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會給每個人公正。”

他曾因爲被冤枉,極度委屈過,他殺死郭少後的反應可以看出,他的心也在滴血,也很痛。

栽贓他的幕後勢力,強大到難以想象,貿然去碰這件事情,必定引來瘋狂的報復,他不想那種結果出現。

可他又怎麼知道自己打算插手這件事?父親告訴他的?或則是,他擁有某種能力,未卜先知?

何冉死灰般的眼睛再次綻放出光彩,她笑了笑:“殺死劉少,證據呢?”

這個提問出乎李更新的意料!

李更新匆忙拿下來堵住話筒的手,正準備說把照片發給她,忽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嗯?證據呢?李更新?”

何冉還在追問。

李更新搖搖頭,喃喃自語:“錯了,全錯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何冉聽的一頭霧水:“什麼全錯了?你在搞什麼?”

李更新用手抓着頭髮,把眼睛瞪的通紅!他看向了屋子周圍,又跑到窗臺,往外邊看去。

不對。

不是這麼回事。


他喃喃自語,又衝回第二間屋子,小劉的上半截屍體依舊被固定在那裏,下半截屍體倒在地面,腸子,內臟流的到處都是,鮮血浸紅了地板,整個現場看起來觸目驚心。

他回到第一間臥室,魁梧男的屍體倒在地板上,脖子處傷口外翻,露出了裏面白色的脂肪。

就是這種感覺!

電子提示音,根本不會給任何多餘的提示,從肯德基店鋪開始,每一步都是循序漸進,每一步,都不多餘。


李更新的情緒有些激動,開心道:“我明白了!我明白應該怎麼去做了!差一點就全錯了!”

何冉一臉懵逼,又不願掛斷電話,只能無限重複:“咋回事?李更新,你到底想說什麼?剛纔是不是騙我呢?”

李更新把手機扔在牀上,不再理會何冉,而是點了支菸,打開放在粉紅色佈局屋子的那臺筆記本電腦。

進入開啓界面後,需要輸入密碼。

李更新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把小劉的手機密碼輸了進去,然後,他深吸口氣,拍了下回車鍵,緊緊盯着屏幕!

……

何家別墅。

某間臥室內。

何冉又對着電話‘喂’了幾聲,依舊沒有得到迴應。

何冉氣的把電話掛掉,又撥了過去。

嘟,嘟。

響了兩聲後,一串甜美的女提示音響起。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被掛斷了?何冉氣的不行,她根本不知道,李更新此刻正在忙一件重要的事情,也是這次任務的正確做法。


何冉喃喃自語:“騙子!很明顯是在騙我!根本就是擔心我被幕後勢力傷害,所以纔不讓我插手這件事情嘛!你越這樣,我越要幫你,哼。”

何冉嘟噥着嘴巴,把手機放在口袋,繼續去測試窗簾,她用力拉了拉,確定結實後,綁在櫃腿上,另一頭從窗戶扔了出去。

何冉抓着窗簾,縱身一躍,然後快速把重心往內側靠,腳心踩住牆壁,有效增加了阻力,減少了下滑速度,然後,她重心往外移動,再猛然往內側靠,雖然不夠嫺熟,但應付三五米高度,並不算難。

和以往不同,這次何冉成功落地後,時間依然沒有定格。

因爲以往的東西,全錯了。

何冉是不知道這些的,她悄悄往門外走去,在大門位置,站着兩個保鏢,父親估計已經和他們交代過了,所以何冉並不打算從這裏出,她沿着圍牆,找到了一處保鏢最少的地方,猛然一躍,抓住牆壁,往外攀去。

何冉並非盲目行動,她心裏有自己的計劃,張叔,也就是父親口中的‘老張’曾表示,李更新或許是被冤枉的,也希望能還他一個清白。

所以何冉離開後,會第一時間聯繫張叔。

逃離何家別墅,竟然離奇的順利,何冉把衣服上的帽子蓋在頭上後,彎腰小跑着跑走。

在她身後的一片小區內種植樹林中,一個穿着黑袍的男子走了出來,他望向何冉背影,嘴角上揚。

“你真以爲,自己逃出來這麼容易是靠聰明伶俐嗎?”

即便故意壓着喉嚨,那聲音也異常熟悉,何冉如果聽到,絕對可以認出這個人!


“不知道那邊進行的怎麼樣了呢。”

黑袍男轉過頭,看了眼兩個爬在樹叢中,昏迷的如同死豬的保鏢,然後,他若無其事的走到了何家別墅門口。

兩個門衛,畢恭畢敬的向他鞠了個躬。

……

屏幕中,出現了短暫的停頓後,忽然跳轉到了桌面!

李更新長吐口氣,正要進行下一步操作,電話響了,他拿起來看了看,是何冉,他毫不猶豫掛斷,並且關機。

他沒工夫搭理何冉。

她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因爲他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電子提示音是隨便發佈?還是有規律可循?

對於電腦,李更新雖然不專業,但也絕對可以稱得上大師,畢竟大學以後,他幾乎每天都要在網吧泡上七八個小時。

李更新嫺熟的操縱着,忽然,他的瞳孔被一個圖標吸引了,他點開那個圖標,果然和自己猜測的一樣!

只是…

李更新呼吸急促,他點開了一個軟件,當看到上面的內容後,他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李更新抓起桌子上的一杯水,仰頭喝光,冷靜了片刻後,他衝到了客廳裏,從茶几上拿起來摺疊刀,笑着說:“果然是這樣,從一開始,我就想錯了,電子提示音每一步,都有跡可循!”

李更新毫不猶豫把摺疊刀放在了脖子處,用力一劃,割開了自己的氣管,與此同時,那個黑袍男子的笑容凝固,萬物靜止,下一秒,破碎開來。 “X市退休軍長女兒何冉,將在半個小時後用打結的窗簾爬下二樓,想方設法去幫你澄清冤屈,神祕勢力發現後,會用殘忍手段把她折磨致死,殺一儆百。”

李更新並沒有選擇給她打電話,而是啓動了第一間臥室的筆記本,在某個整合文件的圖標內,他找到了些隱藏IP的軟件。

不管是從劉少的社會影響力,還是從他所犯下的變1態罪行來看,他都需要做到絕對的隱蔽。

只是搬來西木村,還遠遠不夠。

在他直播的時候,還需要把網絡IP進行隱藏,手段呢,必須得足夠高明,否則容易被黑客破解,出現意外。

李更新打開這些軟件後,又點開劉少選擇的直播平臺,賬號自動登錄,連密碼都不用去輸。

人氣開始飆升。

十萬。

百萬。

一千萬。

五千萬。

比起來上次,又足足多出了一千萬!

六千萬粉絲的直播間!

可見劉少在這方面經營上,確實下了功夫。

“握草?我女神呢?怎麼還不出境?衛生紙都準備好了。”

“女神女神,一天不看你直播我就睡不着,快出來。”

“看你們留言真他媽屌絲,不過見到女神…我…我也跟着屌絲吧,誰讓她魅力那麼大呢哈哈哈。”

……

李更新冷漠的看着這些彈幕,並沒有着急讓大家看到自己,他還需要一點時間,一點熱度。

李更新用很小的一塊紙,擋住了攝像頭,飛快的拍着鍵盤,把直播間的名字改爲:“我是李更新,來自地獄的魔鬼。”

粉絲們一看黑屏,又開始刷起了彈幕。

“女神你要搞什麼?是不是給我準備驚喜呢?”

但很快,就有粉絲們發現了房間名字被更改,表現出了極度的震驚!

“等等,你們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嗎?李更新…那個炸樓的瘋子!”

“這是要火的節奏啊,女神是不是要蹭熱度?這可太危險了。”

“我打賭這不是李更新本人!”

……

六千萬人,總會有些愛八卦,或則對李更新炸樓案件好奇的人,他們開始各種分享,那些整日都在找‘爆點’的媒體記者們,也開始在論壇首頁大肆宣傳,來吸取更多人的眼球。

不久,天涯,微博,貼吧這些比較大的論壇,都被‘炸樓狂人李更新開直播,自稱地獄魔鬼’這類標題攻克,經過短暫的發酵,鋪天蓋地,火遍了所有的論壇!

十幾分鍾後,直播間的粉絲人數,從六千萬,漲到了三個億!

而且,這個數字還在瘋漲!

彈幕的內容已經從單調的期待女神,變成了一方偏向女神,一方偏向李更新,後者以絕對的優勢,吞沒着前者。

“女神,到底播不播啊?”

“女神你馬勒戈壁,老子是來看李更新的,再逼逼老子坐飛機去砍你!”

“如果一會兒屏幕裏出現的不是李更新,我葉良辰保證,分分鐘查到這個IP,人肉出這個傻吊。”

“現在殺人犯都這麼瘋狂了嗎?敢直接開直播告訴全世界自己是瘋子?牛逼牛逼,在下服了。”

……

直播間最開始全是劉少的粉絲,何冉不可能觀看,但此刻,這幾億個衝着自己來的人裏,未必沒有她。

李更新整理了下衣領,抱着電腦走到第二間臥室,然後,他慢慢摘下擋住攝像頭的紙,血腥的場面出現在了鏡頭中。

遍地的鮮血,內臟,腸子。

腰部以下的殘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