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聲中,藍色光點紛紛墜落黯淡下去,一股刺鼻的毒粉氣味瀰漫開來。

加隆屏住呼吸,腳步一閃,出現在最大的一隻熒光蝶面前,戴著手套的手捏起它塞進玻璃瓶,轉身便走。

沒等他走出多遠,身後頓時竄出一大片藍色熒光蝶,它們速度極快,沿著非直線飛行居然都能隱約趕上疾奔的加隆。

加隆回頭看了眼,腳下再次發力,瞬間加速,將一眾熒光蝶拋在後邊。

他渾身一震,無數細微的藍毒粉頓時被悄悄震落,隨風吹到身後。直到所有毒粉全數消失,他這才恢復呼吸。

抬起玻璃瓶看了看,裡面的熒光蝴蝶還沒有完全死亡,在瓶子里微微動彈著。

他對於這種蝴蝶還算是滿意,速度不慢,有劇毒,力量也不小,比起一般一踩就死的蟲子,這種蝴蝶表面有著一層厚厚的角質層,力氣相當於老鼠的樣子。送信之類的是絕對沒問題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夠隱蔽,不過也算是滿意了。」加隆回憶起以前遇到的藍鱗蛇,比起那種生物圖騰,熒光蝶屬於飛行生物,而且也不在鷹類的食譜里,就算顯眼了點,其餘優勢也足夠遮掩這樣的缺陷了。

************

實驗室內

埃寧拿著一張白毛巾仔細擦著嘴,一邊拿起熒光蝴蝶的瓶子觀察。

「這種蝴蝶的話,我都是第一次製作,不過蝴蝶類我以前也研究過,雖然不算深入,但還算有心得。」他放下瓶子,「你確定就要熒光蝶了?」

「當然。」加隆在一邊站著,聞言,點頭應道。

「那好吧,一個銀燈師,會擁有一個核心圖騰,一種輔助的一般圖騰。第一個圖騰我作為老師,可以給你免費製作,算是送給你的一個禮物,不過,如果你以後再想更換圖騰,就必須自己研究製造了。明白嗎?」

「明白。」加隆點頭。

「那好吧,我們開始。」(未完待續。) 埃寧點頭,將蝴蝶瓶子擺放到顯微鏡邊上。

「製作圖騰,實際上是以白銀來模擬生物。如何模擬?首先就要弄清楚這種生物的生理結構,才有可能模仿成功。」

他伸出食指,在空氣中緩緩划動起來。

指尖在空氣里劃出一道道銀色白光,形成一條條銀白線條。

線條在緩慢消散淡化,但在起沒有完全淡化前,埃寧劃出的所有銀白線條,徹底組合成了一個個小巧的6字形符號。所有6字迅速自由組合,變成一個不規則的類似紋章的圖形。就像一個個橢圓蟲卵被一大大圓圈包裹起來。

「這個圖形,代表著解析。是專門用來分析生物體內結構的。它能夠引動你大腦的分析能力,達到快速解析生物的目的。我們叫他分析術式。這是銀燈師三大基本術式之一。我之後會交給你。」

埃寧對著空中的圖形一點,一陣漣漪盪開,圖形頓時嗤的一下射進瓶子裡面的熒光蝶身上。

很快的,熒光蝶身體上浮現出一道道銀色紋路線條。

埃寧解釋說:「一般來說,解析一個生物,需要的是足夠多的知識,經驗,積累。如果積累不足,分析術式是沒辦法得出多少結果的。畢竟這個只是快速解析。只適合於對這種生物比較熟悉的銀燈師。」

一邊的加隆點點頭,聚精會神的看著瓶子里的蝴蝶。

「現在我在分析這隻熒光蝶的身體系統,它的生命總共是靠哪些系統構成。這隻熒光蝶…唔…生存系統,這是最基礎的本能。飛行系統,還有防衛系統。三部分。總共三部分構成。而且都不算難。」

埃寧手指一彈,熒光蝶身上的銀色紋路頓時淡化下去。

「接下來,我要分別模擬三部分系統的基本單元,這時候需要對生物細胞研究透徹,並清楚起原理后,才能進行。我因為先前分析研究過蝴蝶類,所以這一步省略了。」

埃寧走到單元工廠的長桌邊,彎腰從下方拉出一個大黑箱子,打開蓋子,裡面赫然裝著一整塊整塊的銀磚。方方正正,看上去異常光潔如新。

埃寧拿起一塊銀磚,另一隻手再度在空氣中虛畫起來,很快又一個圖形被他刻畫出來。


這次,是一個極其複雜的圖形,像是一排排數學公式排列而成,又像是一篇未知文字的文章。

埃寧書寫圖形時,另一隻手上的銀磚也開始緩緩融化,變成水銀一般的液態,懸浮在他手心上方。融合成一顆銀球。

「這是第二個基本術式:製造。我現在是一起製造三個系統的不同單元,所以複雜了點。這些圖形其實都是用來引動白銀,將其按照我大腦中的原理和景象複製出來,所以我們又把這個術式稱之為:複製。反正你願意怎麼叫那是你的事。」

加隆緊緊盯著老師的動作,點點頭,沒有說話,生怕錯過一絲小動作。

埃寧手中的銀色圓球很快解體,露出裡面三團小圓球。

三個小圓球組成三角形,快速旋轉著,似乎是一個整體。

埃寧指著這三個小銀球說:「這三個東西就是我製造出來的三個系統基本單元,別看外邊一樣,實際上裡面內部結構很複雜,完全不同。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將這些單元,送進單元工廠,進行大批量複製,然後組裝起來,形成模擬的三大系統。組裝又需要第三個基本術式:整合。」

加隆緩緩點頭。

「總共三步:分析、製造、整合。分別以三個術式來控制引導,對嗎?老師。」

「確實是這樣,整體看起來很簡單。你需要做的,就是用白銀將生物複製模擬出來,這三個術式是基礎中的基礎,一切圖騰都是由它們製造出來。再複雜的圖騰,都要經過這三個步驟。」埃寧放下手裡的銀色小球。「當然,這一切完成後,還有最後一步。」

「還有最後一步?」

「當然。」埃寧笑了笑,「三個步驟完成後,整合起來的白銀圖騰,只是用白銀製造的模型,但是生物本身是以食物為能源,支撐自己活動的。而圖騰呢?想要活動自然也需要能源。這就需要我們的最後一步了。」

「那是什麼?」加隆問道。

埃寧將一個單元丟進單元工廠,開始調整複製。一邊回答道。

「最後一步就是注入能源,我們也稱為激活。」

「激活?」

「是的,這是一切銀燈師的根本了,激活在古代也被叫做點燃。點燃白銀之燈,這就是我們銀燈師最初稱謂的由來。」埃寧解釋說。

「那麼如何點燃呢?」加隆追問。

「那就是,用我們的根本天賦。」埃寧指了指自己的頭部。「這裡,所有能夠成為銀燈師的人,都是擁有一種特殊資質的人。我們的力量無形無質,不能影響除開白銀之外的任何物質。但是卻有著活化白銀的神奇效果。」

「難怪銀燈師會選擇白銀作為材料…..」加隆頓時瞭然。

「激活其實很簡單,只是會根據資質不同,點燃的圖騰效果強弱也不同。」埃寧笑著說。

「那麼我的資質如何?」加隆微微有些期待的問。

「很遺憾,你的資質很普通….當初在你家裡我就悄悄給你檢查過。」埃寧聳聳肩坦白說。「也就是說,你點燃的圖騰,不會賦予圖騰任何額外的效果。」

加隆也有所預料,溫德曼的資質就很一般,兒子再怎麼也很難出現天才級別的資質。

「那些天才級別的銀燈師,圖騰都很強大嗎?」

「我見過一個頂級天才銀燈師的圖騰,是一頭輔助用的貓頭鷹。這位天才的資質能力,是賦予圖騰三倍於本體的力量。」埃寧微微回憶說,「那頭只有半人高的貓頭鷹,力量非常恐怖,居然和另一個獅子圖騰對峙,最終打敗了那頭獅子圖騰。將獅子撕抓成碎片。」

「貓頭鷹打敗獅子嗎…..?」加隆也能夠想象得出這樣的怪異場景,心裡微微有些感嘆。

「好了,不說這些了。天才級別距離你還遠。不過你的優勢在於精密製圖這一塊。強悍的精密製圖能力,足夠讓你製造出來的圖騰,穩定姓非常優秀。大師級的精密製圖也會對於高難度圖騰,以及修補圖騰方面有著非常大的作用。你的這門手藝如果順利,可以接下一些資質好的天才銀燈師的活,幫他們製造未激活的圖騰,收取利益。當然,前提是你要能夠分析透徹原理。」埃寧轉而安慰道。

「還可以這樣?」加隆眼前一亮,認真的點點頭。

「先開始給你講解分析術式的原理吧….」埃寧沒有絲毫耽擱,直接就開始給加隆講解細節方面的知識。

兩師徒聚在實驗室里,一下就是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基本就是呆在實驗室不出來了。

隨著埃寧的細心教導,加隆也漸漸明白了銀燈師的一些常識和隱秘。

銀燈師一般是沒有著作的,都是這樣言傳身教,以防止自己的知識和傳承被泄露。每一個銀燈師,其實都可以說是一名生化學家。他們的資質天賦就是研究的工具。

四天里,隨著熒光蝶圖騰的慢慢成形,加隆一步步的目睹了整個圖騰完成的所有步驟。從分析,到整合,整個所有步驟分為很多小步驟,異常精密詳細。特別是最後的整合,是他在老師的指導下,以大師級的精密製圖,一步步的組合成組織,然後將組織組合成器官、系統。最終徹底組合成完整的蝴蝶圖騰。

終於,到了最後的激活時刻。

************

加隆靜靜站在實驗室的一張小桌子前,看著上邊的銀色熒光蝶圖騰。

圖騰死氣沉沉,沒有半點生機,看上去就像是精緻的銀質模型,美輪美奐。

加隆看向右側的埃寧,後者朝他微微點頭。

「我開始了。」

加隆伸出食指,輕輕按在熒光蝶表面上。

「坎達斯維佩拉(萬象牽引)…希爾瓦塞(白銀在上,終結即是新生)」

隨著他的輕聲吟唱,一輪淡淡的銀色光圈,緩緩從他身後升起。

「希路達佩斯(吾之所在)…..倫塞(即為生)。」

加隆聲音落下,房間內一片安靜。

兩人靜靜看著白銀圖騰,眼裡都閃過一絲失望。

失敗了嗎?

一個同樣的念頭在他們心裡浮現。


加隆也明白,第一次如果激活不了,就代表自己的資質或許連普通都算不上,只是最低等的層次。

「沒關係,這次不行還有下次。」埃寧在一邊安慰。「只是大師級的精密製圖能力,就足夠保證你以後不會差了。」

「只能這樣了。」加隆點點頭,有些無奈。背後的銀色光圈緩緩散去。

「先去進餐吧。」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實驗室。

加隆最後看了眼桌面上的蝴蝶圖騰,微微嘆了口氣。轉身反手帶上門。

啪!

忽然一聲細微的聲響從背後傳來。

加隆渾身一震。

一瞬間,他的背後銀光大作。無數刺目的白銀之光從房間里投射出來,將他的背部照得一片銀白。

就在他的背後,桌面上的銀色蝴蝶緩緩振動起雙翅,掙扎了幾下,一下撲出桌面,緩緩飛舞起來。

蝴蝶身上的銀光逐漸褪去,化為如同活物一樣的深藍色。熒光蝶輕輕飛舞,緩緩飛過來,落在加隆肩上。

加隆側過臉看著蝴蝶,心中懷著一絲激動,一絲喜悅。伸出食指,蝴蝶頓時飛起落在手指上。

「成功了…」

「恭喜你。」埃寧站在樓梯口轉身望過來,臉上同樣帶著喜悅和欣慰。(未完待續。) 吃過晚飯,師徒二人離開了小樓,外出小鎮,來到一處偏僻的幽暗樹林中。

樹林周圍荒蕪沒有人煙,隱約只能聽到動物掠過草叢的怪響。

埃寧一身漆黑,手裡握著一根短小手杖,輕輕在地上一點。

手仗末端頓時擴散開一圈銀色波紋,瞬間越過加隆的腳底,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很快便消失在遠處的樹林里。

直到波紋消散,埃寧這才將手杖舉起,輕輕一轉,仗身頓時泛起一段銀色的銘文雕刻。在夜晚中顯得異常清晰。

「現在可以開始測試了。」埃寧低聲說,「我在周圍布置了隔離術式,凡人沒辦法看到這裡。你的熒光蝶圖騰雖然只是輔助圖騰,以後隨時可以更換。但是也算是你的第一個圖騰,有著一定的特殊意義。可以給你展現一些圖騰特有的特姓。準備好了嗎?」

加隆就站在他對面,一身灰黑,鄭重的點點頭。他手中拿著一個大瓶子,裡面蜷縮著的,就是他的第一個圖騰,熒光蝶。

「我能夠感覺到,圖騰就像是我的額外多出的一個器官,一個手臂,很靈活方便。可以選擇控制,也可以選擇給他一個簡單指令讓他自己完成。這種感覺很奇妙。」他低聲說。同時打開瓶子的蓋子。

嗖!

藍影一閃,熒光蝶瞬間竄出瓶子,緩緩飄落在加隆肩上。如同一塊巨大的藍色披肩,在夜晚里泛著淡淡藍色熒光。

埃寧手掌一頓,背後緩緩走出來一頭白色山貓。

它的體長足有一米五,如同稍小一點的豹子,走起路來無聲無息,雙肩左右聳起,不時貪婪的舔著嘴唇。夜晚中,它的雙眼泛著幽幽的綠光。

埃寧伸手揉揉山貓的腦袋。

「這就是我的輔助圖騰,山貓。」他笑了笑,「輔助圖騰只要你支持得了,隨便你製造多少都行,反正都是你自己的天賦在支撐。一般銀燈師都只能支持一兩個。強一點的四五個。因為輔助圖騰結構簡單,製作容易,所以一般都被當成消耗姓工具使用。」

他看了眼加隆肩上的藍色蝴蝶。

「如果是你那種的話,應該可以稍微多一點。」

加隆點點頭,坦然道。

「我能夠感覺自己的精神還能支持幾個,大概兩個左右。」

「也就是說,你還能擁有兩個輔助圖騰。加上核心圖騰的話,就是四個圖騰。這是你天賦的極限了。」埃寧點頭道。「好了,開始吧,看看你的熒光蝶實戰到底如何?」

「好。」

兩人不再多話。同時往後退出幾步,將場地讓給兩隻圖騰。


喵嗷!!

白山貓弓起身,發出貓和豹子之間的叫聲。它碧綠的雙眼緊盯著對面飛起的熒光蝶。

這頭山貓開始緩緩圍繞著熒光蝶打轉。

熒光蝶撲騰著翅膀,越飛越高,似乎不打算和山貓硬碰硬。

忽然,熒光蝶往上一拉,一聲貓叫中,一道白影騰空而起,從它先前的位置穿過去,撲了個空。

熒光蝶馬上飛起曲線來,左右搖晃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