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司機似乎有些不屑,輕哼一聲,也不阻止林洛。

一個外地人打監督電話能有用纔怪,反正自己沒打表,誰拿他都沒辦法。

電話接通。

“喂,你好,是京都出租車監督服務部嗎?”

“是的先生,您這邊是遇到什麼問題需要幫助呢?”客服回道。

林洛看了一眼車牌號和司機姓名,直接報了上去。

此時司機依舊一副淡然的樣子,毫不擔心。

“先生,請問您這邊有**憑證嗎?”客服回道。

林洛一聽這話就明白了,難怪這司機有恃無恐。

不過他卻不準備這麼揭過。

反正藥王他們還差些時辰纔到,自己就和這黑車司機好好磨一磨。

“沒有**,司機並未開具。不過你們是可以查詢車輛路程的吧?按照車牌號查一下就知道了,我最多一百五的路程,司機要收我兩百八。”林洛直接說道。

司機也是愣了一下,沒想到林洛這麼較真。

一個外地人和自己在這裏爭個你死我活,真的有好處嗎?

按照以往的經驗,這種來京都出差的外地人,一般都會忍忍過去了。


畢竟也就是百來塊錢,比起這點小錢,業務才更重要。

何況這還是個年輕小夥子,應該很好面子纔對啊。

可眼前這位年輕人,似乎不按常理出牌啊。

司機的心終於有些慌了。

出租車公司確實有這條規矩,客服也很快幫忙查詢,但需要一些時間。

“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呢?我可沒時間跟你耗!

我告訴你,耽擱的這些時間到時候你都得負責買單。”

司機開始言語威脅。

林洛眉毛一挑,笑道:“等着就是了,要是客服查詢無誤,這點錢我賠就是了。”

司機臉上怒意逐漸浮現,這麼熬下去,他今天要虧本不說,還得被公司罰一大筆錢。

“不行,今天必須讓這個人吃點苦頭才行。”

他拿出對講機呼了幾句,說的是本地話,林洛也聽不太懂。

但他看司機那語氣激昂的樣子,無非是叫人過來幫忙找麻煩罷了。

本來他是不想在京都城這種大佬雲集的地方動手的,但對方蹬鼻子上臉他也沒辦法。


過來五分鐘左右,幾個穿着皮大衣、牛高馬大的中年男人朝着林洛所在的車子走來。

“咋啦,老李?哪個不長眼的又惹你,我幫你弄死他。”

“也沒啥大事,就是一小年輕不懂規矩。你稍微教訓一下就是。”

“稍微教訓一下是吧?懂了懂了!”

這一次,幾人說的是普通話,顯然是說給林洛聽得。

而林洛也聽得清清楚楚。

車門被猛的拽開,冷風嗖嗖的吹進車內。

“就是你這小子不懂規矩?機場到這裏向來都是這個價格,你現在給了錢趕緊走,我就當做什麼也沒發生。”

皮大衣也擋不住大叔的健壯身軀,看起來確實有些威脅力。

但林洛卻全然沒看見一般,冷笑道:“什麼時候黑心事做多了,也能自成規矩了?價格是不是如此,等那邊回信不久好了。”

“艹,我看你這小子欠揍是不是。你知道這是哪裏嗎?

這裏是京都城!不是你那十八線小破城。

在這裏,有些人你惹不起你知道嗎?”

軟的不行,大漢只能來硬的,語氣之中的威脅之意已經溢於言表。

總裁,玩夠沒? 噗嗤!”

甜妻撩人:老公大人,吻不停!

“你他媽笑什麼?”大漢伸手朝林洛拽去。

“啊!”


下一刻,殺豬般的嚎叫響起。

“京都城確實有些人我惹不起,可惜那個人不是你。”林洛的臉色沉如霜雪。

出租車司機和他的幾個幫手,只感受天氣都驟然變冷了幾分。

本來這個天氣就很冷,突然的寒意更是深入骨髓,讓他們瑟瑟發抖。

“你……你不要亂來,這裏可是京都城,城管和巡警就在旁邊。”

幾人見勢不對,只能搬出城管和巡警的名號。 林洛自然不會與幾個小小的司機計較。

這種事情碰上了,他就順手給個教訓,讓這些人長點記性。

如此這些黑心司機也能少坑幾個人。

一番耽擱之後,林洛算了算時間,藥王應該也快到了。便付了錢,下車離開。

幾人再不敢阻攔,任由林洛離開。

下了車,往前不遠處,便是藥師協會大樓。

傾世絕戀,魔帝心尖寵 您好,請問有預約嗎?”

林洛才走到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藥師協會的管控是非常嚴格的,外部人員進出都有嚴格程序把控。

“沒有,不過我有藥師證。可以嗎?”

林洛尋思着藥師總能自由出入這藥師協會吧?

“當……當然可以。”接待人員明顯愣了一下。

這麼年輕的藥師,她在這裏做了幾年也沒見到過。

看這來往進出的人員就知道,基本都是中年人,老頭。

偶爾有些年輕人也是藥師助理。

她見林洛的樣子肯定是第一次來,不然早就主動出示藥師證了。

林洛將金色版本的七星藥師證拿出來。

看到金色的本本,接待人員人都傻了。

藥師證分爲三個顏色,一到三級爲青色,四到六級爲紫色,七到九級爲金色。

金色的藥師證,至少也是七星藥師。

她從來就沒有見過七星藥師證,因爲有這種證的人,一般都是直接跟着協會高層進去了。


自己哪來的資格攔這種級別的大佬。

可眼前,她就真的攔了一個。

林洛將藥師證遞給接待人員,對方慌亂的接過證件。

接待人員內心慌亂,這種七星藥師級別的大佬,一句話就能讓她丟了工作。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這份工作,可不想就這麼丟了。

別看這職位只是小小的接待員,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擠進來卻求而不得。

因爲藥師協會的工作人員是享有官方編制同等待遇的。

這樣的工作在京都城是大熱門,無數人趨之若鶩的存在。

“行嗎?”林洛再問一句。


接待小姐姐早就被慌亂的失去了判別能力,不行也得說行了。

“您請進!”

在小姐姐慌張的目光中,林洛走進了藥師協會大樓。

進了裏面,接待人員就熱情多了。

“我要去六十六樓。”林洛找了半天,發現電梯到六十五層就截止了,只能求助接待人員。

“您要去六十六樓?”

裏面的接待人員專業素養要高很多,一聽林洛要去六十六樓,他就知道這位是大客戶。

儘管年齡看起來不像,但他還是保持着對待大佬的禮遇。

因爲他心中很清楚,一般人都不知道這棟大廈有個六十六樓。

六十五樓往上,都是真正的高級藥師才能進出的場所。

“對,這是我的證件。”

林洛再次亮出金光閃閃的七星藥師證。

“這邊請!”

接待人員立馬躬身,帶着林洛走向專用通道。

儘管他心中驚濤駭浪在翻滾,但表面禮儀依舊做的十分到位,訓練有素。

林洛跟着接待人員上到六十六層。

到了六十六層,又有專門的接待人員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