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口中的洛水月,自然就是那個少女,至於兩個男的,指的自然就是那個錦衣青年還有葉楓。

「師妹你快逃,我來攔住這些人!」

錦衣青年倒也挺有骨氣,並沒有自己逃走,而是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劍一抖,憑空蕩出幾道劍影,向著衝來的黑衣人籠罩而去。

與此同時,也有幾個黑衣人手持長刀,殺氣騰騰的向著葉楓這邊殺來。

這些人身上都有煞氣,顯然是殺過人的武者,狠辣無情,並且修為渾厚,都有武宗以上的修為。

葉楓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右手凌空打出一掌,混沌真氣噴涌而出,凝聚成一隻金光大手,狂放霸道的力量,瞬間便將那幾名黑衣人轟飛了出去,口噴鮮血,倒地不起。

「那邊的小子是個高手,阿三,你去殺了他!」黑衣人首領向這邊看了一眼,皺眉喝道。

「是!」

一名黑衣人化作一道殘影沖了過來,一雙眼睛猶如鷹眸,透出狠戾之色,身上縈繞的真氣波動,要比剛才的幾個黑衣人強大了數倍。

「武王修為?」

葉楓緩緩開口,聲音冷漠,身形向前邁步走出,不退反進。

「嘭!」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葉楓的身形立在原地巍然不動,反觀那武王修為的阿三則是橫飛出去,嘴角溢血,一臉的不可思議。

如此一幕落在其他黑衣人眼中,立時便讓許多人膽戰心驚,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那被黑衣人圍攻的錦衣青年和少女也趁此機會退到了葉楓這邊。

「你不是說我和他們是一夥的嗎?」葉楓撇了一眼那錦衣青年笑道。

「這個……」錦衣青年頓時麵皮漲得通紅,不知說什麼好。

「這位大哥,我師兄為人太過小心警惕了,還望你不要怪罪於他。」一旁的少女開口說道。

近距離之下,葉楓這才注意到她的容貌,論姿容與慕容雲雪足可一比高下,傾國傾城,禍水紅顏便是最好的寫照。

「我沒有那麼小氣。」葉楓撇了撇嘴,道:「你就是洛水月?他們為什麼要抓你?」

「我也不知道。」洛水月搖了搖頭。

「能一掌打傷阿三,年輕人是個高手!」

與此同時,那黑衣人首領也邁步走來,十幾個手下跟隨在後,圍在四周,防止葉楓等人逃走。

葉楓並未做聲,便聽黑衣人首領又笑道:「這其中似乎有些誤會,既然你不是水月洞天的弟子,那麼只要你現在離開此地,我們絕不阻攔,如何?」

黑衣人首領此言一出,葉楓立時便感覺到身邊的青年男子和洛水月皆都一臉緊張的望向自己。

「我若不走呢?」葉楓與黑衣人首領對視,一臉輕鬆的笑道。

其實從一開始,這些黑衣人就知道他葉楓與洛水月兩人沒有任何的關係,但仍然還是派人想要殺死自己,後來發現自己沒有那麼容易對付之後,便改口是誤會,對於這些門道,葉楓自是看的非常透徹。

葉楓的性格便是如此,他不會去主動招惹麻煩,但是如果有人找自己的麻煩,他也不會有絲毫客氣。



毫無疑問,這些黑衣人一開始對他動手的時候,就已經是他的敵人了。

「年輕人,莫要自誤!」黑衣人首領面色一冷,身上溢出殺機。 從說話的聲音來看,對面的這位黑衣人首領應該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對於一名武道修鍊者來說,大多在這個年紀皆都修有所成。

「年輕人,莫要自誤!」

黑衣人首領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即便是在看到葉楓能夠一掌打傷武王強者后,還依然如此的自信,便足可說明,此人的修為實力更強。


從始至終,黑衣人首領都沒有動手,周身氣息內斂,讓人看不出修為。

「嗡!」

陡然間,四周的天地元氣劇烈的波動起來,黑衣人首領身形一動,化作一道殘影,一瞬便出現在葉楓的面前,五指張開,如厲鬼之爪,向著葉楓當頭籠罩而來。

與此同時,黑衣人首領的身上湧現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讓葉楓感覺體內真氣的運行變得晦澀起來。

「武皇強者……」葉楓的瞳孔微微一縮。


「不動明王印!」

葉楓吐氣開聲,雙手的掌指在胸前捏印,遍體綻放金光,如巍然不動的山嶽磐石。

只聽刺啦的一聲,葉楓身上的護體金光便被對方的利爪瞬間撕裂,身形暴退,左肩膀處鮮血淋淋。

「地級武技?」

傷口處傳來一陣陣撕裂的疼痛,並且有一股陰寒的氣息透過傷口滲入體內,侵蝕經脈和真氣。

尤其是對方剛才施展的武技,竟是可以輕而易舉的破開不動明王印,並且傷到他的肉身,顯然很不一般。

「鬼爪裂天功?你是天罡武皇?」

就在這時,葉楓身後的洛水月驚呼了一聲,好像是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對於什麼天罡武皇,葉楓壓根就沒有聽說過,看到其他的黑衣人也都從四面八方齊齊沖了過來,他當即大喝一聲,道:「我們突圍出去!」

「明王伏魔印!」

一隻金光大手憑空探伸而出,讓數名黑衣人面色劇變,快速的向後退卻,不敢與葉楓抗衡。

如此一來,黑衣人的圍攻便出現了缺口,葉楓三人抓住機會衝出重圍。

「我來攔住那個天罡武皇,至於你們兩個能不能逃掉,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

葉楓向洛水月二人說了一句,旋即便周身真氣噴涌,向著那被稱之為天罡武皇的黑衣人首領沖了過去。

葉楓此舉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讓洛水月兩人先行逃走,而是他的修為突破之後,正需要一場對決來驗證自己的實力。

眼前正有一位武皇境界的強者,正好可以給他一定的壓力,讓他在戰鬥的過程中印證自身對於武道的各種見解。

「你們去追洛水月,這個年輕人交給我。」


天罡武皇凝視著葉楓,對其他的黑衣人吩咐道。

所有的黑衣人皆都動作敏捷,沒入叢林中,向洛水月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四周很快就一片安靜,唯有葉楓與天罡武皇兩人對峙而立,相距只有數米的距離。

「年輕人,我看你施展的功法路數,似乎與佛門的不動明王經極為相似。」

天罡武皇的眼睛微微眯起,道:「在日月谷這一帶,只有程家與佛門有些淵源,莫非你是程家的弟子?」

「日月谷?」

葉楓並沒有理會天罡武皇的問話,而是思索著對方口中提及的日月谷。

南荒的範圍無比的廣闊,被武者劃分為很多區域,譬如天羅山一帶,日月谷一帶的稱謂。

據葉楓所知,日月谷一帶距離天羅山足有數百萬里之遙,這讓他很是吃驚沒想到在九水河漂泊了才幾天的時間,竟是跨越了百萬里的距離,來到了這裡。

並且,日月谷一帶距離南荒聖域已經不遠。

整個南荒,武道世家與宗門的實力,以南荒聖域為中心,從外到內,距離聖域越近,實力就越強。

至於那南荒聖域,則更是聖地道門的所在,也是整個南荒的強者匯聚之地。

看到葉楓沒有說話,天罡武皇以為葉楓默認了自己是程家弟子,嘴角立時泛起冷笑,道:「程家不是向來與世無爭嗎?況且這裡荒郊野嶺,就算是我殺了你,程家也沒有人會知道。」

說話間,天罡武皇的背後湧現出一陣陣冰寒至極的氣息,一片紫色的冰霧繚繞,以他為中心,十米範圍內的一切有形之質,都被冰封。

很顯然,這位天罡武皇釋放了自己冰寒之力的天賦能力。

紫,代表了尊貴,武皇境界的強者,天賦能力都以紫色來呈現。

「鬼爪裂天功!」

天罡武皇再次施展了剛才的地級武技,這一次的威力更強,以冰寒之力加持,一隻紫色的利爪破空而出,將空氣撕裂,氣勢磅礴。

「九陽印!」

面對武皇境界的強者,葉楓知道以尋常的手段斷然是難以取勝,於是便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之一,九陽印訣第一式。

周身涌動的混沌真氣,頃刻間轉化成了金色的烈焰,伴隨著印訣的打出,在身後凝聚成一輪熾烈的太陽,一道道金色的光束照射開來,猶如開天闢地的仙光一般,焚燒萬物,毀滅一切。

「嗤嗤嗤……」

紫色鬼爪與太陽仙光碰撞在一起,冰寒與至陽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相處消融,升騰而出大片的氤氳,將一切都籠罩在朦朧中。

「這是什麼招數?你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武宗,竟然能夠抗衡我以武皇修為打出的地級武技?」

天罡武皇面色一變,被葉楓所施展出來的九陽印訣震撼到了。

不過他的臉上很快就露出了一絲陰沉的冷笑,道:「你這武技雖然威力強大,但是你的修為太低了,區區武宗的修為,我看你能夠堅持多久!」

正如天罡武皇所說的一般無二,九陽印訣乃是神通,超越了武技的範疇,葉楓憑藉觀想仙人煉丹圖固然可以強行施展,同樣消耗也是極大。

即便是以奪天造化功吞吐天地精氣的恢復速度,也只能支撐片刻,便會真氣耗盡。

一開始,葉楓還能夠與對方平分秋色,但是隨著真氣的消耗,葉楓背後懸挂的太陽光華便越來越黯淡,有種漸漸無法抵擋住紫色鬼爪的趨勢。

眼見此景,天罡武皇的嘴角笑意更濃,凝視著葉楓道:「年輕人,只要你肯將這門武技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在天罡武皇看來,葉楓不過是武宗修為,便可將這門武技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力,若是他能夠修成,定可實力大增。

「你當我是三歲的孩子?估計只要我將這門功法告訴你,你就會殺我滅口。」葉楓撇了撇嘴,一臉鄙夷的望著對面的天罡武皇。

通過這次以九陽印訣對抗武皇的嘗試,葉楓已經可以確定,自己與武皇強者依然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雖然落在下風,他的臉上卻依然很平靜,因為除了九陽印訣之外,他還有另外的依仗。

「混賬小子,你以為你不說出來,我就無法得到你的功法了嗎?」

天罡武皇並未動怒,反而冷笑道:「我乃是武皇境界的強者,靈魂神念之力已經錘鍊的極為強大,就算是你不說,我只要搜索你靈魂中的記憶,同樣可以得到你所修鍊的功法!」

說話間,天罡武皇身上的氣勢變得更盛,無盡的冰寒之力化作滾滾紫色霧氣融入到空中的巨大利爪之中,不斷的將太陽仙光消融,打算強行將葉楓拿下。

「斬仙!」

就在這時,葉楓從懷中取出一枚晶瑩剔透的金色葫蘆,葫蘆口對準天罡武皇,一道煌煌如柱的金光從葫蘆口中噴出,洞穿空間,威勢駭人。

冰寒之力凝聚的紫色鬼爪瞬間就被切碎,斬仙金光的速度快如閃電,一閃即逝,破了鬼爪裂天功后,去勢不減,向著那天罡武皇斬去。

「啊!……」

葉楓聽到了天罡武皇發出了一聲慘叫,不過他先是施展九陽印訣,后又催動斬仙葫蘆,讓他體內的真氣已經消耗一空,在打出斬仙金光后,便轉身遁走。

「混賬小子,老夫要將你碎屍萬段!」

茂密的叢林中,天罡武皇的怒吼聲震蕩的大片山林都在顫抖,樹葉嘩嘩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