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的,原始女人的思維她現一時跟不上,把她留在俘虜里這不等於是羊入虎口么?

眯起眼睛觀察了半響,她又現一個問題:貌似這一群男人……似乎比她還要害怕啊。

除了二個膽大摸上來,其他幾個窩擠在一起身子抖得跟篩子似的,且還有小小的抽泣聲傳來。裝的?尼瑪絕對是裝的!剛才還看到他們眼裡的得瑟呢。

傷不起,真tm傷不起,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陰謀奸詐。冷艷范的臉蛋很是嚴肅,腹黑的內心深處則中指一豎:扯蛋的貨,演戲演得賊真!

身為軍人的謹慎,認真,負責已經成了一種天性,抱著的心態吳熙昭繼續閉上眼睛裝隱形人……。

大約是五分鐘過後,其中一個五官說不上俊朗,但還算是周正的的男人大膽地挪動身子一點一點靠近吳熙昭。

他推了推她肩膀,對很小聲的說:「喂,女人,你是哪個部落的?叫什麼?怎麼會被亞努部落族人抓到了?」

男人嘴裡是跟吳熙昭說話,目光卻是嗖在她上面鼓鼓地方。負在後背的雙手微微彎了彎,這個女人的上面比別的女人雖然小了點,但還是能接受,以後生小孩子應該不會讓小孩餓到。

嗯,如果可以,他還挺想幫忙掩住女人胸前草衣脫下來再仔細檢查下。

吳熙昭就在這個時候慢慢睜開了眼睛,在見到男人的目光時不時瞄瞄她的胸器,吳熙昭立馬坐起來……挺了挺傲人之處。

丫的,光看不能摸,急死你們。

深知語不通,吳熙昭只能是通過手划來交流。

再者阿烏對她雖然友好的同時也是防得相當緊,所以,敵人的敵人就是她的友人,為此,她需要側面了解對自己有利的事才行。

顯然,那男人也有些驚訝。

本書由,請勿轉載! 他揚了揚眉梢,繼續說:「你從那裡來?聽口音並不是我們密岐叢林部落的族人。***真奇怪,你是怎麼穿越過死亡河流來到密岐叢林的嗎?」

吳熙昭感覺不到惡意,只能看到對方眼裡的憐憫。

男人嘖嘖嘖嘆口氣,炯亮的雙眸看著她,「我叫吉黎,你是我第一個看到穿越過死亡河流活下來的異族女人,可惜的是,你又落在密岐叢林最兇殘的部落,女人,你的運氣真算不上好呢。」

他說他的,吳熙月昭是在很努力的記住每一個音節。

溝通一會,吉黎誤認為吳熙昭也是被虜來的女人,嘴裡是長長地鬆了口氣。

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聲道:「我們也是被虜來的,你稍等一下,我去問問厄曦看看能不能帶你走。」

在吉黎眼裡,漂亮又嬌弱的女人太吸引人了,值得他們這幾個男人去冒險一次。

吳熙昭深幽而平靜的眸子微微地閃了下,她想到了擇強而棲。

身處在一個野蠻、血腥、盪動的原始時代,選擇一個強大部落做為棲息之地不為是一個上策。

吉黎為了不驚動外面的亞努族人,是輕輕地四肢並爬著回到他的族人身邊,圍守的男人見他回便是壓著嗓子問起來。

儘管從吉黎告訴他們陌生女人一樣是被虜來的,男人們依舊是將最裡面的男人圍護得嚴嚴實實。

「去告訴女人,想要逃離……」一道低沉帶著黑色彩色有著不一樣醇厚的聲音從最黑暗的地方傳來,吳熙昭的背脊在他的聲音里是不由地挺直起來。

這是一個危險而強大的男人,他的聲音透著侵略與篤定,落音處更是穩穩沉沉的收住,給人一種不拖泥帶水,自信而容的人格魅力。

丫丫的!光憑聲音都覺得是個角色怎麼會被阿烏她們輕易抓住呢?這不科學好伐!

他的話還沒有落音,吳熙昭神色一變立馬將手放到嘴邊做了一個噓聲動作,告訴他們有人過來。

她的動作是讓說話的男人暗幽幽的眸子微地閃爍了下,她的耳力比他還要厲害,現在,他才聽到有匆促腳步聲傳來。

吉黎亦是驚異地抬了下眉頭,他湊到厄曦耳邊嚴肅問道:「是她先聽到有人過來,還是你先聽到?」

「她先。」厄曦簡潔回答,低斂的聲音像是古潭裡乍起的漣漪,緩緩的,慢慢的能盪到人的心裡去。

他的回答讓吉黎陷入短暫的沉默,倏地間,他眸子亮起來。一個漂亮又並不嬌弱的女人無疑更能留住部落的男人,生育出來的後代同樣會強大呢!

而吳熙昭的小心肝是忍不住的跳急了兩下,卧個槽!原始社會也有極品男人存在?扯蛋吧!

山洞裡驟地響下無數腳步,隱隱聽到阿烏慌亂地叫著:「阿卡……」什麼的。

再抬頭時,便見阿烏神微慌站在一個臀大胸大、頭帶著孔雀尾翎面容陰陰的女人身邊,她視線時不時朝這邊瞄眼過來。

吳熙昭的目光自阿烏臉上劃過落在陌生女人的臉上心中驚訝起來。

這是一個大約二十齣頭的女人,面容秀氣,由為濃黑的眉毛反倒破壞了她較秀氣的面孔,顯得有些暴戾。

她就是阿卡嗎?一個長得秀氣的遠古女人?尼瑪的,帥男美女?這不科學啊!

在她的觀念里:原始人類應該是普遍長相粗獷,屬於相貌還在慢慢進化中,說不上丑,但不會存在帥氣,秀妍的面孔。

再看看她身後的又是面容古樸的遠古人類,吳熙昭彷彿是抓住了什麼,細細思理又是稍縱即逝。

而阿卡在看到吳熙昭時,寒毛是瞬間豎立起來,本能在告訴她對面那個女人是一個危險角色!

她的反應同樣是讓吳熙昭頭皮收緊起來,來者不善啊!阿卡的地位一看就知道是比阿烏要高許多。

丫的!也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一個陌生女人怎麼出現在我的領地里!」阿卡不會隱藏自己的緒,她目光死死的盯著吳熙昭,眼裡是不掩飾的兇殘與殺意。

吳熙昭微微地眯了眯眼睛,雖然不好對付,但至少知道對方是一個不善隱藏緒的人。在語不通的環境上,通過阿卡的緒還有眸中細微變化她能很快猜出對方究竟想要做什麼。

麻痹的,看出來阿卡想要幹掉她。

收到阿烏一記安撫性眼神,便見她懊惱地皺了下眉頭,才道:「阿卡領,她是我救下來的女人,一個沒有生過小孩、沒有受過苦難的女人。」

「我的領地從來不缺女人,把她殺了!」阿卡是連眉頭都不皺一下便下命令,不給阿烏任何反應抬手間便讓帶來的幾個女人推開阿烏飛速便朝牢里撲過去。

吳熙昭早已準備應對,只是有人出手更快。

被一雙大手飛快一扯,拉到一旁邊暗角的吳熙昭面色平靜抬看著比她足足高出一個腦袋的男人,彎彎嘴角微笑道:「謝謝。」

這回說的是密岐叢林通用原始語種。

嘎嘎嘎,棒打出頭鳥,既然有人願意充頭鳥,她必須得退一退讓頭鳥出頭嘛!

男人搭在她肩膀上的左手緊了下,低下頭帶著點冷漠回答,「好好獃著。」

不容置喙的口氣,雖是聽不懂吳熙昭依舊是順從地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蛋痛,穿越如此苦逼地,她除了裝逼裝二之外,貌似沒有別的路可選鳥。

她的柔順讓男人心裡很是舒服,聲音也不自禁放緩許多,「乖乖聽話,我們會保護你的。」

男人保護女人是刻在骨子裡的天性,哪怕是在母系社會也是如此。

背靠黑暗兩人是彼此看清對方模樣,吳熙昭只能感覺到對方手臂肌肉蘊滿著無窮力量,微重的呼吸不急不徐告訴她從一開始這個男人就沒有害怕過。

不,應該說是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把阿烏她們放在眼裡。

厄……曦?是指遭難過後終會迎來光明的意思嗎?

嗯,如果真是這個兩字的話,名字取得還蠻有意境的。

------題外話------

這裡提到一個進化,不知道菇涼們看出神馬沒有?

本書由,請勿轉載! 撲進囚牢里的三個女人是完全沒有想到這些男人還敢放肆,片刻的錯愕后就是氣急敗壞的怒吼聲。

阿烏的臉上已經是挨了阿卡一記耳光,火辣辣的痛是讓她心中懼意更深。唉,還是把領給惹怒了。

「還不滾進去把他們全部殺掉!」阿卡驚怒咆哮,握住別在腰前的竹尖,臉皮繃緊是從山洞裡退出來。

吳熙昭目光緊緊盯著狹小山洞裡的打鬧,這些男人們的身手看似毫無章程,實則儘是朝對方要害處很很捶打,悶沉沉的肉博聲音反而讓她心中微定。

阿卡不待見她,麻痹的!這支部落肯定不能留下來。

涼薄的眸底里斂了幾分深沉,將平淡淡地目光落在了厄曦身上時,吳熙昭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馬拉戈壁的!前段自個被他的族人非禮,此時她還需要感謝非禮她的人,卧個槽!這種奇葩事也就她碰上!

得,摸個胸神馬的算個毛啊,總比多了一群勁敵好。

厄曦一直握住女人的手,軟軟的,滑滑的摸著非常舒服,多握一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連女人小手都沒有牽過的厄曦是無師自通佔起便宜來,還佔得非常理直氣壯讓吳熙昭完全沒有覺察。

粗礪的大手緊緊握住,他深邃而凜冽的視線落在插在石壁縫隙火把上面,眸光微微一動后彎起了腰在地上摸索起來。

吳熙昭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貓著腰如一大型凶犬的厄曦,再看了看照亮山洞的火把是輕輕地微笑起來。

果然是一個聰明的男人。

同樣是彎下腰撿起一塊巴掌大的石頭,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彎著嘴微微笑道:「一起?」

這回說的絕對是正宗原始語。

厄曦挑眉,他指了離近一點的左邊,再點點了吳熙昭,又指了下離遠右邊,指了指自己,兩個是很有默契同時出手擲出石頭。

「砰砰」兩聲,火把打落整個山洞陷入黑暗中。

「誰把火把弄滅了!」

「滾!打錯人了!」

「快退出去,快退出去!」

在驚亂的吼聲聽里,吳熙昭聽到了一聲清如竹笛的聲音,是吉黎在吹著哨。


手腕已厄曦握緊,耳邊傳來清竹般的氣息,「快跟我離開。」是厄曦在與她說話。

他邊說著牽緊她手朝外面跑去,「我們需要搶在亞努部落前跑到山洞外面把狡猾而兇殘的阿卡領生擒住才行,別怕,一切有我在。」

奔跑速度是非常快,還好吳熙昭受過最嚴格的訓練,他跑著,她是始終一道並肩。

混亂的囚牢里吼聲依舊,還沒有跑出狹厭山洞,她便聽到身後傳來幾聲得瑟的口哨聲。

厄曦聽到是族人的口哨聲,握住她手腕的手鬆了許多,線條硬朗的臉上露出絲微笑,他的族人已經從黑暗中脫身,接下來就是要給亞努部落領一個狠狠的教訓!

亞努部落的女人過慣主宰男人的好日子了,已經弱到連幾個男人都打不敗了,這樣的部落遲早會被滅亡。

正值陽光正好,樹葉鬱鬱蔥蔥的時節;在黑暗中呆久了驟地跑到陽光下眼睛會生澀當刺厄曦不禁抬頭擋擋額前,只是一個疏懶間本是緊鉗制在手中的女人如泥鰍般地從手中溜走。

他虛了虛眼睛等到適應明媚陽光后眸子便定定地落在吳熙昭臉上,在他漆黑宛如古潭平靜的眸子里有一種叫「驚艷」的光芒閃過。

這個女人是他平生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了,他不知道如何怎麼來說陌生女人的美麗,看著他,彷彿是看到天人一樣,站得近,卻不敢再走近一步。

由其是她皮嫩嫩的皮膚,就像是貝殼裡的珠子一樣,白潤有光在太陽光還著清透色呢。嘴兒是小小的,抿得有些緊,……她是不是被他嚇到了?

嚇到個毛,吳熙昭是被男人的俊顏狠狠地精奮了吧,這是原始社會的男人嗎?尼瑪確定?

……一個男子能長成這樣,擱現代也是少有啊!

「對你,我沒有惡意;跟在我身後不用怕亞努族人。」厄曦說得慢,是怕自己說快了讓對方聽不明白。


吳熙昭目露淺笑聽著,趁機打量著眼前這個四肢修長,體格完美肌膚為小麥色的男人。

無疑,這又是一個長相明顯佔盡優勢的男人,哪怕是美男、帥哥占扎堆的現代,他的容貌同樣是讓人過目難忘。

深邃的眼睛是他五官中最完美之處,平靜、沉遠、堅定……有著這樣眼神的男人足讓女人怦然心動。

他的嘴唇不是屬於涼薄類,雖薄卻在抿緊透露出不能撼動的強勢。


吳照昭微微垂眸,心裡更加堅信這不是一個被輕易俘獲的男人。這樣的男子怎麼會被阿烏抓到呢?沒道理啊。

厄曦的眸子是一瞬不瞬地看著女人,有一點點的笑,還有一點點的戒備;現在個部落紛爭越來越厲害,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比以前會計算,儘管他的日瑪部落急需要女人的加入,可……最好謹慎點才對。

真希望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能留在他的部落里。

吳熙昭是被男人的目光盯到全身細胞都在興奮尖叫,抹了把臉是捶了下胸口把那躁動到蕩漾不停的小心肝捶安份點,擦,好想撲過去問問能否幾夜!

悲催的,最近荷爾蒙活躍,有種隨時蕩漾的躁動。

平靜的空氣浮動不安的氣氛,吳熙昭的視線輕地掃過四周,對厄曦微笑道:「身後三米遠有人靠近,九點方向有兩人靠近,四點方向有兩人靠近;男人,你被包圍了。」

嘴角邊帶著淺淺如水波微漾的笑,與她所說的極然相反。

厄曦長眉皺了下,女人說的話確實如吉黎所說……他完全聽不懂。

「靠近中……」彎彎的嘴角,水潤的嘴唇,不像是提醒對方,倒像是有意無意引誘對方。

厄曦的臉紅起來,且迅速漫延到了耳根子邊,女人這樣笑……真的好想撲上去呢。

見他還沒有現異樣吳熙昭暗暗搖了搖頭,男人啊,不管是現代,古代,還是遠古,男人的惡性始終沒有改變……貪色。

本書由,請勿轉載! 「厄曦,我們幹掉四個亞努族人,可惜沒有看到阿卡領!」吉黎手裡拿著滴血的竹尖與族人大吼著衝出山洞,正好驚配了厄曦,也讓他察覺靠近過來的亞努族人。

吳熙昭的視線從竹尖上面掃過,嘴角小弧度挑了下。

這玩意殺人挺費勁的吧,尼瑪被殺的也痛苦啊,戳一下戳不死,還得多戳幾下才行,這得多蛋疼呢。

厄曦來不及與族人相擁慶祝,他看到在暗處靠攏過來的亞努族人,目光冰冷如刺骨的冷芒,對族人道:「阿卡在外面,你們小心點。」

又對吉黎道:「你保護好她。」

危險來臨前厄曦語色鎮定,彷彿將要面臨不過是一場小打小鬧而不是一場生死博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