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甩動了一下四肢,將刺星劍握得更緊了一些,心中暫時忘卻了刺星九劍,轉而開始回憶噬月刀法。

這樣的戰鬥,那些花哨的武技都是多餘,只有快準狠才更加有效。

長長的憋一口氣,星月足下輕輕一點,身體斜飛上空,主動向着那六隻巨獸攻去。

··········

結伴之下,凝霜、海倫娜、心柔三人從出口離開,來到了上層變作了觀戰的一方。


若雨來到凝霜幾人身邊,疑惑問道:“你們三人怎的退出了?”

她們三人的實力不弱,原本若雨以爲她們幾個肯定會幫助星月一戰的。卻沒想到她們會主動退出。

海倫娜無奈聳肩,道:“這是霜兒的主意。”

若雨以眼神詢問之下,凝霜只得悠悠一嘆,道:“我不知道是否我多心,但我總覺得若是留下,將會……將會成爲月哥哥攻擊的目標。我從未見過他又如此想要爭勝的意願,真的。”

若雨聽得一陣糊塗,凝霜卻也不再做過多解釋,強行擠出一個笑容道:“肯定是我猜忌心過重了,卻連累了小柔和娜姐姐。”

海倫娜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道:“我本就是陪你們來的。什麼聖堂騎士,我從來都沒有半點興趣。”

心柔輕笑一聲道:“我是被娜姐姐強拉着來的,也和我無關。”

凝霜心頭一陣感動,她幼時不喜交友,連親人們都走得不太親近。只有在認識星月之後,才慢慢改變。此刻她也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親朋好友之間相互不離不棄的感情。

一陣躁動從戰局中心傳來,幾人再也沒心情多說話,專心致志的看着場內星月的戰鬥。

黃芒已經不似以前那樣的華麗,不過黃芒都凝聚在劍上,不似以前那般閃耀着黃芒,而是令整柄劍由白變黃。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招式不再蠱惑敵人,反倒是令劍招上的威力增強數倍。

一劍揮砍,當做刀用。

噬凸月!

星月人在空中,劍鋒劃了個半圈,直接揮砍而下。

一頭巨狼負責對付星月,瞅準星月落下來的角度,直接張口便咬了過去。

星月沒有絲毫懼色,招式不變,依然是那麼直挺挺的向下進攻。他連蚺蛇的肚子都進過了,更何況這一隻區區狼妖?

叮,咚!

劍鋒先是劃了巨狼口中的一顆尖利牙齒之上,雙方不斷摩擦,竟蹭出一陣陣的火花,卻沒辦法硬砍進去。

星月知道此時若不對它造成傷害,便是自己落入對方腹中的解決。猛的變成了雙手握劍,喉頭爆喝一聲,使勁了全身的勁力。

咔!

傳來牙齒斷裂的聲音。

無論再堅硬的物體,只要有了缺口,便等於有了使力點。星月精神大振,不顧一切的加力。

巨狼本要合上嘴去咬星月,卻猛然覺得牙齒一陣震動,劇痛傳來,忍不住左右晃了兩晃。

星月此時的刺星劍恰好卡在了巨狼的牙齒之中,拔不下來,看不下去。整個人被巨狼甩動腦袋的力道帶得來回亂晃,剎那間沒有辦法再用力。

此刻龍騰應付着兩頭巨獅,龍靈對付兩頭巨狼。剩下的一隻巨虎被龍俊和龍迪兩人纏住。

若論實力,龍迪要略強於龍俊。然而他卻生怕受傷,因此處處故意慢一拍,讓龍俊作爲主要大手,自己則假模假樣的在背後扔幾個冰錐。

龍俊與他在一起,自然是最爲清楚。平時就知道這四哥的個性,此刻再也忍不住,喝道:“四哥去幫星月!”

他一說話,竟產生了一種極爲威嚴的感覺。龍迪只聽得心頭一陣,彷彿難以反駁。

反應了好一會之後,才怒罵道:“連你個小子也來對我指指點點了嗎?”

龍俊踩着這隻巨虎的利爪,向上猛的騰躍一步,口中誦唸靈咒,剎那間四十多枚冰錐出現在了身前,急速向着巨虎的面門攻去。

龍迪吃了一驚,萬沒想到龍俊居然有這樣的靈力。憑心而論,龍迪自己在全盛時期,都沒辦法瞬間召喚出如此多的冰錐。

妒火從心頭燃起,龍迪乾脆連龍俊都不幫,直接向龍騰的方向走去,發出兩顆不痛不癢的小火球之後,大叫道:“大哥,我來助你。”

龍迪本想拍馬屁,卻那知道一下拍在了馬腿之上。龍迪最不服氣的就是龍靈,他作爲大哥,卻老是被這老二給搶風頭,因此明裏暗裏處處都想要勝過龍靈。

然而此時,龍迪卻要來幫忙。豈非在說龍靈一人對付兩隻巨獸綽綽有餘。而自己對付兩隻巨獸,還得要人助陣?況且這兩隻裏面還有一隻早就已經受過傷了。

龍騰雙手一直環繞着火焰,此刻兩隻手對撞到一頭巨獅的利爪之上,接着反彈之力來到了龍迪的身邊,二話不說便一個巴掌拍了上去,冷冷的丟下一個字道:“滾!”罵完之後,便繼續衝上前去,和那兩隻巨獅戰在一處。

龍迪被抽得在原地轉了兩個圈,最終踉蹌跌倒。嘴角滲出了一絲鮮血,心頭更是怒火壓制不住。

自己明明想去幫他,可這脾氣反覆無常的人不但不敢寫,反而還專門抽空出來打自己一耳光。

這是個什麼破道理?

在這同時,龍騰曾經做過的那些不講理的事情全部浮現在了龍迪腦海。龍迪只覺得心頭一陣陣的怒火無法壓制,殺氣騰空而已。

緩緩站起身來,龍迪轉向了星月的方向,口中開始默默誦唸靈咒。

一道雷光自龍迪的雙手間緩緩浮現出來,逐漸扭曲,最後形成了一柄劍的摸樣。

以雷做劍,這等稀奇事還是頭一次看到。

雷電的轟隆聲響起,龍迪不住的往裏面關注着勁力。白色光亮越來越強烈,轟隆聲也愈加頻繁。

嗖,雷劍激射而出。速度快到令人難以想象。

撲哧!

穿體入肉!

雷劍直接傳入了正在不斷甩動腦袋那隻狼妖的咽喉處。

慘叫只響了一半,便即止歇。咽喉徹底被雷靈術爆炸的威力給轟得血肉模糊,以至於一陣陣烤糊肉的味道傳來。

巨大的身體直接摔落,星月在巨狼落地之後,才得以恢復行動,將刺星劍從巨狼的牙上拔出。

Wωω ▪ттκan ▪C〇

轉頭看時,龍迪一臉冷漠的看着自己,手勢在胸前做了一個向下猛切的動作。這細小的動作只有星月的角度才能看得到。

星月原本以爲龍迪要來與自己爲難,卻沒想到他在做了這個動作之後,便伸手指了指龍騰的方向。

在這一刻,星月立即明白了一切。 龍俊一口鮮血噴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氣。

適才這一套冰錐陣,只打傷了眼前巨虎的前額以及左右兩邊臉頰,卻都是極爲細小的傷痕。龍俊原本想要趁亂攻擊對方雙目的想法,也沒辦法實現。

不過這招一出充分顯示了實力,讓原本氣勢如虹的巨虎也不敢再輕舉妄動。

與此同時,星月與龍迪兩人忽然一前一後的向着這虎妖奔襲過去。


星月一人的力量本就足以對付一頭巨獸,此時更加上一個龍迪,自然是搓搓有餘。

巨虎已經生出了退卻之意,看到星月快速飛來,只得下意識揮動爪子去抵擋。

卻沒想到星月這一招是虛晃一槍,遠處龍迪的身軀猛地橫移開去,在他背後竟然是三道極強的雷光。

這雷光是星月的傑作,因爲巧妙的遮擋,因此巨虎一直沒有發現。此刻慌忙間只得不住後退。

星月落地的同時,腳下重重的加力,身體如同一枚流星一樣快速的滑翔飛出。

巨虎單單是舉着爪子抵擋這三道雷光,就已經讓雙手佈滿了傷痕,身體的勁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且最爲關鍵的是,他的戰意已經徹底沒有了。此刻只能想到逃命。

雙爪移開的剎那,還未等巨虎看清楚眼前事物的時候,星月便已近到了極近之處。

手起劍落,沒有絲毫多餘招數,從巨虎的左眼直接劃破至左耳處。狂涌而出的鮮血噴濺到了星月的身上,將他徹底染紅。而那巨虎也因這傷而當場斃命。

落地之後,星月只是拭去了臉上殘存的血漬,至於身上和衣服上的,此刻已經無暇去管。

自這之後,星月和龍迪兩人便分別去助陣龍靈和龍騰。

龍迪再度出手幫助已經快山窮水盡的龍騰。這次由於龍靈那便也有了幫手,再加上龍騰也已經倍感吃不消,因此再也沒有對龍迪的助陣表示排斥。

星月那便,龍靈一對二本也沒吃多少虧,但卻沒辦法出殺手。此刻星月到來,局勢便忽然有了變化。

星月一劍盪開一隻巨大的狼爪,直接和一頭狼糾纏在了一起。龍靈少了一頭狼的壓力,頓感輕鬆無比。天夢劍連番揮舞,身軀也是迅捷無倫的來回竄動。巨狼想要確定龍靈的位置就要費一番功夫,想殺他更是天方夜譚。

龍靈終於在迅捷身法的幫助下,成功繞到了巨狼的後面。天夢劍往空中一拋,雙手平推而出,口中靈咒唸誦。

啪!一枚如西瓜般大小的冰球激射而出,向着巨狼攻擊而去。這招之後,龍靈接住掉落的天夢劍,快步便向着星月的方向趕去,再也不理自己這原本的對手。

正當衆人以爲龍靈自知匹敵不過,想要逃走的時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冰球飛到一般,忽然外殼脫落。裏面包藏着的竟然是一枚通體豔紅的火球。冰碎屑自己形成了一枚枚冰錐,也隨着火球一同飛出去。

這頭巨狼顯然要比適才那頭巨虎更加有膽識,看到這麼奇妙的一招心中雖然也有些駭然,但卻絲毫沒有驚懼之色。

雙爪狠狠的拍向地面,一張血盆大口猛的長到最大,飽含勁力一聲長嘯自嘴裏吼出,衝擊向了那火球冰錐飛來的方向。

勁力與靈力撞擊,最先被撞成粉粉碎的是冰錐。其次是火球的火焰也難以倖免。

火焰消散之時,冰錐碎裂的冰屑卻突然間變化成了一陣濃烈的霜霧。

衆人都暗叫可惜。這所有靈術都是龍靈事先預算好的,若是這冰錐和火球是被巨狼給拍碎的,那麼在他拍碎冰錐的時候,霜霧出現,火球就能趁着視線混亂之際,攻擊到巨狼的要害。

巨狼這樣應對,便等若是讓這一切都消散於無形。

巨狼仰天喝叫一聲,似是在嘲弄。扭頭看向龍靈的方向,似是又想準備攻過去。

然而奇妙的是,那瀰漫在空中的霜霧並不是一直呆着,也沒有立刻煙消雲散,而是快速的又漂浮向了巨狼的腦袋。

巨狼一陣厭煩,再度張開大嘴大吼一聲,噴射出一股巨大勁力來抵抗。

霜霧在瞬間被吹散,正當巨狼準備收招的時候,一道極爲不起眼的白光一閃而過。

巨狼突然間覺得咽喉處有一陣灼燒的刺痛感,驚駭之下還沒來記得做任何反應,只聽得悶聲一陣轟隆聲響,巨狼的咽喉處竟然從裏面爆炸開來,血液肉屑不斷飛濺,煞是駭人。

所有人這才得知,原來龍靈的火球之下,還蘊藏着雷球。在霜霧配合火球這一戰術不成功的前提下,必然會讓對方鬆懈。而這便會讓後備的霜霧加雷閃這一招取得更加好的效果。

正因爲有這數曾連環殺招,因此龍靈才能這般自信滿滿的走開。

剛想去幫星月的忙,卻見星月早已經收劍後退。那隻巨狼的雙目被星月以極快的招法刺瞎之後,星月便在他喉頭補了一劍,結束了他的生命。

另一方面,那頭被刺傷的巨獅在龍迪龍騰兩人聯手之下,早已輕鬆解決。最後一頭巨獅不斷承受着兩人圍攻,早已沒有還手之力。


原本七頭巨獸,此刻只餘下了這巨獅最後一個。

死亡的威脅襲來,這僅存的巨獅知道自己也早已經沒有了任何勝算,便生出了退卻之心。猛的一陣黑煙消散,巨獅化作一個高大的漢子,滿臉驚慌的搖着手道:“我……我不打了,我棄權。”

龍迪見狀,忽然心頭一動,側耳對龍騰道:“星月和龍靈兩人已經殺死好幾頭巨獸了……”

這話一出,擺明了是在提醒:你卻只殺了一頭。

好勝之心激起,龍騰悶悶哼了一聲,手中幻化出了一直火焰刀,直接向着那個正往出口跑去的大漢背後丟去。

沒有任何防備之下,大漢應聲倒地。撲到地面之時,大漢瘋狂的掙扎,想要回頭,卻最終還是沒能做到。臨死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在誰的手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