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易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思索了一下,看着劉易問道:“你要從哪兒裏走?”

“我要回河東市,你呢?”劉易問道。

我一聽是河東市頓時感覺有些巧了,我跟着開口說道:“我也是住在河東市,我在那裏上大學,你呢?”

“我跟我師傅住在河東市。”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笑了笑說道:“那按照你這麼說的話,咱們兩個算是一路的人?”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對。”

就這樣我和劉易兩個人就一起離開了村子裏,我對劉易的瞭解不多,而且我倆纔剛剛認識,但是我卻感覺劉易這個人真的很不錯,他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壞人。

而我也因爲我師傅的事情一路上的心情都不是特別好,劉易反倒在一旁安慰着我,告訴我不用太在意,我知道劉易是好意,但是很多話我也已經聽不進去了,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害了我師傅,無根水命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當我問劉易無根水命的時候他說他也不太清楚,只是聽他的師傅偶然間說過這種命格,只是沒有想到我和我師傅兩個人都是同樣的命格。

而我師傅的仇恨卻成爲了我心裏的一道傷疤,劉易只是安慰我說,真想總有大白的一天,讓我不用過分的去想,一切皆有定數,其實想想也許劉易說的也對,我相信邪不勝正,總有一天我師傅的死會真相大白,我也一定要將那些毒害我師傅的人繩之以法。

想到這以後我衝着劉易點點頭說道:“劉易,你是個好人。”

劉易撓着頭笑了笑說道:“沒事了,我只是喜歡說些實話而已。”

就這樣,當天下午的時候我和劉易下了火車,而我還要回宿舍,至於劉易,也在這裏和我道別了,道別前我把自己的學校告訴了劉易,劉易告訴我說有緣一定會相見的。

就這樣,我從火車站離開後打車回到了學校裏,到了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五點多了,我一推開宿舍門的時候,林軒和幾個室友迎了上來,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這是去哪兒裏?風塵僕僕的?”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家裏有長輩去世了,所以我回去看了看。”說到這的時候我跟着坐在了自己的牀鋪上。

林軒笑了笑說道:“沒事,節哀順變,一切都會過去的。”說完以後李軒轉過身過去和他們幾個人打牌了。

而我一個人躺在牀鋪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心裏突然變得亂糟糟的,我師傅的事情在我心裏現在依舊是一個迷,但是我總是要解決的,卻又毫無頭緒。

想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書包裏還放着一本古籍,我下意識的拿出來看了看,很快,就又放進了書包裏,因爲我不想被宿舍的這些人,讓他們看見了也不好。

我把這古籍收起來以後,當天晚上洗漱完以後我就早早的睡下了,而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翻來覆去都沒有睡着,腦海裏一直都是我師傅的話語,還有那封信。

我每次想到我師傅的時候,腦海裏就涌現出一個父親一樣的角色,從小在村子裏長大,我爺爺奶奶雖然養着我,但是我爸媽都在城裏工作,只有劉先生像是我一個亦師亦友的人一樣的存在,陪我挑燈夜戰,對我悉心教導,教我學做人,學做事。

可是突然間我師傅說離開就離開了,但是我相信我一定會將那些傷害我師傅的人繩之以法,不管你是誰!

就這樣我的生活又開始了,和之前一樣上課,下課,回寢室,偶爾也會翻看一下我師傅留給我的《神武真君破煞符》,一直到那天下午的時候。

起初是對面女生宿舍樓裏的一個女生跳樓了,這種駭人聽聞的新聞我想在很多學校裏都發生過,我也只是驚訝了一陣,畢竟馬上畢業面臨考研,升學求職的壓力,所以我只是驚訝了一陣便沒有在繼續當回事了。

但是女生跳樓的地方卻是我們學校那棟舊樓裏,以前都傳說那棟舊樓裏鬧鬼,我也沒有在意,但是過了大概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那天正在打飯的時候,我聽見宿舍裏的林軒告訴我說,又有人在那個舊樓裏跳樓了。

我這個時候才感覺到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了,我看着林軒問道:“之前那個女生是不是也在舊樓裏跳樓的?”

林軒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對啊,現在外面都傳瘋了,也不知道咱們學校打算怎麼處理呢,這一個星期不到,兩個女生跳樓,而且還都是在同一棟樓裏。”說到這的時候林軒壓低了聲音“聽說那個舊樓裏有鬼,據說在那之前也有人在那裏跳樓了。”

我聽見林軒這句話的時候,趕忙看了看四周以後,對着林軒說道:“這話你對我說就行了,別再跟別人說了,要不然學校非得給你記大過不行。”

“切!”林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瞅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小爺我在不怕呢,再說了,現在這件事情都已經傳瘋了,學校總得給個交代吧?”

我跟林軒相處的時間比較久自然知道他就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林軒說道:“行了,這事跟咱們沒什麼關係,咱們就當不知道就行了。”

“這個倒是。”說完以後林軒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吹了一下子以後,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對了,小道,晚上了有點活動,你要不要參加?”

“什麼活動?” 薄情總裁失憶妻 我看着林軒問了一句。

“深夜探險隊,我和對面女生宿舍樓裏的姑娘說了,準備創建一個深夜探險隊,今天晚上第一個首要任務就是去咱們學校那棟舊樓裏探險去!”說到這以後林軒衝着我笑了笑說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我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這樣會有危險吧?”

“怕什麼!”說到這以後林軒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說道:“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還真有鬼不成。” 011 破樓裏的怪事

我看着林軒撇了撇嘴說道:“那可說不定。”

“小道,你還相信這封建迷信呢?”林軒說完以後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看着我。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總之這東西,不好說。”說到這的時候我擡起頭拿着自己的飯碗衝着飯堂的座位邊上走了過去。

我剛剛坐下以後,準備低下頭吃飯的時候,林軒也走了過來,一屁股坐了下來,看着我說道:“小道,跟你說呢,探險隊,你要不要加入?”

我想了一下,心裏有些爲難,我天生膽子小,而且我的命格又不好,但是我師傅又讓我傳承他的衣鉢,想到這以後我搖了搖頭說道:“你容我想想吧。”

“這還用想想啊?”林軒非常不屑的說了一句以後,拿着筷子指了指遠處,對着我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可告訴你了,你看到那邊的李菲菲了沒?”

我點點頭說道:“看到了,怎麼了?”

“我晚上叫了李菲菲了,你現在考慮考慮要不要去嘞?”林軒調笑着問了我一句。

我順着林軒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是李菲菲也在那裏吃飯,他看見我倆看她以後,衝着我倆笑着招了招手,我跟着回過頭沒好氣的看着林軒說道:“不是,你願意去你就去吧,”

“別啊,你看看人家姑娘多喜歡你。”說到這的時候林軒笑了笑,繼續說道:“再說我跟人家李菲菲都說了,我說你晚上會過去的,所以我才讓人家去的。”

我聽見林軒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殺死他的心都有了,因爲李菲菲喜歡我,這個我是知道,只不過我不喜歡李菲菲而已,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算了算了,我答應你了還不行嗎?”

林軒這個時候鬼靈精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對嘛,這纔對嘛,到時候我給你和李菲菲創造機會,你就放心就是了。”說着話的功夫林軒已經開始收拾自己的餐盤了。

我也跟着收拾好了餐盤以後便直接回寢室去了,到寢室睡了一會,下午便直接去上課去了。

而我師傅的事情在我心裏始終也是個心結,讓我無法抹去,我回到了寢室的時候都已經六點多了,因爲我習慣每天下午上完課的時候去外面吃飯,所以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六點多了。

我到了寢室的時候,林軒一邊跟着幾個人鬥地主,一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朝,吃過飯了沒?”

我點點頭放下了手裏的書包,看着林軒說道:“吃完飯了,在外面吃的,怎麼了?”

林軒合上手裏的撲克牌以後,看着神祕的一笑說道:“待會到了七點多的時候咱們去參加夜晚探險去,今天探險的人雖然不多,但是咱們要的主要是氣氛。”

我想了一下,衝着林軒搖了搖頭說道:“林軒要不就別去了吧,我總感覺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

“怕個球,實在不行我保護你。”林軒一邊說話還一邊做出一副阿諾德狀的肌肉。

我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林軒,我跟着就躺在了自己宿舍的鋪上,打了個哈欠以後,冷不丁的睡着了該。

林軒見我有些困了,也就沒有繼續打擾我,繼續跟着幾個人在一起鬥地主了。

我睡的正香的時候被人推了一把,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看到林軒那張大臉映入了我的眼簾,我看着林軒開口說道:“幹啥?”

“你說呢?”說着話林軒笑了笑說道:“快點快點,趕緊起來了,咱們要去探險去了,人家都已經出發了,咱們兩個也得快點。”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後,跟着便起牀了。

林軒還在一旁給自己的臉上擦拭着一些粉底,這不禁讓我有些好奇了,林軒這小子平時除了知道洗臉,還學會擦粉底了?想到這以後我瞅着林軒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子什麼時候會用這玩意了?”

林軒白了我一眼,鄙夷的說道:“你懂個屁,這個是遮痘印的,聽說李菲菲和高薇薇一起過來呢,我不得好好化化妝?”

我跟着想了一下說道:“隨便你了,你喜歡化就化吧。”因爲我知道林軒對高薇薇一直都有意思,就是林軒這小子有些悶騷,比我還要悶騷,所以也就一直沒人捅破他們這樁好事。

兩分鐘以後,林軒也已經忙活完了,我倆就一起跟着下樓了,一邊下樓,我一邊看着林軒問道:“你今天都叫了誰了?有幾個人?”

“沒幾個人,主要是探險隊的人太少了,算上咱們兩個一共就四個人。”林軒笑着說道。

“啥?”我跟着有些無奈的說道:“總不能是咱們兩個,還有高薇薇和李菲菲吧?”

林軒跟着理所當然的樣子點點頭說道:“是啊,不然你以爲呢?”

我突然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林軒這廝所謂的探險隊,一共就我們四個人,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無奈的說道:“行吧,行吧,大哥,你可這能鬧。”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和林軒一起走出了男生宿舍樓,而李菲菲和高薇薇兩個小姑娘此時已經牽着手在我們宿舍樓外等着我們了,而我和林軒我們兩個人走出宿舍樓的時候李菲菲和高薇薇也迎了上來。

李菲菲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就你和林軒兩個人嗎?”

我衝着李菲菲點點頭說道:“是啊。”

妖怪同盟 誰知道我還沒說完話的時候林軒就打斷了我的話語“我可告訴你了,李菲菲,我們道哥可是因爲你出來了,所以才勉強跟着我一起來的,要不然人家壓根不會來的。”

“行了,別貧嘴了,快走吧。”高薇薇在一旁催促了一句。

李菲菲羞紅着臉色衝着我點點頭,而林軒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第一時間就是跟在了高薇薇的身旁,而李菲菲也不好意思在當什麼電燈泡了,便和走在一起。

“小道,你說這個世界真的有鬼嗎?”李菲菲看着我問道。

我想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爲我的認知中這個世界確實存在許許多多的我們理解不了的陸離光怪,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李菲菲點點頭說道:“你信的話就有,如果不信的話,那就沒有了,俗話說面有心生,鬼也是同樣的道理,他是存在人的心裏。”

李菲菲衝着我點點頭說道:“那你怕嗎?”

我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我也是人,自然也會害怕。”

就這樣我和李菲菲還有林軒他們一起走到了這棟破樓的門口,當我到了樓下的時候,我感覺這裏無比的陰冷,而且周圍都是常年沒人處理的雜草,除了月光有些微亮,剩下週圍一片漆黑。

還有陣陣的陰風吹了過來,而林軒和高薇薇兩個人也都停住了腳步,林軒和高薇薇兩個人回過頭看着我和李菲菲說道:“你們兩個快點啊。”

我隨後點點頭,和李菲菲兩個人快步的走了上去,林軒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道,咱們進去吧?”

我跟着點點頭,反正已經到了門口了,索性就進去看看去,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林軒還有李菲菲他們一起走上了臺階,但是我剛剛邁上去步子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抓着我的衣角。

這種力量很大,但是我知道,每次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第一次是小時候在村裏的後山,第二次是在破舊的小廟裏,然而這次又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道,你怎麼不走了?”林軒看着我問了一句。

我回過神以後,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咱們走吧。”就這樣我和林軒他們走進了這棟破樓裏。

我不得不說這棟樓有些怪異,到處都是颳風絲絲的聲音,可是這是晚上,時不時還會有些破舊的窗戶被拍打在牆壁上的聲音,說不害怕是假的。

不過好在我和林軒出門前的時候都已經是拿着手電燈的,只是這走廊裏除了綠皮牆,就是一些殘破不堪的桌椅,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是感覺這個樓有些詭異。

而這個時候林軒卻突然開口說道:“我告訴你們一件事情。”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林軒問道:“你說,什麼事情。”

“記得咱們學校跳樓的那兩個姑娘不?”林軒說道。

而林軒說完以後,邊上的李菲菲明顯很害怕,緊緊的抓着我的手,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記得,怎麼了?”

“據說她們兩個人死之前都來過這棟樓,也是因爲來了這棟樓的時候才自殺的。”說到這的時候林軒壓低了聲音“而且我聽說這棟樓裏有女鬼索命!”

而就在林軒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邊上兩個姑娘的臉色也都顯得特別的難看,我跟着推了一下林軒說道:“行了,你別在瞎逼逼了。”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林軒有些無奈的說道:“小朝,我從不騙人的,我也沒騙你,我說的都是真的。” 012 活見鬼

而林軒的這一句話講完了以後我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林軒說道:“你最好不要拿這種事情開玩笑,人嚇人很容易嚇死人的。”而且此時周圍充斥着一股詭異的感覺,讓我心底有些發冷。

“切,你愛信不信,我說的是實話。”林軒見我不相信便繼續解釋道:“小道,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問問她們兩個,她們兩個都知道。”

而高薇薇和李菲菲兩個人也聽見了林軒的話,隨後也看了一眼李菲菲,李菲菲衝着我點了點頭,另一邊的高薇薇可能也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了,跟着打斷了林軒的話語“行了,都別廢話了,咱們都把心態放平靜一點。”

話雖然如此,但是我在聽完林軒的話以後也忍不住在心裏琢磨了一下,如果林軒說的是真的話,那麼這個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了就。

而我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的話,如果一個地方死過人,有人過去了,接二連三的又死了,那麼這個地方不是有兇魂,那也就只能說這個地方屬於大凶之地,而大凶之地一般指的是,萬人冢,陰家坑,說白了這兩個地方都是死過很多人的地方,所以去過那裏的人都死了。

而在現實生活中不是沒有這樣的地方,包括一些什麼神農架的大峽谷,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那裏之所以有人進去就出不來了,不是因爲別的磁場緣故,而是因爲那裏是大凶之地,曾經發生過大面積的屠殺,冤魂走不出去,所以纔會造成一些交替死。

不知道爲什麼我一想到這些感覺頭皮都有些發麻了,後背都是一陣陣的冷汗,不過眼前這個地方肯定不是什麼大凶之地,否則的話早就不知道死多少人了,但是,如果林軒說的是真的,那麼這裏一定有一個兇魂的存在,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更加的害怕,如果真的有一個兇魂的存在的話,那麼他肯定已經注意到我們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林軒從前面突然扭過來頭面色兇狠的看着我說道:“趙小道,拿命來。”而林軒再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異常的淒厲,彷彿變了個人一樣。

面對林軒突然起來變化我整個人嚇了一跳,兩個女生頓時也都是花容失色,忍不住“啊”的尖叫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林軒突然笑了起來,林軒一邊捂着肚子笑一邊指着我們幾個開口說道:“你們至於麼,我就開個玩笑,你看看你們都嚇成什麼樣了?”

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原來林軒是在開玩笑呢,隨即長長的出了口氣白了一眼林軒,沒有搭理他。

邊上的高薇薇顯然也被林軒剛纔的聲音嚇到了,頓時就不樂意了,拿着手電燈照着林軒的腦袋上敲了上去,“讓你嚇唬人,讓你嚇唬人!”跟着聽見“咔嚓”一聲,高薇薇手裏的手電燈就滅了,不用說,肯定是手電敲壞了。

林軒跟着揉了揉腦袋看了一眼高薇薇,裝出一臉委屈兮兮的樣子說道:“得了,手電也讓你敲壞了。”一邊說話,林軒還在一旁搗鼓着手電燈,搗鼓了半天就是不亮。

最後沒辦法了,只能用我手裏的這一個了,我跟着開口說道:“行了,行了,別鬧了,咱們趕緊往前走吧,待會咱們早點回來。”

“那行吧。”林軒說完以後也不鼓搗手裏的手電了,就這樣,我們幾個沒有在繼續開玩笑,而是說着樓道上了三樓,到了三樓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周圍的陰氣更加的重了,詭異的氣氛中透着一股讓人心底恐懼的感覺。

林軒一邊走一邊看着我說道:“小道,你拿手電照着的時候注意一下344號宿舍。”

我跟着有些好奇的問道:“爲什麼要注意344?”說完以後我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林軒。

“總之你聽我的就行了。”林軒說道。

我聽見了林軒的話也沒在意便按照他說的去做了,逼仄狹長且又漆黑的走廊確實讓人有些心神不安,而走了沒多遠的時候,林軒突然停下了腳步。

我們幾個也都跟着停了下來,林軒看着門口的牌子,指了一下說道:“344號宿舍樓。”

我跟着拿手電照了照以後,沒想到還真是344,高薇薇在一旁跟着開口說道:“對,就是這裏,我之前也聽上一屆的學姐她們說過,據說在她們那一屆的時候就有個女生被燒死在了344號宿舍裏,而且就是這棟舊樓裏。”

“那還等什麼呢,咱們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讓小爺我會會他,是人是鬼我今天都得弄個清楚。” 戲精王妃作妖日常 林軒說完以後便直接推開了344號宿舍的門。

我也沒多想便跟着擡腳邁了進去,沒想到我前腳剛剛邁進去,突然一股力量抓住了我的衣服,而且力氣非常的大,我知道這裏可能有危險了,想到這以後我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李菲菲也跟着走了進去。

我跟着心一狠,便不再去多想什麼了,反正我身上有我師傅的符紙,如果是鬼的話,我就當是替天行道了,想明白了這些以後我跟着就走了進去。

只是我進去以後這個房間雖然不是特別大,但是真的如同傳言之中的一樣,是被火燒過的,周圍都是殘垣斷壁,而且牆面上很多地方都被燒的翹皮了,而窗戶口還掛着嗖嗖的涼風,讓人心裏特別的不舒服。

林軒跟着在邊上笑了笑,開口說道:“咱們玩個遊戲吧?”

李菲菲也跟着好奇的問道:“什麼遊戲?”

“活見鬼。”林軒說到這的時候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其實這個遊戲叫活人見鬼。”

當時也是因爲年紀小,大家也都無所畏懼,而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高薇薇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好啊好啊,這個遊戲怎麼玩?”

我並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這裏的事情不簡單,恐怕我們此時就已經被鬼盯上了,只是這鬼到底在哪兒裏我並不知道,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林軒說道:“林軒,咱們回去吧。”

無巧不成書,誰知道我這句話剛剛說完,宿舍的門子“咣噹”一下子就關上了,我頓時嚇了個機靈,當時就感覺渾身直冒冷汗了,一股恐懼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而李菲菲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一樣,看着林軒點點頭說道:“是啊,林軒,要不咱們早點回去吧,我也感覺今天有點不對勁。”

林軒跟着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道,你怕什麼呢,再說了,剛剛不就是颳了一陣風麼,你看給你嚇得。”說完這句話以後林軒還走到門前呼扇了幾下說道:“這不沒事麼。”

“行了行了,趕緊說說你那個遊戲怎麼玩。”高薇薇在一旁催促了幾句。

而此時看見高薇薇和林軒兩個人都想玩,而李菲菲也有點想要玩的樣子,我也不好說什麼了,隨即衝着他們點點頭說道:“怎麼玩啊?”

漆黑的夜裏我看不清林軒的臉,只知道當時林軒是歪着腦袋思索了一陣,隨後看着我們說道:“我們每個人扶着每個人的肩膀,是兩隻手扶住,然後我們就在這個房間的四周不停的走下去,如果這個房間裏真的有鬼的話,那麼最後一個人一定能感覺出來的。”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頓時就明白了,相對於第二個人從第一個人後面扶住第一個人的肩膀,兩隻手搭在肩膀的時候,相當於人體三把火已經滅了兩把了,這樣見鬼的機率就很大了,而另外一個人也一樣,最後一個人雖然陽氣很旺盛,但是他在拍滅同伴的陽火的同時,自身的陽氣也會降低,如果是這個原理的話,那麼見鬼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除非這個房間裏沒有鬼。

但是眼前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林軒這個主意說出來之後兩個女孩子也都點頭同意了,我也不好說什麼,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這樣吧,兩個女生在中間,林軒你在前面,然後我在最後面怎麼樣?”我說道。

重生八零辣媳婦 “小道,你現在不害怕了?”林軒頗爲玩味的問了我一句。

說不害怕是假的,但是眼前我只想早點和他們早點結束了這個遊戲,然後早點回去,今天晚上的事情實在是詭異,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催促道:“怕個毛,早點玩晚咱們早點回去。”

林軒跟着點點頭,從懷裏摸出來幾根白色的蠟燭,看着我們幾個說道:“這個蠟燭是要放在房間的最中間,要不然這麼黑的環境下即使鬼真的出現了咱們也看不見。”

混沌靈帝 說着話的功夫林軒已經將手裏的蠟燭點燃了,點了四根蠟燭依次擺成了一排,所謂神三鬼四,而這些蠟燭點好了以後林軒起身看着我們幾個開口說道:“待會咱們每個人都閉上眼睛,如果你感覺到有鬼出現的時候你就可以睜開眼睛了。”

“那你不會帶着我們撞到牆上吧?”高薇薇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肯定不會了,我玩這遊戲玩多了。”林軒說完以後回過頭看着我門幾個人說道:“行了,咱們開始吧。” 013 見鬼

林軒說完話以後,高薇薇在一旁跟着把手放在了林軒的肩膀上,而李菲菲順勢將自己的手搭在了高薇薇的肩膀上,我站在最後,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李菲菲的肩膀上,我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陪着他們胡鬧下去,但是眼前我肯定不能說不玩了,要不然林軒他們肯定都不高興了,想到這以後我心一狠便閉上了眼睛。

而閉上眼睛以後周圍一片漆黑,我們都沒有人說話了,此刻周圍非常的安靜,能聽到的只有周圍一陣陣陰冷的小風。

跟着林軒便開始帶着我們幾個人往前走了,我跟在後面扶着李菲菲的肩膀陪着她們往前走。

就這樣,大家都是閉着眼睛,我也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順着房間的四周走去,就這樣大家一連走了四圈還是五圈我已經記不清楚了,正當我準備開口說不玩的時候,高薇薇率先開口說道:“林軒你這辦法到底有沒有用啊,要是不行的話就換個方法。”

林軒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只是小聲的說了一句“噓!”說完以後林軒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安靜,這纔剛剛開始,聽我的準沒錯。”

我也跟着開口說道:“要不就別玩了,這麼玩下去咱們什麼也看不見。”

“小道,你是不是害怕了?沒事,你要是害怕了有我們幾個保護你呢。”林軒調笑着說了一句話。

我心裏突然有種無奈的感覺,而我此時又不想被他們嫌棄,跟着開口說道:“放屁,誰害怕了。”

“那不就得了。”說到這的時候林軒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行了,都別說話了,咱們繼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