰的一聲巨響,便是將怒雷劍斬捏爆,目光平淡的看着面色極度震撼的元辰,平淡的聲音中響起在擂臺之上。

“本場比試,元家元辰獲勝,臨家臨久敗!臨家派下一個上場!”

“你、你居然能夠單手捏爆我怒雷劍斬!”元辰的心中波濤洶涌的起伏着,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多謝您出手相救。”臨久恭敬的向着老者用力抱拳。

“嗯,下去吧,元家的小子,出手不要太狠,警告一次!”老者平淡的說着。

元辰怒哼一聲便是向着一邊走去,臺上的元宵卻是面色一變,臉色有些難看,這位老者是他花重金從千兵閣中請來的,對於此人的實力元宵也是極爲的瞭解。

凝魂期八重的實力,即使是元家也是不敢輕易的招惹,而剛纔元辰的舉動,肯定惹怒了這名老者,只是老者並未表現出來。

臨久擦着嘴角流出的鮮血,面帶欣喜的回到觀望臺上,臨淵以是走上了比武擂臺。

“臨淵來討教兩招!”臨淵面色冰冷的看着元辰,對於元辰要對臨久下殺手,以是徹底激起了臨淵的憤怒。

“呵呵,想報仇啊,你我同樣是凝魄四重,可那又怎麼樣,你能拿我怎麼樣!”元辰先是溫和的,到了最後竟是不屑的怒喊起來。

聽着元辰囂張跋扈的話,衆多的臨家弟子都是雙拳緊握起來,兩眼噴火的瞪着元辰。

這次就連臺下圍觀的衆人都是眉頭皺了起來,都已經贏了,還如此的蠻橫,真是狂傲的沒邊。

此時,圍觀的羣衆都是傾向臨淵這邊了,憤怒的看着元辰。

“怎麼樣?將你打的爬不起來!”臨淵面色越加的冰寒,心中的怒火卻是有如火山般噴發出來。 “你恐怕是辦不到了吧,哈哈哈。”元辰看着怒氣衝衝的臨淵猖狂的大笑起來。

在衆人驚歎的目光中,元辰的身體上光芒閃爍間,頓時間,一道光芒衝出了身體中,一條乏着雷弧的雷蛇圍繞在其周身,不斷的旋轉着,乏着噼裏啪啦的聲響。

觀望臺上衆人臉色頓時間變了,面色一直沒有多大變化的臨絕這次也陰沉了下來,蒼老的手掌不禁是緊握了起來。

“哦,居然會是雷系守護,雷系的守護可是極爲罕見的呢,居然凝形了,二級雷系守護,如果臨淵沒電真本事可是真實要敗了。”墨羽眯着雙眼,仔細的觀察着場上的變化。

隨着元辰的雷系守護出現,所有圍觀的衆人,眼神中都是充滿了羨慕嫉妒的神色,普通的守護已經很難獲得了,着元家之人竟然會有雷系守護。

看來這場比試臨家又要玄了,唉。

是啊,同等級別的對手,守護的實力差距足以決定一場勝負了。

元家贏定了,看來這次是要發比小財啦。

“哼!我說過會將你打的爬不起來!”臨淵看着元辰的雷系守護,雙拳緊握了握,身上淡藍色光芒閃爍間,一隻水藍色的蛟蛇出現在虛空中,靜靜的漂浮着,顯示自己的姿態。

“還真是小看了你臨家啊,居然是二級的水系守護!”元辰看着臨淵的水系守護,面色終是凝重了起來,囂張跋扈的氣焰也是消退了不少。

看着臨淵的守護出現,最高興的摸過是臺下圍觀的衆人了,因爲他們可以看到一場精彩的比賽了。

“開始!”淡漠的聲音,從擂臺邊緣的老者口中傳出。

隨着老者話落,元辰爆燃起步,帶着一道殘影,手握着銀色長劍奔向臨淵而去,面對臨淵,在保持驕傲的姿態,那麼就是蠢人的做法了,顯然元辰並不蠢。

“怒雷劍斬!”


一上來元辰便是涌出了一記大招,消耗太多玄力的他,想要速戰速決,鋒利逼人的雷光劍刃,噼裏啪啦的響動間,攜帶着氣浪,斬向臨淵。

“戾雨雙刀!”海藍色的玄力波動在臨淵身體上,兩把海藍色的巨大砍刀,出現在臨淵手中,海藍色的刀芒乏着鋒銳之極的刀芒。

腳下用力一點,身體猛然串出,左手的玄力大刀帶着呼嘯聲,猛然硬憾在怒雷劍斬上。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一陣僵持,臨淵猛然用力,海藍色大刀便是在元辰震撼的目光中將雷斬一刀斷成兩半。

“辰雷!”元辰一聲暴喝,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雷蛇,便是帶着雷光兇狠的衝向了面色怒然的臨淵。

“淵蛟!”

臨淵怒哼一聲,緊隨自己的蛟蛇便是疾若奔雷的迎上了雷蛇。

兩隻守護帶着各自的傲氣,衝撞在一起,靈活的身軀,不斷地攻擊躲閃着,打的竟是頗有聲勢。

雷蛇乏着凌厲的雷弧,水蛟也是不甘示弱,身體上出現一道道的尖刺,張開巨大的嘴,尖銳的獠牙帶着猙獰。

兩者守護纏鬥間,見識不分勝負,一時間竟是僵持在一起了。

臨淵嘴角掛起冷然的笑容,這個好機會,他可是不會放棄,身體急速的衝向元辰,揮舞着兩把海藍色砍刀不斷的摧毀着元辰的攻擊。

一時間,把元辰逼迫的不斷閃躲起來,牢牢的佔據着上風,攻擊間也是越發的有力,刀刀帶起一陣光芒。

“真以爲你能贏我麼!”元辰面色猙獰一笑,用盡身體中玄力,全部集中到了拳頭之上,眼中瀰漫出絲絲血跡。

“獅虎拳!”

一個似虎似獅的野獸頭,出現在元辰的右拳之上,勢大力沉的打向了重來的臨淵。

“哼,現在的你可沒資格說這話!”臨淵嗤笑一聲,手中的大刀如同流雲趕月般,帶着颼颼的疾風聲。

一刀斬在了元辰的拳頭上,瞬時間,元辰右拳上便是轟然破碎,玄力快速的蹦散而去,一道血痕出現在元辰的手掌上,鮮血狂飆。

元辰雙眼中帶着濃濃的不甘,急忙想召喚回雷蛇,但是確實沒有如他所願,雷蛇被水蛟牢牢的牽扯住,竟是一時間擺脫不開。

“哼!”臨淵怒哼一聲,化去手中的海藍色長刀,腳下爆燃用力點在地面上,身體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元辰臉前。

右拳狠狠的揮起,擊打在元辰的臉上,巨大的力道,讓的元辰身體急速倒退數步,嘴角留下了一行鮮血。


元辰剛要反應過神來,臨淵再次出現在了元辰的身前,一記兇狠的膝撞,在元辰驚愕的目光中,如同爆發的火山,衝撞在元辰腹部。

“額啊!”一口鮮血從元辰口中噴出,面色吃痛,雙手捂在肚子上,身體輕微的顫動着。

“還沒有結束呢!”臨淵下手也是頗爲狠辣,踏着步伐,再次出現在元辰的身旁,擡起肘子,一記暴力的肘擊,擊打在元辰的後背上。

砰!

這次,元辰終於是痛的大叫一聲,撲到在了地面上,鮮血從口鼻中不斷的流淌出來。

一隻腳踩在元辰的後背上,急促的喘息着,傲然的站立着。

“我說過,打的你起不來!”臨淵擦着嘴角流出的鮮血,冰冷的說着。

剛纔臨淵體內的玄力由於不斷地爆發,以是傷到了經脈,玄力逆流,終是讓的臨淵吐出一口鮮血。

觀望臺上頓時間一片驚歎聲,元家之人都是面色有些難看,不過卻是並沒有過多的在意,因爲接下來元家的兩位纔是真正的強!

臨家的衆弟子卻是爆發出了歡呼聲,不斷地吶喊着臨淵的名字。

“這場比試,臨家臨淵勝,元家元辰敗!”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即,臨淵擡起腳走向了擂臺的另一方,兩隻守護也是不在糾纏,紛紛衝入兩人的身體中。

“嗯?”墨羽突然回過頭去,看向上面的高臺。

此時,臨熙兒正在默默的看着墨羽,眼神中卻是有些緊張的神色隱隱浮現,墨羽不由的暢笑一聲,起身向着擂臺走去。

元家則是派出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有些俊逸的臉龐上,卻是帶着一絲陰翳,傲然的盯着臨淵。

“元家元通,上來領教了!”元通輕蔑的看着臨淵。


“呵呵,就讓我來領教吧!”墨羽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緩步走上擂臺。

墨羽的出現,臺上臺下都是帶着不同目光齊齊的投射向一身黑袍的墨羽,對於臨家請來的這名外援,衆人顯然是極爲的好奇。

就連當裁判的老者也是凝神看了墨羽幾眼,不過卻是沒有說什麼,只是老者眉宇微微的一皺。

“凝魄二重頂峯麼,就憑你也敢當臨家的外援,那我告訴你,臨熙兒今天就要嫁給我了,呵呵呵。”看着墨羽,元通更加不屑起來,他的實力本來就略高於元辰一線,也是更加傲氣。

“墨兄,你可要小心啊,這是元家的大少,實力比起元辰更加強上一線。”臨淵凝重的說道。

“我自有分寸!”墨羽淡笑一聲,拍了拍林遠的肩膀。


隨即,臨淵便是迅速走下擂臺去。

“可以開始了麼?”墨羽看着老者,淡淡的說道。

“開始!”老者平淡的說道。

轟!

龍闕巨劍以是出現在了墨羽的手中,身體猶如離弦的利劍直衝向元通! 墨羽揚起的龍闕巨劍,並沒有運用什麼玄力,只是普通的一劍斬向元通。

“呵呵,小瞧我麼?”元通陰冷的輕笑一聲,揮手間,一道玄力匹練便是帶着颼颼的風聲,迎上墨羽。

揚起的龍闕巨劍,悍然一劍斬下,沒有絲毫的猶豫,沉重的劍身,但着龐大的力量,應以的便是將元通的玄力匹練斬碎。

龍闕巨劍瞬是斬在地面上,瞬時間,地面都是崩碎出許多的石子,一股玄力波動沿着破碎的地面,閃電般奔襲向元通的腳下。

“哼!”

元通怒哼一聲,手中出現一把火紅色的戰戟,火紅戰戟被元通用力刺入腳下的地面,同時一股玄力波動奔涌而出,沿着地下直奔墨羽而去。

嘭!

兩股玄力在地面下碰撞在一起,頓時間,交擊處的地面便是被炸出一個半米的坑洞出來,碎屑漫天飛舞。

兩人開場便是猛的交戰數個回合,竟是沒有分出勝負來,不由得讓臺下的觀衆看中的熱血沸騰,這種硬碰硬的交戰,是所有人都喜歡的,那種衝擊眼球的震撼力,不同寧的激盪在衆人的內心中。

臺上的臨絕蒼老的臉龐上,終於是帶起一縷微笑,一側的元宵卻是不屑的撇撇嘴,對於元通有些不滿意。

“墨羽兄,果然厲害,以凝魄二重的實力居然與元通戰成平手!”臨久激動的說着。

“元通現在處於四重凝魄初期與中期的交界處,希望墨兄能夠勝出!”臨淵面色有些蒼白的說道。

短暫的交戰,元通也是稍稍的收起了一點輕視,不過仍舊是顯得十分的不屑。

“僅僅是這樣,就讓你得瑟了麼!”怒哼一聲,腳下輕點地面,人以是衝了出去。

火紅戰戟在元通手中肆意的揮舞着,一道道的火芒劃過虛空,帶着熾熱的溫度刺向墨羽。

鐺鐺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