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朋友嗎?”,我冷冷的盯住魔將,“讓

我殺死自己最心愛的人,就是你這個益友所爲?!這就是你,對朋友的方式?!”

“大義和小義,我選擇前者!魔族的興衰和朋友的友誼,我還是選擇前者!”,魔將悶聲說到這來,將頭轉向一邊。“所以,我只能對不起了!”

我很生氣,可是我知道,現在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只會耗盡自己的心力和體力。

“你們想怎麼樣?”,我緩緩的垂下眼瞼,聲音冷淡。

“我不知道!”,魔將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而後站了起來。“初五,等你的人性被激發,你將成爲一個木偶不再會有意識!等你與凕崆到了正面交鋒的時候,你講化身爲琴,滅凕崆與無形!我想,在這之前,你還有一點時間去緬懷!”

說完,魔將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與世隔絕的躺在這墓羣之間,看着日升日落,任憑風吹雨打。洐天和魔將再也沒有過來,我卻受盡了煎熬。那天空的太陽會時不時的拋下火球,將我包圍,從烘烤到燃燒,幾乎將我身體裏面的身份燒乾。接着便是在我的五臟六腑和骨頭燒的幾乎成灰的時候,天降冰雪,雪落與身上成爲寒冰,將我幾近破損的身軀重新的包裹。

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從開始的痛不欲生到最後的麻木,我學會了睜着眼睛空洞的看着那些冰火兩重的天,學會了冷靜的思考未來所要發生的一切,可是卻有血流成河哀鴻遍野的片段不停的進入我的意識。

在這個時期,我不停的蛻皮,不停的重新生長,我能感覺到自己正巨大的變化着,唯獨那微微隆起的腹部,那裏似乎有一個生命越挫越勇的生長着。

……

過了很久很久,久的我已經記不得什麼日子什麼時辰,久到某天醒來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時候,一個男人走到了我的身邊。我的意識告訴,這個人是我的主人洐天。

“告訴我,你存在的意義!”,洐天對我微笑。

“嗜神滅佛!”,我緩緩的擡起空洞的眼睛望着洐天。

……

(本章完) 洐天看着我,輕笑出聲,而後突然指向我的身後。“殺了他!”

緩緩的轉過身,我看到了眉頭輕蹙的魔將,而後想都沒想徑直踮起腳尖飛向了空中,而後伸出手,一隻銀白色的古琴突然現於雙臂之間,擡起右手,勾起琴絃我毫不留情的便將那耀眼的光芒彈向魔將。

那白色的光芒旋繞着黑霧,帶着一股冷風順勢射向了魔將的胸膛,只聽‘嗖’的一聲,那光便刺穿了魔將,接着他胸前的傷口便迅速的往外擴散,消弭成灰。

見此,洐天突然飛到了我的面前,指着滿臉痛苦的魔將。“他曾是你的摯友,你可記得?”

“不記得!”,我面無表情的看着正在快速化作黑灰的魔將,“可是,老祖讓我殺的,必須得死!”

說到這裏,我迅速的揮舞着琴絃,那魔將連吭都沒有吭一聲,便灰飛煙滅,無影無蹤。

“人間已經淪爲地獄,你的人性果真已經洗滌了之前的所有!”,洐天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殺了所有的佛,包括凕崆,也就是陰鷙!”

“是!”,我伸出手,讓那御佛琴化作白光鑽進了我的手臂,隨後剛想轉身,後背卻重重的傳來了一掌。

當我轉過頭時,發現洐天正伸出手死死的插進了我的脊背,破開了肌肉狠狠的抓住了我的脊椎骨。那劇痛隨着那骨髓涌出,蔓延全身,而我終於忍不住大叫起來。

“痛嗎?”,洐天重了重手。

“痛!”,我滿頭大汗的回答。

“那些被佛拋棄的人類,承受着和你現在一樣的痛苦!所以,你該知道怎麼做吧?”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洐天突然將臉伸到我的面前,壓低了聲音。

“知道!以牙還牙,以痛治痛!”,我咬着牙齒擠出這麼一句話之後,洐天一把將我鬆開,我狠狠的摔倒在地。

“好吧!你走吧!”,洐天一把拽起了我,眼睛冷冷的眯在了一起。“不要輕舉妄動!等待我的命令!”

“是!”

重重的點頭,我徑直大步

的走出了那結界之外,出了結界,我來到了一條寂靜的公路上,路上到處停放着汽車,望着漫天的陰雲,我的視線突然渙散,而後一下子回過神來。

這裏怎麼會變成這樣?!爲什麼我會在這裏?!對了,我是要找洐天老祖救活熾烈的,可是我要怎麼找到洐天老祖?!還有,人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腦袋嗡嗡作響,我使勁的用手拍了拍腦袋,卻發現自己的記憶有一大段是空白的。就在我轉身準備漫無目的的尋找之時,頭頂突然下起了雨。當那粘稠的雨滴滴在額頭上面的時候,我擡起頭卻看到了雙頭的類似麒麟的怪獸,那麒麟獸張開兩張大嘴便向我咬了過來。

這個時候,我居然連跑都忘記了,等我準備閉上眼睛迎接那尖銳的利齒時,一把黑色的劍齊帥帥的將兩隻麒麟頭齊帥帥的劈了下來,而後陰鷙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

“陰鷙!”,我驚慌失措的跑過去抱住了陰鷙。

“這幾天你去哪了?!”,陰鷙蹙眉,捧着我的臉緊張的四處打量。

這幾天?!我纔剛剛偷着溜出來好不好?!

“我沒有啊!”,我有些心悸的望着地上正在抽搐的麒麟屍體,“爲什麼會這樣?!”

“最近佛族大亂,致使妖物肆虐,這段日子我一直都在擺平此事!”,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縱使我因爲白日不住而冷落了你,你也不該擅自離開!若是出了危險,該怎麼辦?!”

“對不起對不起嘛!我不會了!”,我歉意的拽着陰鷙的袖子搖了搖。“我以後再也不會偷跑了!”

“寶,你乖!等我平息這場暴亂之後,天天陪着你!”

陰鷙輕輕撫了撫我的長髮,而後一把抱着我穿過結界飛入冥界之中。

此時的冥界,與往昔無疑,可是我的心境卻大不相同。

我還是初五,是個只聽從於洐天老祖的初五,這個將我抱在懷裏的男人很陌生,可是,意識中顯現的任務卻是,扮演好這個角色,然後藉機殺了他!

他是誰,我的記憶中已經被輸入了資料,一身佛身護體,金光閃耀絕非常人,可是我的御佛琴是否可以真的置他於死地?!我在等待,等待一個指令,指令下來,我便會殺了這個男人!

“寶,你好好的休息!”,陰鷙認真的望着我,“人類已經大部分被我轉移到了別的時空,這段時間我得將那些妖物打回他們的世界!”

“可是,你們佛祖一日不寧,人間將永無寧日啊!”,我突然淡淡開口道。

陰鷙聽我這麼說,眉頭微微蹙起。“放心,我會處理好的!縱使我自私,也不會自私到讓人類淪爲我們佛祖的犧牲品!”

“好,老公!”,我勾住陰鷙的脖子,踮起腳在的下脣上印下一吻。“你要早點回來,我等你!”

“我……知道了!”,陰鷙深深的望了我一眼,隨後猶豫了一下子轉身離開。

陰鷙走後,我便一直端正着身體坐在牀上,目光空洞的望着窗戶。

當一系列訊號突然進入我的腦袋,我緩緩的起身,面無表情的走了出去。憑着記憶來到冰封之地,我看到了十一和小臺迎了過來。

“二嫂,二嫂,你想的辦法救熾烈沒有?”,小臺急迫的問道。

我淡淡的掃了一眼小臺,徑直將自己的手指伸進了結界,接着整個身體跟着鑽了進去。環顧四周,眼神落在了雨桐的身上,而後徑直走了過去。

“莫雨桐!”,我輕輕的叫了聲,而後目不轉睛的望着她。

紅着眼睛的莫雨桐,迷離着眼神望着我,而後在夜煞的攙扶下起身。

“初五?熾烈……”

“我送你見熾烈可好?”,我揚起嘴角,露出一個無公害的笑容。

“真……真的可以嗎?”,雨桐一把抓住我的手,眼淚嘩嘩的落了下來。“你真的可以帶我見熾烈!”

“當然可以!”,我輕輕撥開雨桐的手倒退兩部,手在空中一揚,那銀色的古琴便落在了我的面前。“我現在,就送你去!”

……

(本章完) 看到那琴,雨桐當即變了臉色,而後一個踉蹌撞到了夜煞的身上。

“御佛琴?!”,雨桐皺緊眉頭望着我,“你想做什麼?”

“御佛琴弒佛也殺魔,你既然那麼想見兒子,我便成全你啊!”,我邪魅的揚起嘴角,輕輕勾起琴絃。“曾經的御琴之人,將死在琴下,不失一種最婉約的死法,不是嗎?”

聽我這麼說,雨桐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而後將夜煞推到一邊,又用眼神示意大家不要輕舉妄動之後,將錯綜複雜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臉上。

“那你殺我就好,不要去碰其他的人!”,雨桐,昂起胸膛往我的面前走了一步。

“這件事,我可不敢輕易答應你!”,我掩住嘴輕笑起來,“我現在弒殺的目標暫時只有你,可不代表其他人就能活着!”

我的這句話,讓所有的人譁然,陽怡第一個衝了過來。

“誰叫你來殺雨桐的?!是陰鷙嗎!?”,陽怡怒氣衝衝的抓住我的衣服,“陰鷙剛剛纔害死熾烈,現在連雨桐也不放過嗎?!這是因愛生恨?!這是……”

還沒有等陽怡的話說完,我猛的鬆開了琴絃,而後那黑白交錯之光只是一瞬間便將陽怡消弭成灰,散落在冰地之上。見此,大家都愣在了當場,而十一最先反應過來,大叫了一聲‘媽’便飛奔了過來,‘咕咚’一聲跪在了那攤黑色的粉末之上。

“媽……媽,媽你去哪了?!媽!”,十一抓住灰,大哭起來。

見此,我後退到了一旁。“對不起,指令剛剛告訴我,這個呱噪的女人,應該先死!”

沒錯,洐天老祖在我意識中修改了指令,他要我殺了陽怡!所以,就是這麼幹脆利落的解決。

剛站穩,背後便被猛的一推,可是推我的那個人卻被我身上的防禦光芒震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冰山之上。聽到那巨大的崩塌聲響起,子柒急忙跑了過去,而夜煞率先一步將身形渙散的小臺抱了起來。

小臺臉色慘白

,她抓住夜煞胸前的衣服死死的盯着我。

“你是魔鬼!”,小臺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哇’的一下張開嘴將一大灘鮮血吐在了夜煞的身上。

“過獎!”,我揚脣淺笑,卻在十一的巴掌扇過來的時候一下子抓住。

“我信錯你了!你和二哥一樣,都是壞人!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替我媽報仇!”,十一瘋了似的揮起另外一隻手打向我的臉。

可是,我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因爲我知道,那後果只會是她灰飛煙滅。

可是,十一的手還沒有碰到我,一個人影快速的飛過來,一掌將十一掀翻在地。十一的頭重重的撞在了地上,後腦勺的血映紅了一片冰面。

“敖烈!你也想幫着她嗎?”,十一根本不顧頭上的鮮血淋漓,直接爬起來一巴掌打在了敖烈的臉上。

“這是我的責任!”,敖烈淡淡道。

“你糊塗嗎?!你是畜生嗎?!她就是她!”,十一淚流滿面的指着我,胸膛急促的起伏。“陰鷙殺了你的弟弟,她殺了我的母親!而待會,她會再次親手殺了大嫂!你聽到沒有?!這樣的魔鬼,你還護着她?!你是畜生嗎?”

聽到十一這樣淒厲的哭喊,我依舊冷眼旁觀,而敖烈只是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望向十一。

“自古忠孝難兩全!你選擇孝,而我選擇忠!”,敖烈環顧四周,將視線落在了十一的身上。“我是佛,你們是鬼!所以,道不同不相爲謀!”

“敖烈!我們家族以有你爲恥!”,被夜煞抱在懷裏的小臺尖叫一聲,一下子跳了下來摔在地上。

此時大的小臺,身體已經透明的幾乎看不到實體,而夜煞想要扶她,她卻固執的掙脫夜煞的手,一點一點艱難的爬到了十一的面前,伸出手抓住一捧陽性消弭的灰燼,小臺放聲大笑,眼淚肆意而出。

“媽!你一向說我驕縱,不如十一,一向說我不孝,不如十一!可是,第一個下去陪你的,卻不是你最愛的十一,

而是我!”,小臺說着,將臉貼在手中的灰上,淚水鼻涕混作一團。“媽,給我一個機會孝順你!媽,小臺馬上就來陪你了!”

看着小臺聲淚俱下,十一和子柒早已經泣不成聲,十一跑過去一把抱住了小臺昂着頭痛哭。

“姐!姐你別死!媽已經死了,你如果也死了,十一就沒有親人了!姐,我求你別死好不好?!以後,我不再和你作對,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好不好?!”,十一想要抓住小臺的手,卻徑直抓了個空。

小臺抽泣着,擡起頭望着十一。“你要乖,你長大了,要堅強!你要好好的活着,我們家族的血脈不能斷!”

“姐,我不要!不要離開我!我沒有父親,沒有母親,如果再沒有你,我就成了孤兒了!我不想!”,十一說着捧住了小臺的臉,“姐,我給你渡陰氣,我要讓你活着!”

十一剛想俯臉,小臺卻一把將她推開,而後大叫一身,身體突然間爆開,那粉末徑直飄灑在空中,形似小雪瀰漫。

見此,雨桐痛哭起來,而子柒死死的摟住泣不成聲的十一默默的流淚,這時的意思再也剋制不住瘋了似的往我衝了過來,那眼淚隨着動作不停的墜落。

見此,我下意識的撫琴,敖烈卻在我之前迅速的衝到了夜煞的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我幾乎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接着那夜煞便捂着胸膛倒退了幾十步這才停了下來。

雨桐見狀,哭喊着撲倒了夜煞的身邊,將搖搖欲墜的他扶住。

敖烈這麼做,只是怕惹怒我,給他的父親惹來殺身之禍罷了!這點小心思,當真以爲我不懂?!可是,該殺誰,不該殺誰不是我可以做主的!現在的我,就是一個提線殺手,任由洐天老祖掌控罷了。

當又一個強烈的信號突然鑽進我的意識時,我陰冷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敖烈的隱痛的眼睛。

“想不想我放過他們?”,我伸出手捏住敖烈的下巴,“你死,他們活!”

……

(本章完) 聽了我這話,敖烈愣住了,而雨桐一下子癱倒在夜煞的懷裏,這時候子柒怒吼着向我衝了過來。

“你想要怎麼樣?!你想要害我們斷子絕孫嗎?!”,子柒指着我,渾身顫抖。“熾烈欠你的,雨桐欠你的,這兩條命可以抵償了吧?!你還想怎麼樣?!”子柒一把將敖烈拽到自己的身後,“想殺就殺我,不要碰我的孫子!”

看到子柒情緒激動,哭的傷痛欲絕的十一趕緊上前抱住她。“大媽,你不能死!十一,已經無親無故了!大媽,你別死!”

“孩子,大媽活夠了!你們纔是希望啊!”,子柒哭着撫摸着十一的臉,老淚縱橫。“好好的活着,好好的聽話!你們是冥界的命脈,你們不能有事知道嗎?”

“不要!不要!要死我死!我替大家死!”,十一哭到這裏,突然推開子柒跑到了我的面前,‘噗通’一聲跪下。“初五,我求你!你殺了我吧!你殺了讓我和我媽和我姐團圓!你放過大家,看着大家曾經對你那麼好的份上!大媽給你的孩子做了那麼多的衣服,大嫂更是你對無微不至!這樣的好,難道你記不得嗎?!難道你跟了陰鷙之後,連心也跟着變黑了嗎?”

看着十一滿是淚痕的臉,我以爲我會動容,可是我沒有,只是淡淡的將目光移向敖烈。“御佛琴於我手中,還沒有真正的殺過一個佛!有你,正好祭琴,用你的血助我滅盡佛族!”

聽我這麼說,敖烈突然意識到了不尋常,他只以爲我的這些殘酷的行爲是受了陰鷙的指使,可是直到現在他才知道我真正的目標是所有的佛族,直到現在他才知道我手中便是那可以滅佛的御佛琴!可是,現在知道還來得及嗎?!

見敖烈將子柒和十一推到了夜煞和雨桐那邊按上了一個防護罩之後便徑直衝向了出口的結界,我不慌不忙的看着他飛速的背影擡起琴絃,而後在雨桐等人驚恐的眼神中將數道光芒射到了敖烈的背後。原本展翅飛翔的敖烈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掉落下

來,身體迅速的消融。

防護罩的那些人頓時癱倒在地,他們使勁的拍打防護罩,張大嘴巴吼叫哭泣,可是我連一個字也沒有聽到。因爲,那防護罩將他們的一切隔絕。

緩步走到了敖烈的面前,我伸出手抹掉他嘴角流出的鮮血輕輕的抹在了琴絃上,那銀色的琴絃瞬間將血吸收的乾乾淨淨,像是飢渴的水蛭一般的貪婪。

“你要死了!”,我揚起嘴角望着敖烈微笑。

“我知道!” 酷寶來襲:爹地,別太壞!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敖烈望着我,眼中沒有一絲恨意。“死在你的手裏,是我最好的歸宿!”

“哈哈哈!從來沒有聽過有人將死亡當成歸宿的,你是第一個!我欣賞你!”,我坐到了敖烈的旁邊,扶着他的身體靠在了我的身上。“有什麼遺言要我轉達的嗎?”

聽我這麼說,敖烈輕笑出聲。“我愛你的時候,因爲熾烈不敢去愛!我敢愛的時候,因爲陰鷙我不能去愛!從頭到尾,我都錯過了愛你的最佳時機!最後,卻遇到了最美的死亡結局!”

“這句話,是要轉述給誰的?”,我挑眉,對上了敖烈的眼睛。“你媽,還是你妹?”

敖烈含笑,睫毛上的眼淚閃閃發亮,他伸出幾近透明的手撫上我的手背輕輕的磨蹭。

“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才能讓我心甘情願的去死!”,敖烈深深的望着我,“也只有你,可以讓我以忠之名,聽命陰鷙!”

“那你該謝謝我,滿足了你死亡的最終幻想!”,我輕笑着摟住了敖烈,“這樣很痛苦嗎?看在你這麼愛我的份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讓你解脫!”

當手掌重重的落在了敖烈的天靈蓋,他便瞬間消散,連灰燼都被風吹散,一顆塵埃也找尋不到。

看這防護罩裏面的莫雨桐和子柒抱在一起暈厥過去,我徑直大步的走出了冰封之地,離開的瞬間將結界封住。

還未走出多遠,一個屏幕突然出現在我的頭頂上面的迷霧之上。

“真的下得了

手?”,洐天老祖對我微笑。

“你下的指令,我非做不可!”,我行了一個禮,將御佛琴收回身體。

“看來,我對你儘可放心了!”,洐天老祖擼了擼鬍子,而後厲目望向我。“不要去碰凕崆,你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

莫名開始拯救世界 “凕崆?!有了這御佛琴,他纔不會是我的對手!”,我昂起頭目不轉睛的望着洐天老祖,“等着我的好消息,我一定可以殺了他!”

說完,我手一揮,那屏幕消失。

洐天老祖說我抵不過凕崆?!我不信!御佛琴是無敵的,我一定可以!明明殺了凕崆,我的任務就可以完成了,可洐天老祖非要我將時間浪費在那些無關緊要的嘍囉身上!對於我來說,速戰速決纔是王道!他曾經告訴過我,只要在凕崆也就是陰鷙意志最薄弱的時候給予致命的一擊,他便絕無生還之力,所以這致命的一擊只能由我去執行!

任風吹去我一身的血腥和殺虐,我來到了陰鷙的住處,看到遠遠大步迎上來的陰鷙,我媚笑着走了過去徑直摟住了他的腰。

“寶,你又不乖,以後不許亂跑知道嗎?”,陰鷙蹙眉,眼中難以言喻的寵溺。

“我乖,以後我都乖乖的!”,我昂起下巴,整個人貼在了陰鷙的身上右手卻在他的胸膛緩緩往下游移。“剛剛的不乖,你要懲罰我!怎麼懲罰都好,好不好老公?”

當我的手探進陰鷙的腹股溝處,他觸電般的顫慄了一下,而後一把托住了我的臀部。

“老婆,你想我怎麼懲罰你?”,陰鷙將嘴巴貼在我的耳朵上,曖昧的問道。

聞言,我雙眼迷離的望着陰鷙,踮起腳在他的嘴脣上輕輕的吻了起來。“隨你,狠狠的懲罰,直到至死方休!我想要,死在你的懷裏!”

說完這句,我徑直跳進了陰鷙的懷裏,聽着陰鷙沉重的呼吸和心跳聲,看着那越離越近的大牀,我的嘴角揚起一抹不留痕跡的冷笑。

……

(本章完) 我極盡展現自己的妖媚,不停的索取,那銷魂蝕骨的纏綿縱使是佛也能消耗殆盡,看着身邊這個連睡着也緊緊將我摟住的男人,我卻在暗自的冷笑。

好好的做你的佛不是很好,爲什麼要學人去談情說愛?!情是致命軟肋,你有了,就得去死,而我不會手下留情!

突然化作黑霧在陰鷙的懷裏消失,在出現的時候我已經衣冠整齊的落在了地上,看着這個男人赤裸且健碩的脊背,我輕輕呼喚了幾聲,見他睡的沉根本喚不醒,我便拿出了御佛琴。

美人淚,英雄冢,凕崆,你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