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種神通,蘇陽都修行有成,但其他幾個神通,基本上都是為了力大無窮這一個神通服務的。所以這一次衝擊十輪境界,蘇陽想要將真氣和力大無窮這門神通結合起來。

閉關之後的第七天,蘇陽將身心調整到了極致,沒有半點瑕疵,服用了天位大丹,衝擊境界。

丹藥下肚,一股浩瀚的力量帶動全身的真氣,瘋狂的轉動起來。

幾個呼吸后,蘇陽的修為一路飆升。

九十三轉,九十五轉……九十八轉,九十九轉,一百轉!!!

一百轉后,真氣還在不停的飆升,蘇陽不敢怠慢,真氣一盪,激活神通,而後將體內的真氣一股腦的全部灌輸到神通之中。

剎那間,蘇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不停的增大,增大,增大!

在他不停的壓縮下,真氣慢慢的和力大無窮這門神通集合起來,不分彼此,融為一體。

剎那間,蘇陽的腳下綻放出一個圓輪,不停的轉動。

神輪成!

一時間,蘇陽竟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炸開,全身發生了巨大的蛻變,從骨骼開始,然後遍布血液,血管,經脈,皮毛,等等都開始強大。

幾個呼吸間,一道道天地之力沖了進來,蠻橫的開始改造蘇陽的身體。

他呼吸一次,就如同一道悶雷。

而後,一拳轟出,甚至可以發出龍吟象鳴!

龍象之力!

蘇陽心頭大喜,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開啟了龍象之力。

自古相傳,在蠻荒時期,人類還沒有發展武道的時候,和宇宙萬族爭鋒,靠的不是真氣的妙用,因為那個時候,人族還沒有武道衍生。

那個時候,人類靠的是自己的身體,歷經磨難,可開啟龍象之力。

然而遺憾的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開啟龍象之力,主要是必須將身體磨練到一個極致,極盡升華,才可以開啟人體潛力,誕生龍象之力。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蠻荒時期的人類,在宇宙萬族之中,可以說是十分低下,就算是有強者誕生。也無法改變大局。

後來有天縱奇才觀天地日月,宇宙乾坤,偷學宇宙萬族的基礎法門,創立武道,才讓人類一步步走上巔峰。


武道真氣的誕生,讓無數人族驚艷。而龍象之力,也逐漸成為了傳說。

但很多人族高手都知道,真氣百轉抵不過一頭龍象之力。

太古神龍和荒古神象結合在一起,誕生的龍象,有種種神異,呼吸一口氣就可以吹毀一座山脈,一口氣就可以吸干海洋,可怕可怖。

人族的身體極盡升華,誕生出來的力量用龍象來命名。可見這股力量的恐怖。

真氣百轉,不敵龍象一擊。

蘇陽也沒有想到自己藉助天位大丹,衝擊十輪境,將一虛一實兩道真氣融入力大無窮這門神通,凝結出來神輪,居然可以讓身體蛻變,極盡升華誕生龍象之力。

一旦開啟龍象之力,自己的實力。在十輪境裡面,也算是不錯了吧。

筱筱突然蹦了出來問道:「想要知道自己的實力如何?去玩斗戰吧。」


「斗戰?」蘇陽想起來了。這個一個非常流行的遊戲,是一個虛擬遊戲世界,進入其中之後,系統會根據玩家的身體,製造出一個虛擬身體,實力百分之百的復原。

這是專門為武者準備的遊戲。

斗戰天下。

想要了解自己實力的定位。加入這個遊戲,可以和殷商帝國所有行省的武者一舉高下,已經風靡天下數千年,還未曾衰落。

按照這個傢伙,在風靡幾千年也不成問題。

不過蘇陽卻沒有立即進入斗戰。去斗戰天下,他結成神輪之後,從閉關的房間內走了出來,去見了鈞天歌。

因為就在他凝結十輪境的時候,鈞天歌發過來一個信息,讓他凝結完畢之後,立即去見他,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談。

蘇陽自然不會怠慢。

「恭喜你進入了十輪境。」鈞天歌看到蘇陽后,如此說道。

蘇陽恭敬的說了一聲謝謝,問道:「大人似乎有急事找我?」

鈞天歌點了點頭,讓蘇陽坐下,說道:「實際上在你閉關之前,我把那件事情上報了上面,上面調查后,想要找你了解一下當時的情況。」

「可以。」

「你等一下,我已經派人去找上面派來的特使了。」


蘇陽點了點頭,安靜的坐了一會。

幾分鐘后,幾個穿著帝國裁決部制服的男子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打著哈欠的男子。

「這位就是蘇統領嗎?」他掃視了一眼房間,看到蘇陽后,問道。

「我是蘇陽,請問你是……」蘇陽心頭閃過一抹驚異。

「帝國裁決部,六級裁決官,夏長清。」打著哈欠,彷彿睡不醒的男子懶散的說道。

鈞天歌大笑道:「蘇陽,這位開始非常有名的裁決官啊,在裁決部有著四季十二月的美名。」

夏長清,四季十二月中的夏季?

蘇陽頓時反映過來。

夏長清打了一個哈哈說道:「四季十二月又如何,鈞天歌大人可是帝國天驕,比我要厲害的太多了。」

兩個人相互恭維了一下,才進入了正題。

夏長清問道:「我聽說,你曾經親眼看到邪魔天子的投影和戰神溫侯的英靈在宇宙之中,大戰不休,對嗎?」

「是的。」蘇陽說道,「這一點不光是我,還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那你們當時在什麼位置。」夏長清問道。

蘇陽說道:「應該在藍水星附近,具體的位置,飛舟之上有記錄。」

「敵人是誰?」夏長清問道:「我是問,敵人是魔族的哪一個種族?」

「我不知道。」蘇陽搖了搖頭。(未完待續。。)

… 夏長清眉頭微皺,似乎對蘇陽的回答不太滿意,「你真的不知道召喚出邪魔天子投影的魔族,是哪個種族?」

蘇陽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當時我們剛剛從空間跳躍里出來,就被兩者戰鬥的餘波打的七暈八素,回過神來之後,膽子都快要被嚇破了,哪敢停留觀察。」

夏長清問道:「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蘇陽回答。

「後來發生的事情,你也不清楚?」

「是的。」蘇陽四平八穩的說道:「飛舟上有我們的行動記錄,如果大人你感興趣,可以去查看一下,不,我相信大人你已經看過了吧。」

夏長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說什麼。

蘇陽沉默不語。

鈞天歌滿臉笑意的看著夏長清和蘇陽,眼瞳內閃過一絲精芒,不知道在想什麼。

幾人都沒有開口,房間頓時陷入了一種無言的沉默。

過了許久,蘇陽才問道:「大人,後來邪魔天子和英靈戰神的戰鬥,誰贏了?」

「邪魔天子贏了。」夏長清也不隱瞞,「我們不太清楚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後來我們在星空中找到了飛舟殘骸,一百零八艘飛舟,全部被破壞,飛舟上所有人都被擊殺,無一生還。」

蘇陽眉頭微皺,說道:「我們當初看到邪魔天子和戰神溫侯大戰,勢均力敵,雙方不分勝負,縱然戰神溫侯戰敗,也可以從容退走,怎麼可能全軍覆沒。」

「這正是我們要查的。」夏長清說道。

蘇陽問道:「難不成我們走後。有第三方插手了。」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很低,我們事後推演過戰局,發現並沒有第三方勢力插手,更加傾向於召喚出戰神溫侯的英靈戰陣不知為何,突然崩解。所有人都暴露在了邪魔天子的手下,被他統統擊殺。」

「死者是誰?」蘇陽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夏長清說道:「夜光家族的人。」

「這一次夜光家族算是元氣大傷了,上百個十輪境高手,一個天位境高手,還有諸多嫡系,全部在這一戰之中死絕,沒有上百年的時間,根本恢復不過來。」

他略微感嘆的說道。

夜光家族的人?

蘇陽眉頭一挑,忽然想到了什麼。比如夜光雪,比如那天位魔族美女……

「你似乎知道什麼?」夏長清敏銳的發現了蘇陽的表情有些不對。

蘇陽猶豫了一下,把夜光奴隸市場遇到是事情說了一遍,也說一下自己冒充了九輪晨的事情。

夏長清說道:「死掉的嫡系裡面,包括夜光雪。」

蘇陽一愣。

夏長清問道:「你知道那個魔族女子是什麼種族嗎?」

「應該是龍魔族。」

古魔國度九百九十九個種族之中,龍魔一族也是名列前茅的種族,比角魔族強的太多,角魔族在八百名開外。而龍魔族可以排位前一百。

「龍魔族?真是辣手的種族。」夏長清說道。

鈞天歌也是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龍有逆鱗。觸之必殺的龍魔族嗎?如果是他們的話,確實可以闖到這裡,大肆出手。」

夏長清說道:「不一定是龍魔族,我記得龍魔族供奉的邪魔是魔龍邪神,而不是邪魔天子,供奉邪魔天子的種族是亂魔族。火魔族,月魔族,殺魔族,土魔族,金魔族。木魔族,雷魔族,以及心魔族,紅魔族,藍魔族,風魔族……」

古魔國度有九白九十九個種族,卻只有九十九邪魔。

所以一個邪魔,至少有數個種族供奉。

越是強大的邪魔,供奉的種族越多。

邪魔天子實力強大,供奉他的種族也就越多,至少有二十多個。

然而裡面卻沒有龍魔族。

而按照邪魔之間的規定,只有供奉他們的種族,才能夠召喚出這個邪魔的投影。

所以這一次襲擊夜光家族的魔族,很有可能不是龍魔族。

但是,如果不是龍魔族,那麼到底是哪一個魔族召喚出了邪魔天子,救走了龍魔族長的女兒。


鈞天歌目光微微眯起,說道:「如果這個魔族的目的,不是救走龍魔族長的女兒,救走這個龍魔族女子,只不過是順路,你覺得這個猜想如何?」

夏長清眉頭輕皺道:「如果只是適逢其會,那麼這個魔族大張旗鼓的潛入其中,到底要做什麼?」

「這個確實有意思。」鈞天歌說道。

蘇陽一言不發,他看似什麼都不明白,但心底卻在不停的計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獲得的資料太少,所以蘇陽也計算不出什麼。

鈞天歌說道:「也許,這個魔族根本不是大張旗鼓的潛入,而是偷偷的溜了進來,只不過他們比較倒霉,在半路上遇到了押送龍魔族女子的夜光世家的飛舟戰隊,而後龍魔一族的女子感覺到了附近有強大的魔族,發出了求救信號。」

夏長清點了點頭,認可了這個說法。「我也知道,魔族之間有玄妙的感應,可以相互求助。」

鈞天歌繼續說道:「龍魔族女子發出了求救信號后,被時刻監視他的夜光世家發現,為了避免自己的暴露,這個魔族悍然出擊,召喚出邪魔天子,襲殺夜光世家。」

夏長清接著說道:「夜光世家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於是組成英靈戰陣,召喚出了遊盪在宇宙中,戰神溫侯的意志,和邪魔天子大戰。」

蘇陽說道:「這個時候,我適逢其會的闖入了進去,幸好我距離兩者大戰還有一定的距離,否則整個人都會被絞成粉碎。」

夏長清覺得這個推演靠譜,於是說道:「那個時候,邪魔天子和戰神溫侯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然而在你走後沒多久,異變發生了。」

鈞天歌說道:「不知道為什麼,英靈戰陣忽然崩潰,戰神溫侯的意志消散,整個夜光世家所有人都暴露在了邪魔天子的手下。被其擊殺,無一生還。」

夏長清滿臉疑惑的問道:「到底是什麼樣的變故,導致了夜光家族的戰陣崩潰。」

蘇陽腦袋裡靈光一閃,說道:「龍魔族的女子,假如就在此時,她的實力恢復了,天位高手的力量,足以在內部將整個戰陣摧毀。」

鈞天歌驚嘆道:「有可能,很有可能!」

夏長清也舉得這個推演靠譜。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邪魔天子力量神秘,確實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讓龍魔族女子的實力恢復。」

鈞天歌說道:「然後他在關鍵時刻忽然爆發,破壞戰陣,導致夜光世家一敗塗地。」

夏長清臉色有些亢奮,但很快就冷靜下來,搖了搖頭說道:「說到底,這還是我們的猜想而已。也許事實和我們差了十萬八千里。」

鈞天歌笑眯眯的說道:「我倒是覺得我們的推演很靠譜,畢竟是集合了你我。還有蘇陽三個人的智慧。」

夏長清說道:「這雖然不失為一個可能性,但沒有證據,我不會立即下定結論,我會繼續追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