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你是公司總監,你有權開除公司裏面的一些沒有能力還佔着位置的人。

用你們的話來說,那就是佔着茅坑不拉屎。

這句話聽起來有些粗俗,但是意思很簡潔明瞭。

你說是嗎,劉先生。”

劉總這時候只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希爾先生,我和公司總部的馬力歐馬總關係特別的好,我們兩個還是同窗好友,您……”

希爾想了想,聳了聳肩,“哦,實在是不好意思,你說的那位馬總,因爲涉嫌金融詐騙,已經自身難保了。”

劉總一瞬間就像是丟了魂一樣。

金大福看到自己的靠山倒了。

連忙倒戈看向了軒轅千兒。

“總監,我做的一切都是他指使我這麼做的,我一直很欣賞你的才華。

這一次還有上一次的乃至上上次的剋扣你的工資都是他的主意。

他就是想讓你主動去找他,他好利用權利把你當成他的玩物,我只不過是他的提線木偶,我也是迫不得已啊總監,我給您道歉,我真誠的給您道歉。”

沒骨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軒轅千兒緩緩的回過神來。

看着希爾,“謝謝總公司對我的認可和肯定,我一定不負衆望,把公司帶起來的。”

希爾輕笑,“所以現在你可以給我講一下你的策劃案嗎,我覺得很有意思,很有創意。”

軒轅千兒立馬重重點頭,“沒問題,您這邊請。”

帶希爾去辦公室的時候。

軒轅千兒回過頭來拿東西,直接無視劉總的茫然和金大福的諂媚。

看向王浩,軒轅千兒笑容燦爛,踮起腳尖親了一口王浩。

“等我啊,馬上就好。”

王浩咧嘴一笑,“不辭職去旅遊了?”


軒轅千兒憨憨一笑,“暫時不去了,等我,晚上回家給你做大餐。”

王浩看着軒轅千兒蹦蹦跳跳離去的模樣一陣發笑。

軒轅千兒不會隱藏情緒,什麼都會寫在臉上。

王浩坐了下來,看了眼眼前的劉總和金大福。

又看了眼公司裏面的其他人。

這會兒面帶憂慮的全是劉總送進公司裏面的親戚,都是一些跑來啥事不幹領工資的。

我是木匠皇帝 二姨夫,現在怎麼辦,我可不能丟了這份工作啊,你快想想辦法啊。”

一個黃頭髮胖乎乎的女生跑了過來。

劉總怒目相視。

“我他媽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他媽管你們?媽的!軒轅千兒真踏馬是走狗屎運了。”

王浩看着劉總。


“說話注意點,別張口閉口他媽的。”

劉總回頭怒視,但是一瞬間又慫了。

“劉總,現在怎麼辦啊?”金大福縮着脖子問道。

“給我滾!你和叛徒!”

劉總指着金大福的鼻子怒吼道。

王浩咧嘴一笑,“這還能怎麼辦,捲鋪蓋滾蛋唄,不都說了嗎,公司裏面不養閒人。還有,公司裏面不能有裙帶關係,所以,沾邊兒的都可以走了。”

金大福瞪着王浩,翻了個白眼。

“還真是狗仗人勢,軒轅千兒怎麼找了這麼個玩意兒當男朋友,有你說話的份兒嗎?這裏是我們公司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在這裏插什麼嘴?真噁心。”

王浩咧嘴一笑,這種言語攻擊王浩就當是耳旁風了。

“好叭,我不裝了,我攤牌了,你們的總公司就是我收購的,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金大福就像是聽到了個什麼好笑的段子一樣。


“你們都聽到了嗎,他說總公司是他收購的,嘖嘖嘖,那你還真的挺牛逼昂。

你這麼牛逼,希爾先生怎麼都沒有正眼瞧你?”

王浩咧嘴一笑,“他級別不夠。”

金大福抱着胳膊一陣嘖嘖嘖。

“還真是有意思,級別不夠,你知道收購我們總公司的大公司有多厲害嗎?你知道希爾先生在總公司的身份地位嗎?還級別不夠?

吹牛逼都不打草稿的嗎?”

王浩樂了,“這個公司只是我名下的一個小公司,不值一提。”

金大福的白眼都快要翻到後腦勺了。

臉上寫滿了三個字。

不相信。

王浩也懶得搭理了,坐在椅子上,翻看着軒轅千兒的東西。

那幫人還是憂心忡忡。

劉總思索再三,還是決定去辦公室裏面再逼逼兩句。

王浩掃了眼,不由得咧嘴一笑。

昨兒把欣悅股市搞崩盤的就王浩,欣悅的一切業務也都被王浩壟斷了,孤木難支,不得不宣佈倒閉,王浩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購了,昨天晚上就讓總部擬定文件,把這邊公司的總監位置讓給軒轅千兒。

既然已經答應了軒轅千兒給她一個公司,那就說到做到。

劉總剛過去就吃了個閉門羹,但還是站在辦公室門口,恭恭敬敬的等着。

剩下的人都是千姿百態,每個人心裏面都是七上八下。

剛纔意思很明顯,擺明了是想要裁員,這讓公司裏面一些平日裏吃空餉的人慌了神。

都盼着軒轅千兒能夠對他們好一點,絞盡腦汁的想着平常和軒轅千兒都有什麼溫情的同事畫面。

金大福原地走來走去。

隨着咔嚓的開門聲傳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軒轅千兒和希爾共同走了出來,相談甚歡。

希爾看了眼手錶,“總部的事情比較多,我得儘快回去了,這邊的是事情就交給你了。”

軒轅千兒握手道,“再次感謝總公司對我的認可。”

希爾笑了一聲,“我不過是奉命辦事。” 一句奉命辦事似乎蘊含了很多的道理。

軒轅千兒愣了一下。

不知道爲什麼,下意識的就看了一眼那邊無所事事的王浩。

出於女人敏銳的第六感。覺得這件事好像和王浩有關係,但是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太像。

一夜之間,讓一個公司改名換姓,這種能量巨大的事情,軒轅千兒相信不可能是憑藉王浩一個人能夠做到的。

能擁有這種手段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家族企業。

通過這段時間的瞭解,軒轅千兒也知道了,王浩的家庭其實也很普通,父母雙亡,只有幾個兄弟姐妹。

自己很厲害,但是跟家裏一點關係都沒有。

倘若是軒轅千兒知道,王家當初可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之後,該如何做想。

希爾看了眼時間,“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情,來之前,我的終極上司給了我一樣東西,希望我能夠轉交給一個人。

但是現在時間緊急。來不及當面轉交給他了,你能不能幫我把東西轉交給他?”

軒轅千兒愣了一下。

“什麼東西?”

希爾掏出來一個拳頭大小的盒子。

“是他的一個老朋友,具體怎麼聯繫我會發給你的,本來我還有時間親自去拜訪這位大人物的,但是我的上司剛剛發消息給我,讓我儘快趕回去,東西找個人送過去就好了。

他的那位老朋友失蹤很久了,他不確定能不能找到,也不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所以人你找沒找到都可以的。要是找到了把東西送給他,沒找到的話。東西現在你這裏保管。

我過段時間會抽空過來帶回去的。”

“沒問題。”

送希爾出了門。

再次回來的時候,劉總就像是哈巴狗一樣湊到了軒轅千兒的面前。



“總監,我也是公司的元老級別的人物了,你看,我的位置雖然讓給你了,但是我的人是不是還是可以在這裏待着,總監的位置是你的,副總監的位置不還是空着呢嗎?”

軒轅千兒掃了眼劉總。

“你是公司元老不假,但你是之前的公司元老,現在的公司已經換了新的東家,你只是以前的公司元老,而不是現在的。

這裏是總公司發來的人員變動表,我等一下會發到公司的羣裏面,大家可以看一下。

公司裏面不養閒人,對人事變動有問題的可以發到我的郵箱,公司只留有能力的人。

新公司,新氣象,就這樣。”

新官上任,軒轅千兒的氣質一下子就上來了。

來之前還悶悶不樂,心情很低沉,現在開心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