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到了他們這樣的修為,想要提升自己,根本不是簡單之事。

李淳之前剛剛突破二十一級——那也是因為他原本已經到了人間極限,水到渠成,但現在,他居然還能夠以這麼快的速度提升?

「難道活人,都是這樣的怪胎么?」

骨十一郎素來膽氣旺盛,此時也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不是活人都是怪胎——只是這個人……」

月光城主靜靜地瞧著李淳,眼中多了一絲後悔之意。

這個人確實是個變數,但他未免也太難掌控了些。

可惜,已經到了這一步,也不可能再改變了——早知如此,還不如一心扶那屍洪亮上位。

「少爺……少爺居然佔了上風?」

「這次好像李公子真的能贏啊!」

李淳的夥伴們也是又驚又喜,之前幾戰,李淳雖然取勝,但大家都看得出來並不輕鬆,場面上甚至沒有太大的優勢,尤其是之前對戰冥順,更是完全落在下風,只是最後奇迹般地逆轉獲勝。


——到現在,他們也沒明白是為什麼。

但這一次卻不同。

李淳對與冥順同級別近似實力的骨十一郎,卻是攻守兼備,隱隱處於上風的位置。

「一來是李公子的武學本來就剋制骨十一郎——」

「二來,也是他經過昨日一戰,大大提升了!」

武寒煙深吸了一口氣,沒想到李淳竟然一夜之間,有這麼大的轉變。

「哼!」

「果然了不起,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拼了,今日不成功便成仁,看我的絕招!」

骨十一郎怒喝一聲,知道今日纏鬥到現在,自己已無優勢,雖然還是摸不清李淳的底牌,只有拚死一戰了!

他咬牙切齒,雙拳互擊,發出砰然巨響,金光下落,籠罩全場。

「金鐘罩最終奧義——」

「金鐘爆!」

不惜將破關完滿的金鐘罩倒退一級,放出巨大無匹的爆炸性力量,一舉將敵人殲滅,這本事在戰場上大範圍的攻擊技,用來對付李淳一人,實在是殺雞用牛刀。

咆哮的金光朝著李淳撲面而來,簡直要將他完全吞噬。

月光城主霍然起身,身子晃了兩晃,正要舉手,卻見李淳深吸一口氣,飛劍收回,手中精神之劍也是一起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如同陰陽魚一般的漩渦。

「這是……」

月光城主瞪大了眼睛,心中駭然不已!

即使是面對如此強橫的招式——李淳,也已經不需要他再出手干涉了!(未完待續) 轟!

巨大的響聲爆發,李淳縱身飛退,雙腳在白骨擂台之上帶出一片片的火花,直到擂台邊緣,方才站定,手中精神之劍已經不知去向,飛劍也哀哀而鳴,在他身周旋轉不停,顯然是受了重創。

他的袖子粉碎,露出了黑線環繞的雙臂。

一招之間,李淳已經幾乎沒有再戰之能。

但骨十一郎的情況卻要更慘一些。

金鐘爆之後,他渾身緻密的骨骼都出現了裂痕,站立不穩,雙眼之中的火光黯淡,瞧見李淳依舊屹立不倒,更是黯然。

「我輸了。」

他倒也是豪爽,金鐘爆之後,他知道自己實力倒退到一定的程度,絕無再獲勝的可能,當下就乾脆地認輸,跳下擂台,揚長而去。

月光城主緩緩坐下,沉吟不語。

——李淳的實力,超出了他的預想之外。

原本以為,他如果不靠自己的幫助,絕對不可能得到這個城主選拔的優勝,但想不到在半決賽中,比之冥順還略遜一籌的李淳,居然在決賽之中可以堂堂正正地戰勝骨十一郎。

——固然有骨十一郎過於急躁,心中不安的原因,但他的實力提升,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真是麻煩……」

月光城主微微搖頭,等台下的驚呼和喝彩慢慢平息下來,這才站起身來開口。



「本次選拔大賽結束,優勝者乃是活人李淳李公子,他將在我離開之後,接任月光城主之位!」

——這是意料之中的宣布。但仍然引起了不停的驚呼。

這是世上第一個活人成為死界之城的城主,這中間如何交割,只怕是從來都沒有前例可援。

「多謝城主!」

李淳站在擂台之上,意態瀟洒,遠遠地瞧著月光城主。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

「李大哥太厲害了!」

「少爺真是想不到你真能拿下第一!」

「這下好辦了,等你接任城主,我們就能儘快地找到封閉通道之法!」

李淳的夥伴們都極為興奮,李淳自己卻沉默不語,一直在思考著什麼。

陸曼娘瞧著他的面色,心中起疑。私下裡偷偷向他詢問。

「淳兒,是不是還有什麼變故?」

在這一群團隊之中,陸曼娘的見識不算最廣,實力不是最強,資質也不是最好。卻是最細心的一個。

李淳本來不想跟夥伴們述說,免得他們擔心,但現在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也總得有人商量。

他嘆了口氣,悄悄地告訴了陸曼娘。

「老師,我覺得我這次第一,乃是月光城主刻意安排的。」

他頓了一頓,揚起頭。

「之前我還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半決賽中,我本來擋不住冥順的死靈劍訣,是他出手為我消解!」

「什麼?」

陸曼娘吃了一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如果……是在人間,城主傳承,或許還可以說是城主看中了李淳的資質和未來,特意挑選他當自己的接班人。

——但這裡可是黃泉死界。

月光城主冒天下之大不韙,居然要一個活人繼承城主之位,若說他沒有自己的打算。實在說不過去。

「現在還不清楚,但我總覺得有些奇怪。」

李淳沉吟良久。搖了搖頭。

這算是天上掉餡餅,瞌睡送枕頭的好事。但是如果不弄清楚月光城主的意圖,李淳內心總有一種不安。

「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見機行事,你們諸人先不要管,潛心修行……」

在黃泉死界之中修行的效果不錯,除了李淳之外,其餘諸人的提升也是非常明顯,如今要處理城主繼承之事,只有李淳一個踏入二十一級超凡境界之人才能夠抵擋,其餘諸人幾乎派不上用場,只有抓緊這個機會修行,才是正道。

「我們明白。」

陸曼娘點了點頭,「淳兒,現在團隊夥伴,能夠做的也只有不給你添麻煩,爭取快速提升,再有一兩人能夠突破二十一級,或許在之後能夠幫上你的忙。」

現在來看,最有希望突破的是武大小姐、雲神君和吉祥幾人,她們在黃泉死界之中潛心修行,如今大有進步,再給她們一段時間,突破二十一級也不是問題。

「在這之前,一切都只有靠你自己了!」

陸曼娘口中殷切關懷,李淳苦笑,用力點了點頭。

「放心,如今不管怎麼說已經開了一個好頭,再有什麼變故,我也一定能夠扛下來!」

——接任城主,本來就是沒幾天的事。

要有什麼變故,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了。

果然三日之後,月光城主再度宣召李淳,要他一個人單獨赴宴。

***

城主府中越發顯得空曠了。

大概是因為城主即將卸任換人,這裡蕭疏而冷落,等待著李淳的,只有月光城主一人。

「城主。」

李淳站在下手,淡然施禮。

月光城主盯著他看了許久,微微一笑。

「你應該知道,你的城主選拔優勝,是怎麼得來的。」

李淳嘆了口氣,「在月光城中,除了城主一人之外,誰能夠讓他們幾個都不知不覺地吃了啞巴虧。」

這就是他想不通的一點,月光城主堂堂三十級的高手,想要誰當城主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何必費那麼大的周章。

「你果然聰明。」

月光城主咳嗽了一聲,緩緩站起,走到他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你知不知道,我到底為什麼要幫你呢?」

「在下不明。」

李淳苦笑,搖了搖頭。

作為一個骷髏,幫一個活人奪得死界城主,實在無法想象是出於什麼理由。

「哈哈哈哈哈!」

月光城主放聲大笑,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大家同為一族,我不幫你,還有什麼人會幫你?」

他的聲音很輕,但落入李淳耳中,卻是有如雷震,他不敢置信地瞧著面前白骨骷髏,瞪大了眼睛。

黑洞洞的眼眶,暴露的牙齒,渾身沒有任何的血肉,只有空洞的骨骼,內部,也沒有五臟六腑,只有一片混沌的黑暗。

怎麼看……這也是一具多年的骷髏。

「城主……你也是活人?」(未完待續) 在黃泉死界,第一個活人城主竟然不是李淳,而是這位神秘莫測的月光城主!

長笑聲中,月光城主把手一拂,露出真容,渾身白骨的模樣,立刻變化,呈現在李淳面前的,是一個面色蒼白的中年人。

他留著很短的頭髮,面容枯槁,但眼神卻極為凌厲。

「城主……是頂替了月光城主的身份?」

李淳心中一動,已是瞭然。

如果這活人是真的月光城主,他根本不必遮遮掩掩,死界雖然恐怖,但並不是不能接受一個活人城主——從他們對待李淳的態度上來看,就沒什麼問題。

那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個活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月光城主,而只是代替了他的身份。

——甚至,有可能月光城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你說得沒錯。」

月光城主微笑,「所以我說你聰明。」

「我只是十年之前,才巧合得了月光城主之位,沒想到機緣之下,居然已經突破到三十級,現在馬上就要升遷——」

在這一方之地,月光城主可以保住自己的身份不失,但是一旦升遷,只怕是再難保住秘密。

「所以你想要用城主選拔之事來拖延?」

李淳皺了皺眉頭,不太明白他想要幹什麼。

不管城主選拔出來什麼人,月光城主自己都是要升遷的,他的籌劃,似乎全無用處。

「若是新任城主處理事務尚不熟練,舊城主可以留在原來城中一段時間。這個時間可長可短。」

月光城主嘿然一笑,「若是骨十一郎他們幾個上位,只怕巴不得我快走,所以我暗中培養了一個屍洪亮,可以多留一段時間。」

「但是無巧無不巧。你居然送上門來。」

李淳身為活人,應該更好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