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十美一招破碎虛空的一提飛去,猶如流星的速度一腳將五人同時踢飛,安傑緊追而上,雙手戰五人,硬是打的五人沒有一點還手的餘地。銀十美的攻勢是最猛的,而安傑完全成了輔導她攻擊的工具。

瀟雪依這次幻想出安傑,精神力下降到了最頂點,她憑着這最後的精神力在心底給兩個幻想人下達了一個命令,快速的解決這場戰鬥,因爲自己精神力的不足,剛纔又是吞食了暫時提升精神力的藥丸,維持的時間並不會很長,本來召喚她們其中一個人的時間只能有10分鐘,現在兩個人,恐怕能維持五分鐘都是個奇蹟了,不能戀戰,必須速戰速決。

虎嚴跟手下打了個手勢,那些手下示意的跑過去將跟一灘軟泥巴的瀟雪依也扶了過來。虎嚴不顧夥伴的勸說,將夥伴的手從自己肚子上扒開,爬着到了瀟雪依身邊“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哼……我只是報答你們老大的救命之恩而已,你別誤會了!”瀟雪依眉頭忽然皺了一下,虎嚴知道她是被身上的痛感擾亂了思緒“你先別說話,現在不是發性子的時候,先隨便包紮一下,等下解決完了,帶你去看醫生!”

“看醫生?”瀟雪依還沒來得及表達,自己那隻被切點手掌的手臂被虎嚴一把抓在了手裏,虎嚴將自己肚子上楓老大給他堵着肚子血口的棉布扯了下來,接着講棉布把她那還在洶涌流血的斷掌用力的捆住,直到不流血了,他才擦擦額頭的汗水,長吐了一口氣。

瀟雪依哪裏肯依,因爲在虎嚴幫她包紮她的斷掌時,她看到虎嚴的肚子的血就跟噴泉一樣的在流,心裏就跟刀絞一樣的痛,於是極力掙脫虎嚴的手氣。無奈精神力只不多,想留着剩餘的精神力舞動銀十美跟安傑,要是這絲精神力用完後,還沒幹掉由比冰五人的話,那麼這所俱樂部的人恐怕今日全會被宰殺屠光,能跟由比冰五人一戰在只有銀十美跟安傑了。

虎嚴對着神情急得不的了的瀟雪依臉無血色的笑了笑“我還從來沒能爲楓老大做些什麼大事情,今天能幫楓老大從死神手裏保護下你,我很開心!”

“虎哥你說的什麼話?”夥伴的話音一落,精神力也達到極限的夥伴陷入了沉睡,隨即換出了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在意識海里看了這麼久,早就按捺不住的滿俱樂部找止血的東西,好在最後在一些手下的幫助下,在吧檯的櫃子裏找到了醫用的棉布,還有止血的雲蘭白藥,以及藥膠幾大卷。

“師傅怎麼久了,還沒到嗎?”先前那個打車到藍天酒吧的女子發覺車子開刀山區裏面了,有些奇怪的問了下。

前面那個老師傅嘆聲道“你是外地人吧?”

女子嗯道“是啊”

“那你就不知道了,藍天酒吧就是建在郊區裏的”

“這樣啊”女子倒是沒有半點懷疑的繼續躺在車中睡覺。而前面開車的老師傅通過車子的反射鏡看到了後面好快就睡了過去的女子那姣好身材,下面的**就低檔不住了。

偷偷打了個電話,說了幾句話後,高興的哼着歌將車子開向越來越深的山窩窩裏。

“彭通”忽然正在辦公室裏辦公的小水,忽然間眼皮狠跳了幾下,手中的杯子被不小心蹭掉在地上,摔的粉碎。而剛好經過小水房間的安素榮推門而進“小水你怎麼了?”安素榮身後還跟着一個帶着金絲眼鏡,長相頗爲文雅的青年,他扶了扶眼鏡走了進來,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破碎的玻璃掃了個乾淨“小水是不是累了?如果累了的話,你把你手頭上的工作給我交代一下,我來幫你做,你都連續工作好久了,換成機器人都扛不住”

小水失神的搖了搖頭“謝謝姐夫的關係,我沒事,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

姐夫?安素榮已經結了婚,而這個結婚的對象是北京一家石油化公司的年輕有爲的CEO,在商界也是個極其風雲的傳奇人物,他跟安素榮這一年通過一些工作方面而認識,最後安素榮的美麗大方更是深深迷住了這個年輕有爲的CEO。在他猛烈的攻勢下,安素榮嫁給了他。

小水在平陽楓庭走後,就跟着玲主管一直學習着跑業務以及做生意,後來在思念平陽楓庭的空閒時間她爲了讓自己更加優秀,等平陽楓庭回來會更加的喜歡她,所有人她將那份思念壓在了心底,繼而用大量的工作將自己淹沒。 “呼……呼”完了!就在一兩道煙霧過後,由比冰渾身是傷的終究將實力不足百分之百的安傑跟銀色屠殺統統幹掉,而她們換來的代價則是被打死二個同伴,一個是小狼還有另外一個同伴。

現在有比冰身邊只剩下最後三個渾身欲血的同伴了,三個人眼神憤恨的望着屋內所有人,就跟野獸一樣犀利又飢渴的眼神,似乎要將這裏的所有人到吃掉才能甘心。

……

“小姐到地方了!”而那名乘坐的士女子奇怪的了下了車,四周看了看,只見周圍慢慢圍攏過來幾個年輕壯漢外,哪裏有什麼酒吧之類的娛樂場所。女子拎着帆布包問這那個老師傅“師傅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裏好想是山區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哈哈,要是人住的地方,我們怎麼猥瑣你呢?”三四個年輕壯漢將女子團團圍住,老師傅下了車,給這個幾個一人發了一根菸“幾位兄弟給你們帶來個上等貨,你們看……?”

四人一人接過一根菸,其中一個禿頂大漢點燃煙後,從懷中拿出一個皮包,瞪着眼睛數了幾張百元大鈔過去。

“這個,老大這個會不會少了點?”老師傅沮喪的看着手裏僅僅的幾百塊可憐兮兮的問道“上次那個姑娘好歹也600多,這次這個樣子長的水靈靈的,你看她那下面緊繃緊繃的,做起來一定爽,你給我這個價錢……你看?”

一個滿口黃牙的漢子上來鬼叫道“你還好意思說?上次那個女人有‘性~病’後來搞的我們兄弟幾個得了病,沒罵你就算好的了,你還嫌錢少?”

老師傅迫於無奈只能打爛了牙往肚子裏面嚥下去。

“你們想對我不懷好意?”女子將帆布包放在黑漆漆的地面上,順勢看了看一邊林林總總的山路“現在帶我回去藍天酒吧我放你們一命,否則我打的你們終生殘疾,你們這類人渣留在世上也沒了用,專門販賣姑娘?”

“喲,小妞真有個性啊,哥哥我喜歡”那個禿頭聽了女子那囂張的話,不怒反笑“好久沒吃過你這樣的貨色了,今天我一定要第一個飽餐一頓”

“看來用人類語言是說不明白了,還是得給你們放血”

“呵呵,老大那我先走了,你們爽哈”老師傅發動引擎,車子一溜煙經過女子身旁時,讓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女子那細小的手臂,單手就扯住了的士車後面的玻璃門,這令車子竟然絲毫動不了。

老師傅透過車鏡看到這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後,嚇把油門加的老大可是車子就像是拋了錨一樣根本動不了一步,在這靜悄悄的跟詭森林一樣的山區之中,只剩下這個輪胎在原地回剎的刺耳聲。

“你要是把車子開走了,會讓我很苦惱的,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不把我帶去藍天酒吧,你們的下場就會跟這個車頂蓋一樣”女子洶涌一拳的將車頂蓋給打的凹陷了進去,那四個大漢被驚歎的紛紛奪路而逃,只留下車中還不放棄的老師傅。

老師傅繼續開了幾分鐘,車子還是動不了一步,嚇的也下了車,正想跑時,背後的衣領被人拎兔子一樣的拎了起來,後面還生起那個女子的笑聲“先別跑,把我送到藍天酒吧去你就沒事了,我認得路”女子說的很溫和,似乎並不想把他怎麼樣。

“真……真的嗎?”老師傅被放了下來,扭過臉不大相信的試探性的問道。

“你有什麼值得我騙的?”女子歪着頭想道。

“嗯,那你上車”老師傅又一次邀請她上車。

女子毫不猶豫的上了車後,老師傅也不敢在打什麼鬼主意了,這個女人簡直就是超人的化身,等下回去了得報警,就說自己看見外星人了,這個女子的氣力絕對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身子骨那麼的細弱,哪能是普通人能到達的地步? 流量時代的巨星

……

“哎,沒有,沒有,還是沒有!”龍元興藍天酒吧發動了所有的服務員一起尋找都沒找到短頭髮,身子纖細的女孩子,因爲照片給了平陽楓庭,那些服務員只能盡力憑着龍元興給的大概形象在找人,前面找到幾個人,在龍元興確認後都不是。

龍元興急不可耐的奔到男女廁所裏,花姐的辦公室裏,客人的包廂裏,酒吧附近也都找遍了,可是硬是找不到,難道那女人不在這裏?

楓老大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找到她!龍元興的心臟似乎就跟在上面抹了芥末一樣難受,楓老大還有虎嚴以及那些平日裏玩的極好的兄弟們現在正在欲血奮戰那幾個變態的黑袍人,而自己似乎一點忙都幫不上。

龍元興氣憤的錘頭砸胸,眼淚都擠了出來。

一些男性服務員上前來安慰道“龍兄弟別傷心,那個女人可能過一會就來了,我會跟同事們打好招呼,等下給你注意的”

“來個屁啊,要是那個女人在不找到,你們就等着給楓老大收屍吧!”龍元興真的是氣瘋了,對着這個男性服務員就破口大罵,直將心中憤恨一股腦的全發泄到了他的身上。

……

“你這次不會騙我了吧?”女子在車上看着車子駛進了花花綠綠的大千都市,不僅心存疑惑的唸叨了一句。

老師傅哪裏還敢騙她啊“沒有,絕對沒有,我哪還敢在騙你啊”

“瀟雪依你在說說看,我真的是在藍天酒吧被銀十美所救的嗎?”平陽楓庭看着虎嚴懷中臉色蒼白的瀟雪依堅定的問道。

瀟雪依嘆聲道“這種時候了,我哪能騙你,沒錯的”

“是嗎!”平陽楓庭低下頭,剎那間,平陽楓庭將虎嚴懷中的瀟雪依一下就搶了過來,又對後面開槍的兄弟們大叫道“兄弟們集中火力掩護我出去,我們還沒有輸,還有機會幹掉她們!”

“平陽楓庭的話音一落,抱着瀟雪依就衝出了俱樂部,而渾身是內傷的由比冰三人的實力早就大埔人以前了,現在面對成羣的槍林彈雨一下也不好脫身,只能慢慢向着平陽楓庭的走去。


平陽楓庭出去後,見到三人也快出來了,上了自己的車子,將瀟雪依丟在駕駛位的一邊,自己上了車,開着車一咕嚕就跑了。

而出來了的由比冰三人同樣上了一輛保時捷,油門一拉,車子也飛快的追了出去。

而虎嚴這回是徹底的倒在了血泊中,全身打着冷顫,那些個兄弟馬上扛着虎嚴的身子扔進車子裏就往醫院的路開去,還有一部分手下帶上那些去醫院的兄弟的槍趕去援助楓老大。 “到了,就是這裏!”老師傅將車子停在了藍天酒吧的門口。女子拎着帆布包一下車,那個老師傅馬上就開車跑掉了。

女子看了看着個酒吧的牌子,上面的確閃耀着藍天酒吧四個金碧輝煌的大字。女子見到門口一個大漢在啼哭,他身後還有幾個穿着酒保裝扮跟服務員裝扮的人站在他後面安慰着他。女子覺得有熱鬧看也湊了上去。

爲了在確認一遍,女子又問道其中一個女酒保“請問下,這裏就是藍天酒吧了嗎?”

“別吵!”女酒吧剛纔被龍元興罵了一頓,現在哪裏還有好臉色給別人看?

“好吧!”女子只能獨自進去了酒吧裏面。


街上二輛車你追我趕的好不驚險,闖紅燈,引起交通堵塞,牽連了許多的車子相繼追尾。這種意外造成的不少,以及傷亡事故的發生。

“你……你想去幹嘛?”車上的瀟雪依因爲流血過多,說話都些不利索,但是見到平陽楓庭這瘋狂的開車,還想他是想逃脫。平陽楓庭集中注意力開車,哪裏還能分出過多的心神來搭話,可是見聽聞那越來的越低的聲音與喘息聲,平陽楓庭知道要跟她說話,不能讓她輕易的睡了,她現在是自己唯一的能解開那封未來的信的人,不能讓她有事。

車子好在趕到藍天酒吧的門口,由比冰三人的車也到了。

下了車後,龍元興跟那些服務員望到在門口停下來的幾輛車子,都覺得奇怪。

“該請你去死了”由比冰車子還沒停穩,就從車內破窗而出。

平陽楓庭也是一個狗打滾從半開着車門的裏面滾了出來。車子的瀟雪依倒在裏面氣息逐漸變小。

平陽楓庭將自己一身是血的衣服蓋在了她的身上,面對面前的三人,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你殺了星星跟南南,殺了小偉,幹掉了我那麼多的好兄弟,我豈能饒過你,我今天跑這裏來,別是以爲我怕你”

由比冰沒有聽他廢話,閃電般的速度就到了平陽楓庭身邊,將他打的倒飛出去,一些本來停下車到藍天來玩的客人,見到門口這血腥的一幕,不悅的開車就走了,原本出來的客人也楞是被嚇了回去。

而酒吧裏的那個帆布包的女子因爲沒點什麼喝的,就連坐的地方都沒有。本來看到一個空位想做下歇息,被一個服務員很有禮貌的將她請了下去“小姐你要喝點什麼嘛?”

女子開口衝她笑道“不喝,我口不渴”

服務員禮貌的說道“那很不好意思了,我們的位置是給客人預作的,要是你不消費的話,是不能做的”

“啊……好吧”女子從位置上站起了身子。

而後她就蹲在酒吧內看着美女的熱舞,看着那些肥頭大耳的男人瓶酒大笑。心裏憋屈的想到那個番茄面具的人是不是騙自己的?要真是騙自己的,下次抓住他一定打他個半死不活。

不大習慣酒吧內烏煙瘴氣的怪味,拎起帆布包就走向外面去呼吸下新鮮空氣。

“該死!”平陽楓庭被由比冰單手掐着脖子就要死了。平陽楓庭只感覺一句話都說不上來,甚至是連呼吸都呼吸不了,因爲精神力的不足現在就連夥伴都不在身邊了。

眼看由比冰另外兩個同伴各自對付着龍元興。

龍元興幾次都非常幸運的躲開了,拿起槍就射。而那兩人面對他那孤零零的子彈,身子只是輕微動一下,就躲掉了子彈。

“哎……”忽然一個吃驚的女聲在衆人耳邊響起。

平陽楓庭轉過眼一看,頓時嚇尿了,短頭髮,手裏拎着個帆布包,踏着一雙有點髒的板鞋,沒有一點釋妝的嬌美面容,錯不了五年前的容貌直到至今他都忘不了,那就是“銀色屠殺”在殺手界被傳得神乎其神的”銀色屠殺”她的出現就似一顆引爆**,突然間在由比冰這三人中間開了花。

“你不就是五年前被我救的那個男人嗎?”銀色屠殺指着被掐着脖子的平陽楓庭。

因爲被掐住脖子不能說話,平陽楓庭只能可憐兮兮的用眼神望着她。

“哎,能不能先把他放下來?”銀色屠殺對於這血腥的一幕似乎並不畏懼,反而出奇的輕鬆的表情,還走到一臉冰霜的由比冰面前跟好朋友一樣的說話。

龍元興也是傻了眼,這個女孩子可不就是楓老大給他看的照片中的女孩子嘛?不對啊,看她剛纔是從酒吧裏出來的,爲什麼自己先前在裏面找遍了,都沒找到她,怎麼現在自己跑出來了?

“銀色屠殺?”由比冰輕輕的道出了這個名字。

“什麼?”銀色屠殺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在五年前就被殺手界跟黑道上的人冠稱的別號。“你叫我什麼?”

由比冰以爲她是在耍自己,氣憤的將平陽楓庭一把扔出老遠,一拳就似閃電的速度打向銀色屠殺的面門。

而車中靠着最後一絲神智的瀟雪依想出來幫忙,就在艱難的推開車門看到的那驚險與驚喜的一幕,她臉上露出瞭如釋負重的笑容。“有……救……了”

龍元興本想喊她逃的,但是龍元興的話沒有由比冰的拳速快,在所有人都以爲銀色屠殺死定的時候,傻眼離了,銀色屠殺似乎並沒有什麼難度的一掌握住了由比冰的拳頭。“幹嘛打我?”銀色屠殺怪異的問道。

“一起幹掉她!”由比冰憤怒的怒吼完,另外兩個同板紛紛一起聯合起來對付銀色屠殺。“你們幹嘛?”

銀色屠殺左右閃躲着他們超快的攻勢,一邊又跟她們問話。

平陽楓庭看的很激動,真的是她,五年前的銀色屠殺,還是那麼的強,五年前面對舞娜那神出鬼沒的刀擊,她也是像今天這樣若無其事的閃開了,而且還閃的讓敵人有種想吐血的衝動。

“喂,你就是那個能給我名字的人嗎?”銀色屠殺在閃躲中跟一邊看的臉上帶笑的平陽楓庭問道。

“給你名字?”平陽楓庭不知道她話裏的意思。

由比冰低吼的一聲吶喊,她的全身被一道白光所籠罩,隨後她的拳速更加兇猛,而其餘兩人也是紛紛在人前使出了各自的異能者,一個力氣極大的拳頭沒打中銀色屠殺,因爲太大的力氣,把牆壁都打穿了。這個異能者平陽楓庭認識,那跟那個光頭打的時候,那個光頭可不就是這個鬼異能。

還有一個先是衝到一個電線杆邊,一下子將電線杆的柱子給抱起扯斷,接着上面洶涌着電芒,而這個黑袍人的一手將上面的電源所吸收,頓時他的全身冒起陣陣電光火花。

“小心點銀十美!”平陽楓庭對着面對這樣三個怪物的銀色屠殺吼了一句。

“銀十美?”銀色屠殺奇怪的惦着腦袋想了想,隨後笑眯眯的對平陽楓庭讚揚了一句“這名字不錯,我很喜歡”

“另外我想跟你說,我爲了趕來這裏救你,能不能先把車費給出了?”


“車費?”平陽楓庭聽不懂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