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自己也做了一把冰魄劍,又鏤了幾個冰魄針以作暗器,把其他的熔液分成數個等分放到異空間里,開始煉製三膽解靈丹。

煉製了半個月,連續失敗了三次之後,第四次終於成功了兩粒丹丸。

卓越趕緊拿出一粒送到喀戎跟前,喀戎吃過後疼得渾身打顫,接著身上的皮膚也全部變黑,頭頂上亦有絲絲黑氣滲出。

卓越知道這是正常的解毒現象,只是這黑氣是毒液汽化而成,若是飄走危害更大,趕緊把人都叫走,祭出紫金葫蘆,把那些黑氣全部收到葫蘆里。

經過連續三天的排毒,喀戎身上的毒素終於全部清掉,只是他那膝蓋受傷實在太深,毒氣深入骨髓,對腿骨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卓越暫時也沒什麼好的辦法。

喀戎抬頭看卓越緊皺眉頭,笑著開解道:「小子,你現在的醫術已經比我強了,再這麼下去要不了多久阿波羅醫神的名號都要讓給你了,還鬱悶個什麼勁?」

「可是這麼下去你要變成瘸馬了啊!」卓越見他開朗起來,笑著調侃道。

喀戎哈哈大笑道:「瘸馬就瘸馬,反正我也不去打仗,而且晴天也沒什麼感覺,我已經知足了。」

直到這時赫拉克勒斯那張苦瓜臉才算是由陰轉晴,抱著小卓焱到山洞外面開心地玩耍起來。

喀戎見內室內就他們兩人,一笑道:「小子,很不簡單啊,這地方是你開闢的吧?」

「是啊,老爺子有什麼高見?」卓越見他一語道破,也就沒再隱瞞。

喀戎搖了搖頭:「高見沒有,不過我希望你最好請個信得過的大神在這山上做鄰居,縱使讓他得些好處,也比被人搶走強。」

卓越一愣,趕緊道:「老爺子,你看出什麼了嗎,我怎麼沒發現異常?」

喀戎沒接茬,指了指洞口道:「我們到洞口說。」

兩人來到洞口,喀戎一指遠處的山頭,又指了指洞口周圍的草木,沉聲道:「周圍的山雖然也是一片綠色,你對比這山洞周圍的看看。」

卓越開始還沒看出什麼,又飛過去仔細觀察一番,心中大驚,這才發現自己所在的山頭上的綠色要濃很多,各種草木明顯比周圍的要茁壯一些。

喀戎沉聲道:「你雖然布置了那些小旗封堵,卻不可能真正封死,不出五年,這周圍的環境和其他地方必然大不相同,到時候再做應對就晚了,所以我讓你找個好靠山。」

卓越點了點頭,心說這倒是和後世的拜山頭有些像,東方的修道者是想辦法投個好老師、大幫派,這裡卻是尋個過硬的靠山,靠山不過硬隨時都有被滅的危險。

其實靠山是現成的,阿爾忒彌斯和雅典娜都行。只是若是邀請阿爾忒彌斯來,阿波羅肯定會有想法,到時候給自己來一箭就慘了,所以最合適的還是雅典娜。

想了想沉聲道:「老爺子,你現在身體不適,就留在我這裡怎麼樣,這兒的環境對你休養身體可比皮力溫強多了。」

喀戎想了一下搖頭道:「現在不成,斯巴達國王剛把他的兩個兒子送去,我不能沒教人家幾天就送回去吧?過兩年,過兩年我過來,這裡倒是一個休養的好地方。」

卓越心說斯巴達的位王子,估計就是自己在斯巴達遇到的那倆小子,他們現在也有十四五歲了,沒想到也是喀戎的學生、赫拉克勒斯的小師弟。

想到這山還未取名,笑道:「老爺子,這地方到現在連個名字都沒有,要不你老給取個名字?」

喀戎笑道:「呵呵,可能你們人類還沒命名,不過在我們半人馬部落早已經有名字了,我們都叫它阿爾卑斯山,意為聖潔的高山。」

卓越這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歐洲第一大山阿爾卑斯山,估計自己所在的山峰也是後世哪個著名的山峰了。

兩人說好兩年後老爺子來阿爾卑斯山居住,喀戎又呆了幾天,隨後就辭行回皮力溫去了。卓越也趁機東行去雅典娜的聖園。

進入到煉神返虛之境後果然能御空而行,沒半天功夫就趕到,雅典娜恰好也在,於是就把阿爾卑斯山的事原原本本地和她講述了一遍。

煌火 :「還算你有良心,有了好處還知道想著我,我倒也想看看你開闢的什麼好洞府,竟然還怕被人搶去。」

兩人趕到阿爾卑斯山,雅典娜來到洞府內轉了一圈,心頭不禁大震,這地方比自己的聖園靈氣都濃郁,就是和德爾斐的眾神之地比也差不了多少,怪不得他會害怕被人搶去。

於是縱身來到空中看了看,又在山頭周圍布了個陰陽兩儀陣,整個洞府很快為之一變,變得神秘莫測起來。

卓越從來沒想過陰陽兩儀陣能有這麼大的威勢,想了想道:「姐姐,你是如何把這陰陽兩儀陣發揮出如此大威力的?」

「呵呵,我也不瞞你,你誦給我的那個太上道德經我參悟出了一些東西,又結合自身這麼多年的心得,運用到這陣法中,效果就出來了。」雅典娜笑道。

卓越心中更是感慨萬千,這智慧女神果然有大智慧,在對東方道術全無了解的情況下竟然能參悟出這麼多東西。於是笑道:「那這些心得能不能分享我些啊,也讓我少走些彎路?」

雅典娜瞬間招出黃金槍,沉聲道:「把你的戰神槍拿出來,我們打一架你就知道了。」

卓越知道她是在點播自己,這種求之不得的事當然不會放過,於是招出戰神槍,使出霸王槍法就猛攻過去。

只是打了半天效果很差,雅典娜隨意一個轉身或者用槍輕輕一撥就把卓越凜冽的攻勢化解,然後找到卓越攻擊的間隙,隨手的一槍就讓卓越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卓越前幾天還是自信滿滿,感覺可以和神靈打上一架,這時的信心早已飛到爪哇國去了,站在那裡好不失落。

「修為從大的方面說有兩層境界,前一種是化簡為繁,后一種是化繁為簡,你現在就處在化簡為繁的階段,武什卡特的戰神槍法也還停留在那個階段,而我交給你的那套槍法也是。」雅典娜沉聲道。

卓越點了點頭:「我懂,在我們東方分三個境界,從低到高依次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我應該是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

雅典娜一笑道:「你們的分法更富有層次一些。從簡到繁,再從繁到簡是個必須的過程,任何人都不可能一開始就達到化繁為簡,也就是你說的『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境界,而悟性高的人能縮短這個過程。所以道理你雖然懂了,但境界達不到,有些東西我無法教你,就像你意識海的那些道佛功法,境界不夠你看都看不懂。」

卓越默默點了點頭,看來還是得快點提升境界啊!

雅典娜看他理解了,又道:「你最好找個巧匠,能把你那洞窟重新設計一番,我也好在上面蓋個神殿,這樣才能真正達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壞了,代達羅斯不知道還在不在那坡里,但願他爺倆還沒走。」卓越說著讓雅典娜再看看有沒有紕漏之處,自己則立即向南飛去。 「老武,聽到沒,雅典娜說你還停留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你跟人家差了一個層次呢,怪不得打不過她。」

在去那坡里的路上,卓越見武什卡特自從聽了雅典娜的一番言論之後再不言語,知道肯定是被刺激到了,故意調侃道。

武什卡特情緒很是低落,幽幽道:「嗨,以前還有些不服氣,現在才知道的確和人家有差距,境界上就低了不少!」

「我也是倒霉,盲人碰個瞎師父,怪不得我提升這麼慢,原來都是你把我帶溝里去了!」卓越見他依然悶悶不樂,繼續調侃。

武什卡特也不理他,過了一陣道:「不凡,雅典娜的話給我一些啟示,我打算這段時間認真地把你意識海里的佛道典籍看一遍,不到關鍵時刻就不要打擾我了。」

卓越知道他這次恐怕是認真的了,點了點頭,有第二元神控制的大海王蟲,一般情況應該能應付。

不久來到那坡里,發現代達羅斯去年已經去了西西里島,還是悲傷著離開的,因為他那寶貝一般的兒子伊卡洛斯飛天的時候不小心摔死了。

原來伊卡洛斯也繼承了老爹的巧匠天賦,竟然用鳥羽做了一對翅膀,而且還能在空中飛行。代達羅斯一見兒子這麼聰明當然高興,就囑咐兒子不要飛得太高,否則會被太陽烤化翅膀上的粘合劑。

也許是第一次來到高空興奮過度的原因,伊卡洛斯飛著飛著就忘記了老爹的囑託,越飛越高,最後終於使翅膀上的粘合劑熔化,上面的羽毛脫落,人也從空中摔死在海里。

「我暈,這在後世又是一起重大的墜機事件,這哥們可是航天事業的先驅,比歷史書上的萬虎還牛逼。」

卓越接著又趕到西西里島,這裡的國王叫科卡羅斯,一問代達羅斯果然在這裡。卓越見到代達羅斯一說起阿爾卑斯山設計的事,還豪言智慧女神給他打下手,代達羅斯立即就同意下來,只是明言科卡羅斯不大會放人。

科卡羅斯一聽卓越想請代達羅斯走,反而很豪爽地笑言可以放他走,不過要卓越要和自己決鬥一場。只是他哪裡是卓越的對手,卓越三拳兩腳就把他打趴下。這科卡羅斯倒也是個信人,見兩人要走沒再做阻撓,還邀請兩人有時間去做客。

回阿爾卑斯的路上一問才知道科卡羅斯為什麼那麼信心滿滿了,因為前不久他剛把克里特島的彌諾斯單挑殺死。


原來彌諾斯知道代達羅斯父子逃走後就四處尋找,不久前得到消息在西西里島后就率大軍前去要人,科卡羅斯當然不給,最後也不知怎麼說的,這老傢伙五六十歲的人了竟然玩起了單挑,被科卡羅斯一劍刺死。

卓越聽得一陣無語,真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這種尋死的方法誰都攔不住!

經過內米森林的時候卓越就進去看了看,這才發現忒提絲竟然在這裡等候,聽說已經等了大半年了,卓越聽得一陣感動。

三人趕到阿爾卑斯的時候,雅典娜已經把洞府外圍布置了一番,現在從外面看基本上看不到明顯的破綻了。

雅典娜一看代達羅斯來了立即親自出迎,卓越這才知道他們是老熟人,雅典娜在雅典城的帕特農神廟就是代達羅斯設計的。

有代達羅斯設計,有雅典娜這樣的大神施工,卓越終於清閑了一回,開始在煉丹房裡煉製三膽解靈丹。煉了兩爐之後見赫拉克勒斯還沒來,又祭煉起那把冰魄劍。

雖然已經有了劍的模型,祭煉起來還是無比艱辛。這冰魄劍陰寒無比,一旦祭出能使周圍的溫度狂降,卓越的念力都隨之凝固了一般,用了半個月時間才祭煉完成。

這冰魄劍劍長三尺,劍身幽藍若水,輕彈劍身發出錚錚之聲,音若冰風之吟。卓越拿著劍又去尋找蝶衣,讓她給施加個幻音魔法。

魔法加上后那冰風之吟又有攝人心魄的效果,配合陰寒之氣,效果非常好。卓越大喜,就打算把它送給忒提絲,忒提絲雖然挺喜歡,可惜用著並不順手,而且她也不喜歡劍身所蘊含的寒霜之氣,又還給了卓越。

「既然忒提絲說你有寒霜之氣,那就給你取名冰魄寒霜劍吧!」

卓越說著提起舞動一番,發現自己用著並沒感到什麼冰寒,而且隱隱感到劍上傳來一陣愉悅的情感。卓越知道這是寶劍剛形成劍靈,靈智還未開。他見這劍靈喜歡自己,真是高興極了,心說你妹的終於有一個喜歡我多過喜歡武什卡特的了。

隨後又把那幾根冰魄針祭煉一番,這個忒提絲用著倒是挺合適,卓越就把冰魄針全送給了她。

這時赫拉克勒斯也來了,卓越想到要去非洲大陸尋找比蒙和席茲,就讓忒提絲在家守候,蝶衣的冰魄劍還沒練成,把她也留在山上,只帶了卓瑪、卓焱和火麟獸去。

卓越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路上,勸道。「大哥,我們這麼走太費時間,還是讓卓雅帶著你飛行吧!」

赫拉克勒斯一聽搖頭大笑:「哈哈,兄弟,哥哥還有一匹神馬在特洛伊呢,那可是日行千里的神馬,到時候保證能趕上你。」

卓越無奈,只得繼續讓他坐火麟獸走,好在火麟獸速度也不太慢,沒幾天就趕到特洛伊。

拉俄墨冬一聽說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來了,立即把兩人接到王宮好吃好喝地招待,招待完一聽赫拉克勒斯要走,不等明言就牽來一匹神駿非常的白馬送給赫拉克勒斯。

卓越一直沒說話,只是看著那匹馬冷笑,赫拉克勒斯被笑得莫名其妙,卓越一指那馬道:「這馬雖然也不差,但肯定不是那匹神馬,你騎上跑一圈就知道了。」

赫拉克勒斯騎上后繞城跑了一圈,問題果然來了。

赫拉克勒斯體重兩三百斤,他那根大棒也有一兩百斤,加一塊最少也有五百斤,那匹馬一圈沒跑完就開始口吐白沫,一圈下來噗通一聲竟然倒斃在城門口。

赫拉克勒斯大怒,這王八蛋竟然敢耍詐,立即回頭去找拉俄墨冬。可惜拉俄墨冬一口咬定送的就是那匹神馬,只是你赫拉克勒斯太過神勇把馬壓死了,怎麼能怪我。

兩人爭執了一番,後來拉俄墨冬又換了說詞,說誰也不清楚利維坦死沒死,萬一它回頭繼續找特洛伊的麻煩我找誰說理去。我給你這樣一匹馬已經對得起你了,惹怒了我我把這事告訴歐律斯透斯,你這可是干私活的行為。

赫拉克勒斯看他是耍賴到底了,而且明顯就看自己在服役期不能對他動手,氣得一拳把王宮門口那個七八米高的石碑打得粉碎,咆哮道:「拉俄墨冬,你聽著,他日只要我赫拉克勒斯服役期滿,必將踏平你特洛伊,殺光你全家。」

貪便宜的拉俄墨冬以為波塞冬和阿波羅這樣的大神他都能應付,一個人類又能拿他如何,他卻不知道恰恰人類才最容易殺人,這次終於給自己招來個殺神,由此也引出了多年後的特洛伊之戰,當然這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兩人出了特洛伊城,沒走多遠就見前面山後突然轉出姐弟二人,姐姐正是特洛伊公主赫西俄涅,後面跟的是他的一個弟弟波達耳刻斯,也是特洛伊最小的王子。小男孩手中還牽著一頭神駿非常的馬,正是宙斯送的那匹神馬。

原來特洛伊王后一直感激赫拉克勒斯救回自己的女兒,聽說拉俄墨冬這次又打算食言是勃然大怒,老夫妻大鬧一場,可惜還是更改不了拉俄墨冬的主意。

這時赫拉克勒斯在伊比利亞開山造海的事迹也傳到特洛伊,王後知道他的厲害,就讓赫西俄涅帶著弟弟偷偷把那匹被拉俄墨冬藏起來的神馬牽出城,打算於路上送給赫拉克勒斯。

赫西俄涅跪在赫拉克勒斯跟前叩拜不已:「尊敬的大力神,這是您要的那匹神馬,請看在神王的面上饒過那個貪財的老人吧!」

赫拉克勒斯看了看姐弟倆沒說話,坐著火麟獸就向南走去,把兩人冷在當場。

赫西俄涅一見他不願寬恕立即暈在當場,那小王子波達耳刻斯把她抱在懷裡大哭起來。

卓越也是苦笑不已,心說你若是趕在他誓言發出以前送來還有救,現在他誓言都發出了又怎能接受你的東西,你們還是自求多福吧!

「大大,你真的打算把他們殺光嗎?那個姐姐好可憐!」小卓焱坐在赫拉克勒斯的肩頭,指了指遠處昏倒在地的赫西俄涅輕聲道。


卓越見赫拉克勒斯一直沒有說話,一把把卓焱接過來,輕聲道:「這些不是你該管的事,讓你大大自己處理吧!」

三人趕到腓尼基席茲的巢穴,卻沒有發現它的身影,而且似乎許久沒有來過的樣子。卓越心說難道它上次受傷后躲到哪個地方療傷去了,不過這都一年多了,多重的傷也好了吧?

兩人又等了幾天,仍沒有任何消息,於是決定先去衣索比亞尋找傳說中的巨獸比蒙。

卓越想起得罪的阿娜特和迪亞波羅,心說還是從空中渡海吧,別被阿娜特那個女瘋子盯上就麻煩了。和赫拉克勒斯一說,這次他終於沒再找彆扭,兩人快速地想衣索比亞飛去。 在埃及南部的撒哈拉大沙漠地區,雖然此時只是三月天氣,這裡已經酷熱難耐。平時正午絕對找不到一個人影的沙漠里,今天卻有兩人一獸在匆匆南行。那隻三四米高,十來米長的生物正是火麟獸,而坐在它上面的大塊頭不是赫拉克勒斯又是誰,另一個不用說就是卓越了。

兩人進入埃及不久卓越就發現有一雙眼睛盯上了自己,那種感覺如芒在背,他用了多種辦法也沒甩掉,幾次查看又沒任何結果,後來索性也不飛了,和赫拉克勒斯一起步行。

「不凡,在腓尼基你還嫌我走得慢,要我乘在卓瑪背上,現在怎麼又要步行?」

雖然是坐在火麟獸上,赫拉克勒斯還是大汗淋漓,一邊嘟囔著抱怨,一邊就要脫掉身上的獅皮甲。

「別脫!小心點,我們被什麼東西盯上了,搞不好還要戰鬥。」卓越說著拿出一個盛有冰魄的玉瓶遞給他,讓他用來降溫。

赫拉克勒斯一聽立即收緊了神經,把那個玉瓶掛在胸前,雙手再也沒有離開過大棒的手柄。


兩人又走了一陣,這時太陽已經漸漸偏西,卓越心中越來越急躁,到了夜裡赫拉克勒斯因為視力的原因戰鬥力肯定會下降不少,到時若是有人趁機發難就麻煩了,於是又催促火麟獸加速前進。

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凄厲的嘯聲從身後的天空傳出,卓越趕緊轉身回頭,就見遠空中一道烏光閃電般向自己襲來。

卓越從看到那道烏光就開始準備躲閃,最後也僅僅是擦身而過。心頭不禁大驚,定睛一看,那道烏光竟然是只金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