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守衛頭領怒吼,他沒想到白金虎敢在這裏對他們動手,更沒想到白金虎的實力如此強悍。

“住手。”

突然一聲大喝想起,衆守衛紛紛停下望去,當見到來人頓時滿臉堆笑,走上前去,道:“原來是黑少,這兩人是藍水城尖細,我們真要將他們抓起來。”


李逸轉過頭來一看,不禁一樂,這不是黑石嗎,自己正想進黑鐵城找他,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

黑石也看見了李逸,目光一閃,瞪向眼前的守衛頭領,喝道:“他們是我的朋友。”

“朋,朋友?”

侍衛頭領一愣,暗道完了,自己竟然得罪了黑少的朋友,這下完了。

黑石參加人榜爭奪戰,雖然沒有奪得王座,但能從太古遺址裏成功出來,修爲提升了一大截,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地丹之境,將來的黑鐵城城主之爭,必定有他一席之地。

得罪了可能是未來城主的黑石,他們的守衛生涯恐怕就要結束了。


好在李逸和黑石都沒有跟他一般見識,黑石看着李逸笑道:“讓李兄見笑了。”

李逸笑了笑,道:“理解,理解。”

每個城池都有這種人,沒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那是自掉身價。

“請!”黑石帶着不少人,應該是出去獵殺妖獸。

李逸點了點頭,跟着黑石進入了黑鐵城。

黑鐵酒樓,是黑鐵城最大的酒樓,黑石便在此要了個包間,招待李逸。

衆人落座,杯觥交錯,談笑風生。

“黑石,從黑鐵城到王城要走多久?”

酒至半酣,李逸終於問出了自己來此的目的。

黑石微微一笑,道:“若是徒步的話,恐怕得走上三年五載,若是有擅長速度的妖獸,最多也就一個月的時間。”

“這麼遠?”李逸愣了一下,與狼無邪的約定即將到達,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有沒有傳送陣?”

“沒有。”

黑石搖了搖頭,道:“我們黑鐵城在天王城旗下只不過是小城池,不可能有通向王城的傳送陣。”

李逸沉默了下來,若不能如期赴約,那薛玉兒就有麻煩了。

黑石也沉默了片刻,道:“你回王城,是爲了城主千金薛玉兒?”

“不錯。”

李逸沒有否認,點了點頭道。

“你最好還是不要回去了,你回去了也沒意義。”

黑石的話,讓李逸大吃一驚,不禁追問道:“何出此言?”

“唉!”黑石嘆了口氣,正想說話,包間的門突然被人暴力踢開。

不等兩人發怒,數個蒙面人手持長劍,急刺黑石而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李逸和黑石都愣了一下,就這一下,讓黑石差點丟了性命。

只見他怒吼一聲,一拍桌子,身體向左側移去。

“嗤!”

長劍劃過黑石的手臂,鮮血立馬染紅了衣袖。

又是一柄長劍急刺而去,李逸冷哼一聲,瞬間出現在那蒙面人身後,一掌拍在他的後背,將其震飛出去。

與此同時,白金虎掄着桌子扔出,將另一個蒙面人砸飛。

而此時,緩過氣來的黑石,也將最後一個蒙面人斬殺,只是他的臉色卻漸漸變青。

“劍上有毒。”

李逸一驚,連忙上前,握住黑石的手臂,催動本命金丹,將黑石體內的毒素全部吸入體內。


毒素被清楚,黑石臉色漸漸恢復正常,感激道:“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逸微微一笑,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屍體,道:“他們爲什麼要殺你?”

黑石嘆了口氣,道:“後天便是黑鐵城城主選舉之日,他們忌憚我的實力,欲殺我而後快。以前都是晚上行刺,沒想到這次竟然大白天的都敢來,真是大意了。”

“城主選舉?”李逸微微一愣,看了看黑石,疑惑道:“你去選舉城主?”

黑石知道李逸在疑惑什麼,不禁笑道:“我們黑鐵城跟其他城池不一樣,每隔五年都會進行一次城主選舉,而且選舉人必須是黑鐵城裏,年齡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人。”

李逸滿臉詫異,在他想來,無論城池的大小,其一城之主必定是由最強大的勢力,或者最強者來擔任,還從未聽說過以這種選舉的方式來進行。

“很奇怪是吧,可這是我們黑鐵城的傳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便傳下來的。”

對於李逸的詫異,黑石並不感到意外,繼續道:“我這次出去,便是爲了尋找助我突破地丹的天材地寶,幸運的是,我找到了,而且安全的回來了。”

李逸笑着點了點頭,此時黑鐵酒樓的負責人才姍姍來遲,連連賠笑,滿臉歉意。

在酒樓負責人的道歉聲中,李逸跟着黑石出了酒樓,回到了黑家。

黑家家主,也就是黑石的父親黑海,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不過對於兒子的救命恩人,他還是非常熱情和客氣的,親自給李逸安排了住處,就在黑石居住的小院中。

當晚,黑石準備服用得到的天材地寶突破,在黑石的父親請求下,李逸便來此,跟他父親一起,給他護法。

黑石的房間中元氣波動越來越強烈,這是要突破地丹的徵兆。

黑海滿臉欣慰,自己的兒子雖然不是什麼絕頂天才,但憑着堅強的毅力,不凡的機遇,年齡不足二十歲,便成爲了地丹強者,他感到由衷的自豪。

“伯父,你們黑鐵城城主選舉的規則是什麼?”顯得無聊,李逸便想找個話題來打法時間。有白金虎戒備,沒有人能無聲無息地靠近他們。

黑海看了看李逸,這個年紀看上去比他兒子還小的少年,卻是從三千天才中脫穎而出,成爲了這一屆的終極王座,天賦堪稱妖孽。

“黑鐵城選舉,其實沒有什麼規則,年紀不超過三十歲的人都可以參加。其實,從黑石從太古遺址中回來,這選舉就已經開始了。”

黑海嘆了口氣,李逸明白他的意思,每個家族都想要自己的族人當族長,肯定都會派人去刺殺其他家族的成員,這便是真正選舉前的潛規則,沒有人去制止,也無法制止。

“有人來了。”

白金虎突然開口,李逸和黑海迅速戒備起來。

十數個蒙面人,越過城牆,向着李逸等人飛快地接近。當見到李逸三人嚴正以待時,明顯都愣了一下,顯然想不通李逸三人是如何知道他們會來的。

“動手!”

頭領沒有絲毫廢話,直接下令開打,十數蒙面人都是地丹二重強者,那領頭之人更是地丹四重的強者。

若是以往,就算有黑海護法也無濟於事,不過今天,這裏可不止黑海一人。

“哼!”

李逸冷哼了一聲,也不用兵器,踏着風雷步在人羣中穿梭,所到之處必有一人倒地。

白金虎幻化而成的大漢也是如此,強大的實力爆發,兇威滔天。

不到一刻鐘,十數蒙面人除了頭領,全被揍趴下,頭領和黑海都是愣愣地看着一幕,沒有反應過來。

“跑!”

頭領暗自大叫一聲,這他瑪的是什麼人啊,好恐怖的實力。頭領心裏暗暗惱怒,等回去,一定要殺了那些收集情報的傢伙,錯誤的情報害死人啊。

“想跑?”

李逸冷冷一笑,風雷步踏出,迅速出現在頭領面前,狠狠一拳砸去。

頭領反應不慢,一劍劈出,在他看來,李逸赤手空拳肯定不敢跟他硬碰硬,必定會收手,這樣他就可以逃走。

只是,真實的情況會如他所想的那樣嗎? 只見李逸不閃不避,仍舊是一拳擊打而出。

「小心!」

黑海話音一落,李逸的拳頭便轟在頭領的長劍上,砰地一聲,長劍直接被砸成兩截,李逸的拳頭卻去勢不減,落在了頭領的胸口。

頭領雖然也是地丹四重的強者,修為不比李逸弱,不過這戰鬥力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頓時便聽砰地一聲響,頭領倒飛出去,吐血而死。

黑海大張著嘴,有些反應不過來,十幾個地丹強者,眨眼間便被消滅,他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出手,這也太誇張了吧。

半響,黑海才回過神來,看著李逸笑道:「如此年紀便有如此實力,果然不愧是終極王者。」

「伯父過獎了。」李逸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此時,黑家的人才姍姍來遲,將蒙面人的屍體搬走,而李逸和白金虎,依舊陪同黑海,守護在黑石的房前,直至深夜。

轟!

黑石的房間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一股地丹武者特有的元力波動散發出來,黑海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成功了,黑石終於突破,成為了地丹武者。

「恭喜伯父。」

李逸也是笑了笑,跟黑海道喜,讓黑海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這時,房門嘎吱一聲打開,黑石神采飛揚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先是對著李逸笑道:「多謝李兄為我護法,在下萬分感激。」

李逸擺了擺手,輕聲道:「黑兄客氣了。」

黑石笑了笑,望著黑海,道:「父親,我成功了,這一次,我一定會將城主之位搶回來。」

黑海滿臉都是笑意,連連點頭叫好,可見他此時的心情是多麼的激動。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平復下自己激動的心情,道:「時辰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說完,黑海對著李逸點了點頭,便離開了小院,李逸等人也各自回房休息。

翌日清晨,用過早餐,李逸再次問出昨天黑石未說完的話題。

黑石想了想,道:「據我聽說,天狼山少主狼無邪,三天前就已經去迎娶王城千金薛玉兒。」

「什麼?」

李逸驚呼出聲,一個月期限還沒到,狼無邪竟然主動毀約,真是該死。

「不行,我得回王城。」

李逸再也無法保持淡定,迅速起身向外面走去。

「你現在回去也晚了,狼無邪娶親,會從藍水城和黑鐵城經過,你還不如在這裡等他們。」

見李逸如此失態,黑石沒有絲毫意外,當初在王城,李逸可是當著眾人的面,硬受了狼無邪一掌。

「你確定他們一定會從這裡經過?」