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轉身對南宮代悄悄道:“你等等多帶幾個天賦高手先殺了秦風再說,今天魚死網破,就算不能成功,也一定要先宰了秦風。”

南宮代點了點頭,道:“放心吧,適兒、明兒都死在他手裏,我不會放過他的。”

率領衆人殺向禁衛軍。

秦風一直觀察着對方的動靜,一見對方出動,立刻對秦嘯天道:“南宮老賊動手了,我們也該出手了。”

秦嘯天一揮手,道:“上。”

也率衆殺了上去。

南宮慎和秦嘯天撞在了一起。

秦嘯天罵道:“老賊,我皇家待你南宮家不薄,你竟敢行此叛逆之事,朕真是瞎了眼。”

南宮慎老臉一點也不紅:“秦嘯天,你秦家還不是搶木家的江山纔有今天,江山唯有德者居之,你們秦家做了這麼久,也該輪到我們南宮家坐坐了。”

說話間,二人怕傷了自己人,也飛到了空中進行大戰。

秦嘯天精神抖擻,哪裏像有病的樣子,南宮慎越打越心驚,心下嘀咕,難道對方這十幾年都在裝病,如果是那樣,秦嘯天也太能裝了。

他哪裏知道秦嘯天吃了秦風給他的益氣丸,可以保持一個月恢復到正常天賦能力。

秦嘯天和南宮慎都是賦皇五級,本來南宮慎欺他生病體弱,可以輕鬆打發,可現在秦嘯天完全恢復正常,二人也只是打個旗鼓相當。

秦氏兄弟除了老大秦立和未成年的皇子外,其他均已出動。

秦戰迎上了南宮儀。

南宮儀雖然是是南宮慎的二兒子,但他不但爲人沉穩,天賦也是南宮家第二代最傑出的人物之一,他的天賦已經達到賦王三級。

秦戰是秦氏皇族裏最耀眼的天才,他年紀比南宮儀小得多,天賦卻也不低。不過南宮儀見他只有賦將九級,心裏並不如何把他放在眼裏。

秦羽、秦仁、秦輝、秦進、秦烈、秦興以及秦槐和其他秦家天賦高手也分別和南宮家的衆高手打得不亦熱乎。

但令秦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南宮家收羅來的天賦高手大大超出他們的想像,秦家人雖然也有一些外援,但比起南宮家來說卻是少得可憐。 秦家人一個人往往要對付好幾個天賦高手,形勢變得不利起來。

而秦風的形勢最不妙,因爲對付他的是南宮代,南宮代是南宮家第二代天賦最高者,天賦已達賦王四級。

更不妙的是,南宮代帶來了十幾個天賦高手圍住了秦風,這些高手從賦師到賦將不等,最低的也是賦師三級,最高的則達到了賦將五級。

這些人其實是南宮代挑選來對付秦風的。他聽說過秦風的許多事,知道他擁有越級殺人的能力,也打探到秦風現在是賦將一級,特地挑選了這麼多高手,務求一擊成功。

秦風見南宮代帶着這麼多人,吃了一驚:“南宮老賊,你這麼看得起我呀。”

南宮代冷笑:“你殺我我侄兒和我兒子,我今天一定要你的命,以祭他們的在天之靈。”

秦風叫了一聲,越過衆人,向外飛竄。

“追。”南宮代哪裏肯放過他,見他跑得並不快,便率領衆人向秦風追去。

前面是一片林子,林子前有一塊空地,秦風見已離戰場很遠,便停了下來。

他之所以引他們來,是因爲他的許多賦技越少人知道越好。

禁衛軍雖然占上了風,但秦家人個個要對付好幾個賦者,正在苦戰,熬不了多久,自己這裏一定要速戰速決,儘快騰出手來去幫助別人,今天的戰爭纔有可能取得勝利。

南宮代很快就帶人追了上來,把秦風重重包圍。

這些天賦高手們都很鬱悶,原以爲要對付多厲害的對手,沒想到只是個賦將一級的少年。

特別是幾個賦將。


一個賦將三級的高手道:“殺雞還要用什麼牛刀,我一個人就搞定他了。”

南宮代也想先看看秦風的實力再說,好採取措施殺了秦風,便道“大家閃開,看看這小子究竟有什麼本事。”。

春風笑道:“本事大着呢。”

“光影掌。”

這是光與影的世界,光影散發開來,彷彿整片天空都被這橙色的光與影占據了。

賦將冷哼一聲,向秦風擊出無數道橙色光影,光影把秦風整個身體都包圍了起來。

秦風本來想用異電一擊成功的,但見了對方的光影天賦,不禁起了好奇之心,噬能訣暗運,竟是不加抵擋。

衆人見秦風居然沒有抵抗,都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這名賦將的光影天賦威力巨大,極具穿透力,之所以沒有排上天賦榜,是因爲擁有這種天賦的人非常非常少,他曾經打敗過無數天賦比他高几個等級的賦者。

光影透入秦風體內,饒是秦風擁有吞噬天賦,也不禁全身一痛,被震得後退了好幾步,但光與影進入秦風體內後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衆人不禁覺得奇怪,他們見過這名賦將打敗過無數賦者,光影都是透入對方體內,然後從背後穿出,這一次卻不見了。

秦風成功吸收了光影能量,笑道:“輪到我了。”

不等對方說話,異電在全身閃動,發出可怕的赤色電光。

南宮代畢竟也有點眼光,他起初只是覺得奇怪,秦風身上的電光爲什麼是赤色,赤色可是賦帝等級的代表,但他腦中一閃,已明白了是什麼回事。

他大叫一聲:“小心了,這小子身上有異電!”

但已經遲了,秦風的紫雲電已發出。

“龍吟鳳噦。”

衆人只見秦風身前龍鳳飛騰,只聽龍吟鳳鳴中,赤色異電已向賦將閃電般擊去。

賦將急用光影天賦來擋時,哪裏還擋得住。

只聽啪的一聲,光影被擊破,赤電狠狠地擊在這名賦將前胸,賦將悶哼一聲,前胸突現數個血洞,他吐出數口鮮血,向外飛了出去。

南宮代見秦風擁有威力強大的異電,倒也不敢小看了他,他急欲殺死秦風,朝衆人道:“大家一起上。”

衆人上前,各發賦技,向秦風擊去。

秦風並沒有馬上使用噬身訣,上次在赫蒼山由於過早使用吞噬天賦,導致差點命喪林家莊,他已有了血的教訓。

思忖之間,身形一閃,風凌步已展開,穿過重重攻擊,向一名賦師撲去。

柿子先找軟的捏,這是他在戰鬥中得出的經驗。

衆人大驚,沒想到對方身法居然如此可怕,慌忙去救那名賦師。

不料秦風采用的是聲東擊西的策略,身形一閃,已轉到另一名賦師面前,異電發出,那名賦師措手不及急忙抵抗,哪還來得及。

嗤的一聲,異電入體,那名賦師已倒在地上。

南宮代冷笑:“小子果然有兩道,居然還有異電。”

秦風沒空理他,腳下不停,又看準另一名賦師,向他撲去。

這回大家學了乖,不再去救這名賦師。

不料這回秦風卻沒有改變方向,異電發出,賦師雖有準備,卻無法阻擋異電的進攻,只聽嗤的一聲,這名賦師又倒在地上。

如此虛虛實實,秦風神出鬼沒,已用異電擊倒了四個賦師。

南宮代叫道:“大家集中在一起,不要給他有機會襲擊單個人。”


十來個賦者慌忙合在一起,南宮代則在另一邊,兩面夾擊秦風。

秦風腳踩在地上,覺得這土很鬆軟,他已計上心頭。

他突然鑽入土中不見了。

土遁天賦!

正當衆人驚愕之間,他突然出現在衆人身後,啪啪,又是兩名賦師倒下。


南宮代雖然天賦遠勝秦風,空有一聲本領,但苦於行動速度,英雄無用武之地,根本趕不上秦風的節奏。

他對剩下的八名賦者喊道:“分成兩排,一排四個人,一方受攻擊,另外四個人立即支援。”

八名賦者依言排成兩排。

秦風在土裏鑽來鑽去,但八名賦者早有準備,配合默契,秦風竟再也佔不得半分便宜。

南宮代冷笑道:“靠在土裏縮來縮去算什麼英雄好漢?”

秦風也冷笑:“以多欺少難道就叫英雄好漢了?”

南宮代一時語塞。

秦風這時已想好了對策,笑道:“你以爲這樣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

他突然又向土裏鑽去。

南宮代又叫道:“大家往土裏進攻。”

衆人的賦技往土裏擊去。

轟轟幾聲巨響,泥土四處濺出,地上出現一個個大洞,卻不見秦風的蹤影。

正驚異間,隊伍中的最後兩名賦師腳下突然伸出兩隻手抓住了他們的腳踝,竟硬生生地把兩人拉入土中。

衆人又慌忙往土中擊去,秦風又沒了影子。

好一會兒,秦風出現在離衆人不遠處的地上,那兩名賦師卻不見了,想是深埋土裏了。

南宮代又急又氣,十幾名天賦高手一下去了大半,秦風卻毫髮無損。 秦風站在那裏喘着氣,偷偷往嘴裏塞了好幾片增靈丸,這土遁天賦雖然靈活,但也極耗靈魂力。

南宮代見秦風站在那裏喘氣,不禁心裏一喜,大聲道:“他的靈魂力和力氣消耗得差不多了,現在輪到我們進攻了,不要怕他,給我上。”

火焰一展,率先向秦風攻去。

剩下的六人都是賦將,他們聚成一團,也向秦風逼近。

WWW ¤Tтkǎ n ¤C〇

秦風不敢再用土遁,他身形一閃,跳出他們的包圍圈,已閃到另一邊,對着六人笑道:“你們以抱成一團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

他用力用腳一跺,喝道:“地火焚,給我破。”

大地似乎在震動,衆人沒見秦風的攻擊過來,正驚異間,南宮代已發現了地上的不對,他對六人大喊道:“他的攻擊在地上,大家快閃開。”

又遲了一步,轟的一聲,地上突然衝出一股磅礴的火焰,連着土石爆炸開來,兩個最靠近秦風的賦將被炸向空中。

秦風風凌步運至極致,有如大鳥般躍起,在空中發出異電重重地擊在二人身上。

兩聲慘叫,血光飛濺,這二人如斷線風箏般向地上落去。

秦風落在地上,又是不停地喘氣。


南宮代見秦風又殺了自己兩名高手,恨不得把秦風碎屍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