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知道,這哪裏纔是寶貝女婿,這簡直就是天賜女婿。

柳婉音瞪了一眼林絕:“哼,你倒是隱瞞得很好,連我都不告訴。”

她有些生氣林絕這樣做,如果對自己好,就應該事先把事情給自己講清楚。

林絕解釋道:“音兒,我也不是故意要瞞着你的,只是一直都時機不成熟,所以我纔沒告訴你。你別生氣好嗎,以後我什麼都告訴你。”

щщщ.ttκǎ n.c o

柳婉音這才釋懷的哼了一聲:“好,那人家就不怪你了,來,吃菜。”

其實,柳婉音心頭是有些莫名的不舒服的。

自從臉毀容後,她就變得自卑,變得小心翼翼。

再次與林絕相聚,她當然是非常開心的。

原本以爲林絕就是一個平凡的人,柳婉音也沒過多的奢求,那樣兩個人過平平凡凡的日子就行。


可林絕一下變得這麼神祕強大起來,肯定非常的優秀,位高權重。

而自己只是一個醜八怪,柳婉音心頭一下就產生了強烈的落差。

她覺得,自己配不上林絕。

原本兩人的距離還不是太大,現在,柳婉音一下就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變大了。

飯後,柳文夫婦匆忙出門,說是有要事。

林絕和柳婉音就在家收拾家務。

出了門的柳文夫婦,打了個車,就往華苑小區去。

王若芳把私房錢什麼的全都拿出來,整齊放好,朝柳文道:“我把結婚時的首飾什麼的,全都拿去擋了,加上婉音上次帶回家裏的五萬塊錢。還有這些年的一點積蓄,加上你從公司拿回來的錢,加起來差不多夠我們去把那房子買了。”

柳文點頭道:“嗯,勉強夠了。小林這孩子如今的身價,不能再跟我們住在這個破房子裏了,我們當父母的,出一把力,也算是給婉音的嫁妝,給他們買一個房子吧。 誘寵小老婆 ,我們老夫老妻的,就繼續住這裏,也挺好的。”

王若芳笑道:“小林這娃,當初我們看不出來,原來還這麼有來頭呢。婉音能跟了他,是婉音的福氣。”

柳文嗯了一聲:“老伴,你說華苑小區那個房子,是你的朋友要轉讓的吧,這樣就是二手房了,你讓你那朋友給我們便宜一點。”

王若芳道:“那是當然,我之前都給她商量好了,她急需用錢,才轉賣的呢,價錢當然要便宜一些。”

很快,兩人在華苑小區下車。

一個婦女笑着迎了過來。

“柳文家的,你們兩可來了,走跟我去看房。”

柳文夫婦都很高興,這華苑小區地段不錯,房價可不低。

原本,他們是沒想過在這看房的,因爲錢不夠。

但既然這人要賣,又是王若芳的朋友,柳文夫婦纔有底氣過來看看。

“老王,我給你說,我這房,無論是採光,還是裝修,都是非常好的,你買,肯定不吃虧。”

那婦女自誇道。

看過房後,柳文夫婦果然很滿意。

柳文笑道:“盤下吧,這價錢,能拿到這麼一棟房,簡直太划算了。”

那婦女趁機道:“可不是,柳文我告訴你,要不是我急着用錢,這房我是千萬不會賣的。”

王若房笑道:“老陳,你既然都說要賣了,可不能反悔,你這房,我們要了,我這就把錢給你。”

把錢交給姓陳的婦女後,柳文夫婦心頭喜滋滋的,結伴回家。

今天能買下這房,真的是撿了大便宜。

準備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林絕和柳婉音。

兩人經過物業門口。一個小姑娘叫住了他們。

“叔叔,阿姨,你們剛剛是不是去看房了?”

王若芳一愣,點頭道:“是啊,姑娘,怎麼了?”

那小姑娘一臉的同情,看着他們道:“叔叔阿姨,你們被騙了。”

“被騙了?”

柳文聲音都變了,急聲道:“姑娘,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小姑娘嘆氣道:“帶你們去看房的那陳媽,是我們銷售部一個經理的媽,專門出去找人來買房,然後行騙。我告訴你們,你們的錢沒了,房子,也不是你們的。”

王若芳驚叫道:“可是,我們還有房產證呢。”

那姑娘冷笑一聲:“阿姨,你這房產證是假的,路邊攤上隨便買來的。”

柳文憤怒道:“報警,馬上報警。”

那姑娘搖頭道:“沒用的,我都說了,那位陳媽的兒子,是我們這裏的銷售經理,手下養着一羣打手,你們報警,證據沒有,什麼都辦不到。唉,自認倒黴吧。” 說完,小姑娘一臉憐憫的走開了。

柳文急忙道:“老伴,快,打給陳寡婦,問她什麼情況?”

王若芳立刻照做,結果對方已經把她拉黑。

“這個天殺的死婆娘,騙了我家全部的積蓄啊。”

王若芳眼前一黑,受不住打擊,坐在了地上:“柳文,嗚嗚,這可怎麼辦啊?我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要給人家這樣糟蹋。”

柳文急得額頭上的冷汗就下來了,趕緊扶起王若芳:“老伴,你可不能有事啊,快起來,我這就打電話給小林,讓他想想辦法。”

柳文家。


柳婉音朝窗外看了一下,道:“奇怪,爸媽怎麼還不回來?都要做晚飯了。”

林絕笑道:“無妨,如果叔叔阿姨回來晚了,我們就出去吃吧。”

就在這時,柳婉音的手機響了。

“是爸爸打來的,我看看什麼事。”

說着,柳婉音接通了電話。

“婉音啊,你快給小林說一聲,我和你媽被騙了。”

柳文在那頭非常焦急地說着,連話語都不連貫了。

柳婉音甚至還聽到,王若芳的哭音。

“爸媽,你們出什麼事了?我這就過來。”

柳婉音一下就擔心得不行,差點都急哭了。

林絕沉聲問道:“音兒,你先別衝動,出什麼事了?”

“我爸媽被人給騙了,嗚嗚,我媽都哭了,林絕,怎麼辦?”

柳婉音六神無主,哭着道。

遇到這種事,她也無能爲力。

林絕非常冷靜:“走,我們去先把柳叔和阿姨接回來。”

有了林絕這個主心骨,柳婉音才找到了方向。

很快, 總裁的搶錢甜心

“爸媽,這下你們該把事說出來了吧?到底是什麼情況?”

柳婉音問道。

王若芳期期艾艾,好半天才吞吐道:“是這樣的,我和你爸出門,打算給你和小林買一套體面一點的房子,不能讓小林跟着我們在這裏湊合了,不適合他的身份。但是沒想到,姓陳的那個賤女人,她居然騙我,把我們家僅有的錢,都給騙走了。”

柳文咒罵道:“我之前就覺得陳寡婦不是好東西,你偏要和她玩在一起,這種人最可恨,專挑身邊的人下手,黑心婆娘一個。”

王若芳都快哭了:“可是,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啊。錢都給她騙走了,我們家可怎麼辦啊?”

說着,柳文夫婦都眼巴巴看向林絕。

柳婉音也看着林絕,懇求的口吻問道:“林絕,有沒有辦法啊?”

林絕問道:“那個姓陳的婦女,住在哪裏?”

“就住在我們這個小區,她兒子是華苑小區的銷售經理,兩人聯合作案。”

王若芳憤恨道。

林絕笑道:“這個就好辦了,走吧,讓她把全部的錢吐出來,阿姨,柳叔,你們就別擔心了,小事一樁。”

有林絕的主持,柳婉音一家果然就淡定多了。

一家人再次上林絕的車。

柳婉音問道:“林絕,你打算怎麼處理啊?”

“直接找上門,讓他們還錢就行。”

林絕說得很輕鬆。

柳文擔憂道:“可是,陳寡婦有一個人高馬大的兒子,我見過一次,是個狠人,還養着打手,我們去,不好辦吧。”


林絕聳肩:“相信我,這筆錢,我們一定能追回來。”


不就對付一個小流氓嗎,這種事對林絕來說,輕而易舉。

王若芳突然尖叫道:“看,那個就是陳寡婦家兒子的車,陳寡婦肯定也在上面,我們快攔住她。”


林絕看到,一輛白色的大衆開了過來。

林絕一腳油門,就衝了過去。

然後一個漂亮的橫移,就攔住了那輛白色的大衆。

陳寡婦剛騙到二十萬,正要和兒子出去消費。

“家明啊,這二十萬你一半,我一半,呵呵,王若芳那白癡,真是太天真了,白白就給我送錢花。”

陳寡婦冷笑道,臉上的幾顆大痣顯得很醜。

她兒子王家明不滿意道:“媽,這錢我要拿三分之二,你這把年紀了,花不了太多錢,我下面還養着一羣兄弟呢。”

“就知道你這個龜兒子不會這麼好說話,行吧,你多拿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