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因為肖龍已經變得更強,暴走是不會再發生的事情。

如果是以前,暴走的確可以提升肖龍的發力,但是現在,以肖龍的經驗,只有理智才會讓他更大化發力。

亞克身形鬼魅的一閃,終於開始主動攻擊。

肖龍嘴角一勾,內心暗道:只是危險氣泡,就能讓你動手了嗎?

看來目前你們,還不足以讓我擔心。

轟!

兩隻拳頭對撞,產生的氣浪直接掀翻了兩側的牆壁。

Build緊接著一腳蹬在亞克的胸口,翻身跳起,轉動搖桿:「勝利的法則,決定了!」

然而,這次肖龍貌似要陰溝裡翻船了。

「AllExtinction!」低沉嘶啞,充滿了瘋狂與惡意的音效,在肖龍背後響起,是第二個亞克零!

亞克零匯聚了全身的惡意,形成能量圓球,限制了Build的行動。

「什麼?!」

「最終結論,AllZero!」

轟!!!

猛然爆炸,Build的裝甲在能量爆炸中被衝擊成廢鐵,腰帶也因為濃烈的惡意,染上了黑色,最後碎裂。

在爆炸的煙塵中,肖龍再沒有一絲痕迹。

「無生命體征反應,敵人滅絕。」兩個亞克眼中閃爍著紅芒,弓著身子,像活屍一樣,蹣跚離去。

等亞克消失許久,肖龍從次元壁中跌倒出來。

「咳咳,額……好疼,恨,恨,殺……啊啊啊……」捂著腦袋,肖龍發出了慘叫,濃烈的惡意在侵蝕他的精神。

剛剛的關鍵時刻,一直在肖龍體內沉默的破壞者意志悍然出手,製造了次元壁形成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將肖龍保護住。

但是惡意能量還是不可避免的,沾染到了肖龍的身上,這些惡意很奇特,是以惡意以外的情感,作為養分,不斷成長。

像肖龍這麼合格的騎士,他內心豐富的情感,簡直就是惡意的最佳養分。

「恨,不,堅持住,不能……啊啊啊啊啊!」肖龍在地上撲騰著,與那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的惡意抗爭著,最後仰著頭,翻著白眼失去了意識。

精神被蠶食的同時,複雜,兇猛的惡意衝擊腦海,肖龍只能強制性讓自己陷入自我保護狀態——進入到那個金色門鎖匯聚的空間。

「呼,那都是些什麼玩意啊。」肖龍在那個空間中,擦了擦汗,有些后怕。

要不是關鍵時刻響起來這裡,他怕是已經成為被惡意奴役的怪物了。

「肖龍,現在你的精神情感還在被蠶食,怎麼辦?」系統的光球飛在一邊問道。

肖龍苦著臉道:「我哪知道啊,情感的問題,也許Ghost有辦法吧,畢竟他是依靠心而成長的。」

系統沉默。

外面,深邃的黑紅色還在蔓延。

系統看了眼愁眉不展的肖龍,又看了看外面的黑紅色區域,不斷擴大,已經有了三分之一的地方被吞噬。

惡意繁殖得太快了,再不做決定的話——

系統堅定了想法,它猛然飄到肖龍面前:「肖龍,你要照顧好自己,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就要靠自己了。」

「生活要學會打理,不要老覺得無所謂,那樣會讓你看起來過得很糟。」

「我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帶來新力量的!」

說完,系統都不等肖龍回話,衝出那片空間,投身到漆黑的領域中。

肖龍驚愕的視線中,黑色的區域,被那一小點的光球所吞噬,最後小光球變成純黑色,周身環繞惡意,在精神空間中沉浮。

「系統!!」肖龍猛然衝出那片空間,衝到小黑球旁邊,顫抖著手,觸碰了一下,隨後被電得收回去。

這是系統為了防止肖龍多手,又觸碰到惡意,到時候就沒人救他了。

肖龍憂心忡忡,但也沒辦法,還是先看著吧,後面找找辦法。

這次,大意了啊,被陰了,早知道就該變成天才,一拳下去,什麼都變成破銅爛鐵了。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為了錢。」

顧微微眯了眯眼,她料到過這個男人會拒絕,因為覺得毫無挑戰。

可她萬萬沒想到,這個男人想要的居然是一個理由。

「呵!」封燁霆冷笑,露在外面的一雙眼睛鋒利漂亮,卻又充滿了不屑。

「既然巨鱷女士這麼沒有誠意,我想我們也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告辭。」

他說完,就轉動了輪椅,一副急於離去的樣子。

因為就在剛才,他收到了助理的消息,說是大少奶奶不見了!

他為了赴這個約,把小傻子留在了封氏等待,但是現在,小傻子卻不見了。

「站住!」顧微微叫住了正要離去的男人,沒想到他這就沒了耐心。

她唇角勾著個笑,重新給出了理由:「那如果我說,我是為了復仇呢?」

「抱歉,」封燁霆頭也沒回,聲音極其冷漠,「我已經給過你一次機會了。」

封燁霆這個輪椅是全自動的,他按下了按鈕、操控著輪椅自動向前,然後就空出了手給小傻子打電話。

因為他是背對著顧微微的,所以這一系列的動作顧微微都沒看見。

不過顧微微在來酒吧之前就把手機給調成振動了放在包里了,振動的聲音並不大,只有她自己能聽見,前面的男人是聽不見的。

振動一響她就知道是封燁霆在找她,因為也只有封燁霆會打她這個電話號碼。

但她並沒有接這個電話,只是眼睜睜看著電話在包里振動,直到屏幕熄滅為止。

屏幕熄滅的那一刻,前面的封燁霆也收起了手機。

顧微微卻在想。

封燁霆為什麼打電話來?

因為發現她不見了嗎?

那為什麼只打一遍就不打了?

難道說已經和顧悠悠滾在一起了嗎?

看顧悠悠那志在必得的小人樣子,想必她給封燁霆下的葯並不輕。

他們會在哪裡呢,在他那個豪華寬敞的辦公室里嗎?

可就算他們搞到了一起那又怎麼樣,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意識到自己好像是在關心封燁霆之後,顧微微心裡極其不爽。

封燁霆那傢伙可是十分嫌棄她這個『傻子』妻子,盼著和她離婚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她還關心他會不會被人算計幹什麼?

他可以睡別的女人給她戴綠帽子,那她也可以睡別的男人給他戴綠帽子啊。

這樣才公平不是嗎!

比如說眼前的這個男人,他雖然坐在輪椅上,但被西褲包裹著的大|腿肌肉賁張,並沒有萎縮的痕迹。

轉動輪椅時手臂上的肌肉線條也很流暢,一看就知道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類型。

雖然戴著半張面具,可一看眼睛就知道他顏值很高,說不定比封燁霆還要好看,這麼想想的話,就算她找了這個男人吃頓葷的,自己也不算吃虧。

於是,就在封燁霆準備開門出去的時候,門板一下就被顧微微按住了。

封燁霆滿臉寫著不爽:「我已經拒絕你的提議了,你還想幹什麼?」

「就算沒有華先生,顧氏我也志在必得,不過是時間早晚問題。」

顧微微直接給眼前的男人來了個輪椅咚,將人困在了輪椅和自己的臂彎之間。

「如果我再提議和華先生共度良宵呢?不知道華先生是否還會拒絕。」顧微微吐氣如蘭,傾身向男人壓了過去。

可離得越近,她就越覺得這個男人的眼睛像封燁霆。

該死!顧微微五指用力扣緊了輪椅靠背。

封燁霆的顏值確實逆天,可她有必要看到一雙好看的眼睛都覺得是他嗎?

「怎麼樣華先生,外面可是有一大把人爭著搶著想請我喝酒呢。」顧微微努力想把封燁霆甩出自己的腦海。

封燁霆沒想到巨鱷竟然是這樣一個放浪的女人。

他狠狠盯著眼前這個女人,嘴上絲毫不留情:「滾開,你擋到我的路了。」

耽誤他回去找人,簡直該死:「請你自重,別逼我對女人動手!」

顧微微一時楞在了原地,也絲毫沒了獵艷的心情。

這A城,果真不是她的地盤,竟然隨便一個瘸子都敢這樣和她說話了。

不過她向來也沒有欺負殘疾人的習慣:「滾吧,慢走不送!」

封燁霆沒空和這個女人計較,立刻操控著輪椅離開了。

……

封氏。

封燁霆匆匆趕了回去,他的特別助理唐林早已在電梯口候著了。

「人呢,還沒找到嗎?」封燁霆問。

「沒有,監控顯示大少奶奶確實去了衛生間,之後就像是迷路了一樣在大廈里亂轉,最後進入了地下車庫。但是底下車庫有好幾個監控死角,所以我們最後就失去了大少奶奶的行蹤。」

「那就派人去找,一輛車一輛車的找,說不定她鑽進了哪輛車,或是在車底下睡著了。」

「所有保安都出動了,但目前還沒有找到。」

「那她失蹤期間出去的車輛呢,都查了嗎?」

「正在查。對了總裁,還有一件事,我剛剛得到結果,您現在要聽嗎?」

封燁霆捏了捏眉心:「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