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如今楚天頡正笑呵呵的看著端木逸塵。那一臉的真誠和誠意,看的端木逸塵的臉頰都抖動了一下。

他終於明白了,為甚他家的玥兒會和楚天頡交好了。這個人,那真的是……

但是,不管他如何,端木逸塵都不是不會允許讓他和端木玥一起同在一個房間內修鍊的。房間有放么多,何必非要在一個屋呢。

而且還是兩個大男人!!!

你說,如果是房間緊迫的話,兩個人住一個房間也可以。但是眼前這種情況分明就是空房間很多,這種情況下如果在一個房間的話,是不是就不太合適了。

「楚兄,玥兒晚上需要好好的休息。明日就是最後的比試了,楚兄也應該好好休息才是。」 端木逸塵說完這句話,直接拉著端木玥就離開了。不給楚天頡再說話的機會。

望著那離去的背影,楚天頡嘆了一口氣之後。也只有默默的跟在端木玥和端木逸塵的身後了。畢竟,他們要走的是同一條路,住的是同一所酒樓。

「大哥,貌似不太喜歡我啊。」說出這麼一句話之後,楚天頡的神色明顯有著萎靡。不過,那雙黑眸底的光澤卻並未消失。

在他看來,端木兄的大哥是不放心他的為人,所以才會對他有如此的態度的。他也相信,只要他夠誠心,端木兄的大哥一定會有接受他的一天的。

……

翌日的清晨來的很快。由於第二場比試過後,時間已經是次日的晨曦。所以,這最後一場比試安排在了第四日的晌午。

端木玥站在比試的場地中,閉目養神。順帶無視某人的存在。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有了昨日的楚天頡的事情之後。今日才是清晨時分,君玥離便是守在了他小爺的門口。

他一開門,便看見如此的喪門星,可是讓他小爺的心情狠狠的低落了一把。不僅僅是低落,這人守在他門口吧,你說你是有點事情也是可以的啊。

但是,這沒事情算什麼東西啊。

他小爺去吃飯,他君玥離就坐在一旁,他小爺去喝水,他君玥離就站在一旁看著。也不言也不語,就這麼盯著他小爺,可是讓他小爺的小心肝狠狠的惡寒了一把。

萬般校草寵愛於一身

最可恨的還是,從今日開始,他小爺的大哥竟然不再用警惕的目光看待君玥離了。似乎是對於他的存在,還很滿意一般。

這個變化,可是讓端木玥的心中驚詫不已啊。這,這都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啊。怎麼好像是一轉眼,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什麼前提,跡象都木有的。

最最讓人無語的還是,楚天頡啊楚天頡,小爺他已經很無語了。你就不要來湊熱鬧了?好不……

一個跟屁蟲,不行。兩個跟屁蟲,可以。

而且,還是兩個關係很不錯的跟屁蟲。話,都給他小爺說一個字,可是他們兩個人呢?卻是侃侃而談啊。關係,那是好的木發說滴……

所以,導致如今的端木玥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閉目養神,等待著今日的比試題目發下來。

經過前兩次的高難度考核,這最後一場比試入圍的參賽者,一個個都是神情高漲。

畢竟,這可是最後一場的比試。今日過後,前三名便會初曉。除了前三名之外,四到七名都有獎賞。只不過這獎賞比起前三名的,那會是大巫見小巫。

可是,就算這是大巫見小巫的獎勵,對於一名丹藥師來說,仍舊是一份大禮。

當裁判席上的七人坐好,裁判的聲音響起在比試場地之中。念完今日的比試內容之後,一共僅剩的二十多為參賽選手,直接傻掉了。

這……便是今日的比試內容???

對於在場的眾人來說,這比試的內容實在是太簡單了。就沒有比這再簡單的比試內容了。可是,也正因為內容實在是太簡單了,從而有很多的人皆是,不戰而敗。

丹藥比試的第三場比試,也是最後一場比試。比試的內容為——火焰。

這火焰不是其他的,正是丹藥師煉製丹藥時所使用的火焰。

從而,這一場比試的另一個名字為,獸火的比拼。

而這從前兩次比試中脫穎而出,來到這最後一場比試的二十多號人之中。能夠擁有獸火的參賽者,也就那麼僅僅的四位而已。

由此可見,能夠擁有一頭魔獸,而且是擁有獸火的魔獸是有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這第三場比試,隨著裁判的聲音,直接將二十多位參賽者直接降為了四人爭奪最後前三的比試。

這四人,分別是端木玥、楚天頡、君玥離和袁雪。

對於如此的一個結果,端木玥小爺其實是十分的無語的。他如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最後一場的比試竟然會是如此的。

可以說,這最後一場根本就是淘汰賽啊。而且還是大規模的淘汰賽。

至於最後他們四人之間的比試,也是極為簡單的。為了達到不傷人的地步,他們每人只需要釋放出自己的火焰就好。

高等的火焰對低等的火焰有壓制的效果。

所以,很輕鬆的就可以辨別出來誰的火焰比較強,誰的比較弱。

但是由於位置的不同,高等火焰對於低等火焰的壓制也是不同的。所以比試兩兩相比,最後決斷出來名次。

因為擁有獸火的端木玥、君月離、楚天頡還有袁雪便是除了這最後一場比試中的前四名。所以第三場比試結束之後,最後的總成績便會出來。

此次丹藥師的比試前三名,也會由此誕生。

「好了,你們開始吧。」

隨著裁判的聲音再次響起,端木玥的對手正是他小爺最不想要看到的君月離。也是,他最有可能輸給的人。

端木玥看著眼前的男人,不得不說,他小子長得還真是好看呢。不然,他家的那位陌姐姐也不會喜歡上他了。

可是,這小子不是好人啊。勾-引了他家的陌姐姐,可是卻不喜歡她。這種人,真的是最可惡的人了。

所以對於君月離,他小爺一向都是不屑一顧的。除了這件事情,他小爺的心中還有著本能的抗拒。抗拒這個男人的接近。


只不過,對於端木玥的不理不睬,他君月離卻是一點也不在乎。他心中清楚的知道他自己的心意,自然,不會輕易的放棄的。

在他的眼中,玥弟還小,他有的是時間等待。等待他的回心轉意。

『噗』,火焰同時從四人的手掌中跳躍而出。

……

「丹藥師比試結束,第一名二百五十號端木玥,第二名二百四十九號君月離,第三名七號袁雪,第四名二百四十號楚天頡;第五名八十二號段玉……第十名三十六號越遠。」

這個結果一出,裁判席上的七人不約而同的都點點了點頭。顯然是很滿意於這個結果。 當此次丹藥師比試的第一名公布的那一刻起,站在比試場地外面的端木翼雪的神色明顯是變了。他萬萬也沒有想到,那小子竟然能夠拿到第一名。

對於這場丹藥師的比試,他的心中從來都沒有報過一絲一毫的希望。畢竟,端木玥就算是認了莫玟尊者為師,可是那時間是極為短的。

他可不相信僅僅只是三個月的時間,莫玟尊者就能將端木玥那小子教成一代丹藥師中的天才人物。

特別是,莫玟尊者似乎是不會煉製丹藥的。他,又何從教會端木玥這小子呢?

但是如今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你信,或者是不信。端木翼雪就這麼愣愣的看著那獲得了第一名的端木玥,心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這四天的比試,除了第一場比試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在。其他的時候他都沒有在。自然也是不知道端木玥在這次比試之上的成績的。

端木翼雪也從來就沒有問過端木逸塵。

而端木逸塵身為端木玥的大哥,在看完了第一場比試,親眼見證了自家玥兒在煉藥方面的天賦之後,自然是抓緊時間修鍊法力了。

端木玥煉製出來的丹藥,就連他和父親看了都為止動容。甚至,他們還打聽過,玥兒給他們的復元丹,市面上根本就沒有出售的。

又加上莫玟尊者強烈的要求過,不許在任何人的面前服用復元丹。他自然從中得知了一些秘密。

所以,對於端木玥參加這次比試,他的心中還是不擔心的。畢竟,玥兒是如此的信心滿滿,他這個作為大哥的,自然是相信他的實力了。

第二日,他沒有去。留在了酒樓之中修鍊。這,也是端木玥所希望看到的。畢竟,來看他的比試,真的是極為浪費時間的舉動。

特別是第二日他小爺要煉製的可是千幻丹。對於千幻丹,他小爺是有著十成的把握贏了那場比試的。

可是第四日,也是這場丹藥師的比試的最後一場了。再加上,才一日不來,就多了楚天頡那小子的事情。他端木逸塵自然是不能放任端木玥如此下去了。

端木玥最終是沒能說服自家的大哥,端木逸塵跟著他,早早的就來到了比試的場地。

就算他端木逸塵不和端木玥一起來,他照樣是會來的。只不過,這最後一場比試,著實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他家的玥兒,真的是獲勝的太輕鬆了。

端木逸塵見到端木玥拿到第一名,自然是高興的。聽說獲得了這場丹藥師比試的第一名,獎品是十分的豐厚的。他也知道,端木玥就是為了那獎品,才來參加這場丹藥師的比試的。

「獲得這場比試前十名的,今日下午來丹藥公館領取屬於自己的獎勵。現在,解散。」眾目睽睽之下,裁判毫無情緒的聲音落幕。

由於這是丹藥師比試的最後一場,今日來圍觀的人比起第一場的時候,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他們很多人都想見證一下這一屆的第一名究竟是什麼人。

可是他們看著端木玥那年輕的容顏,真的是很難想象,今年的第一名竟然是如此的年輕。

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現在的年輕人,天賦真是了得。

原本今年的丹藥師比試是要在五個月之後舉行的。但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丹藥公館竟然突然提出了要提前舉行這場丹藥師比試。

並且時間十分的緊迫。從通知到報名結束,僅有三天的時間。使得周邊的許多城中的人,都沒有來得及報名。

丹藥公館,並不是每座城市中都有的。按照地區的劃分,每五座城池會有一座丹藥公館。而端木玥所在的斯曼城便是這運城的臨城。所以,離他們最近的便是運城中的這座丹藥公館了。

這也是,端木玥為什麼選擇要加入這裡的丹藥公館的原因。

「大哥,我們走了。」對於拿到了這個第一名,端木玥的目光看了一眼君月離。臉色,不由的難看了起來。

他能夠感覺的到,那貨似乎是放水了。從他釋放出火焰的時候,他就能夠感受得到那火焰中的威脅。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他的火焰戰勝了他的火焰。

除了他從中做了手腳,還能夠有什麼。

「玥弟,你今後是要加入到這運城中的丹藥公館嗎?」君月離看著端木玥,話雖然是問出口了,但是他沒有抱著一定會得到答案的心理。

畢竟,端木玥對於他,從來都是愛理不理的。他君月離早已經習以為常。可是這次,他竟然得到了端木玥的回答。而且還是很明確的回答。他看到了端木玥沖著他點了點頭。

這個結果,可是君月離從來就沒有想過的。難道是玥弟已經有了要接受他的意思了嗎?不再排斥他了嗎???

君月離想到這裡,一顆心都欣喜了起來。但是,當他清楚的看到端木玥那雙紫眸中的疏遠之後,他的心涼了。

疏遠。儘管端木玥很是排斥他,但是認識他君月離這個人,他端木玥從來就沒有懷疑過。可是如今,那眼中的疏遠卻是透漏出了一個想法。

對於他君月離,他端木玥已經有了不想要認識他,不要再和他有任何交集的想法。似乎是想從腦子裡,刪除他的存在。

確實,君月離的想法一點點都沒有錯誤。對於他君月離,端木玥確實是有不想要再和他有任何交集的想法。

因為,君月離這一次的相讓,讓他端木玥產生了極大的心理波動。他小爺的心中不僅不會感激他,反而覺得他是看不起他端木玥,是不屑於得到這個第一名,所以讓給他小爺的。

這種想法一出現,端木玥的心理直接瀰漫著一層陰暗。所以看著君月離,他的眸色前所未有的冷漠。

對於他,他的心似乎已經冷了。就連和他置氣,忽視他存在的心都沒有了。與他,也許這一刻就像是一個陌生人一樣。

反觀楚天頡,就不一樣了。 「玥弟,你……」君月離看著端木玥,眼底儘是苦澀的神情。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是錯在哪裡了,為什麼玥弟會突然變成了這樣……


如果他知曉了,就是因為他將第一名讓給了端木玥。就是因為這最後一次比試的結果導致的。不知道他會不會悔恨莫及。

但是,他君月離已經沒有了那個選擇的機會。因為,此時此刻,他永遠也不會知道為什麼端木玥會如此對待他。

看著端木玥與楚天頡之間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甚至他們兩人還有說有笑的。

分明,端木玥和楚天頡只是有一句沒有一句的搭著話而已。可是此時此刻的君月離偏偏就看成了有說有笑的。可見,他受的心理打擊有多麼的大了。

端木玥聽到君月離的話,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已。見到他沒有要說下去的意思,他便將自己的目光移開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反正心底就是無休止的接受不了,想著那件事情。然後看著君月離的目光更加的冷絕了起來。

「二叔,我們走了。」他們都已經走出三米了,可是端木翼雪卻仍舊是站在原地。見到這一幕,端木玥狠狠的皺起了眉頭。

隱隱的,察覺到了一些不正常。

也正是因為端木玥的這句話,讓端木翼雪的神識回歸了本體。看著端木玥,他只問出了一句話。而就因為這一句話,讓端木玥更是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在參加丹藥師比試的這段時間內,端木翼雪一定是去做了重要的事情。至於這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他端木玥猜不到。

但是隱隱的,他覺得一定不是什麼好事。因為端木翼雪問出的這句話,正是君月離才問過的問題。

「玥兒,接下來你是要加入到這運城中的丹藥公館嗎?」端木翼雪問出這句話,端木玥發覺,他家的二叔甚至因為這句話,呼吸都變得略微急促了起來。

可想而知,這件事情似乎對於他來說,十分的重要。

「是啊。小爺之所以會參加這次比試,除了那第一名之外,另一個想法就是加入到這丹藥公館中。」端木玥毫不避諱的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他相信,如果在比試之前說出了這樣一番話的話,除了他家的大哥,這位二叔一定不會相信他有這個實力的。所以,他從來就沒有說過此行的目的。

至於其他,他們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好了。他端木玥不在乎,也不需要在乎。

能讓他小爺在乎的,永遠都只有那麼幾個人。除了那幾個在心尖上的人之外,他們想如何想他,都無所謂。

這就是他端木玥,無情的端木玥。

就算是,如今眼前段天涯被人追殺,即將就要死在他的面前。他小爺也許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死了一個段天涯,丹藥公館一定會再出現一位會長的。


所以,他根本就無需擔心丹藥公館會有什麼不妥。

與他小爺無關的人,死活與她何干。

但是端木翼雪就不一樣了,雖然他們之間以前有過節。但是同為端木一族的人,他端木玥還是不會見死不救的。誰讓,他家的大哥還有爹爹都是端木一族的人呢。

甚至,他連自己的姓氏也是『端木』兩字。為了族中的榮耀,他還是做不到旁觀。

誰讓,端木一族的那個老頭子,他的爺爺對他是如此的好呢。好到,他小爺都想要無語了。

端木翼雪得到端木玥的這個答案,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特別是想到端木玥竟然拿到了這次丹藥師比試的第一名。第一名啊,這可是有著三百多名參賽者,從而獲得的第一名。

如果端木玥一旦進入到了丹藥公館中,一定是會受到上層的重視的。那麼……端木翼雪想到這裡,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