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曹金看到這一幕後,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這家酒樓好像是自己家的地盤,竟然有人在這裏鬧事,簡直是找死。

接下來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人。

“就是這小子。”

吳永傑聽到後,一臉的激動,隨後他指着那邊的王越說道。

吳永傑是不會放了王越的,他今天倒要看看王越接下來能翻起什麼大的風浪。

“小子,我兄弟的手是你打斷的嘛。”

看到不遠處王越的背影后,曹金一臉憤怒地說道。

這個傢伙竟然見了自己沒有逃跑,看來他膽子倒是挺大的。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一臉感興趣的看着兩個人,不知道王越接下來會怎麼辦。

那邊的安小雨也是嚇壞了,他能夠知道接下來自己死定了。

周圍的人一臉同情的看着王越,他們能夠知道王越今年是走不了了。


只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臭小子,我和你說話了,你沒聽到嗎?”

曹金聽到後一臉的憤怒,這個傢伙簡直太沒有禮貌了,竟然敢不回答自己。

接下來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傢伙。

“曹家的人什麼時候也敢這麼囂張了。”

王越轉過身,冷冰冰的看向了那邊的曹金,隨後說道。

眼前的曹金自己可是認識的,之前曹家的人在商貿會上曾經和自己打過招呼,而他的父親就和自己引薦過他的兒子,就是眼前的曹金。



沒想到今天吳永傑等的人竟然是他!

“王總,竟然是你!”


當王越轉過身的時候,那邊的曹金嚇壞了,隨後急忙說道。

“王總,沒想到您竟然會在這裏,實在是緣分啊!”

曹金一臉激動的跑到了王越面前,然後說道。

自己家裏面是和王越有合作的,之前曹家還覺得王越沒有什麼厲害的,只不過後來曹家已經離不開王越了。

要知道曹家的所有貨物都是由王越供應的,如果王越要是斷了自己的家族供應的話,那麼他家族可就死定了。

如今他再次看到王越怎麼能不去巴結他。

“怎麼回事?他到底是誰?”

“我靠,我終於想起來,這個人爲什麼熟悉了。王總,難道他就是之前傳聞的濱海市首富王越嗎?”

“你這麼一說還長得挺像的,難道竟然是他,既然是這樣的話,一般人還真得罪不起他。”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瞪大眼睛,忍不住說道。

之前他們以爲王越就是個普通人,現在看到這一幕後,他們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情,看來這王越並不普通啊。

而且現在最爲恐懼的應該是吳永傑了。

當他聽到周圍人的話後嚇壞了,沒想到王越竟然是濱海市的首富,自己剛纔就感覺到王越有點熟悉,不過他可沒有往這方面想。

現在他們這麼一說,難道王越竟然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存在嗎?

吳永傑想要現在趕緊逃離這裏,他能夠知道今天自己碰到了惹不起的存在。

只不過這個時候,王越忽然開口了。

“這個人得罪了我,看來你和他關係很好啊。”

吳永傑聽到王越竟然在說自己,他嚇壞了,他能夠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

隨後他立馬跪在地上,然後看着王越說道。

“王總,我錯了,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求你放過我吧!”

只寵小小妖妃 ,沒有任何的辦法了,他現在只能不停的給王越磕頭,希望王越能夠原諒自己。

“王總,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啊,他和我沒什麼關係。”

“好啊,你這個混蛋竟然敢招惹王總,簡直是找死。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給我拖出去,好好教訓他。”

“不要啊!”

曹金聽到王越的話後,嚇壞了,隨後憤怒地看着不遠處的吳永傑。

如果今天不是吳永傑的話,自己也不會遇到王越,他可是被吳永傑給害慘了。

隨後外面就傳來吳永傑痛苦的但喊聲。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都低下頭不敢說話,也沒有人敢看王越一眼。

他們能夠知道,眼前的王越根本不是他們得罪的起的。

重生學霸︰墨少請指教 哥,就是這個傢伙,竟然敢讓人打我,你一定得幫我出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剛纔離開的王嫣然忽然帶着人衝了進來,然後指着王越憤怒的說道。

他今天一定要給王越一個教訓,讓王越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

在王嫣然旁邊有一個和他長得很相似的男子,這個男子應該就是他的哥哥了。

“現在該怎麼辦?”

站在王越旁邊的安小雨看到這一幕後,心裏面十分的恐懼。

他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原本以爲事情已經解決了,但是現在又突然來了這一羣人。

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王越,剛纔他一直以爲王越只是個普通人,沒想到他竟然是濱海市的首富,那個赫赫有名的人。

這讓他心裏面還是有點難受的,沒想到自己剛纔差點得罪了這樣惹不起的人物。

而這時他又有點擔心了,因爲看着進來的這些人凶神惡煞的樣子,能夠知道他們不好對付,也不知道王越是不是他們的對手。

HELLO,我的甜心小初戀 大哥,你這是做什麼呢,給我好好教訓一下他啊。”

王嫣然看到自己哥哥見到王越後,愣了一下,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一臉震驚的樣子。

話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怎麼會是這副表情?

如果要是以前的話,要是有人欺負自己,自己哥哥一定會狠狠教訓對方的,可是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再說了自己這邊這麼多人,爲什麼自己哥哥站在原地,並沒有好好地教訓一下王越?

“閉嘴,你給我閉嘴!”

接下來王嫣然無法相信的事情發生了,因爲他看到一直以來對自己十分好的哥哥竟然憤怒的對着自己大喊大叫了起來。

這讓他眼睛紅紅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那邊的王傑那怒吼,然後小心翼翼地來到了王越的面前,聲音有點害怕的說道。

“王總,沒想到能夠在這裏見到你,實在是太讓我意外了。”

王傑的話說完,苦笑了一聲。

他恨不得現在狠狠的教訓一下自己這個妹妹,你說你招惹誰不好,竟然招惹王越,簡直找死啊。

要知道王越在濱海市如今是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自己要是得罪他,估計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就是再傻也能夠認出眼前的人,就是濱海市的首富王越。

“看來王傑也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這下看來有意思多了。”

當王傑的話說完,周圍的人笑了笑,能夠知道這王傑還算是聰明,竟然能夠認出王越的身份。

而安家的人一臉震驚的看見了王越。

說實話,他們都以爲王越只是個普通人而已,現在看來,王越的身份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存在,原來人家竟然是濱海市的赫赫有名的那個第一首富。

“看來你認識我了。”

王越聽到王傑的話後,皺着眉頭,隨後問道。

自己好像不認識這個王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認識自己的。

只不過隨後王傑說的話讓王越點點頭,看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我之前是替鳳姐辦事的,所以我見過您。”

王傑聽到王越的話後,立馬說道。

之前他可是替杜小鳳辦事的,所以王越出現在杜小鳳的地方,他自然見過王越了。

如今的王越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起的存在,當他看到王越後嚇壞了眼前的人。

如果要是得罪了的話,那麼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已經告訴自己手下就算是得罪誰也不能得罪王越啊。

王越聽到他的話後點點頭,似乎也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隨後他看着那邊的王嫣然說道。

“看來這是你妹妹了,你準備替他出氣嗎?”

王越冷冰冰地看着對方說道。

王傑聽到後嚇壞了,隨後急忙說道。

“還在那邊愣着做什麼,趕緊給我滾過來和王總道歉啊。”

如果眼前的王嫣然不是自己妹妹的話,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得罪誰不好,竟然得罪王越,簡直是在找死啊!

“王總……”

王嫣然來到了王越的面前,雖然他現在也隱隱猜出王越的身份,但是看到眼前自己哥哥的樣子,他還是有點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