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祈手中還拿着一把剪刀,人可以隨意碰觸這剪刀,鬼卻不能,女鬼能將剪刀藏在身上,肯定是得到剪刀主人的同意。

“剪刀是誰的?說不說?不說的話,呵呵!”靳夙瑄沉下俊臉冷聲道。

“不說的話,就打得你魂飛魄散!”季筱筱很自然就接過靳夙瑄的話。

“你們得罪不起他。”女鬼咬牙,不肯說出剪刀的主人。

“得罪不起?我們有北陰酆都大帝當靠山還得罪不起啊?”季筱筱不冷不熱道,到陰間的地界,偶爾拿北陰酆都大帝出來當擋箭牌也是不錯的。

女鬼魂體一顫,不知是被嚇到還是怎麼了,面如死灰,嘴脣抖了抖了,良久才說:“你們殺了我,讓我魂飛魄散吧!”

說完,女鬼閉上眼睛,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

所有人都一愣,都想不到女鬼寧願魂飛魄散也不肯說。那只有一個解釋,落在剪刀主人手裏下場絕不是魂飛魄散這麼簡單。

“她不說沒關係!”殷祈皺着眉頭,不等靳夙瑄他們開口,就直接把女鬼滅殺了。

“喂!酸罐子,你怎麼可以把她滅了,我本來有辦法讓她說的。”季筱筱鬱悶得直跳腳。

她和靳夙瑄當然料到女鬼不會老實交代,要是沒有辦法,又怎麼會輕易誘騙女鬼?可這辦法還沒有使出來,女鬼就被殷祈滅殺了。

這麼多年了,殷祈的道行是高了,可那性情還是和當年一樣。

“剪刀我收着,給我幾天的時間,讓我研究。”殷祈覺得自己的做法沒錯,他看出這隻女鬼心術不正,當然不能留了。

“你研究個屁!等你研究出來,也不知何年何月了。”季筱筱氣急敗壞道,她要儘快清除對曼珠不利的隱患。

“你個笨蛋!”唐穎兒也白了殷祈一眼,都不知道要怎麼說殷祈了。

靳夙瑄卻知道殷祈的用意,沒點破,只在一旁偷笑。

“小鬼,等等媽咪我啊!”季筱筱瞥見曼珠獨自跨向陰陽交界處的陰界,急忙追了上去。

“我只是想說我有辦法,藉着剪刀施法逼出剪刀的主人。”殷祈看着其他人都跑過去追曼珠,吶吶道,哎!都不聽他說完。扔引歲技。

“你是要去找尚雲索啊?不是聽說你不喜歡他嗎?”唐穎兒挽着曼珠的手戲謔道。

曼珠甩不掉唐穎兒,也不搭理她,怕唐穎兒會說個沒完沒了。

其實唐穎兒早就嫌尚雲索手腳慢,到現在還沒搞定曼珠,最近又閒得發慌,就跑來湊湊熱鬧。

“你們不是尚雲索的朋友嗎?爲什麼就不關心他的死活?”曼珠語氣變冷,一開始直覺就告訴她,這些人進出陰間沒問題,想讓他們帶她去找尚雲索。

可他們羅裏吧嗦半天,也沒有要去救尚雲索的意思,她一個火大,靠人還不如靠自己。

而且不知道爲什麼,一來到這裏,她就有一種熟悉感,竟知道要怎麼走。

呃?衆人面面相窺,他們怎麼就不擔心尚雲索了?其實他們心知他們是人,不能進入冰火洞,去了也沒用。何況還有北陰酆都大帝在,不是?

北陰酆都大帝不可能會讓自己兒子有事的,可還是讓曼珠誤會了。

王妃大人要休夫 “去就去吧!難得小鬼對尚雲索上心了。”算了!靳夙瑄和季筱筱決定給曼珠帶路,帶她到冰火洞前。

“啊!”他們剛到冰火洞口,就聽到一聲驚人慘叫,一道黑影如疾電般地閃進洞內。 曼珠篇 玩起苦肉計

“小鬼,別進去!裏面很危險。”靳夙瑄和季筱筱同時將曼珠攔住,不讓她衝進冰火洞。

“我們都是人,進去只有死路一條,你放心!剛纔進去的是北陰酆都大帝。他不會讓尚雲索有事的。”

季筱筱倒是不擔心尚雲索,看向一臉着急的曼珠不由嘆息,心想這丫頭明明心裏是有尚雲索的,還不承認?

“你沒騙我?他真的不會有事?”曼珠站在洞口就感覺到灼熱的火氣,不由想到鬼的魂體很冰冷,受得了這麼盛的熱氣?

“我騙你做什麼? 農女福田 有錢賺啊?”季筱筱沒好氣道。

可她這話剛說完,洞裏又傳來一陣爆吼聲,是尚雲索的聲音。

這下,曼珠兩耳嗡嗡作響,頭腦發熱,直接往裏面衝。

“小鬼,回來!”曼珠的力氣蠻大的,靳夙瑄和季筱筱一個不慎,倒讓她從中間鑽了進去。

“娘子,呃、我們都忘記小鬼從小就體質特殊,陰間各個角落都可以自由出入。”靳夙瑄一窘。纔想起這事。他和娘子真是瞎緊張了。

“對啊!”經靳夙瑄這麼一說,季筱筱纔想起這回事,就是因爲這樣。當初年僅五歲的曼珠纔有資格得到北陰酆都大帝的五行之力。

再說曼珠進去後,入了第一洞口,除了覺得熱了一點,倒沒有其他感覺了。第二個洞口也只覺得凍人,到了第三個洞口就想罵娘了!

媽的,這又冷又凍的,而且還是外冷內熱,算什麼事啊!

“尚雲索!”曼珠衝到最後一個洞口,看到尚雲索倒在地上,手捧着一顆散發着五彩異光的球、那球大約有成人巴掌大,煞是漂亮。

地上倒着還有好幾只形態各異的鬼獸,全都痛苦地掙扎着。

尚雲索前面站着一個身穿黑底龍紋衣袍的中年男人。這個男人的眼珠子是金色的,額頭有一道火焰紋,五官長得十分俊美。

曼珠不知道他是誰,以爲是尚雲索的仇敵,是他打尚雲索的,就隨手撿起地上的陰石往他身上砸去。

“曼珠!住手!”尚雲索看到曼珠又驚又喜,又被她的舉動雷到了。她也喜歡用石頭砸人?

“小鬼,好久不見,性子還是這麼衝。”北陰酆都大帝輕輕一擡手,一股微不可顯的詭風颳起,瞬間就將小鬼扔出的石頭化爲灰燼。

“好、厲害!”曼珠看得有些傻眼,那是石頭耶!她就看到這個男人這麼一擡手,就化成灰了。

曼珠也是微微一恍神,就急忙跑到尚雲索身邊,看到他魂體佈滿一道道傷口,還有觸目驚心的黑色鬼血,心頭一窒。

來的路上,女鬼有告訴她,尚雲索來這裏的目的。

他手裏拿着的應該就是那啥逆天球了,哎!他是爲了她啊!不過,她真的很懷疑,這逆天球真的有那麼厲害?

“你怎樣了?好像傷得很重。”曼珠吃力地扶着尚雲索坐了起來。

“我好疼,我快不行了。”尚雲索原本見曼珠爲了他,下陰間、衝進冰火洞。一開始擔憂她的身體,見她無事,又這麼關心他,心裏頭暖暖的,現在又趁機往她懷裏靠,直呼痛。

“啊!快不行了?你別嚇我,你可不能死。”曼珠快急哭了,聰明如她,一急之下,還真的以爲尚雲索快不行了,心裏彷彿一空。

北陰酆都大帝脣角猛抽,快不行?爲了博取女人的同情心,這未免也太那個了?

“放心,他死不了。”北陰酆都大帝見曼珠急成那樣,有些不忍心。

尚雲索臉色一凝,眼睛往北陰酆都大帝一橫,就把手裏的逆天球用力一扔。

北陰酆都大帝很輕易就接住,眉頭一蹙,說道:“你今天算是走運的,這些鬼獸的力量竟比以往弱,才讓你得手。”

不說還好,一說尚雲索更加惱火,逆天球的力量居然被封印住了。

以前可從沒聽說過逆天球有封印,也不知道有鬼獸的事,這些,北陰酆都大帝竟沒告訴他,害他弄得一身傷。

他取逆天球時,被逆天球的震得魂體大傷,用盡八層的鬼力才化去逆天球的噬力,將逆天球拿在手中。

“是傷得挺重的,不過看樣子一時半刻是死不了。”曼珠定下心後,才發現尚雲索哪裏有垂死之態,丫的!分明就是在騙她!

但她就是無法生他的氣,畢竟他會受傷也是爲了她,算了!死不了最好。

尚雲索卻被曼珠這句話嗆住了,什麼叫‘看樣子一時半刻死不了’?就不能說句好聽的話?

“阿索,這次我便幫你把事壓下來,下次萬不可這樣。”北陰酆都大帝無奈道,看到倒了一地的鬼獸就頭疼。扔匠狀技。

“逆天球爲什麼有封印?你爲什麼不告訴我?”尚雲索冷瞪着北陰酆都大帝,似要從他眼中看出什麼。

“我疏忽了。”北陰酆都大帝坦然道。

“哼!”疏忽了?真的只是疏忽了?尚雲索可不會告訴北陰酆都大帝,喝陰靈菇湯者,不受各種封印的束縛,當初可是他連飲五年陰靈菇湯,

北陰酆都大帝是忘記陰靈菇有這個效用。

尚雲索化去逆天球的力量後,追溯了這這些年發生的事,還有剪刀的主人。

止愛於婚 呵呵!他都知道了,然後看到曼珠在陽間發生的事,還沒來得下一步動作,就覺察到洞外的動靜,才大叫一聲,讓人誤以爲他氣惱無法解開逆天球的封印。

“這裏你也不能久待,還是快出去吧!”北陰酆都大帝沒有發覺尚雲索的異樣,只是想着要怎麼處理鬼獸的事。

“不急,既然曼珠也來了,那就請父君幫她解開壓制五行力的封印。”封印對他無用,不代表他會解布在別人身上的。

北陰酆都大帝沒有多說什麼,就來到曼珠面前,把手放在她頭頂上,將鬼識伸入她體內,探索封印的力量。

“司凰下的封印無解!”北陰酆都大帝搖頭道。

尚雲索心一緊,一般封印分活解和死封,意思很明顯,死封就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破解。

“你想辦法!還有,可以恢復曼珠記憶的藥要快點煉。”尚雲索很直接,壓根就沒把北陰酆都大帝的身份放在眼裏。

“好!”北陰酆都大帝心裏涌出一絲疑色,阿索對他的態度好像有些不同?難道是他多心了?

“走!走!我扶你出去,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曼珠將他們的對話全聽得一清二楚,可是不想多問,也不想管,當做是莫名其妙好了。

北陰酆都大帝沒有跟他們一起出去,目望他們遠去的身影,端看着逆天球,目光觸及逆天球表面的一道小小的裂痕,眉頭皺得死緊。

那道裂痕很細微,要是不仔細看,絕對是看不出來的,有了裂痕那說明……

阿索,何必多看呢?北陰酆都大帝收起沉重的思緒,擡手往重傷的鬼獸一揮,鬼獸全都湮滅了。

而他的手又對着地面揮劃,劃出一道陣形,出現在陣裏的竟是數只兇悍的鬼獸,這些在氣勢上遠遠強過被尚雲索打傷的鬼獸。

尚雲索不會知道他打傷的鬼獸並不是真正守護逆天球的鬼獸,雖然也很厲害,但是卻不是同一個等次的,不然他非但穩輸,也許連鬼命都沒了。

真正的鬼獸全被北陰酆都大帝隱了起來,他從未估量過北陰酆都大帝的實力。

他也不知道北陰酆都大帝幫他調緩了冰火洞的溫度,他也以爲北陰酆都大帝不知道他使用了逆天球。

“疼!好疼!”尚雲索隨着曼珠搽藥的動作哎哎叫疼,其實他也沒有那麼疼了。

“疼死你,活該!”季筱筱很不客氣道。

明明北陰酆都大帝的宮殿有上好的療傷聖地,尚雲索也只是簡單處理下內傷,非要留下一些外傷,然後賴上了曼珠。

苦肉計啊!尚雲索居然玩起了苦肉計!太讓季筱筱等人鄙視了。

“你這是嫉妒羨慕恨!”尚雲索不介意,爲了親近曼珠,形象神馬的,他不在意。

季筱筱被他的話嗆住了,她和靳夙瑄、還有唐穎兒他們也跟着來到曼珠租住的地方,可屁股還沒坐熱,曼珠就下逐客令,好在他們幾個的臉皮夠厚。

“你先休息下,我回家一趟。”其實曼珠也很無奈,面對可憐兮兮、一身傷的尚雲索就是狠不下心了,而且他也是爲了她的事,她什麼時候開始對他不忍心了?

只好把他帶到這房子裏,幸好雖然搬回家了,爲以防萬一,沒有將房子退掉。

“我和你爸陪你去,順便商量——”季筱筱個靳夙瑄對視一眼。

他們已經覺得應該和曼珠的養父母說清楚了,勢必要認回曼珠,要把曼珠帶回家,保護她。近來,曼珠屢次出事,他們怎麼放得下心。

“不用了!”曼珠惱怒地打斷季筱筱的話,不用說,她猜得到季筱筱的想說什麼。

“不急哈!不急哈!”唐穎兒把季筱筱拉到一邊,小聲嘀咕了幾句。

季筱筱深深地看了曼珠一眼,沒有再繼續那個話題,放任曼珠一個人出門。

“我們要智取!”唐穎兒故作高深道。

“就你主意多。”季筱筱笑開了,唐穎兒給她出了一個不錯的主意。

“你們在說什麼?”被晾在一邊的殷祈和靳夙瑄好奇她們的態度轉變。

“祕密!”她們異口同聲道。

“冰火洞的事,你們怎麼看?”尚雲索褪去了臉上的笑意,臉色凝重地說了他進了冰火洞後的事。

“還能怎麼看?”靳夙瑄反問尚雲索,將難題扔還給他。

“我先聲明,欠小鬼的,總要還回來。其他的,我不管,也管不着!”季筱筱直接道。

“我不用研究剪刀了。”一向慢衆人一拍的殷祈,說了這句廢話。

尚雲索沉默了,心情異常沉重,該怎麼做纔好?

曼珠原以爲還要煩惱剪刀殺人案,但很奇怪,警方不再來找她的麻煩,案情有了很大的逆轉。

王揚居然親口承認是他弒母,因爲和他媽發生口角,錯手殺了他媽。在神經病院裏的情景模擬,他承認屬實。

曼珠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她很清楚趙雲豔絕對不是王揚殺的,她也不知道她親生父母暗地裏又動了手腳,免去她的後顧之憂。

她更不知道他們趁她不在家時,上門拜訪她的養父母,而她的養父母居然準備藉機敲詐他們,沈春蓉更是言要明賣女兒。

要是她知道了,保準氣得跳腳!麻痹的,虧她那麼孝順他們。

再說尚雲索就是賴定了她,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還要她照顧他。

理由,他是傷患!尚雲索已經把曼珠的性格琢磨透了,知道自己在她心裏有了一定的位置,只不過她不肯正視罷了。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尚雲索很高興,就算曼珠沒有了記憶,依舊也會喜歡上他,不是嗎?

他就是吃定了她對他的心軟,在心裏直呼苦肉計果然有用,罵他沒臉沒皮,他也認了。

不過,曼珠從早上回家後,到現在還沒回來,尚雲索等得有些心急。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就在他決定去找她時,靳夙瑄的電話就打來了,大致意思是曼珠的養父母要把她賣給靳夙瑄和季筱筱,還漫天開價。

靳夙瑄他們有的是錢,人家替他們養了這麼多年女兒,給點錢是應該的。可要他們以買賣形式,他們如何肯?曼珠是他們的心頭寶,以金錢來衡量,那就是在侮辱曼珠。

結果,這對無良的夫妻早上把曼珠騙回家,之後就將她關起來。並告訴靳夙瑄他們,要是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要把曼珠嫁給一個有錢、快入土的糟老頭。

話說他們怎麼突然就對曼珠這麼無情?還不是因爲靳夙瑄和季筱筱拿出可以證明曼珠身世的證據。

他們覺得平白無故給別人養了這麼多年女兒,不值當!不拿點報酬,不甘心,加上曼珠近來總是惹事。

這就是人性涼薄,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翻臉就不認人了!也不顧及這些年的情份。

尚雲索怒極了,不顧魂體上還沒好的傷,就急急出門。

他非常心疼曼珠,她該有多傷心?之前不管靳夙瑄和季筱筱怎麼說,她都堅決不離開現在的父母,結果,換來的是這樣的對待。 曼珠篇 居然敢賣她女兒

當尚雲索來到曼珠家裏時,靳夙瑄和季筱筱已經在了,不過他們的臉色很黑,讓尚雲索涌起不好的預感。

“曼珠呢?”尚雲索直接就問曼珠的下落。

“被他們賣了!”季筱筱幾乎是用吼的,他們也剛到不久。

曼珠這對養父母一開始支支吾吾。不肯說出曼珠的下落,總是左右其詞,大概是心虛,最後才說已經把曼珠給賣了。

而且是沈春蓉揹着她老公賣了曼珠的,她老公多少還是顧念這麼多年的父女之情,賣女兒、敲詐靳夙瑄他們,全是沈春蓉的主意。

沈春蓉本來是打算用曼珠來敲詐靳夙瑄他們,但是那糟老頭的家人開出的價錢十分誘人、高得離譜,所以就舍了敲詐靳夙瑄和季筱筱的心。

而靳夙瑄和季筱筱則以爲沈春蓉他們只不過是用將曼珠賣給糟老頭的藉口來威脅他們,以博得更多金錢利益,卻沒有想到沈春蓉會無良到這種程度。

“什麼?你們賣了曼珠?賣給誰了,快說那個人的地址?”尚雲索勃然大怒,萬萬沒想到沈春蓉會這麼無恥。

“你把曼珠賣給誰了?”曼珠的養父顏晉也不知情,他還以爲沈春蓉說要賣曼珠的話,全是爲了威脅靳夙瑄他們。

“你急什麼急?反正都證實她不是我們的女兒了,白養了她這麼多年。當然要拿點報酬。”沈春蓉理所當然道。

啪!季筱筱擡手就甩了沈春蓉一巴掌。麻痹的!居然敢賣她女兒,還嘴硬不肯說出下落。

“你打我!你個臭三八,我跟你拼了!”沈春蓉也是不肯吃虧的主。骨子裏也很潑,所以才能和趙雲豔成爲好朋友。

她當即怒紅了眼,不顧老公和兒子的拉扯衝上去就要和季筱筱撕打,季筱筱也是氣得不行。

靳夙瑄將她護得跟眼珠子似的,這會當仁不讓的站在她面前,一腳就將沈春蓉踹倒在地上。

“哎喲!好痛啊!你個殺千刀的,欺負我一個女人,算什麼男人!”沈春蓉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哎哎叫痛。

“別攔我!我今天一定要他們好看!”沈春蓉推開想要扶她起來的顏晉,氣狠了!從她知道曼珠不是她親生女兒起,她就憋着一口氣,憑什麼養了那麼多年的女兒突然之間就變成別人的?

“夙瑄,你讓開!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事。不給她點顏色瞧瞧,她還真不說了。”季筱筱看沈春蓉是女人,還是讓她來解決比較好。

呵呵!雖然現在她就是一個普通人,但以前的‘作戰’經驗還在,鬼怪都能殺,還怕了沈春蓉這個身材臃腫的女人不成?

“嘴硬,不肯說是吧!那我非打得你老實交代不可。你們!是男人的話!就不要插手!”季筱筱邊擼起衣袖,邊怒聲道,目光還惡狠狠地掃過在場的男性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