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巧的是,色官人真的是蔚軒所殺,而且女魔在現場找出了很多平常人難以察覺的的證據。

就是因爲着個案子,開始讓大家不再相信蔚軒的清白,甚至連其他本來不是蔚軒犯下的最也讓人們開始相信是他。

就這樣,蔚軒被關進牢裏。

但他沒有做任何反抗。因爲那個色官員的確是他所殺。

就這一個罪名,他的人頭就會不保,而其他罪名就算沒有,結果也一樣,都是人頭落地。

而且,他是爲我而殺的那個色官人,最後卻被我送進了牢房。

不,不能說是我送他進的牢房,應該是的是魔女。但蔚軒並不知道。

在蔚軒看來,就是我出賣了他,是他最愛的我把他送上了死亡的道路。

蔚軒在牢裏連續幾天都是一動不動的發着呆,兩眼無神,就像一個傻子一般。

儘管蔚軒已經進了牢房,女魔依然還不死心。

不斷在那些官員面前出着鬼主意,就要送上斷頭臺的蔚軒卻被公佈不用上斷頭臺。

女魔不能親自見蔚,因爲只要她一見到蔚軒,我就會甦醒。

這樣肯定會讓她在蔚軒面前暴露。

於是女魔讓一個侍衛轉告蔚軒,說是佘姬爲蔚軒求的情,因爲佘姬,蔚軒纔沒有被送上斷頭臺。

蔚軒相信了,他覺得我還是愛他的,我做這些肯定都是迫不得已,肯定是那些官員威脅的。

在他得知是我讓他沒有上斷頭臺時,他笑了,是打心底發出來的喜悅。

這證明我並沒有忘記他,在他心裏。死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只要我依然愛着他。

可是讓他喜悅的這個消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的確是女魔讓他沒有上斷頭臺,而並不是爲了救他,而是爲了讓他死得更加痛苦。

讓他知道這個消息也是女魔的計劃。

她想讓蔚軒先高興一陣,然後再突然從喜悅中瞬間跌到谷底。

看到蔚軒痛苦,女魔便看到暢快。

應該說,女魔看到任何人痛苦,她都會無比的高興,她喜歡看到別人痛苦的表情。

被一隻矇在鼓裏的蔚軒依然笑着。

從剛開始的只會發呆開始變得活躍起來。

他想着見我,每天都盼望着我來看他,在他看來,既然我能讓他免除死刑。那就代表我心裏還有他,那我肯定會來看他。

但他錯了,現在的我並不是真正的我,他所想的一切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只會越這樣想,傷得就會越重。

直到蔚軒被莫名的從鬧房裏拉出來,他都沒見到我出現。

他問着擒住他的衙役,說道:“要帶我去哪?佘姬在哪?讓她來見我。”

那些衙役只是淡淡一笑,根本沒有理會他。

蔚軒一路上都在問着這個問題,越來越憤怒。

其中一個衙役終於不耐煩了。說道:“你道是要死的人了,還想着女色呢,那個騷女人現在還不知道跟哪個大人在牀上快活着。”

那個衙役在說這話時,其他衙役都露出了猥瑣的表情,口水都像快要流出來一般。

“要是那女人什麼時候來陪我一晚就爽了。”

“瞧你那模樣,沒出息,要陪那能只配一晚……”

……

蔚軒沒有理會他們的談話,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來。

剛纔那些衙役說他馬上就要成爲死人了,蔚軒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那位衙役後面那句話纔是讓蔚軒更加失落的真正原因。

但蔚軒沒有選擇相信那些衙役,他始終覺得,我不會這樣對他。

依然吼着讓我去見他。

“神經病……”

那些衙役根本就不明白他爲什麼一直叫,覺得蔚軒是個神經病。

在把蔚軒拉到一間刑房後便停了下來。

蔚軒四周掃視了一下,皺着眉頭問道:“把我帶到這裏來幹什麼?”

那些衙役沒有回答蔚軒的話,把蔚軒推在地上後便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蔚軒趕緊起身追上去,但他手和腳都被鎖鏈鎖着,根本就跑不快。

蔚軒不斷的敲打着門,吼道:“放我出去,我要見佘姬……”

這時從蔚軒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蔚軒警惕的回頭,說道:“你們是誰?”

蔚軒面前站着的上十位強壯的男子。

其中有一位走出來。撇了撇手指,說道:“是你口中的佘姬讓我們來好好送你上路的。”

剛說完,那位男子便對身後的其他男子使了個眼色。

然後那些男子全部一起朝蔚軒撲去。

蔚軒身懷武藝,他們根本就不容易抓住蔚軒。

蔚軒當時被抓進鬧房都是出動了好多人力才辦到的。

見到這樣的情況,剛開始說話的那位男子對其中一人使了個眼色,然後那個人便偷偷的走了出去。

出去的那個人在進來時又帶上了許多人。

三四十個人同時把蔚軒逼到一個狹小的角落,然後全部撲向蔚軒。

直接把蔚軒壓在了下面,離蔚軒最近的那個人拿起地上的石頭就往蔚軒身上砸。

血液不斷從蔚軒身上涌出。

直到蔚軒反抗力變弱後,那些人才從蔚軒身上下來。

然後用上十個人擒住蔚軒。

蔚軒依然用盡全身力氣反抗着,想要掙脫,咬着牙,加上血液從頭頂一直往下流着,顯得他的面目極其猙獰。

但現在的蔚軒已經狼狽不堪,所剩的力氣不多,而且身上還有那麼多傷流着血,根本掙脫不了。

那些衙役對看了一眼,然後互相點了下頭。

一位衙役便往刑房深處走去。

出來時,手裏拿着一把錘頭和一個大鐵釘,鐵釘如普通甘蔗一般粗。

其他衙役則強行把蔚軒壓在地上,然後把蔚軒的手平攤在地上。

互相看了下,然後每個人都下噎一口唾沫,其中有位衙役說道:“快點行刑吧,如果下不了手,讓我來,不這樣對他,我們就得遭殃。” 互相看了下,然後每個人都下噎一口唾沫,其中有位衙役說道:“快點行刑吧,如果下不了手,讓我來,不這樣對他,我們就得遭殃。”

拿着鐵錘和鐵頂的那個衙役說道:“沒事,我可以。萬一我堅持不下去了,那就換你來。”

那個衙役點了點頭,然後與其他衙役互看了一眼。

之後拿着刑具的那個衙役皺着眉,神情緊張的說道:“我要開始了,你們都用力的把他按在地上,別讓他亂動。”

說完後,他便把粗鐵釘的尖頭放在蔚軒手背上方,遲疑了一下。然後用鐵釘用力的往下釘着。

鐵釘一點點的往蔚軒手背裏鑽着,血液不斷往外涌。

蔚軒的手僵硬的顫抖着,全身拼命的掙扎着。

按住蔚軒的那些衙役根本壓制不住蔚軒的動作,於是又找了一羣人過來按住蔚軒。

刑房裏迴盪着蔚軒撕心裂肺的吼叫聲與鐵錘與鐵釘想撞的聲音。

只要是人聽到這種聲音都會感覺汗毛直立。

沒過多久。蔚軒的雙手和雙腳都被釘在了地板上。

這時那些衙役才紛紛起身,抹着額頭上的汗水,嘆着氣。

現在的蔚軒已經疼得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趴在地上,一點動靜也沒有。

手的周圍和腳的周圍都被血水染紅,蔚軒臉色蒼白如紙,呼吸也有些揣摩。

但嘴裏依然唸叨着:“佘姬,我要見佘姬。讓他來見我……”

那些衙役互看了一眼;,然後拔出腰間的刀,用刀劃開了蔚軒身上的衣服。

看見蔚軒佈滿汗水的肌膚,那些衙役有些猶豫。

一直站在蔚軒身旁發着呆,許久沒有動手。

之後有個體型肥胖的大人走進刑房,說道:“安排你們【做的事情怎麼樣了?”

當他看見蔚軒依然完好無損的趴在地上時,大怒道:“你們一個個是怎麼做事的?怎麼還沒動手?這要是被美人知道,她晚上又不會陪我了……”

“可是大人,真要那樣做嗎?會不會太殘忍了,至少他以前還爲百姓……”

那位大人瞪了說話的那位衙役一眼,吼道:“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如果你們捨不得那樣對他,那我就讓你們嚐嚐那樣的滋味……”

聽到那微偏大人這樣說,那些衙役全身顫抖了一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一位衙役立馬站出來說道:“大人,我們一定會讓您滿意的,我們現在就動手。”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快點。如果因爲這件事讓美人不滿意,到時候有你們好看……”

那位大人說完後便離開了刑房。

衙役們趕緊去行動了起來,在刑房深處那出了幾隻匕首。

然後蹲在蔚軒身邊,把匕首湊近蔚軒,但遲遲不敢碰到蔚軒的身體。

手不停顫抖着,額頭上的汗水不斷往下低落,最後終於忍不住,收回匕首,說道:“我真下不了手,割人肉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幹。”

“下不了手也得幹,沒聽見大人剛纔說嗎,不干我們就得被割肉。”

“聽說這都是那個妖女佘姬出的主意。真是最毒婦人心,還虧蔚軒現在還在念叨着她的名字。”

當蔚軒聽到佘姬這個名字時手指顫動了一下,意識慢慢恢復清醒。

就在蔚軒想要開口詢問關於佘姬的事情時,被部突然傳來鑽心的痛。

讓蔚軒發出一聲刺耳的吼叫。

那些衙役居然直接用手中的匕首割着蔚軒身上的肉,割下來的肉被甩在了一個盆裏。

每次蔚軒叫一下,那些割肉的衙役全身也會跟着抖一下。

由於疼痛感,蔚軒下意識的向想要掙扎,但每一次的掙扎,被釘在地上的手部喝腳不同時也會傳來痛感。

而且會讓鐵釘釘的地方血流得更加明顯。

沒過多久,蔚軒的背部便變得血肉模糊。

整個人躺在血泊之中,現在的蔚軒已經停止了叫喊。

不是因爲那些衙役停止了割肉,而是現在的蔚軒已經沒有了叫喊的力氣。

虛弱的連呼吸都快消失一般。

刑房瀰漫着一股血腥味,蔚軒的背部露出一大塊血紅色的肉,看上去極其恐怖與噁心。

蔚軒用盡最後的力氣睜開眼睛,看向門的方向,眼中充滿了不解。

他不知道我爲什麼要這樣對他。

在他知道是我讓他沒有上斷頭臺時他不知道欣喜了多久。

但最後的事實卻不是這樣的,他現在落到這副田地,居然就是那個曾經把他從斷頭臺上救下來的女人。

這樣割肉而死比死在斷頭臺上來得更痛苦,更殘忍。

而且先讓人蔚軒看到希望,現在又讓他徹底陷入絕望。這種心理上極大的反差纔是最加折磨人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蔚軒不但身體上正受着折磨,連心裏上同時也被折磨着。

他想去見我,想要問清楚一切。他不想就這樣死去。

畢竟他知道的一切都只是聽說,並沒有看見,也沒有聽我親自承認。

但他現在的處境根本沒辦法親自問我,所以只能用期望的眼光看着門口。

就在這時,刑房的門慢慢打開了一條縫隙。

現在來查看過的那位大人出現在了蔚軒的視線之中。

而且那位大人身旁好像還站着一位人,在跟他談笑着。

隨後那位大人便走到一半,一位身穿紅裙的女人站到了門縫前,面帶微笑的往裏看着痛苦的蔚軒。

當蔚軒透過門縫看到那張熟悉的臉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沒想到這個時候我會來看他,而且在看到他這副模樣後不但沒有露出心疼的表情,反而笑得越來越高興。

這讓蔚軒更加憤怒,那份憤怒直接轉化成爲了狠,深入骨髓的恨。

這一刻,蔚軒才相信他所聽到的一切。

他變成這副模樣都是我害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我不但是想殺他,而且還是想讓他陷入無盡的痛苦。

蔚軒兩眼佈滿血絲的瞪着門外跟那位大人拉拉扯扯的我。

他並不知道自己狠錯了人。他所看到的只是表面,而真正的我,同時也是受害者。

女魔臭到那位大人耳邊說了點什麼,然後那位大人便色眯眯的準備抱起女魔。

而這時額蔚軒由於失血過多,忍受不了割肉的疼痛,停止了呼吸。

但他的雙眼依然瞪得碩大,惡狠狠的瞪着門外,瞪着女魔。

而這時的我感覺到了蔚軒的氣息,於是不斷的壓制着女魔的意識,想要奪回身體。

最後我的反抗起來效果,雖然身體沒有完全奪回來,但大部分的主動權是我的。

剛清醒過來。便感覺自己身體被一個陌生男人觸碰着,那個男人想要把我抱起來。

我趕緊反抗着,那個男人一臉茫然的看着我,說道:“怎麼回事,你剛纔不是這個態度。”

當然態度會不同,因爲剛纔那個是女魔,而現在這個纔是真正的我。

但我並沒有解釋,也不想解釋。

當我看到刑房裏血肉模糊額蔚軒,心跳瞬間停了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