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嘿嘿笑道:“沒想到幾千年過去了,還有人能記住我,我真是受寵若驚啊。”

薛玉仁點頭道:“看來您是死後就真的再也沒出去過了,雖然您已經死去了幾千年,可是外面還是一直把您尊爲大英雄,外界到處都還有您的雕像,漫畫,您的故事多次被拍成電視劇。”

后羿拍着額頭道:“雕像我知道,漫畫和電視劇這些又都是什麼東西?不過我很感動,其實我也只是做了我能做的,沒想到會受到這麼多人尊敬了。”

薛玉仁突然想到自己之又弓沒有箭,趁后羿還在,忙問道:“后羿大哥,我這裏只有弓沒有箭,怎麼用?”

后羿神祕的一笑道:“是啊,不需要箭。”“不需要箭?”這個是什麼道理,自古哪裏沒箭的弓?薛玉仁和劉進都很是意外。

后羿點頭道:“是的,這射日神弓本身就沒有箭,當你拉開它的時候,再鬆開它,會自己形成一把弓箭射出去,你可別小看它,我當年可就是靠它將九個太陽射下來的。”

原來是如此,薛玉仁忙道:“這個是自然,射日神弓,誰敢小看?”后羿贊同道:“我就是靠它,讓所有的神仙看見我都會尊稱我一句后羿大哥的,這神弓乃是世間最厲害的神器之一,斬神滅魔不過是一剎那間,只要被射中,不管是神是魔,就必然魂飛魄散。”

后羿越說薛玉仁越是興奮,這玩意沒想到這麼厲害,那豈不是劉俊傑也不再算什麼問題了?那劉俊傑再強大,能有那天上的九個太陽厲害?連那些太陽都魂飛魄散,劉俊傑又能算個什麼?

后羿道:“跟你們說了這麼多,我也該去轉世了,各位告辭了。”薛玉仁點頭道:“大哥慢走。”后羿笑笑轉身朝着前方走去,沒走幾步,便消失不見,而眼前的祭臺一黑,等視線再次明亮,薛玉仁和劉進已經站在了之前下去的那顆慄樹下。

劉進不可思議的看着薛玉仁,就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老大,我們是下去過了,還是剛纔只是睡着了?”

薛玉仁試探着感應左手裏的那神弓,驚喜的發現那弓也在迴應着自己,這弓是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手裏。

薛玉仁喜道:“是真的,不是夢。”說着他張開左手,召喚出射日神弓,將那弓握在手裏,劉進大笑道:“太好了,有了它,劉俊傑就不再是問題了。”

薛玉仁微笑着點點頭,將弓對着天上的太陽,那太陽像是感應到了射日神弓的存在,嚇的突然在天空中消失,明明還是下午一兩點,卻突然變成了夜晚,連月亮和星星也沒了。整個世界一片漆黑,看來那些星星,月亮,太陽都怕了這神弓,劉進忙道:“老大,你趕緊把神弓收回去吧,別把太陽嚇的再也不出來了,那地球可就完了。”

薛玉仁尷尬的一笑,將那神弓收回了左手掌心,可是太陽卻還是不敢出來,薛玉仁和劉進也累了,乾脆躺在慄樹下睡了一覺,等醒來,那太陽才重新鑽了出來,射日神弓幾千年後,再次現身,着實把它給嚇着了。

“老大,現在咱先回去?”劉進打着呵欠問道,薛玉仁點頭道:“行呢,出來這麼久,我也怪想我老婆的。”說着將左手遞給他,劉進猶豫了下道:“老大,我還是牽着你的右手吧。”

薛玉仁笑道:“放心吧,我的弓箭不射出去的時候是沒有傷害力的。” 劉進這才牽起他的左手,不但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覺得有一種很暖和的感覺,那弓在薛玉仁的手裏一直有一股綿綿不絕的氣流產生,讓薛玉仁身上一直充滿力氣。

薛玉仁突然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回去的路,無奈的將劉進的手放下道:“看我高興的,都忘記了根本不知道回去的路,你等下,我把閻王喊過來。”


薛玉仁閉上眼睛,使用通心術聯繫閻王,“閻王老弟,你在哪裏,趕緊過來帶我們回去。”


“啊?薛老哥,你們真的借到射日神弓了?”閻王真沒想到他們能成功借到射日神弓。

“是啊,我還能騙你不成?我現在要回盤古山,不知道怎麼回去,趕緊過來。”

“哈哈,老哥,我這就過來。”聽的出來,閻王很是興奮。沒一會,閻王變出現在他和劉進眼前。

閻王笑道:“老哥,快把神弓放出來我看看。”射日神弓那種傳說中的稀世神器,換做誰都想看一眼。

薛玉仁便將神弓放了出來,遞給閻王,閻王忙擺手道:“我就看看,可不敢捱到它,它只允許自己的主人動,若是別人挨着它,被震的重傷還算輕的。”

“還這麼厲害?”薛玉仁摸着自己手裏的射日神弓道,閻王點頭:“要不然怎麼可能將天上的九個太陽射下來。”

薛玉仁點頭道:“行了,那我先把弓收起來了。”說着他又重新將射日神弓重新收入左手裏。

“好了,先送我們回去吧,看着時間,估計也過去了兩天了吧?”薛玉仁問道,閻王笑笑,拉起他們的手道:“什麼兩天,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啊?怎麼可能,我們進去那裏有那麼久?”薛玉仁不相信的說道,閻王道:“老哥,這個你就不懂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上一日,地上一月,如今你們在地下待了兩日,這人間早過去了兩個月了。”

薛玉仁慌道:“那趕緊帶我們回去啊,我們出來都兩個月了,趙巖他們必然擔心了。”

“恩。”閻王閉上眼睛,默唸瞬移術,轉眼間,閻王變帶着他和劉進回到了盤古山。

趙巖和南宮成還有蘇曉嬈那些丫頭正坐在院子裏聊着天,看見薛玉仁回來,都忙站起來,向他們跑來。

趙巖衝在最前面,薛玉仁苦笑着,在心裏,他當然是希望自己的老婆先衝過來抱着自己,那講會是多麼感人,溫情的一面?可是那趙巖卻一點也不默契的自己衝在前面。

閻王道:“我還忙,老哥我先走了。”說完轉身便消失了,這閻王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薛玉仁也習慣了。

趙巖拍着薛玉仁的胳膊笑道:“老大,快把射日神弓拿出來我瞅瞅。”這時候南宮成他們也全跑了過來,並沒有人問他是否已經借到了神弓,好像都對他挺有信心的。

“怎麼我出去這麼久你們都不擔心嗎?”薛玉仁笑道,趙巖道:“擔心啊,但是現在看你安全回來,肯定就是沒事情了,爺爺跟我們說,你們去的那地方是一天就是我們人間的一月,所以如今過去了兩個月,對於老大你也才兩天而已。”

沒想到這地下一日,地上一月的事情,他們都已經知道了,薛玉仁無奈的又一次將住在自己左手裏的射日神弓召喚了出來,薛玉仁心道這弓估計心裏早厭煩了,一天被召喚出來這麼多次。

趙巖看着那神弓流着口水,一臉嚮往的道:“快,老大,借我玩玩。”

“不可以,趙巖這射日神弓只能讓自己的主人使用,若是別人捱到它,會受到傷害的。”薛玉仁看趙巖想要來拿,慌忙將弓繞到了身後。

“這麼人性化?”趙巖失望的道,劉進開玩笑道:“趙巖不是我說你,這弓就算你能拿,你一隻手怎麼用?”

趙岩心裏不甘心道:“我一隻手拿着弓,用嘴拉着箭不行啊?”一邊大夥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薛玉仁將弓收好,笑道:“對了,我的無量神弓已經大成。”“啊?什麼情況?”衆人都知道他的無量神功一直卡在第五層,衝不過去,現在聽他說已經全部練成,心裏都很疑惑,薛玉仁便將在山洞裏和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事一一說了。

一邊的爺爺,趙巖,南宮成,蘇曉嬈,孫文慧幾個丫頭都像聽小說一樣聽的入神,這樣的事情普通人聞所未聞。

趙巖看着爺爺道:“爺爺,如今,大哥已經打通無量神功,加上射日神弓,我們要打敗劉俊傑,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爺爺點點頭道:“從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沒問題的了,那劉俊傑再厲害,能有天上九個太陽還要堅挺嗎?不過凡事都不能大意,高手…”

趙巖搶着道:“高手之間對決,一招失誤就會全軍覆沒嘛。” 爺爺把弄着自己的山羊鬍笑道:“不錯,這些不是空話,希望你們記好了,不可大意。”

趙巖打了個懶腰,薛玉仁忙道:“爺爺,我們記好了。”爺爺點點頭看着薛玉仁:“如今,你身上有神弓護體,它會一直保護你,給你力量,現在看來,你和趙巖都已經是當世無敵的高手,只是那劉俊傑早已經在這江湖上走動,什麼事情都交給自己的手下,他到底有多少實力,有沒有什麼法寶,這個我們根本就無從知道。”

趙巖擺手道:“知道了,爺爺。”說着又看着薛玉仁道:“老大,那現在咱怎麼安排?是將嫂子她們帶到孫曉嬈那邊的屋子住下,還是全都先留在山裏?”

薛玉仁對爺爺道:“爺爺,您看呢?”

爺爺道:“怎麼?你們現在就準備對付劉俊傑嗎?”薛玉仁點頭道:“是的,我們這一賬已經拖了很久了,早該算清了。”

爺爺點點頭嘆道:“也是,你們一直東躲西藏,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都是因爲黑龍幫害的,你們幾個男人出去吧,小姑娘們先留在這裏。”

薛玉仁道:“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這羣小姑娘跟着我們出去,反而讓我們分心。”說着他望向張夢潔,蘇曉嬈,柳翠,小瑤,葉璐,這才發現葉璐比之前自己出門時候要胖了許多,葉璐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張夢潔笑道:“恭喜你了,小色狼,你要做爸爸了。”

“啊?”薛玉仁一愣,難不成葉璐這丫頭懷孕了?爺爺笑道:“是的,小張,葉璐她已經懷孕了,你要做爸爸了。”

薛玉仁興奮的衝上去抱着葉璐道:“小璐,這是真的?”葉璐紅着臉道:“恩。”張夢潔看着葉璐,羨慕的道:“妹妹都要做媽媽了,可是我們卻還一點動靜也沒。”

薛玉仁大笑道:“葉璐的孩子就是你們的孩子,葉璐做了媽媽,你們就一起做媽媽。”張夢潔笑道:“不錯,真沒想到我也要做媽媽了。”張父走到薛玉仁身邊道:“小子,你還不行啊,還得加油啊,其他的老婆肚子還沒動靜。”

薛玉仁此時沉浸在做父親的喜悅中,點頭道:“行,老丈人啊,我今晚就加把油。”

“老大,今晚你行嗎?”趙巖看着自己的其他四個嫂嫂道,張夢潔,蘇曉嬈幾個丫頭被他一看,都慌忙丟下頭去。

薛玉仁樂道:“行,行,哈哈,沒想到我也要做父親了,哈哈。。”薛玉仁不住的大笑着,他本想今天就趕緊出去,如今知道自己要做父親了,卻又不捨了起來。

薛玉仁回頭看着趙巖和劉進幾人道:“咱就在山裏再住幾天,再出去吧。”

趙巖和劉進都知道他是做了父親,想要多陪陪自己的孩子,笑着點點頭。

薛玉仁就小心的扶着葉璐往院子裏的長椅走去,葉璐臉紅的道:“沒事情了,才三個月左右,不礙事的。”

wωω✿ Tтka n✿ CO

薛玉仁搖頭道:“那可不行,我的孩子啊,要是摔壞了怎麼辦?去去去,我這個烏鴉嘴。”蘇曉嬈看他把葉璐捧的像菩薩一樣,心裏又是嫉妒又是開心,很是矛盾,張夢潔走上前抱着蘇曉嬈笑道:“好妹妹,別嫉妒了,以後咱也會…做媽媽的。”蘇曉嬈點點頭,笑了起來。

趙巖也是一臉羨慕的看着薛玉仁,對身邊的南宮靜道:“老婆,我也想做爸爸了。”南宮靜哼道:“做夢,我們的敵人還沒消滅呢,我可不想做母親。”趙巖嬉笑着臉皮道:“沒事情啊,你做母親了,就和這些嫂嫂們一起住在山裏,消滅大魔頭的事情就交給我和老大,劉進,小成這些老爺們去就成了。”

晚上吃過晚飯,薛玉仁很早就將葉璐扶進了房間,在她身邊陪着她聊天,一起回憶着當初在Z鎮相遇相愛的事情,葉璐說着笑着,慢慢睡着了,薛玉仁替她蓋好被子,十月山裏的夜晚,已經很是寒冷,薛玉仁在她額頭上一吻,才慢慢的退出了房間,回到爺爺所住的客廳,趙巖他們還在那裏聊着天,看他回來,趙巖忙拍拍自己身邊的空位道:“老大,快,過來坐坐。”

薛玉仁笑了笑,並沒走過去,只是對爺爺招招手道:“爺爺,你出來下,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說。”說完,他便轉手向院子裏走去。

爺爺恩了一聲,站起身來,跟着他走出了客廳。

爺爺看着一臉嚴肅的薛玉仁,笑笑道:“怎麼了?小薛。”薛玉仁嘆道:“爺爺,您也知道,我是有兩個肉體的,剛纔我和葉璐在屋裏,我越想越不踏實,我是藉着張揚的肉體活下來的,這孩子生下來,會不會是張揚的,又或者會生出一隻狗來?那樣會不會嚇死葉璐?”

爺爺搖頭笑道:“你放心吧,你藉着張揚的肉體存活,但是張揚的肉體早已經死去,你體內流淌的是自己的精血,這孩子生下來會是你的,而你和葉璐在一起的時候,形態是人,所以孩子也會是人,遺傳點你的異能倒是也說不準。”

“此話當真?”薛玉仁臉上一喜,爺爺拍着胸脯保證道:“自然當真,我好歹也是個大仙好不好,你肚裏是人是狗,我還看不出來,我還可以告訴你,是個大男孩,發育的很好。” 薛玉仁這才放心,欣喜的看了一眼葉璐睡的那間屋子,樂道:“太好了,我薛玉仁終於要做爸爸了,哈哈,這真的是沒想到啊。”如今他在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份牽掛,一份沉甸甸而又幸福的牽掛。

爺爺笑道:“好了,你別多想了,我已經給葉璐服用了最好的補身子的藥,就算是她懷胎十月,重重的摔上一跤,孩子也不會有事情的。”

薛玉仁忙跪下身子,謝道:“爺爺,薛玉仁感謝你。”爺爺忙上前去扶他,薛玉仁道:“只是..這七八個月未免讓人着急的很,現在對我來說真是度日如年,早知道我在那墓穴裏多待一個星期了,回來我就已經看見我的孩兒了。”

爺爺撫摸着他的額頭笑道:“我理解你,但是現在咱也是白白着急,只能安心的等着小薛玉仁的誕生了。”

薛玉仁嬉笑道:“是,如今我也是要做父親的人了,身上的責任更重了。”

“好了,小薛,走吧,進去和他們一起聊聊天吧,這次你出去,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了。”爺爺拉着薛玉仁朝着客廳走去。

南宮成看他們走回屋內,笑道:“老大,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裏說,搞的神神祕祕的。”薛玉仁擺手道:“沒事情,沒事情。”

趙巖笑道:“是不是和爺爺一起商量孩子的名字去了?這個可不行啊,作爲這個孩子的叔叔,取名這個事情,我也要參加。”

薛玉仁道:“行呢,孩子取名,一定讓你參與。”趙巖樂道:“那可說好了,對了,老大,咱什麼時候出去?”

“這個…再過幾天吧。”薛玉仁想到葉璐肚子的孩子,心裏很是不捨得,笑笑道:“就讓那劉俊傑多活兩天。”

“老大,我看你是捨不得孩子吧,要不咱就不出去了。”劉進開玩笑道。

薛玉仁忙擺手道:“那不行,就是爲了孩子,更要出去了,我可不想讓我的孩子一直藏在大山裏,過一輩子,等我們將劉俊傑消滅了,我就退隱,和我的媳婦們做一對平凡的小夫妻,帶着孩子,安安心心過一輩子。”

“退隱?”趙巖道:“怎麼搞的和武俠小說裏一樣,那退隱了和咱現在住在山裏有啥區別。”

薛玉仁笑笑道:“沒聽過一句話嗎?大隱隱於市?”說着他看向一邊坐着的蘇曉嬈,張夢潔幾個媳婦。

一屋子人一直聊着天,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幾個小時,爺爺看天色已經不早,便起身讓衆人都各自回屋睡覺去了。

薛玉仁躺在牀上興奮的睡不着,腦子裏都想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一會抱着趙巖說上兩句,一會又跳起來抱着南宮成聊上幾句,再跑到劉進的身邊纏着他說上幾句,劉進無奈的道:“老大,你也是知道的,這次我陪你去借射日神弓,身上都是傷啊,你去找趙巖吧。”

薛玉仁想想也是,又跑回到趙巖的身邊,拉着趙巖嬉笑道:“趙巖,我睡不着,快起來跟我說會話。”

趙巖笑道:“老大,現在知道晚上睡不着,沒人聊天的痛苦了吧?”

“啊?”薛玉仁點點頭,趙巖道:“很早之前,我和小靜還沒在一起的時候,第一次約會,也是緊張興奮的睡不着,找你跟我聊天,你都不和我聊天的,還嫌棄我吵,把我給推出了屋子。”

薛玉仁嘿嘿笑道:“小趙巖啊,我知道你最好了,你不會那麼記仇吧?”趙巖起身道:“當然不會啊,你是我老大啊,走吧,我陪你出去到外面院子聊聊天去,劉進和小成都要睡覺。”

薛玉仁豎起拇指道:“好兄弟,還是你好。”趙巖笑笑起身下牀,薛玉仁忙也跟着他下了牀。

“就去外面的那個草堆上說說話吧。”薛玉仁走出屋子,看着天上的月亮笑道,後面卻傳來一聲鎖門的聲音,薛玉仁回頭看去,哪裏還有趙巖,那小子將自己鎖在了外面。

薛玉仁因爲怕吵醒一邊那些丫頭,輕輕的叫道:“趙巖,你個騙子,開門。”

趙巖在裏面笑道:“老大,我就給您開個玩笑,你自己出去散散心吧。”裏屋傳來趙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薛玉仁知道他已經走遠,輕輕的嘆了口氣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無奈的一個人走到草堆邊,靠在草堆上。

薛玉仁從背後抽出一根稻草,叼在嘴裏玩着,心道沒人陪我說話,就沒人陪吧,現在的我也不需要誰來陪,他望着天上的月亮,想象着很多年後,自己和老婆們過着平凡而又幸福的畫面,每天晚上被自己放學回來的孩子圍繞着。

薛玉仁想着想着,等天已經發亮,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不過沒睡多久,就被起牀的爺爺給吵醒,爺爺站在遠處喊道:“你怎麼睡在外面的草堆上?”

薛玉仁忙將手放在嘴邊,噓了一聲,他是怕吵到了屋裏正睡着的葉璐,怕吵到了她肚子裏的孩子。

爺爺笑道:“你這個老爸做的倒是挺稱職的。” 薛玉仁又留在山裏一住就是半個多月,每日就是守在葉璐的身邊伺候着,眼看着肚子裏的孩子已經快四個月了,薛玉仁心裏就越是興奮和期待,眼看着葉璐的肚子鼓了起來,這天,薛玉仁終於下定決定,下山,他不想等孩子出生了,還要躲在大山裏,那這樣,他這個父親就太失敗了。

薛玉仁千囑咐,萬囑咐,這才帶着南宮成,趙巖,劉進,南宮靜四人一起下了山,薛玉仁先是帶了他們去了Z鎮,這裏也是他們的根據地,也是和葉璐相遇的地方。

薛玉仁帶着他們來到自己和宋青航的屋子,門前守衛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批,看來已經換人了。薛玉仁走上前道:“麻煩開下門。”

那守衛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長的很是壯實,倒是挺適合做守衛的,守衛打量了他一眼道:“我不認識你,你是誰?”


趙巖揮着拳頭就要揍上去,薛玉仁忙拉住了趙巖,看着守衛笑道:“自己人,我是你大哥宋青航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