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儘管是不謀而合,但是師徒二人倒是聊的甚歡。

彭仗長期跟劉長生接觸,本來早就感覺劉長生這個徒弟無趣之極。基本上平時沒有什麼事情,劉長生也不會來看他。

給彭仗的感覺,就好像劉長生個人的世界里沒有他這個師父一樣。


但凡劉長生找到自己,不是修鍊武功遇到瓶頸,就是影宮出了什麼問題,不是任務沒有做好,就是差事沒有辦成。彭仗還真是有些心累交瘁。

此時見到張夢這麼古靈精怪的小玩意,頓時感覺自己又年輕了幾分似得,渾身每個汗毛孔都異常愜意。想想以後身邊有這麼個丫頭幫忙跑跑腿,傳個信什麼的,彭仗這個老傢伙就高興了起來。

看來不管是大能還是普通百姓,平時的口味還是變換變換比較好,不然真的會瘋。

師徒二人聊著聊著,時間也一點點過去。

此時的莫默安靜的猶如磐石一般。身上散發的寒氣,更是咄咄逼人,比之開始,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在靈魂空間內極力幫助莫默護住經脈和內髒的萬載玄參,此時已經叫苦不已。上次莫默身上發生這種事的時候,是死神用自己的魂魄阻止了道源之力的運行。

而這次死神的魂魄已經被萬載玄參納入靈魂空間慢慢吸收,而慢慢吸收就代表還沒有吸收完事,而沒有吸收完事,自然是沒有那麼龐大的力量來阻止道源之力的運轉。

這可是急死了萬載玄參!

「老大老大,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別嚇小的啊,這麼下去,可怎麼辦啊!」萬載玄參絮絮叨叨的在靈魂空間不停的訴說,「小的都活了一萬多歲啦,不想死啊,老大,你快醒過來吧。」

「老大,你再不醒過來,我可哭啦!」

「老大,你忘啦,你還有幾個貌美如花的老婆等著你呢,你再不醒來,老婆就跟著人家跑啦!」

……

差不多又過了一個時辰。

張夢皺了皺眉頭,說:「師父,小邪他什麼時候能夠醒來啊?」

彭仗這次沒有刻意的去看莫默,而是輕描淡寫說道:「上次見到他的時候,他的屋子全部都凍成了冰,就連他自己也都凍成了冰塊。而現在這麼大的空間,根本不是上次那個屋子可以比擬的,不過,這小子才剛剛面若寒霜,我想差不多再過兩個時辰,我就應該出手了。」

張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忽然有點開心的說:「嘿嘿,師父,我還以為你就任由他在這比武場里胡鬧呢。」

彭仗啞然失笑,若有所悟的指了指莫默,說:「看來這個小子對我徒弟很重要嘛,哈哈哈。」

張夢臉色一紅,馬上反駁道:「哪有,師父,這小子剛跟我住到一起,我就跟他打了一架。由於我一時大意,我就沒打過這小子。現在他若是死了,以後我得到了師父的真傳,都沒有辦法報復他了,所以師父您一定不要讓他死,我還要讓他感受感受我師父的無上神功呢!」

「哈哈哈,」彭仗大笑了起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多久沒有看到這麼拙劣的演技了,從一個竭力掩飾自己真實想法的小丫頭身上表現出來,還真是樂事一樁。「好,師父就幫幫他,我也好等著看我徒兒給我長臉把他打趴下的那一天。」

張夢不好意思的颳了刮自己的鼻子,低著頭羞紅了臉,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說:「謝謝師父。」


此時在靈魂空間里的萬載玄參聽了彭仗的話,也是猛然的鬆了一口氣。他現在若是能夠從莫默的身體里跳出來,肯定都跳出來對彭仗千恩萬謝了。

在他看來,有了彭仗的出手,自己和莫默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兩個時辰湊乎即過。

彭仗的臉色也越來越鄭重了起來,時不時的用自己的鬥氣包裹住莫默的身體仔細探查,每次查看后都會沉思一會,來計算莫默身體散發冷氣的速度。

他這樣做有助於以後幫助莫默修鍊,如果能夠計算出莫默的極限,那麼他也就不用一直站在莫默的身邊等待這麼久了。

到了莫默快到極限的這段時間,彭仗明顯無暇顧及一旁的張夢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張夢身上的鬥氣卸去。

「我靠,死老頭,快出手啊,老子不行啦!」萬載玄參在靈魂空間里焦急的怒吼。

但是彭仗哪能聽到萬載玄參的吼叫,對於一個武修來說,就算是登上修鍊的頂峰,也很難接觸到靈魂層面的東西,就別說會聽見靈魂的尖叫了。

不過彭仗也有一套自己的探測辦法,那就是莫默的心跳和脈搏。以他推斷,只要是莫默的脈搏迅速慢了下來,差不多就是莫默極限的時候。

實際上,他的這種推斷也很正確。因為莫默的心脈都是由萬載玄參護著的,如果萬載玄參不護著,莫默基本就要掛掉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靈魂空間內的靈魂之力越來越少,萬載玄參的力量也就越來越弱,最後萬載玄參也只能放棄了守護。

而就在萬載玄參放棄守護的一剎那。

彭仗周身的氣勢頓時大漲,身上的藍色鬥氣似乎瞬間變成了藍色火焰,把整個比武場映襯的猶如艷陽高照。接著彭仗運轉乾坤,風霜碎影,虛空接連的朝著莫默打出幾拳。

本來渾身冰霜的莫默頃刻間便冰河開凍,若有所失又若有所得的睜開了眼睛。失神的看了看運功的彭仗和緊張的張夢。

「人呢都,發生了什麼事?」莫默的思緒回到了剛剛比賽那會,不過好像又有點模模糊糊的記不起來了。

「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每次醒過來都是這句,討厭!」張夢又氣又好笑的說著,本來後面那兩個字想說臭流氓的,後來一想彭仗還在身邊,就臨時把那三個字換了。

莫默呲了呲牙,費力的站了起來,然後又活動活動筋骨,覺得身子稍微有一點酸痛。


「多謝師尊出手。」莫默雖然不知道彭仗究竟對他做了什麼,但是他看到萬載玄參那萎靡不振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彭仗出手搭救了他。

彭仗淡淡的看了看莫默,問道:「你領悟了什麼道術?」

莫默看著彭仗那天地無法撼動的氣勢,便老實回答:「一個是寒冰領域,另一個是冰氣利刃。」

「果然是同時感悟出兩個道術啊!」彭仗一陣驚嘆,「天下間還真有這般上乘的道法。」

莫默自然不知道關於這上乘道法的種種,因為自從他得到了龍鳳聖經,也是迷迷糊糊的修鍊。

經歷了這兩次的鋌而走險,莫默才感覺修鍊此道法的風險巨大。可是現在已經開弓沒有回頭箭,想回到瑤光秘境中再換一本書回來,也是極不可能的事。不過唯一的指望,就是鄒美晴身上的另一本書了。

「美晴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會不會也跟我一樣,無法單獨修鍊這龍鳳聖經,若是她也跟我一樣,那可就慘了。」莫默心猿意馬的想到了鄒美晴。

「喂,小邪,你幹什麼呢,師父在和你說話呢?」張夢發現莫默竟然走神了,趕忙推了莫默一把。

「哦哦,」莫默趕忙回過神來,充滿歉意的對彭仗說,「是啊是啊師父,啊?師父?」

「哼,師父也是你叫的么,」張夢見莫默中了自己的圈套,便得意起來,「他老人家收我為徒,所以我叫師父。但是你,得叫師尊。而且,以後你得叫我師奶!」

「濕奶?」莫默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往張夢的咪咪上瞟了一眼,「濕么?」

「你!臭流氓我殺了你!」張夢偷雞不成蝕把米,伸手就是一個土球飛了過去。

莫默自然早有防備,道源之力輕輕引動,空中正在飛速朝著莫默砸來的土球「噗」的一聲竟然碎裂了開來。

張夢雖然驚奇,但是自然不會就此罷手,轉念間,一股腦的拋出了十幾個土球術。

而莫默嘴角一斜,周身數十道極為不明顯光影閃爍,然後所有的土球便土崩瓦解,甚至連莫默的衣角都沒有沾染半分。

「住手。」一旁有些冷著臉的彭仗,制止了他們兩個的切磋。「徒兒,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

張夢不高興的跺了跺腳,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莫默的對手,她也只是跟莫默玩一會而已。

「師尊果然眼光獨到,像這樣的笨女人, 殲炎 。」莫默不要臉的接了一句。

彭仗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說:「你剛才用的道術,就是你剛說的冰氣利刃吧?果然不凡,竟然能在主人不自知的情況下,自動反擊外來的攻擊,雖然力量並不出眾,但是手段倒是隱匿毒辣。難怪剛才那小子丟掉了自己的一隻腳,真是時運不濟。」

莫默自己是渾然記不起剛才測試的事的,現在被彭仗這麼一說,也楞了一下,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既然你已經沒什麼事了,那我們就算算舊賬吧!」彭仗忽然聲色俱厲起來。 「舊賬?我們有什麼舊賬?」莫默有些奇怪,並沒有覺得自己做過什麼太過分的事情。

「哼!」彭仗冷哼一聲,「本來老夫還對你頗有好感,三番五次的要幫你解圍,如今你竟然敢欺騙老夫?」

莫默心中有些慌亂,問道:「師尊何出此言,從始至終,我都是被脅迫著來到這裡的,就算是要翻舊帳,我又做過什麼對你們不利的事么?」

彭仗來回踱了幾步,身上的鬥氣好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隱隱的從身體里透出,那層層藍色的猶如火焰一般的鬥氣,似乎隨時都會要了莫默的命。

張夢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搞的莫名其妙,憑著她的直覺,彭仗也不是那麼容易翻臉的人啊,怎麼忽然之間就變成這樣了?

「師父師父,您先別動怒,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張夢趕忙對彭仗說道。

「誤會?」

彭仗兩眼一眯,伸手便朝著莫默一抓。這一抓勢大力沉,儘管莫默有自動防禦的冰氣利刃,但是在滔滔不斷的鬥氣壓制下,莫默就像一個毫無縛雞之力的小鳥一樣被彭仗抓到了跟前。

「我問你,你的失魂散呢!」彭仗厲聲問道。

莫默心中一驚:「卧槽,我都把這個事忘記了,張夢知道自己沒有中失魂散,但是這個老頭可不知道啊。」

「你沒有聽見我的問話么?說!」彭仗絲毫不給莫默考慮的時間,一隻手緊緊的掐住莫默的脖子,莫默兩腳離地,完全使不出任何力量。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這失魂散失效了吧?」莫默實在不想暴露自己可解百毒的秘密。

「失效了!哼,好一個失效,老夫在影宮上百年,頭一次聽說失魂散還能失效,既然你說失效了,那今天老夫就成全你,給你服下雙倍的煞訓晶!」彭仗說著便從乾坤袋裡摸出了兩塊白色蠕動的晶瑩粘稠物,然後稍微一運功,便把這兩塊噁心的東西,灌進了莫默的嗓子里。

張夢自知阻攔不了,稍顯擔憂的站在旁邊,心中一片涼意襲來,整個後背都濕了幾分。

莫默囫圇吞棗一般,把這兩塊煞訓晶吞了下去,一股比當初自己的屁味還噁心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起來。兩隻眼睛被這兩大塊東西噎的差點奪眶而出,淚水也忍不住的被嗆了出來。

莫默緊緊的握了握自己的拳頭,心中暗暗罵道:「死老頭,記住今天的事情,除非你今天殺了我,不然將來我必定讓你嘗嘗這煞訓晶的滋味!」

彭仗自然是看透了莫默不服氣的心思,但是他並不在意,區區一個心靜相的修道者,在自己高興的時候,還能提起點興趣來看看,但是在自己不高興的時候,捏死這樣修為的一個人,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

「怎麼小子,你以為我這舊帳就這一件事么?」彭仗不屑的看了看莫默,就像看著抓在手心裡的小白兔一般。

「師父,不要!」張夢有些慌張的喊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他看到彭仗這樣對待莫默,她的心裡好像有說不出的難過,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小心脫口而出。

「小夢,你先到一邊去,我要好好的教一教這個小子怎麼做人!」彭仗毫不留情的說道。

莫默吞下了煞訓晶之後,自知百毒不侵,這煞訓晶對自己也無用。於是強制的讓自己的內心平復了下來。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說:「我敬你是長輩,明人不說暗話,有什麼舊賬,就趕緊說,算完了賬,該幹什麼幹什麼,何必在這虛張聲勢。」

彭仗冷笑了一聲,把莫默隨手一丟,莫默剛要有所行動,便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大力帶出去四五丈的距離,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莫默嗓子一甜,吐出了一口鮮血,但是眼神中,卻帶著無比的怨恨。

「好,除了失魂散這件事,剛才在測試的時候,你還斷了我的徒孫的一隻腳,怎麼算?」彭仗拿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當然,這些還不止。你不僅欺騙我,傷害同伴,而且還目無尊長。小夢是你的師奶,你竟然不分尊卑,頂撞長輩!你說,你該當何罪!」

「師父,小邪對我不尊敬我不在乎,徒兒也是跟他開玩笑的,您何必這麼動氣,我們還都是小孩子而已。」張夢竭力的求情,聲音有些哽咽,似乎都快哭了起來。

事實上,此時的張夢也害怕極了,因為她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翻臉這麼快的人,而且自己剛剛還拜入了此人的門下。那以後跟在彭仗的旁邊豈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莫默此時何嘗不是欲對其殺之而後快,可惜啊可惜啊,自己也是技不如人,想當初自己好歹也是叱剎一方的風雲人物,如今頻頻受此羞辱,心中的怒火已經快把他自己的內臟燒成了灰燼!

「臭蘿蔔,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我要殺掉所有我痛恨的人,殺掉那些曾經侮辱過我,傷害過我的人!」

靈魂空間中虛弱的萬載玄參,微微的苦笑了一聲:「老大,雖然你現在已經失去理智,但是我也終於看到您原來的樣子了,您本該如此。」

「臭蘿蔔,廢話少說,幫幫我,快點幫幫我,殺了這個人,我有預感,我在這個人的手下,會永遠暗無天日!」莫默近乎瘋狂的在靈魂空間中咆哮。

「老大,小的若是說,我殺不了他怎麼辦?」萬載玄參口氣有些溫和的說著,好像問的很認真,又好像漠不關心。

「殺不了?殺不了,我也不想在這屈辱中生存了。」莫默被萬載玄參這麼一問,心中也不禁悲傷起來,「臭蘿蔔,說來說去,還是我對不起你。你這一萬年的生命,可能真的會浪費在我的身上。光是這影宮,我都無法逃脫,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重新踏上巔峰,找回我失去的記憶和老婆們。」

「老大,您不會對不起我,我也不會讓你失望,既然老大您這麼傷心難過,那麼就讓小的為您做一件你最想做的事好了!」萬載玄參用一種從來沒有用過的堅定語氣跟莫默說著。

「你要做什麼?」莫默忽然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似乎萬載玄參要犧牲掉自己什麼東西一樣。

「老大,您一會一定要看準時機,然後一刀砍下彭仗的腦袋,小的只能幫您這一次了,或許後面的路,要很長一段時間,我都無法陪著你了。靈魂空間就交給你了,那裡有我的生命,還有折別的生命,您自己一定要小心,如果沒錢了,就用你的口水去醫治眾生,因為我是萬載玄參!莫默,我等著你喚醒我的那一天!」萬載玄參的聲音慷慨激昂道。

莫默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變的有些濕潤。自從瑤光之海一路走來,只有萬載玄參形影不離的陪伴著他,給他講故事,幫他出謀劃策,助他好好修鍊。好像有了萬載玄參的陪伴,就算過的再苦再累再不堪,也沒有孤獨過,寂寞過。如今萬載玄參似乎在對莫默做著最後的交代,莫默的心真的痛的無法呼吸了。

可是,強者的路,總是那麼孤獨寂寞的,總是要有得有失的,莫默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再一次見到萬載玄參,他相信萬載玄參的相信……萬載玄參也好像看到了原來那個星光璀璨的宇宙之神。

「臭蘿蔔,我怎麼才能喚醒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